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微软Google坑惨之后,HTC全面投靠大陆

百略网 2017-05-26 11:41 阅读:203
摘要:斗Intel扶Google,王雪红被坑惨后投靠大陆

近几年,HTC可谓是哭晕在厕所。

从国际头牌智能手机厂商,一步滑落成Google的血汗代工厂。也是没谁了!

近两年,HTC创始人王雪红突然积极的参与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博鳌亚洲论坛,每一场大陆重大展会里都能看到HTC王雪红的身影,这是投靠大陆了吗?

王雪红出席贵州某大学捐赠仪式

情结与破局

HTC在智能手机领域的成就与没落,可以说是众所周知。HTC的大起大落让人唏嘘之外,背后其实还有着强悍的家底,以及更多叱咤风云的传奇经历,曾经一度主导了整个电子行业的前进与发展。

提起HTC,就不得不说他的创始人:王雪红。

王雪红是台湾经营之神王永庆的女儿,家里有庞大的台塑集团,在全球化工冶炼制造等多行业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但王雪红却没有富贵公主命。

由于王永庆偏爱自己三太太的孩子,作为二太太杨娇的小女儿,王雪红并未享受到王老先生的大富大贵。

王雪红还未成年就跟随母亲杨娇离开台湾,心高气傲的母亲带着3000美元到美国自力更生。

而当时50岁的母亲在美国不靠王永庆,现学英语、现考驾照、找工作,解决了自己的生存问题。刚到美国时,买房子还是靠出嫁的大姐王贵云、二姐王雪玲现筹来的一万美金分期买下的。

这样的经历,也言传身教给王雪红,使得王雪红在商业市场上成为了有名的“打不死的小强”。

在台湾业界,王雪红赢得了“生女当如王雪红”的尊敬。

2015年,在经历了智能手机市场的惨败后,王雪红又重新归来,瞄准VR领域,全面押宝大陆、聚焦大中华区市场,又开始了“重头来过”之路。

目前,HTC已经售出了50万台HTC Vive,一大半都卖给了大陆玩家。这是这两年转战大陆市场的成就。

王雪红能带领HTC这样转变是有历史渊源的,这渊源背后也异常的辛酸:因为王雪红创办的集团公司,都曾在行业内登顶,但接连被Intel、微软、Google坑死,不得不选择大陆作为靠山。

王雪红在大陆有着非常好的关系,王雪红喜爱品酒,便在2011年通过威盛在河北省怀来县创立盛唐,注册资本额1200万美元,已租用土地1万多亩,将用于开发葡萄园区,打造高档葡萄酒庄。

强大的技术业务背景,是她翻盘的希望所在。

起始

1990年代,王雪红曾带领自己的第一家半导体公司威盛,进入大陆市场。

那时候,联想还在卖倪光南研发的汉卡,在计算机制造领域籍籍无名。而王雪红因为被西班牙客户骗去70万美元,被逼闯荡欧美市场,认识了做芯片集成电路研发的陈文琦。然后发现了还不成熟的芯片组市场,便瞄准高集成性价比的方向成立威盛创业。陈文琦就是王雪红现在的老公。

靠着大陆政府的支持引荐,柳传志的联想搭上了王雪红的威盛,两者一拍即合,要打造低价高性价比计算机。

1994年3月,柳传志看准机会立马成立微机事业部,由杨元庆负责,预备制造低价高性价比计算机,其产品模式与后来的小米如出一辙。

杨元庆带着整个技术部,与威盛开始对接研发。当时大陆的电子元器件还全靠进口,靠着威盛的芯片组支持,两家迅速培养了新的供应商,用40天的时间研发出了4款“Economic”E系列计算机。

威盛联想合作的E系列计算机售价压到了一万六千元人民币,比当时动辄三万起步的产品愣是低了一半!在这次合作研发中,联想刘军立下了大功,后来成为了整个联想集团的技术负责人。

直到1999年,威盛被Intel发动专利战之前,威盛还与联想合作,由刘军主导研发了联想第一款桌面台式电脑“天禧电脑”,取得了极大的成功。这为三年后联想启动收购IBM PC业务,打下了基础。

威盛的芯片组是当时联想电脑能够以低价快速占领市场的核心原因,也是倪光南力主打造自有芯片遭遇反对的原因。

同时,王雪红的威盛芯片组拿下了全球70%的市场占有率,产品技术有口皆碑,盛极一时。Intel创始人安迪·葛洛夫曾亲自约见王雪红,要求其退出芯片组市场。

1997年,Intel为推广高性能的芯片产品,选择Rambus公司合作,力推后者研发的RDRAM高速内存技术。但Rambus公司的技术还不够成熟,存在诸多的技术质量问题。

威盛及早发现了这些问题,认为可行性较差,便第一个着手准备支持SDRAM技术。受到了Intel的严重警告,威胁其他联盟厂商不许推出兼容设备产品。

1998年,Intel研发的i820主板,在RDRAM内存上出现严重的技术质量问题,性能表现极差。随后威盛推出Apollo Pro133芯片,选择支持最新的SDRAM技术,在市场上大获成功。

1999年,Intel选择重新支持SDRAM内存技术,宣告了RDRAM全面失败,并在市场上节节败退,被威盛抢去市场份额。随后威盛被Intel以知识产权的名义打压,市场份额大幅下滑。

