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欢乐颂2》OST:成本不到1%,离上亿韩剧多远?

娱乐资本论 2017-05-20 09:51 阅读:1.4万
摘要:2集4首BGM,如果不说这是《欢乐颂2》,可能很多人会误以为拐进了韩剧频道。加上早就释出的五美主题曲《我们》,这部万众期待的续集大作一上来就给观众的耳朵满满当当的新鲜感。

作者/红拂女 编辑/吴立湘 

2集4首BGM,如果不说这是《欢乐颂2》,可能很多人会误以为拐进了韩剧频道。加上早就释出的五美主题曲《我们》,这部万众期待的续集大作一上来就给观众的耳朵满满当当的新鲜感。

不过,观众却不一定买账。看看评论,大票大票的“《欢乐颂2》是大型MV集合么?”“为什么那么多那么满的音乐喧宾夺主啊”,尽管这几首歌其实写得相当贴合人物和剧情,但这部剧“一言不合就放歌”的新尝试还是引发了争议。

娱乐资本论了解到,《欢乐颂2》共有14首原创歌曲(OST),由(词)陈曦×(曲)董冬冬团队包揽。 “其他国产剧最多也就五首歌,《欢乐颂》确实是一个新纪录。”

这14首歌里包含有不同的人物主题歌,甚至还有定制的歌曲海报、按部就班的发布时间……比起此前国产剧只有主题曲、插曲等又再进阶了。不过,虽然音乐创作人颇为认真对待给国产剧配乐这件事,但平台方、制片方却似乎还没跟上趟。

据董冬冬透露,目前国产剧对音乐的投入,“很多都没到1%呢。”更不要谈把OST单拎出来赚取额外收益了,董冬冬说,以前他们也尝试过把一些歌曲做付费,但成功的不多、利润也比较微薄。

而另一个鲜明对比是,韩剧的OST早已成为远近驰名的成熟产业,去年年底热播的韩剧《鬼怪》,其OST在中国内地的音乐平台qq音乐上属于付费服务,直到现在,这张OST大碟已售出1200多万首歌,打包折算成人民币起码是861万多的收入。当年的《太阳的后裔》,更是在中国卖出了1200万元的成绩。

数据显示,影视OST在中国商业价值突飞猛进,仅在QQ音乐平台上,其日均试听量已经占到了14.26%,而它的数字专辑累计销售额,在一年时间实现了从0到2400万的飞跃,占全部数专总销售的11%。不过,这个相比韩国破亿元的产值,仍显得弱小。

一边是国产音乐创作人努力写歌创作、欲提高国产剧音乐的逼格,另一边却是观众“崇洋媚外”、对国产剧的音乐大感多余,更不会为其付费,为何会这样?

而一首国产剧OST成本究竟是多少?制作方和剧组的分成模式,又分成哪3种?

《欢乐颂2》的14首歌各是怎么来的

《欢乐颂2》刚开播的两集里,所有观众猝不及防地接受了一轮歌曲的暴击,先是小包总情意绵绵的《吻你之时别再躲》,两次向安迪示爱,接着安迪终于敞开心扉,两人在泰国玩起了《咖喱咖喱》;

接着安迪独处,回忆起与奇点的故事,不禁追寻《家的滋味》,最后安迪和小包总进一步相拥,却响起了《遇到爱》的“有些给予并不能得到满足”…… 

曲作者董冬冬认为,用歌曲来辅助叙事是必要的,“比如小包总想跟安迪表白,但他总不可能在泰国时直接就说‘安迪我喜欢你’,他只能用歌曲来表达。”

而且,小娱也获悉,像前两集这种“一言不合就放歌”的情况在之后会有所改善,后期很少再出现歌曲“抢戏”了。比起别的国产剧总是一首歌从头播到尾,《欢乐颂2》的尝试还是值得肯定。

但褒贬不一的观众评论,或许正说明了国产剧的音乐,还在一个发展中的阶段,并未形成成熟的观众基础。

董冬冬对小娱透露,这14首歌的前3首,创作于去年年中、该剧开拍前,因剧中邓伦饰演的摇滚青年谢滨角色需要,而其余的11首,则创作于今年3月定档后的两个月里。

两个月11首歌,这个周期确实很紧张,曲作者董冬冬对小娱坦言,“没办法,好多剧都在积极地争取电视台的档期,定了档留给后面的时间确实不多。”而对于他和词作者陈曦来说,他们必须得看到成片、最起码是粗剪品才能根据剧情节奏、人物关系等细节来写作配套的歌曲。

