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海滨:西域都护府在哪里?实拍胡杨林|寰行中国@轮台

周海滨 2017-05-25 14:00 阅读:38
摘要:《寰行中国2:风从西边来》系列之十四@轮台|周海滨著

轮台:塔里木胡杨林,陪伴过2000年前西域都护府

天山南麓、塔里木盆地北缘,有个绿洲小城叫轮台,偶尔来往的车辆驶过,显得格外安静。轮台向南行驶50公里,伴随熹微的晨光,我们正式进入沙漠公路。

“一剑云浮惊大漠,胡沙万里锁苍龙”,迎接我们的是世界上面积最大、分布最密、存活最好的“第三纪活化石”——40余万亩的天然塔里木胡杨林。多风少雨的恶劣气候,将千年胡杨变成了一群阅尽沧桑的雕塑,在给人以神秘感的同时,也让人解读到生机与希望。

龙骨虬枝的不朽神话

塔里木胡杨林“铮铮铁骨何曾惧,岁月沧桑志亦坚”,胡杨将根须义无反顾地伸向沙漠深处,水有多深,胡杨的根就有多深。沙丘绵延,朔风飞扬,它是漠漠黄沙前,龙骨虬枝的不朽神话。

不论浩浩戈壁滩,还是在塔里木河的积水洼地,参天胡杨都以伟岸的身躯,向世人展示一幅幅绝美的画卷。有谁会想到,这大漠中的神树究竟是以怎样的毅力,在这个恶劣的环境中炼化筋骨,存活了上千年。

晚霞漫天,层林尽染,无人不被胡杨林的刚毅和倔强所陶染。生而不死,死而不倒,倒而不朽,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胡杨是生生不息的绵延承继。

在报纸的副刊版面和语文课本中,我们为胡杨林讴歌了太多的笔墨,这棵大树不同寻常,一头扎进了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漫漫黄沙,另一头鞭策着千里之外每个人的人生梦想。

世界90%的胡杨在中国,中国的胡杨90%在塔里木盆地。新疆是胡杨在中国乃至世界分布最多的地区。新疆有三大胡杨林自然保护区,即巴州轮台县胡杨林、和田于田县达里亚伯依胡杨林,阿克苏沙雅塔里木乡胡杨林。

从北疆到南疆,能够看到大面积的胡杨林,经常给人以一望无际的美。在塔里木河一线沿着沙漠公路行进,只要在荒漠上看到高20米以上的大树,它肯定是胡杨树。

我们要感谢这顽强的物种,在极寒极旱极涝的恶劣环境下,它依然生机勃勃。胡杨的美,不在令人窒息的美艳,而在它能在荒漠上活千年不死,死后站立千年不倒,倒后在沙漠中千年不朽。这个有趣的说法虽未经科学证实,但在楼兰、尼雅和喀拉墩古城遗址中,许多胡杨桩柱至今没有腐朽。

没有任何生命能和胡杨相比,没有一种植物能那么持久地坚守在一片贫瘠和少水的沙滩,坚韧而顽强,寂寞而孤独,固守着千年不变的一方水土。千百年来,这自生自灭的天然胡杨,带给人们的不仅仅是生命的启示,而且是人类不断进取的精神财富——多10%的屹立。

在胡杨林里,虽然数以亿计的蚊子袭击着我们,但无碍于我们拉近岁月和时空的距离,我似乎在和胡杨一起叩问生命,感受着凝重和震撼。

胡杨立定于沙海之中,深植于戈壁滩上,犹如一个曾被忽略的倔强灵魂,不管风云如何变幻,在这远方的远方,默默地期待着一个又一个的明天。所以,我们选择跋涉千里,走进胡杨林,致敬这一生命的强者。“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就像胡杨树,根系长到10米以下,只要10米以内有水,它就能高昂地挺立。

西域都护府的沧桑

时光倏忽已过千年,岑参的两度出塞,久佐戎幕,汉代将领的金柝铁衣、宝剑寒光,都已随曾经的“西域都护府”湮没于历史深处,只留下“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千古绝句:

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岑参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薄。

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

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

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

纷纷暮雪下辕门,风掣红旗冻不翻。   

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

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岑参,唐太宗朝宰相岑文本重孙,伯祖父岑长倩、伯父岑羲都官至宰相,但曾祖父死于军中,伯祖父、伯父因罪被诛。岑参少时,家境中落。20岁至长安,求仕不成,奔走京洛,北游河朔。30岁举进士,授兵曹参军。天宝(742—756)年间,两度出塞,居边塞6年。

天宝八年(750年),岑参充安西四镇节度使高仙芝幕府掌书记,初次出塞,满怀报国壮志,在戎马中开拓前程,但未得意。天宝十年(752年),岑参回长安,与李白、杜甫、高适同游。天宝十三年(755年),又充安西北庭节度使封常清判官,再次出塞,报国立功之情更切,边塞诗名作大多成于此时。

我读此诗,印象深刻的是“胡天八月即飞雪”,岑参一个“即”字,惟妙惟肖地写出南方人的惊奇,边塞之感浮现。

只是,此轮台非今日轮台县,而是在新疆米泉境内,即乌鲁木齐市米东区。

我站立的轮台县则是汉宣帝所设西域都护府所在地,其主要职责在于守境安土,协调西域各国间的矛盾和纠纷,制止外来势力的侵扰,维护西域地方的社会秩序,确保丝绸之路的畅通。

