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海滨:楼兰,米兰和尼雅为什么被遗弃?寰行中国@鄯善

周海滨 2017-05-20 15:48 阅读:70
摘要:《寰行中国2:风从西边来》系列之十@鄯善|周海滨著

《寰行中国2:风从西边来》系列之十@鄯善|周海滨著

鄯善:楼兰古国去哪儿了?

人们都说,能歌善舞是维吾尔族人的天性,但脑海中,也仅止于那美丽的姑娘在悠扬顿挫的伴乐中扬起充满异域风情的舞姿。可谁也没有想到,这片盛开歌舞的天地原来早就有了音乐的精魂,那就是木卡姆。

在哈密木卡姆传承中心,我们有幸得以一览这古老艺术的全貌。

“木卡姆”源自绿洲,人们常说它是“绿洲玫瑰,沙漠甘泉”。因为它就像一股清澈透亮的甘泉从天山而来,将戈壁打湿,照亮心灵。12套古典音乐大曲,热烈又深沉、古朴又悠扬、欢快又忧伤,讴歌着维吾尔族千年来的生活智慧和甜蜜惆怅的爱情故事。

在漫长寂寞的丝绸路上,枯燥无比的戈壁滩中,这几十位古典诗人吟唱出心灵篇章,这座华美灿烂的音乐宫殿,交流荟萃了东西方音乐文化大量信息的西域大曲,想必能让那些孤独的商旅心中繁花盛开。

带着木卡姆飞翔起舞的韵律,我们从哈密赶往鄯善。途中几片云带来了一场淅沥的小雨,远处的天山看起来愈加大气磅礴,冷峻阴暗。原本以为会在雨中摘葡萄,没想到来到楼兰酒庄,又是一片艳阳天。

还没进园子,就感觉香气四溢,玫瑰香等上百个葡萄品种让人眼花缭乱。笔直的垄沟、整齐划一的葡萄架,藏在绿叶后面的一串串水灵的葡萄,十分害羞腼腆。这里光照充足,还有得天独厚的天山雪融水浇灌,摘一个葡萄来尝,甜而不腻。

酒庄地窖中的橡木酒桶香气迷人,西域壁画别出心裁,只想在这酒香中长醉不醒。醉梦中,我想起了楼兰古国和楼兰美女。

古楼兰与楼兰女

1981年4月中旬,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在新疆罗布泊发现了楼兰少女古尸。楼兰少女盛放在由两块掏空的树干制成的棺木中,外面用羊皮包裹着。打开棺木,死者仿佛安睡,头戴尖顶毡帽,身裹毛线毡毯,脚穿补过的皮靴。外露的面容可以看出死者年龄不大,脸庞姣小,鼻高眼大,长长的眼睫毛清晰可辨,浓密的金发略呈卷曲,散垂在肩后。

眼大鼻高,下巴尖翘⋯⋯人类学家对以古墓沟为代表的罗布泊早期人骨资料做了人种鉴定,结论为原始欧洲人种,即欧罗巴人种。

古楼兰人入葬时均裸体,通身包裹在毛线毯中,外露双脚,穿皮靴。在一具男尸的腹部边放着一呈三角状的石鞭,长仅3厘米,这意味着楼兰人生前逐水草而居。

2011年7月,北京地铁里,一位女子在炎炎夏日里包裹严实,以“楼兰美女”的穿着炒作。

楼兰女真的美若天仙吗?“楼兰女”生前并无太多的文字记载,死后却留给世人无限的遐想空间。这与楼兰女是欧亚混血儿有关。蒙古人种与欧洲人种的分界在楼兰和敦煌之间,楼兰女多是混血。

历史上,“楼兰美女”在丝绸之路上的确久负盛名,西域王公贵族皆愿娶楼兰公主为妻,甚至令佛门高僧失魂落魄。《魏书》记述了这样一个故事:420年前后,克什米尔高僧昙无谶来鄯善弘传佛法,受到美貌的鄯善公主曼头陀林的诱惑。他竟然不顾佛门禁令和这位楼兰公主发生私情。这件宫廷丑闻不幸败露,昙无谶不得不仓皇逃往甘肃武威。

楼兰古国为什么消失了

楼兰,一个谜一样的存在。

“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遇则皆死,无一全者。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遍望极目,欲求度处,则莫知所拟。唯以死人枯骨为标识耳”。楼兰的衰亡出现在高僧法显的著作中,400年,他西行取经,途经楼兰国附近。

断壁残垣,已是奢侈,只剩下遗址,在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若羌县北境,罗布泊的西北角、孔雀河道南岸的7公里处。

据《史记》记载,楼兰人在公元前3世纪立国,受月氏的统治。公元前177年至公元前176年,匈奴打败了月氏,楼兰又受匈奴管辖。西汉时,塔里木盆地一直处于匈奴与汉王朝的争夺之中。楼兰王不得不派出两个王子,分别送往匈奴和汉朝当质子。楼兰在西汉时有居民14000多人,士兵不足3000人。绿洲小国楼兰不得不在大国的夹缝中生存。

公元前138年至公元前126年,西汉派张骞出使西域,在《史记·大宛列传》中记载了张骞到西域后的实地见闻和对楼兰国的印象:“国最在东垂,近汉,当白龙堆,乏水草,常主发导,负水担粮,迭迎汉使。”