“不可能光看剧本大纲和人物小传就能写出来好歌的。”董冬冬说。如果说有部分音乐创作人不那么认真,也是因为国产剧也并不那么重视音乐这一块。当然,大制作的大剧,对音乐的重视也相对更高一些,但行业里更多的是还是中小成本的作品,这些剧里,原创歌曲五首就到头了。

而一个音乐团队是要把一部剧里包括主题曲、插曲、配乐(BGM)都囊括的,虽然BGM大多时候可以用主题曲的变奏,可变奏不能“一招鲜吃遍天”,还是需要重新创作很多新的变奏。

这就是董冬冬和陈曦的音乐创作必须要在看到成片后才能启动的原因,如果看到剧本时就开始创作,出来的音乐多半会不符合导演的剧情节奏、演员的表演节奏。

“有一回导演(简川訸)跟我说一段戏想换BGM,原本是用的大提琴,但他可能觉得不符合他想要的气氛,就换成了电音。这样的事很多,在整个创作过程中我们跟导演交流了无数回,我们俩还去过一次上海拍摄现场探班。”董冬冬说。

5大步骤解读国产剧音乐的病因

据董冬冬透露,目前国产剧对音乐的投入,最多不会超过总投资的1%。“甚至很多都没到1%呢。”如按普通电视剧1亿的总成本算,那1%就是100万,一般电视剧也就是5首歌。观众也许会觉得,这明明就挺多了吧,但事实并非如此。

娱乐资本论采访了多位音乐制作人,一起来理一理一首歌曲的创作之路以及费用,五个步骤:词曲、编曲、录音、混音、母带。

词曲:这方面版权费一般是1、2万元左右,但三宝、何沐阳这种的,肯定不止这个价。

编曲:这个和词曲很像,依名气而定,也有几千元的

录音:新建一个录音棚,一千平方的建筑预算在每平方3000到3500之间,一个录音棚下来要三百多万,再加上顶尖的设备,没有四五百万是下不来的。

租赁一个录音棚,棚费一般只录人声的大概在150元/小时,如果有大乐队伴奏,在400元/小时,录音师每次的录音费用便宜的500元,好的录音师则要到2000元甚至更高的水平。

后期(混音):较便宜的是150元/轨,而流行歌曲一般不少于20轨,所以较便宜的后期是3000元/首。

母带处理:一般是整张专辑一起出母带,报价大概是30000元/1张专辑起步,当然,这个只是报价。不过,母带是整个环节中最不可能节约时间成本与硬件成本的。

这样算起来,小娱和大家一起加一下整首歌的制作费,如果词曲版权归属于制作人自身的话,一般2万能做一首歌,这是较低的标准,如果找美国制作人做,大概是8万到10万左右,韩国制作人的费用则是2万到10万。

配图来自纪录片《音乐的秘密》

这是一首歌的制作过程。那么,国产剧的OST,片方、音乐制作公司和音乐版权方是如何合作与分成的呢?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了解到,目前国产剧的OST有以下两种合作模式:

1、音乐制作公司承担制作成本,剧方拥有歌曲使用权,不用支付版税,但歌曲版权归属于制作公司,该公司靠音乐平台的保底分成实现收益;

2、剧方出资做OST,歌曲版权归属于剧方,制作公司只做承制,版权保底收入归剧方。

3、混合前面两种模式,版权归制作公司,歌曲使用权归片方,收益分成双方共同所有。收益分成也是共同所有,这样也能最大程度的激励双方一起做好音乐。

以《欢乐颂2》为例,娱乐资本论采访了该剧制片人侯鸿亮,他表示该剧的OST就是第三种模式:片方出资委托音乐制作公司创作歌曲,歌曲版权归制作公司和制作人所有,剧方有使用权,音乐平台的分成则双方均享。

侯鸿亮没有透露该剧究竟出资几何在OST上,但他表示是在行业常规水平,而据另一位曾经给某国产剧做过4首OST的音乐制作人透露,他当时4首歌的制作成本大概在20万。总的来说,做一首歌确实不便宜,何况是14首。

涉及到乐器的费用会更贵。特别是交响乐,要用到的乐器很多,即使是租赁,也耗资不菲。

而交响乐恰恰是某些题材的剧必备的,董冬冬和陈曦其中一个项目是吴秀波领衔的古装大剧《军师联盟》,尽管该剧还未播出,但据二人透露,该剧中用到的交响乐BGM的量级是目前古装剧里还比较顶尖的,来戳下面这个预告感受一下↓

磅礴大气又引人入胜,这本应是古装大剧的标配。

但小娱同时想起了网上流传过的一个段子:

问:你能分清下面这三句歌词里,哪句是《古剑奇谭》的主题曲,哪句是《青云志》以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主题曲吗?

