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C东游记:有望历史首次来中国大陆办赛!

体育大生意 2017-05-19 20:49 阅读:48
摘要:到东方去,发现梦想。几个世纪以来,从《马可波罗游记》到哥伦布航海再到改革开放,中国一直都是西方世界寻求突破、探险游历的梦想天堂。而在过去三十年,越来越多的西方职业体育人正在成为新的探险家。

体育大生意第1077期,欢迎关注最好的体育产业信息平台

本文作者:付政浩

体育大生意记者

到东方去,发现梦想。几个世纪以来,从《马可波罗游记》到哥伦布航海再到改革开放,中国一直都是西方世界寻求突破、探险游历的梦想天堂。而在过去三十年,越来越多的西方职业体育人正在成为新的探险家。

全球最强格斗赛事UFC渴望深度开拓中国市场

当NBA2004年首次在中国举办季前赛时,人们会不约而同歌颂NBA前任总裁大卫-斯特恩1989年在央视东门寒风中苦候的开拓精神,其感人程度一点都不亚于“程门立雪”。而在2003年皇马中国行享受全程顶礼膜拜的待遇后,欧洲足坛各路球星趁着暑期来华赚得盆钵届满也已成为再正常不过的情形。在自身吸金无数的同时,这些商业赛事对中国足、篮运动发展的推动作用也不容忽视。如今,又一项世界顶级赛事有望历史首次来到中国大陆办赛,这就是UFC。

UFC,全名为Ultimate Fighting Championship,即“终极格斗锦标赛”。UFC是当今世界上最顶级和规模最庞大的职业MMA(综合格斗)赛事,总部位于美国拉斯维加斯,在全球拥有数亿粉丝,被视为美国在NFL、MLB、NBA、NHL之外最具商业价值的体育赛事。2016年,UFC曾以超过40亿美金的价格易主,一时间全球轰动。

2017年UFC有望历史首次在中国大陆办赛,上海是最理想的主办城市

据体育大生意记者获悉,UFC今年计划历史首次在中国大陆举办比赛,目前最理想的举办城市就是上海,诸如王冠、李景亮等中国顶级MMA选手也有可能会出战本场比赛。过去十余年来,UFC一直在中国稳步布局,可想而知,这场UFC中国赛背后蕴藏着多少过来人的心血。在强调这场中国赛在UFC发展史上的里程碑意义的同时,必须意识到,这场UFC中国赛在推动中国MMA运动加速发展方面的历史意义将丝毫不逊于2004年的NBA中国赛之于中国篮球。更重要的是,在当今中国搏击赛事遍地皆是但普遍处于亏损状态的大环境下,UFC中国赛的举办将有助于整个中国搏击产业加速升级,早日破解中国搏击格斗赛事迟迟无法盈利的行业性难题。

 UFC启示录:PPV售卖数量全球第一 40亿易主后发力全球化

对于世界上绝大多数赛事而言,往往都是所属的运动项目发展到一定阶段后方才会诞生相关赛事。比如篮球,这项运动诞生于1891年,而NBA直到1946年才得以诞生。不过,UFC这项赛事和MMA这项运动的关系却是个特例。不夸张地说,现代MMA运动项目脱胎于UFC这项赛事,故业内也有“先有UFC,后有MMA”的说法。

MMA运动脱胎于UFC赛事

1993年11月12日,美国科罗拉多州的丹佛市举行了一场八人参加的“最强格斗流派”的无差别笼斗赛,该比赛的最大噱头就是规则极度开放,比赛没有时间限制,选手均不戴拳套,不按体重分级,格斗技术没有限制,全球任何武术流派的功夫均可以使用。于是,跆拳道、空手道、赛法斗等多个技击流派的高手纷纷前来参赛,最终来自巴西的格雷西家族的柔术高手霍伊斯-格雷西(Royce Gracie)连胜三人夺冠。