西域边陲,汉帝国本无力统管,但由于汉朝政府有着较为成熟的统治理念和政权架构,将内地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制度等,变通地实施于边疆地区,打破了西域地区小国林立的格局。西域都护统辖西域诸国有48国,“自译长、城长、君、监、吏、大禄、百工、千长、都尉、且渠、当户、将、相至侯、王,皆佩汉印绶”,共376人。阿克苏地区古城中曾发掘出西域都护李崇之印,还发现一枚“汉归义羌长”铜印,即汉朝颁授西域首领的官印。西汉末年至东汉初年,西域局势发生动荡,但西域一些小国仍派人至中原,请求中央政府派遣西域都护,甚至在魏晋南北朝时期,西域许多城邦国仍保留着汉朝颁发的印信。

只有在帝国大乱的时候,这种联系才会中断,如东汉初年,匈奴已趁乱统治西域,西域属国向东汉武帝请求3次,18国国王以送儿子到洛阳求学为质,要求东汉皇帝干预。无奈之下,刘秀将西域都护府迁往龟兹乾城。

郑吉是第一任西域都护。西域都护是汉王朝中央政府派遣管理西域的最高军政长官,级别相当于郡太守,每年的俸禄是两千石粮食,属官有副校尉、丞各1人,司马、侯、千人各2人。都护的职责是统辖西域诸国,管理屯田,颁行朝廷号令,诸国有乱,得发兵征讨。自郑吉为西域都护至西汉末,前后任西域都护者18人,姓名见于史册的有10人,除郑吉外,还有韩宣、甘延寿、段会宗、廉褒、韩立、郭舜、孙建、但钦、李崇等人。

西域都护府位于巴音郭楞西北部的轮台县,野云沟乡和策大雅乡结合部。1928年,著名史地学家黄文弼先生在遗址上发掘出一些存贮粮食的陶罐,认为它们是西域都护府设立时期士卒在这里屯守的用物。黄文弼在《塔里木盆地考古记》中写道:“野云沟村南约半里,有一高阜,面为深沙堆集,上生芦苇,间有红陶片。”

在唐代,自太宗贞观十四年(640年)起,到宪宗元和三年(808年)止,安西都护府存约170年,其统辖安西四镇,最大管辖范围曾一度完全包括天山南北,并至葱岭以西至达波斯。在武周时代北庭都护府分立之后,安西都护府分管天山以南的西域地区,即今新疆、哈萨克斯坦东部和东南部、吉尔吉斯斯坦全部、塔吉克斯坦东部、阿富汗大部、伊朗东北部、土库曼斯坦东半部、乌兹别克斯坦大部等地。

其实,安西都护府治所一度设在碎叶城。

自天山公路出发,沿途的一步一景都是诚实的史官,忠实地记录着千万年来的人事物景。置身白垩纪和侏罗纪时代地壳运动的自然创作,一切都开始瞬息万变起来,天险征途,四季变幻,无一不考验着千年丝路商人的脚力。

方才还是狂风呼啸的戈壁荒滩、风蚀土墩的雅丹地貌,倏地转入盐水沟的奇峰异景,似有廊有柱,有塔有亭,令人诧叹。车窗外掠过的成片天然石雕,状如“古木”“卧驼”“坐猴”“飞龙”⋯⋯使人目不暇接。

亿万年风刻雨蚀的赭红色峦峰,犹如一簇簇燃烧的火焰,漫布天山大峡谷。深谷之中时而宽阔,时而狭窄,脚下踩着细沙,两侧是雄奇险峻崖奇石峭,劈地摩天,融险、雄、古、幽为一体,蕴万古之灵气。

一番怪石峥嵘后隔着车窗,森林河谷的云杉翠柏,大龙池、小龙池的高山湖泊跃入眼帘,山头白雪皑皑、云雾缭绕,山下绿草如茵、雀鸟成群,丝路自然景观的奇特壮丽被诠释得淋漓尽致。驶过霏霏细雨,清寒小雪,历经四季的风光气象,柳暗花明,一片迷人的西域草原跃入眼帘。

时光倏忽已过千年,岑参的两度出塞,久佐戎幕,汉代将领的金柝铁衣、宝剑寒光,都已随曾经的“西域都护府”湮没于历史深处,只留下“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千古绝句。

天山南麓、塔里木盆地北缘,有个绿州小城叫轮台,偶尔来往的车辆滑过,显得格外安静。轮台向南行驶五十公里,伴随熹微的晨光,我们正式进入沙漠公路。

“一剑云浮惊大漠,胡沙万里锁苍龙”,迎接我们的是世界上面积最大、分布最密、存活最好的“第三纪活化石”——40余万亩的天然塔里木胡杨林。多风少雨的恶劣气候,将千年胡杨变成了一群阅尽沧桑的雕塑,在给人以神秘感的同时,也让人解读到生机与希望。

“铮铮铁骨何曾惧,岁月沧桑志亦坚”,为汲取水分的胡杨将根须义无反顾地伸向沙漠深处,水有多深,胡杨的根就有多深。沙丘绵延,朔风飞扬,它是漠漠黄沙前,龙骨虬枝的不朽神话。

不论浩浩戈壁滩,还是在塔里木河的积水洼地,参天胡杨都它以伟岸的身躯,向世人展示一幅幅绝美的画卷。

有谁会想到,这大漠中的神树究竟是以怎样的毅力,在这个恶劣的环境中炼化筋骨,存活了上千年。

晚霞漫天,残阳如血,无人不被它的刚毅和倔强所陶染。生而不死,死而不倒,倒而不朽,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胡杨是生生不息的绵延承继。

出品人介绍

第22届、第24届中国经济新闻一等奖(2009、2011),“中国最具影响力图书”奖(2013);搜狐旅游汽车自媒体联盟最具贡献自媒体人(2014);名人传记三十周年“十大优秀作家”(2015);鲁迅文学院第九届网络作家班(2016)。在新浪文化、凤凰历史、百度百家、知乎、马蜂窝旅行家等开设专栏;撰稿于澎湃新闻、《人物》杂志、《南方人物周刊》、《中国新闻周刊》等。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