这两句歌词分别是:

1、“江湖奈何锋利不过一指剑鞘”

2、“冥灭了结魄光芒”

3、“屠俘了焚寂的剑鞘”

每年都能看到张杰老师用一模一样的动情姿势演唱古装玄幻剧歌曲……

即使是资深的古装玄幻剧剧迷,也不一定能一秒之内分清楚这三句歌词分别出处在哪,因为它们实在同质化程度太高了。还有爱搞事情的网友,开了一个“学会用以下几种物象和修辞,你也能十分钟内写出一首古装玄幻剧主题曲的歌词”的话题。

小娱认识的一位编剧,在给她操作的一部古装玄幻剧写主题曲歌词时,甚至把其音乐库里很多同类型歌曲的歌词拿出来打乱顺序拼贴组合,拼出一首看上去像模像样的歌曲,竟也能套用,而且,直到现在也未有人发现这首歌其实涉嫌“抄袭”……

啼笑皆非的同时,其实很能说明问题。为什么国产剧的主题曲,即使有一线歌手演唱,也总难免让人诟病?

一般而言古装大剧,是最需要制作精良的主题曲、BGM来提升意境的,在这个#某某某演唱某主题曲#都能成为微博热门话题的时代,也许谁来演唱主题曲是很成熟的商业卖点,但主题曲和BGM的品位和质素提升才是重中之重。

韩剧OST产业链启示录:有专门的音乐导演

《欢乐颂2》的14首歌曲,有一个非常严格的发布时间表,而小娱发现,这些歌曲的发布时间,大多都能与当天播出的剧情相对应,而据董冬冬透露,这些发布时间是由他们领衔的音乐团队和独家的网络版权平台(网易云音乐)来定的,而且把发布时间精确到了当天晚上的几点几分。

“例如今天发布的蒋欣这首《不怕一个人》,当天晚上播了这段剧情,第一次放了这首歌,然后网易云音乐那边是到晚上12点多这样可以在线试听了,观众刚好看完两集剧情,上网一搜就能听到了。”董冬冬举例。

这种根据剧情发布对应的OST的做法,其实与韩剧的操作方法很像。而不少韩剧的OST,一直被观众津津乐道,无论是《来自星星的你》主题曲的口哨前奏,还是《鬼怪》主题曲的电子吉他配钢琴演奏,低沉男声和细腻女声的相得益彰,都让不少剧迷印象深刻。

说到《鬼怪》,小娱查阅了该剧的OST大碟在国内的唯一版权方qq音乐,该剧已播出小半年,如今在付费专辑的累计排行里仍然高居第五的位置;而按2元/首、20元/一张专辑(28首)来算,该OST大碟目前的销售数据是12059237首,也就是直接收益起码在861万或以上。

但《鬼怪》不是个例。近几年现象级的韩剧,例如卖了1200万的《太阳的后裔》等,朗朗上口的OST都是标配。观众很愿意为有品质的OST付费,这其中当然也有“外国的月亮比较圆”的鄙视链作祟的缘故。

当然,韩国OST产业能如此盛行,也不是一朝一夕而成:2007年-2011年,在韩国国内年间榜单上,OST的比重在10%以下,但从2012年开始占有率达到10%以上。近几年,歌手Davich和Gummy演唱的OST登上榜单的次数最多。

还记得韩剧《需要浪漫2》里郑有美饰演的角色吗?一个音乐导演,一开场就是其与同事商议如何在剧情中加入一些浪漫的元素。实际上,音乐导演在韩剧中是必备的一个basic职位,其工作性质不同于剧集的导演,他将领衔整个OST和BGM的制作团队,根据不同的剧情、人设、人物关系来创作。

中国则远未形成这样的行业惯例。董冬冬和陈曦均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录音系,对影视作品的了解相对会深入一些,而董在《欢乐颂2》的职责,也类似一个音乐监制的职能,他在创作每首人物主题歌前基本上都会和每位主演进行深入沟通,例如蒋欣就曾和他畅聊三小时。

除此之外,每首歌曲和BGM在剧情中哪个位置插入、适不适合,董冬冬都会和导演简川訸再三讨论,争取达到更好的效果,甚至他还自己演绎了其中一首歌。可惜,这样的例子还是比较少的,国产剧里多的是并不懂得影视作品常规的剪辑、节奏,只是单纯地按照剧情大纲和人物小传来创作歌曲的音乐人。

而更重要的问题是,国产剧里,能讲好故事的本来就不多,能留给音乐发挥的空间自然也不大,“音乐真的是很小的一部分,它跟整个电视剧的流量还是不能比的,电视剧最重要的还是剧情好。”陈曦委婉地表示。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4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