格雷西家族的代表人物霍伊斯-格雷西是UFC的初代王者

在人们已经习惯拳击运动只能用拳、自由搏击运动(又称“踢拳”)只能用拳和腿攻击的大环境下,UFC在1993年的这场比赛却让人们领略到了高度接近徒手搏杀实战的技击魅力。选手们在比赛中可以使用任何技法来攻击对手以谋求获胜,既可以进行站立式自由搏击,也可以使用各种地面寝技,因而这场比赛观赏性极高甚至堪称血腥,主办方则干脆至打出了“史上最野蛮、最血腥的赛事”的广告词。最终这场比赛成功吸引了2800多名观众到场观看,并且参与直播的Semaphore娱乐集团卖出了多达86000份PPV(单次电视付费观看名额)。正是因为市场反响效果极佳,所以举办方决定持续举办类似的赛事。于是在1994年再办三场,1995年则办了四场,此后每年的办赛场次都在持续递增中,这就是UFC诞生的经过。

随着UFC赛事影响力的日趋增强、全球各种武术流派的高手纷纷前来参战,人们开始将UFC选手在比赛中展现的攻守技法理念统称为MMA(Mixed Martial Arts,即综合格斗),这也标志着MMA这项运动正式诞生。客观而言,MMA更像是一种集众家之所长、无所不包的格斗理念,拳腿膝肘等站立打击技术、关节技与绞杀技等地面降服技术、过胸抱腿等近身摔跤技术均可涵盖其中。从这个层面出发,这与李小龙当年倡导的无限制技击的理念非常相近,所以UFC后来也公开宣扬称李小龙是现代MMA运动之父。

李小龙被奉为MMA之父

虽然UFC诞生之初观赏性极强,但因为规则过于开放、场面显得非常血腥,因此招来了不少批评。不少美国主流媒体认为UFC太过残忍,根本不属于体育范畴。美国著名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等批评家直斥其为“人类斗鸡”、“血腥杂耍”,美国有49个州先后立法禁止或限制UFC办赛,不少主流电视台也拒绝播出UFC的比赛,被定义为非法活动的UFC一度面临关门危机。

2000年,UFC大股东SEG的大老板罗伯特向拉斯维加斯的娱乐大亨洛伦佐·菲尔蒂塔兄弟求助,最终后者以200万美金的价格收购了整个SEG并改组为Zuffa公司,由Zuffa公司来运营UFC。此后,UFC开始了持续的赛制改革,不仅按照体重将参赛选手分为9个量级,而且明令禁止了抠鼻、戳眼、扯发等31个危险动作,UFC就此蜕变成为一项真正的体育赛事,赛事也重新获得电视台的认可,各州则开始陆续撤掉对UFC的禁令。2016年,一直对UFC说“不”的纽约州也终于决定撤销对UFC的禁令,就此UFC才迎来彻底解禁。

2016年,在纽约州解禁的UFC获准在麦迪逊广场花园举办比赛

除了针对竞技规则进行改革外,菲尔蒂塔兄弟这对赌城娱乐大亨非常擅长用娱乐思维对UFC进行包装。在新任总裁白大拿(Dana White)的具体操盘下,Zuffa公司在2005年斥资1000万美金推出了由MMA选手参加的真人秀TUF(全名为终极格斗战士真人秀),UFC为选手们开出至少六位数的奖金和UFC参赛合同,最终表现最佳者将获准参加UFC的比赛。这种闯关性质的竞技真人秀节目一经推出,顿时获得广大电视观众的极力追捧,从而进一步推动了UFC在美国本土的腾飞。此后,UFC兼并了美国本土的WEC和日本的Pride这两大颇具特色的MMA赛事,从而迎来了全面繁荣期。

2010年,UFC单单一个赛季的PPV就卖出了914万份,总金额超过4.11亿美金,门票同样进入场场售罄的状态,赞助商数量也开始增加,所以,那一年UFC被提名和NFL、NHL等北美四大体育联赛一起竞争“年度体育职业联赛奖”,进而被视为是全美第五大职业体育赛事。发展至今,UFC每年都会在全世界举办超过40场的大型比赛,UFC的比赛和节目在全球156个国家和地区采用29种不同的语言播出,拥有超过11亿的电视观众和用户, 已连续多年成为全球PPV单场售卖数量最多的体育赛事。