2015年9月7日,“寰行中国”重走丝绸之路,虽然没有途径昔日繁华的楼兰国,可是楼兰国在4世纪前后的突然消失,让我们心向往之。

楼兰文书并没有解释楼兰、米兰和尼雅为什么被遗弃,虽然这种遗弃与环境恶化有关,但考古学家在尼雅发现了健康树木化石。耶鲁大学历史学教授、汉学家芮乐伟·韩森认为尼雅遗址的种种迹象表明,撤离的居民还想回来。好几处地方存有小米,文书也被小心翼翼地掩埋,甚至在洞口留有标记,以便回来寻找。他们有足够的时间离开这里,因为当地没有留下有价值的东西。

1900年3月,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沿塔里木河向东,到达孔雀河下游,想寻找行踪不定的罗布泊。3月27日,探险队到达了一个土岗。斯文·赫定去寻找水源,一座古城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城墙、街道、房屋,甚至还有烽火台。

斯文·赫定在这里发掘了大量文物,包括钱币、丝织品、粮食、陶器、36张写有汉字的纸片、120片竹简和几支毛笔⋯⋯斯文·赫定回国后,对文物进行鉴定,确认这座古城是失落的楼兰国。

1934年,考古学家贝格曼进入罗布沙漠,他请罗布人奥尔德克当向导,去寻找奥尔德克早前看过的,有1000口棺材、魔鬼在其中出没的墓地。考察队在一条无名小河畔,发现了三四公里处一座小沙山上密密麻麻的根根木柱。贝格曼从未见过如此与众不同的墓地,一根根高大而奇异的木柱足以震慑所有人。

不过,贝格曼1946年病逝,有关“小河墓地”的一切还没露出,就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1979年,新疆考古研究所开始对楼兰古城古道进行考察。在通向楼兰古道的孔雀河下游,考古队发现了大批古墓,其中几座墓葬外表奇特而壮观:围绕墓穴是一层套一层共七层由细而粗的圆木,圈外又有呈放射状四面展开的列木。整个外形像一个太阳,不由得让人产生各种神秘的联想。

望着已被大漠吞噬、一派荒凉的罗布大地,人们很难想象4000年前小河人在这里的生活。曾经存在过的罗布泊水域,是小河人的母亲河。20世纪初,斯文·赫定乘着罗布人的独木舟,在罗布荒原的河流中自由穿行,但周遭的一切已经消失得很久很久了。

流沙古墓藏着楼兰古国消失的秘密吗?有人认为是战争摧毁了楼兰城。作为重地,历史上月氏、匈奴、大汉、吐蕃等国都曾统治楼兰。在楼兰城周边的多处墓地可以看出,在同一区域同一时期的墓地葬有不同的人种。楼兰被占领后,入侵者有可能屠了城。

楼兰城在376年遭废弃。据考证,楼兰王国位于丝路北道的大片地区,其生态自4世纪开始恶化。尽管王国的政治中心早已南迁,并且拥有像米兰、精绝这样的肥沃绿洲和佛教圣地,然而在罗布泊西北岸水资源的紧缺,似乎威胁到了楼兰人的生存。

楼兰的消失与罗布泊的南北游移有关。斯文·赫定认为,罗布泊南北游移的周期是1500年左右。3000多年前有一支欧洲人种部落生活在楼兰地区,1500多年前楼兰再次进入繁荣时代,这都和罗布泊游移有直接关系。

楼兰消失与丝绸之路北道的开辟有关。经过哈密、吐鲁番的丝绸之路北道开通后,沙漠古道被废弃,楼兰不再南来北往,它失去了往日的忙碌,贫瘠下去,直至荒芜。

对楼兰的亡国存在两种针锋相对的猜测,是湮于干旱还是淹于洪水。干旱说认为,汉、匈奴及绿洲国家的兼并战争,经常在楼兰国土上展开,植被破坏、水利废弛、沙进人退⋯⋯3世纪后,流入罗布泊的塔里木河下游河床被风沙淤塞,楼兰城断水。水资源的缺乏加上干旱,导致瘟疫暴发,楼兰居民弃城出走。洪水说则认为,在1600年前罗布泊洼地及其周边有大面积的森林,种类繁多的植被,飞禽猛兽出没,塔里木河、孔雀河等河流水源充足。

孔雀河与楼兰古城平行且只有22公里左右,若是楼兰城缺水,完全可以从孔雀河引水入城。但由于战争频仍、人口激增、兵士屯田都要砍伐林木,荒漠化的楼兰河道淤积、河床抬高,而楼兰城建在高地平台上部,城外被水环绕,水位上涨,孔雀河与塔里木河注入楼兰城⋯⋯

楼兰离我们太遥远了,遥远得连任何人都不知道它发生了什么。虽然逃亡的楼兰人一代一代地讲述着来自楼兰的故事,做着复活楼兰的梦,但梦到最后,连做梦的人都等不及,消失了。

楼兰,只属于风沙的领地,死亡的王国。

在木卡姆传承中心,我们有幸得以一览这古老艺术的全貌。

“木卡姆”源自绿洲,人们常常说它是“绿洲玫瑰,沙漠甘泉”。因为它就像一股清澈透亮的甘泉从天山而来,将戈壁打湿,照亮心灵。十二套古典音乐大曲,热烈又深沉、古朴又悠扬、欢快又忧伤,荡漾闪烁着维族儿女千年来的生活智慧和甜蜜惆怅的爱情故事。

出品人介绍

第22届、第24届中国经济新闻一等奖(2009、2011),“中国最具影响力图书”奖(2013);搜狐旅游汽车自媒体联盟最具贡献自媒体人(2014);名人传记三十周年“十大优秀作家”(2015);鲁迅文学院第九届网络作家班(2016)。在新浪文化、凤凰历史、百度百家、知乎、马蜂窝旅行家等开设专栏;撰稿于澎湃新闻、《人物》杂志、《南方人物周刊》、《中国新闻周刊》等。

中国青年出版社2016年版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