危废处理 热发展下须冷思考

易再生网 2017-05-27 15:17 阅读:0
摘要:危险废物有量大、类多、成分复杂等特点,我国的危废行业目前还处于初期阶段,管理体系尚不够健全,统计数据与企业管理仍需进一步完善,可以说,危废行业处于“家底未摸清”的状态。

危险废物有量大、类多、成分复杂等特点,我国的危废行业目前还处于初期阶段,管理体系尚不够健全,统计数据与企业管理仍需进一步完善,可以说,危废行业处于“家底未摸清”的状态。

近日,环保部发布《“十三五”全国危险废物规范化管理督查考核工作方案》,提出建立分级负责考核机制,以省(区、市)为主组织考核,国家对全国的规范化管理情况进行抽查。业内分析认为,受此利好,外加我国危废处置缺口巨大,危废行业势必迎来一轮发展热潮。

国家监管趋严,正倒逼危废处理市场走向正规渠道,危废经营许可证权力下放也加快了大型危废项目的核准与建设进度。“然而,我国危险废物法律制度体系仍然不完善,产废单位责任界定不清晰,危废制度盲区和漏洞依然存在。目前,我国的危险废物管理仍然能力不足、水平不高。”环保部固体废物与化学品管理技术中心主任凌江表示。

“我们不缺技术,某些危废处理技术我们已经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我们缺乏的是政策的完善和支持。”在一场以“探讨危废市场现状、问题与发展趋势”为主题的环境战略沙龙上,新宇环保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刘玉杰说。

行业态势向好

危废处置作为法律、政策引导型行业,随着2016年新版危废名录和两高司法解释的出台,危险废物精细化管理成为行业目标。“十三五”期间环保投入加大,危废行业有望迎来更大的发展机遇,近三年来行业呈现出欣欣向荣态势,处置价格居高不下。

据E20环境研究院调研,目前市场上危废无害化处理的平均价格约为2000元/吨,如将资源化处置按3000元/吨估算,再按照危废综合处置率85%、资源化处置比例60%计算,到2020年我国危废市场有望形成约2187亿元的产值。

“‘十三五’环境保护规划中涉及危废处理的内容,更加具体和明确。其中涉及到的核心问题就是建设危废集中处置设施,比如将焚烧、填埋场纳入当地公共基础设施建设,这对危废经营单位非常有利。作为公共基础设施,企业在建设用地的时候,国土部门能给予政策支持和倾斜。”环保部固体废物与化学品管理技术中心副主任胡华龙指出。

事实上,就目前危废产业结构而言,供需矛盾加剧,65%危废得不到有效处置,现有的处置能力缺口巨大,短时间难以填补,而新建项目审批慢、落地周期长,来不及满足短期强烈的需求,危废产生量仍在逐年增长。东江环保总工程师谢亨华分析,这场角逐比赛中,山东、福建、江西等环保欠发达的地区或将率先成为新一轮增长点。

高盈利引得资本、跨界者纷纷进入,跑马圈地抢占市场,局部整合并购动作频发。然而现状是,危废行业还未完全走上健康稳定发展之路,政府、产业与行业之间远未达到政府引导、企业化经营、市场化运作——地方政府对危废重视监管不够、非法倾倒随意处置屡禁不止、危废鉴定难、标准不完善、无害化处置能力不足、地区处理能力分布不均……

处理标准待统一

事实的确如此,我国的危险废物处理处置监管仍不健全,废物流失、倒卖、私自处理现象较多,难以进入正规处理程序。此外,处理设施技术水平较低,难以满足处理处置要求,导致我国危险废物许可证经营效率明显不足。

危险废物有量大、类多、成分复杂等特点,我国的危废行业目前还处于初期阶段,管理体系尚不够健全,统计数据与企业管理仍需进一步完善,可以说,危废行业处于“家底未摸清”的状态。谢亨华分析,在法律法规以及政府部门和企业的互相监管合力上,亟须形成完善成熟的体系,打破行业发展的壁垒,驱动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危废与一般废弃物无清晰的界定。刘玉杰介绍,医疗废弃物的处置,经过高温蒸煮等工艺已经变成了一般的废弃物,在没有严格定义的情况下很多人认为它还是危废,花了那么多工序还被贴上危废标签,还要拉到指定地方再去烧一回,否则不让填埋,这严重挫伤了危废处理企业的积极性。“我们要重新界定危废和一般废弃物的严格区间,让政府、处置企业、填埋场对危废属性有清晰界定。”

金隅红树林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刘科也认为,很多危废细分领域,有的有相关标准,有的没有,比如重金属提取、加工完以后,剩余物大部分被认为是危废,标准不统一,剩余物处置方法就不同,这应该有更明确的规范。他指出,“危废国标出台滞后,企业自行制定的标准又不被认可。”

备受关注的危废处置新工艺——等离子体熔融气化技术,也因缺失标准影响行业发展。“我们最近在跟中国可再生协会一起推动高温熔融玻璃化的规范制定,最迟不超过明年标准就能出炉。”吉天师能源技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毛丁说。

行业规划待完善

截至 2015 年,全国各省(区、市)持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的单位设计处置能力为5263万吨,但实际经营规模只有1536万吨,不到1/3的实际经营规模比例仍是一个偏低的数字。

“尽管危废处置缺口很大,但是有效资质不足。虽然全国核发的危废许可证,其设计规模可达5000多万吨,实际每年处理只有1000余万吨,可见有效资质数量少,很多资质都是空白无效的。”金州水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王禄鹏认为。

“由于政府对危废行业规划没有统一的安排,在市场上就会出现很多的竞争者,特别在山东,由于市场放开,基本上每一个县级市都有数家企业从事危废处理。”首创环境危废产业事业部总监苗浩表示,某一行业一哄而上的现象并不是好事。

不同于一般垃圾处理设施,危废进入门槛很高,存在资质、资金、技术、管理四大壁垒。“这个行业不是简简单单通过资金并购就能形成突破的,技术壁垒还是非常高的。一方面,危废成分复杂、类别多,涉及众多专业领域,包括环境工程、水、冶金、生物有机化学等;另一方面,危废收运、储存及安全处置风险大,对处置企业的运营管理水平要求极高。”鑫联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投融资总监王爽表示。

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投资发展部总经理张栋呼吁:“做实业的企业家以及刚进入产业的金融资本,大家要有共同的心胸,要齐心维护行业稳定、健康发展,不要盲目、无序竞争,而导致将行业做死。将行业做强的唯一途径就是合作共赢。”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