PPV成为UFC的支柱性收入来源

除了PPV之外,UFC通过在美国本土与FOX体育网的合作(据说现阶段的合同高达7年7亿美金),以及在海外市场通过自家数字平台UFC Fight Pass的直播与点播服务,形成了非常丰厚的版权收入。发展至2015年,UFC赛事的版权、门票和周边商品的总收入已达6亿美金。

和NBA一样,UFC非常看重自身的全球化进程,认为全球化会让赛事的收入持续猛增。这些年,UFC在英国伦敦、加拿大多伦多、巴西圣保罗、新加坡、中国等多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办事处,其中巴西在现阶段是UFC推广最成功的国际市场。

为了让UFC进一步实现全球化运营,2016年,菲尔蒂塔兄弟决定通过全球竞标的形式将UFC转让给更具实力的新东家。消息传来,包括中国的华人文化、万达集团、美国的WME-IMG、黑石集团在内的全球顶级公司纷纷开出惊人的报价,最终菲尔蒂塔兄弟决定让WME-IMG这个全球顶级的体育娱乐巨头成为UFC的新东家,双方以超过40亿美金的价码成交。

菲尔蒂塔兄弟与UFC功勋总裁白大拿(中)一起带领UFC走出低谷、走向巅峰

在WME-IMG入主后,UFC进一步在全球化进程方面发力,尤其是开始发力开拓亚洲市场。在2017年初发布的UFC办赛计划中,UFC计划全年举办41场比赛,其中美国本土23场,加拿大3场、巴西3场、澳大利亚2场。拉丁美洲地区拟举办2场,欧洲、中东、非洲三个地区将举办5场,亚洲将举办3场。据体育大生意记者了解,今年亚洲的三场比赛分别计划将在新加坡、日本和中国举行,在这其中,中国大陆的上海站无疑是重头戏,体育大生意早在今年2月就曾披露过UFC的这一计划。目前了解到的详细情况的是,这一站已经在报批中,计划将在2017年第四季度举行,具体办赛日期则将在2017年7月9日由UFC方面确认。

 UFC中国往事:北京取代东京成桥头堡 输送中国选手赴美特训

正是因为MMA运动从一开始就倡导对全球各国武术流派的兼容并蓄,所以它在全球扩张时拥有一种超越语言和文化阻隔的魅力,故而在极短时间内就孕育了一批和UFC非常类似的MMA优质赛事。因为亚洲是东方武术的发源地,所以,不少优质MMA赛事都是亚洲原创品牌,比如日本的Pride、韩国的Road FC,新加坡的ONE FC和香港的武林传奇格斗冠军赛(Legend FC)。

MMA运动对各类武术流派兼容并蓄

1997年,日本成立了Pride格斗锦标赛,首场比赛就收获4.7万现场观众,2002年其单场比赛现场观众曾超过7万人,这至今仍是综合格斗赛事的一个观赛纪录。在其存活的十年期间,Pride的观赏性和影响力甚至丝毫不逊于UFC。不过,在2007年,UFC当时的运营公司Zuffa公司完成了对Pride的收购,Pride就此成为历史。

在Pride停办后,韩国在2010年创立了Road FC,新加坡则在2011年创立了ONE FC,这两者被视为Pride之后亚洲最好的MMA赛事,目前均在努力开拓中国市场,并已双双在中国举办了落地比赛。当然,在中国本土,也曾诞生过英雄榜、锐武等MMA赛事,香港则在2010年创立了武林传奇。这些年下来,这些赛事完成了对亚洲MMA市场的初步开拓。不过客观来说,这些赛事虽然各具特色,但相比于世界第一的UFC仍存在明显差距。所以,越是随着MMA赛事的深入推广,人们就越是好奇UFC到底有多棒。

