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oid的堕落

百略网 2017-05-24 16:49 阅读:1.1万
摘要:拿MIUI开刀?Google想从Android上捞这些利益

Google又发出了将Android闭源的征兆。

在Google I/O 2017开发者大会的一次内部沟通会上,Google放出了这么一张PPT。

直接点名批评了以MIUI为代表的第三方定制UI系统,危害Android开发生态,并列出了三条罪状:

第一是图标化,第二是改变形状,第三则是使用图标包。

可这些功能在过去,明明是Android粉丝们引以为豪的自由开源象征。

难道现在Google彻底变了,要收回Android打击第三方厂商,好让自己做手机赚大钱?

自从Android创始人安迪·鲁宾内斗出局之后,Google确实变了!在过去几年里,Google确实有扶植自家品牌手机、独占高端市场,将一分钱不赚的Android业务改造成现金奶牛的意思。

但现在,就Google批评MIUI等定制系统来看,并不是这样的目的。因为现在Google对自有品牌硬件的态度又变了。

——看到微软Surface系列PC产品火爆的Google,已经调转方向,要榨取Android平台的所有的价值,用以供养Chrome OS的PC生态,好打开企业PC市场这个现金奶牛。

四个征兆显示Google不再重视Android

Google不再重视甚至是抛弃作践Android智能手机市场,在整个2018财年刚刚开始的执行上,就已经有很多征兆。

第一个征兆是:今年4月底Google的硬件开发副总裁大卫·福斯特(David Foster)离职,随后就传出与Pixl手机研发有关,可惜上一代Pixl手机加起来才卖了55万台。这位硬件高管是Google去年10月份刚刚从亚马逊挖过来的大拿,负责Google下一代Pixl手机、Google Home等硬件的研发。

第二个征兆是:刚刚过去的Google I/O 2017开发者大会上,原本众人所望的Pixl2手机不仅没有发布,甚至连任何消息都没有。虽然过去的Nexus系列手机、第一代Pixl手机都习惯在7月、10月左右发布。但现在智能手机的发布周期已经集体改到了5月、10月,Google此前已经顺应了这一趋势,而现在Pixl没有透出任何消息,使得人们不得不怀疑Google牌手机的命运又发生了什么变化?

第三个征兆是:Google对最新版Android O系统的冷处理。在以往Google I/O大会上,Android都是重头戏,提前要在全世界范围内进行大量的造势活动,无论是起名竞选、还是内置彩蛋游戏,每一项活动都是声势浩大。今年直接没声了!同时,Google在Android上采取了更进一步的封闭举动,一边推出严格的通知系统、后台资源调用系统,一边拿出官方的应用开发框架,另一边点名批评了MIUI为代表的第三方厂商的图标问题。

第四个征兆是:Google将原来的“移动为先”战略,换成了“Ai为先”。并开放了Google Assistant智能音频助手、Daydream VR产品等软硬件产品的OEM。这已经是直接宣布Android移动业务失宠!Google已经开始利用一切自己能用到的软硬件渠道,推广自己的Ai平台、云平台——这是Google决策最大的改变点。

这些征兆背后宣示着Google整体策略的全面转变!落实到重点发展业务上,Google已经将自有品牌硬件的市场从toC转向toB,把目标从手机换成了PC。

Google现在完全不担心Android生态会盛极转衰,不再将其当做心头肉,开始下刀割肉。Android以及围绕着Android的手机厂商们,已经沦为了不惜一切向Google重点企业级PC业务输血的管道。好让Google能舒舒服服赚钱。

Google的PC软硬件技术整装待发,到了爆发节点

今年3月初,Google发布了新版的办公套装:G Suit,深度整合了自家的Ai技术,提高了Chrome OS的办公效率。

3月底,Google又发布了自主设计的G牌的Jamboard——一款类似于微软Surface Hub的巨屏办公PC。相比后者, Jamboard带来相似的功能、优秀的体验,但标出4999美元价格要少上三分之一,极具竞争力。

今天(5月24日),Jamboard正式开售。

而在这一市场,再也没有其他竞争对比了。在这一细分技术领域也能快速做出差异化前沿技术,有足够多的企业市场买单,可以说是稳赚不赔。这要比在智能手机这样的竞争红海里抢饭吃,容易的多。