Intel选择用RDRAM的内存专利技术版权起诉威盛,还要求其他公司不得使用威盛的产品技术,发起了长达三年的专利诉讼。

自信再战

2003年,威盛与Intel和解,互相签订了专利授权协议。但同时,Intel与微软组成了Wintel联盟,力推高性能PC产品。

而后,王雪红带着威盛开拓UMPC上网本市场,在大陆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由于队友微软没能适配出专门的精简系统,导致上网本产品体验过差。随后给了苹果Mac产品抢占市场的机会。

威盛推出的UMPC上网本产品,由于微软未能尽心优化,渐渐被微软坑到了边缘市场。

不过这时的王雪红,已经开始投进了智能手机市场。

1997年,王雪红看中了智能手机市场未来的前景,便成立了宏达电子即现在的HTC,专门研发智能手机。

隔年,HTC便研发出了优秀的PDA产品。2000年,HTC的iPAQ平板设备火遍欧美。

2002年,HTC与微软合作,研发出了世界上首款真正意义上的智能手机。

比尔盖茨评价为什么愿意与HTC保持持续合作是说过:因为HTC的创新总是在我们前面,我们是追着HTC的。

到2008年,HTC与微软已经合作了多款多系列畅销智能手机,HTC的多普达品牌智能手机几乎成为了高端智能手机的代名词。

▲多普达手机

不过由于微软对Windows Mobile软件开发生态的不重视,导致其软件生态一直萎靡不振。鉴于微软在UMPC上网本领域的不合作态度,王雪红的HTC及威盛一直都在想方设法打造Linux生态。推出了多款Linux上网本、iPAQ产品。

再加上HTC CEO周永明与Android创始人安迪·鲁宾密切的私人关系,于是在Google收购Android之后,HTC便第一个站出来合作支持。

2008年,HTC大着胆子为Google定制了第一款Android系统手机:HTC Dream G1手机。打响了Android的第一炮!

▲HTC Dream G1手机

当时,HTC与Google的分工明确,HTC负责完善硬件驱动、Linux系统底层与UI体验设计,Google负责开发应用软件生态、开发者工具。两家这样的合作一直维持的很好,促进了整个Android生态的发展。

但眼看着Android这么大一块蛋糕,Google其他部门却不能调用任何资源,内斗就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最后在2013年,Android创始人安迪·鲁宾被调任冷门的机器人项目,出局。HTC与Google之间的合作全面破裂,突然安迪·鲁宾在外的名声也变成了狂妄自大抄袭的形象。

2013年,Google像当初的微软一样,没有为HTC One的双摄像头技术进行合作适配。

之后,王雪红辗转于亚马逊、微软WP、大陆政府,希望能得到系统生态上的合作支持。

最后亚马逊学着做了一款FirePhone,推出了WP版的HTC One W10,陪着大陆政府玩了一把联彤COS国产自主操作系统后,均以失败告终。

更憋屈的是在微软、Nokia、黑莓接连对HTC进行知识产权控告之下,Google没有施以任何援手!

2013年4月,HTC新产品HTC One在荷兰遭禁售;

同年10月,部分机型在英国遭禁售;

2014年年初,部分机型又在德国遭禁售。

要知道到今天,HTC进入智能手机领域已经有20年的时间了,是这一领域最早的玩家。却败在了智能手机的专利案之下,有点说不通。这与台湾地区弱势的国际地位,国际上复杂的知识产权法律政策有关。

复盘再归来

自从王雪红2015年重新担任HTC CEO以来,HTC的重心已经全面转向VR领域,并且将市场重心从原来的欧美国家转到了大中华区,特别是大陆。与大陆政府走的越来越近。

在欧美等国际市场只留下了合作的销售渠道,这些地区的总裁总监们早已离职,团队大量的解散。

从此以后,无论是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还是博鳌亚洲论坛,到处都有王雪红的身影,与之相应的是大谈特谈HTC Vive将要打造的软硬件开发平台。

在新的市场,王雪红就立志要做自己的软件生态,开始大力投入到VR市场。与此同时,国内也开放了主机游戏市场,其中王雪红的功劳不小。

毕竟HTC这两年被Google坑的实在太惨了!裁员卖地卖房所有的手段都做了一遍,如果不是王家有钱,早就破产了。

2014年,HTC最困难的时候,王雪红与姐弟几个开家庭会议,决定是否家族增资抢救HTC。最后王雪红的姐姐在祷告完毕后,告诉王雪红:“上帝说,继续下去吧。”这才保住了HTC。

2015年开始裁员,2015年12月29日,HTC宣布将以60.6亿元新台币(约为12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出售桃园TY5大楼与土地所有权。

今年(2017)3月15日,HTC以6.3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出售了上海的土地和生产厂房,拿到了1.47亿元人民币。2010年时,HTC投入了3220万美元(约2.2亿元人民币)建了这座工厂。

2015年,HTC的创业功臣、前HTC CEO周永明加入大名鼎鼎的数字王国任执行副总裁。这个数字王国就是当年卡梅隆导演为了拍摄《阿凡达》而成立的顶级影视特效公司,周永明的加入就是为了给HTC Vive招徕开发者、内容资源,组建完整生态。

不久前王雪红还投入支持前HTC北亚总经理董俊良的VR街机创业项目,意图切入各个专业细分领域,提供完善解决方案。

王雪红还拉来富士康老板郭台铭合作,在郭台铭儿子郭守正的三创创意园区里,入驻了整套HTC Vive VR馆,郭守正也为此频频亲自站台。

到目前为止HTC已经为自己的Vive开发了VR广告系统,投入了大量的开发者激励计划。

现在背靠大陆的HTC要重新来过,愈挫愈勇的王雪红还能带来什么样的奇迹?

文/水上焱

本文系百略网(www.ibailve.com)原创,微信ID:wwwbailve。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