日本的Pride曾一度能够与UFC相抗衡

在亚洲,日本曾是UFC开拓亚洲市场的桥头堡,UFC在亚洲的总部最早就设在东京。早在2000年UFC就曾在日本举办比赛,截止到目前,UFC已经在日本办过8场比赛。随着亚洲经济重心的迁移,近些年UFC开始重点布局中国、新加坡、菲律宾等国。在这其中,中国大陆是UFC最期待开拓的新兴市场。

从2000年开始,国内陆续开始举办小范围的MMA教学赛,比如武塞网就举办一系列类似赛事。UFC的比赛录像也开始在小范围内当作教学视频进行传播,偶尔还会有UFC的官员来华考察选手。不过,UFC官方正式开拓中国大陆市场还是从2009年开始,当时UFC选拔了一些官员来华考察,一方面是考察中国大陆的办赛条件,另一方面则是试图挖掘一个MMA界的“姚明”。这一时期,UFC相中了中国MMA名将张铁泉,随后与之签约,张铁泉的“中国UFC第一人”称号也成功唤起了很多中国媒体对UFC的关注。

中国UFC第一人张铁泉

2010年,UFC正式在中国成立办公室,并聘请了前NBA大中华区总裁马福生(美国人,全名为Mark Fischer)出任UFC亚洲区总裁。马福生早在1997年就成为NBA亚洲区的一员,是一名地道的中国通,妻子是台湾人。他最引以为傲的就是曾在2004年成功主导NBA中国赛在北京、上海的落地。

马富生上任后给自己制定的头号目标就是要让UFC像当初的NBA一样在中国大陆举办比赛。为此,他将UFC亚洲区的总部从东京搬到了北京,随后拜访了多家省级电视台,从而让UFC的比赛录像开始在中国多个省级电视台和网络平台持续播出。

除去大力开拓媒体资源外,从2013年开始,马富生开始培养中国的MMA选手,为此他专门引入了UFC在美国的真人秀节目TUF并加以改造。最终这档名为《终极斗士·中国力量》的真人秀落户辽宁卫视,并且UFC通过这档节目选拔出了杨建平、王赛、张立鹏、宁广友、姚志奎等16位如今在中国综合格斗界均已大名鼎鼎的明星。此后,UFC陆续签约了居马别克、李景亮、张立鹏、王赛、宁广友等中国知名MMA明星。

《终极斗士·中国力量》真人秀开机仪式

遗憾的是,这一阶段,UFC未能在中国大陆举办比赛,中国选手只能在澳门这个“主场”出战。此后,UFC亚洲总部从北京迁往新加坡,亚洲区总裁的人选也几经更迭,UFC一度暂时中止了在中国大陆办赛的念头,转而在澳门办赛三场,新加坡一场,菲律宾一场。好在,随着2016年WME-IMG成功收购UFC,UFC开始重启在中国大陆办赛的计划。

众所周知,WME-IMG是全球最大的体育娱乐巨头,在全球各地均有着丰富的客户资源和商务运营经验,这显然有助于UFC在全球各地推进其国际化战略,自然也包括在中国的赛事落地计划。在WME-IMG的推动下,UFC亚洲区新任负责人Kevin Chang的一大重点策略就是加大对中国MMA选手的培养力度。截止到目前,UFC已成功输送刘平原、宋克南、胡耀宗、付长鑫、苏木达尔基、益扎等中国优质MMA选手前往美国新墨西哥州的Jackson Wink进行特训,后续还会有一些其他选手将陆续进入特训名单,比如近日发律师函声明与ONE FC解约的中国MMA选手李凯文、马嘉文、谢彬,他们均渴盼能够与UFC合作。

李景亮是目前中国征战UFC场次最多的选手

在优质明星资源方面,UFC除了成功续约李景亮外,还在2017年2月与中国选手王冠签约,李景亮和王冠将双双出战今年6月17日的UFC新加坡站比赛。如果后续身体条件允许,两人有可能会参加第四季度的UFC上海站比赛。