这些细分领域市场,微软前辈已经为Google做出了充分的实践,显示出足够的可行性。微软近些年也在各种内斗中力图打造自己的品牌硬件。

经历过Zune、Kin、Lumia等MP3手机产品的失败,微软一边在Xbox这样的游戏主机市场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一边靠着给Surface定制Office等云办公套装,定制先进的触控技术,在颓靡的PC市场上逆势上升,打下一片自己的位置。

Google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一边还有投资人、董事会督促:人家微软能在Windows上搞出这么多市场,你的Android怎么净赔钱?

这也是之前Google力推Pixl手机的原因。现在手机既然以失败告终,那就往利润更客观的企业PC市场深扎。

Google Pixel C

在PC类产品上,Google一直也是蠢蠢欲动。经历过Nexus系列Android平板失败之后,2015年底发布的Google Pixel C直接将屏幕尺寸打到了10.1寸,还配备了键盘,就是瞄准了二合一PC市场。专门定制的Now on Tap语音助手功能,更是有意用这种方式结合Chrome OS与Android的特性。

可惜,虽然HTC代工的产品一流,但Google并未为其开放Now on Tap的语音助手API,也没有着重优化相关应用生态。原本被期望整合的Chrome OS功能,也并未出现。

最后Google Pixel C没有引发什么反响,但已经显露出Google在多形态PC市场的野心。

2016年10月,Google终于将Android整合进了Chrome OS。2017年,Google终于有底气拿出全面进军PC市场的战略规划。

但目前Chrome OS还未完成面向笔记本、台式机、二合一产品的交互逻辑设计。这是Chrome OS在今年要解决的问题。

技术上做了那么多,其实都是想抽干Android补贴Chrome OS

去年底,Chrome OS刚刚整合了Android应用功能。Chrome OS的应用体验越来越完善了,不过现在还面临着Android应用交互体验不符合PC笔记本的问题,开发者面向Chrome OS进行适配的问题。

在Android O中推出了Project Treble,将Android系统进行严格的模块化,从而牢牢的将Android系统升级权限掌握在自己手中。

Google还推出官方的Android应用开发架构指南。其中推出的新架构组件LiveData、Room、Repository们,通过重新分配、禁用应用数据存储空间,封堵了Java编程语言过于自由的架构方案,极力的引导程序员们按照Google的想法来调用系统资源开发APP。

在新版的Android中,Google还选择了合作伙伴家的Kotlin做为Android的官方开发语言,对Android的控制,或者说对Android手机厂商、开发者的控制,越来越深入。

Google正在想尽办法将Android生态导入到Chrome OS中。

Google最新泄露出的Fuchsia系统设计预览。虽然这一新系统号称兼容Android,但同时也兼容Chrome OS。虽然新系统是用智能手机的形态展示,但其优秀的多任务卡片操作、类似于浏览器的标签设计,根本就是为平板电脑、PC所准备。通过Google自家的Flutter SDK可以直接编译Fuchsia、Android、iOS应用。

如此一来,Google通过收紧手机Android控制权,便于将开发者平滑导入Fuchsia系统,随后像微软一样推出基于Fuchsia系统的高端系列PC。Google借由Android手机系统、Ai技术平台力推自家的Chrome OS系统PC的态度就昭然若揭了!

Google对自家的PC办公设备Chrome OS上心程度可见一斑。

显然,Google已经开始将自有硬件的精力,集中在了Chrome OS系统的PC上了。毕竟有企业市场垫底的PC,需求明确、市场稳定、付费意愿强烈,在现有业务的支撑下更容易做到稳赚不赔。

而Android已经占有了这么大的市场生态,虽然体验较差,但手机厂商还没有更好选择,一时间还死不了。但Google这么多年在Android上赚不到钱是难以向投资人交代的。

更何况Chrome OS是现任GoogleCEO皮蔡一手做起来的,而Android本来就是前任遗物。

文/水上焱

本文系百略网(www.ibailve.com)原创,微信ID:wwwbailve。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1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