王冠2017年与UFC签约并将出战6月17日的新加坡站比赛

就过往UFC在澳门三次办赛票房和PPV赚得盆钵届满的案例来看,UFC在上海站的商业营收前景注定会十分光明,更重要的是,此番将是UFC历史上第一次空降中国大陆,其开拓性的意义甚至会超过2004年NBA首次来中国举办季前赛。

要知道,在2004年NBA中国赛举办之前,中国本身就具备庞大的篮球人口基数。毕竟,篮球传入中国天津的时间只比篮球在美国诞生的时间晚5年而已,中国则号称有3亿篮球人口,所以,NBA在中国的推广和中国赛的举办只是彻底引爆了篮球受众的热情。而相比之下,MMA运动在中国只是出于发轫阶段,UFC的举办不仅仅会加速中国MMA运动的发展,也会推动整个中国搏击赛事产业链的自我完善。

UFC擅长包装制造格斗巨星,“嘴炮”麦格雷戈通过征战UFC,从一个爱尔兰失业工人蜕变成为进入福布斯体育明星排行榜的UFC双金腰带冠军

据体育大生意记者近年来摸底后的不完全统计,全国能称得上优秀职业MMA选手的不超过300人,至于MMA赛事方面,抛开水平参差不齐这一问题不提,赛事数量也屈指可数,只有《英雄榜》、《武林笼中对》等少量专注于MMA的赛事,而中国大多数搏击赛事往往都更专注于自由搏击比赛,顶多会将两三场MMA比赛夹杂在自由搏击赛事期间举行。从2016年起,诸如昆仑决等赛事也开始举办MMA专场,但从大方向来看,昆仑决仍是一档以自由搏击为主的赛事。

就当前来看,中国这些主要以自由搏击为主的搏击赛事在观赏性方面还有欠缺,这也导致赛事的门票收入很难形成规模,主要以赠送为主。没有形成规模性的粉丝基数,搏击赛事的周边产品自然也不可能有销路。至于版权收入,目前各大赛事不仅无法将版权变现,反而需要向电视台支付价格高昂的占频费。所以,一经分析,中国的搏击赛事唯一收入来源就是品牌赞助。收入来源如此单一,大多数赛事亏损自然在所难免。

UFC的周边产品收入非常丰厚,图为UFC授权的EA电子游戏产品

对于中国的搏击受众而言,目前中国MMA运动发展中最突出的矛盾就是:相比于自由搏击赛事,中国观众明显更喜欢观看对抗更激烈、更容易产生极速KO的MMA,但偏偏MMA的赛事数量又远不如自由搏击赛事。从长远来看,这一矛盾决定了MMA赛事才是中国搏击产业的终极发展方向,毕竟观赏性更强的MMA比赛才是中国搏击受众的首选。目前来看,诸如昆仑决、武林风等赛事均已经开始用心去打造MMA专场比赛,但这还远远不够。

所以,从这个意义出发,此番UFC这一全球顶级赛事空降中国大陆,将有望进一步点燃中国搏击受众的热情,同时彻底坚定中国搏击赛事向MMA转型的决心。毕竟UFC通过售卖PPV、商业赞助、周边产品出售这三大框架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稳定的盈利模式,如今每年营收至少6亿美金。即使是在赛事版权普遍买不上价甚至需要倒贴电视台占频费的中国,UFC也照样通过多种合作模式积攒了数千万的忠实粉丝,2016年更是和PPTV签下长达5年的独家视频合作协议,据了解,PPTV在UFC方面出售的PPV数量每个月在翻倍激增,整体数量也非常喜人。此外,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新浪网也成为UFC的中文官方合作伙伴。毫无疑问,UFC无论是美国本土的成功还是在中国的惊艳试水,都已经为中国搏击产业指明了自我完善的大方向。

UFC功勋总裁白大拿对UFC在中国的发展前景充满信心

几个世纪以来,到东方去曾是西方探险者淘金的首选。如今,随着中国体育产业的日益升温,NBA和UFC这类全球最顶级的体育赛事也终于加入了这一行列中来。所以,一起到东方去,与中国市场谋求合作共赢良机吧。

注:本文所用图片非注明均来自网络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