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人会落入“低等收入陷阱”?

孙骁骥 2017-05-19 08:30 阅读:1.7万
摘要:在从低收入向着中等收入者奋斗的进程中,越接近中等收入的时候,收入提升越困难,并且整个社会的收入增长率不断下降。

作者:孙骁骥。更多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骥观天下”(jiguantx)

大家都听过“中等收入陷阱”,但你是否听过“低等收入陷阱”?在媒体频繁讨论中国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时候,对于普通人来说,大家更可能掉进“低等收入陷阱”。

世界银行在2006年最早提出了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它的具体意思是指,当国家进入中等收入国的时候,经济增长会被原有的经济机制所限制,人均国民收入很难突破一万美元的上限,收入增长会陷入停滞期。由此,会产生出各种的社会矛盾和问题。

不过,在讨论中等收入陷阱的时候,有个前提是大部分居民的收入水平进入了“中等收入”的标准。现实的情况却是,我们当中有很多人的收入可能并没有达到中等收入的水平,长期在低收入水平徘徊

中国大多数人的收入已经达到了中等收入水平了吗?我们得先来看看中等收入水平的标准是什么。

根据社科院前几年的统计,如果按照收入每月在8000到15000元作为“中等收入”的标准加以计算,那么中国一共有2.3亿人达到这个标准。这个数据是否准确呢?我们可以对比后面要提到的彭博社数据来对比。

不过,这个八千到一万五月收入的标准能否作为真实的中等收入的标准呢?笔者表示怀疑。在中国内地的很多城市,一个月挣两万块钱以内的人都过得比较辛苦,尤其是在一线城市,一个月挣这点钱只能说明你是一个屌丝。把房贷(或者房租)、车贷、日常开销等等一扣除,其实上存不下什么钱,基本是处于“财务裸奔”的状态。这怎么能算是中等收入呢?

根据瑞士银行考虑到通胀等因素的重新计算。只要一个人的净资产达到175万人民币,就可以算是中等收入阶层。这当中包括你拥有的房子。把你所有的现金存款加上各种投资,以及房产价值加一起,同时扣除欠银行的房贷总额,只要剩下的钱超过这个数字,就算中等收入阶层。据他们计算,这样的人在中国超过一亿人。

再来看看其他机构统计的中国人的平均收入水平是如何:

据彭博社统计,中国的在职工作人口高达7.7亿人。作为世界上工作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人实际的收入真的进入了“中等”水平了吗?实际上,普通中国人的收入水平是被平均的。中国的实际年收入水平是56360元,分摊到每个月也就是5000元不到。而根据高盛的估计,中国的非城市人口的收入水平每年只有2000美元,也就是一万五千元人民币左右。这一部分人至少有3.8亿人

与此同时,中国的富豪阶层却在不断壮大,尤其是在一线城市,富裕阶层的圈子无论在消费能力还是资产净值上已经全面碾压其他阶层收入人士。在今年,北京已经取代纽约成为了亿万富豪最多的城市。大城市里的平均收入统计数据,显然会受到富裕阶层超高的收入数字的干扰,造成平均统计的收入被拉高,无法反映出真实情况。普通居民的收入水平,就这样被超高收入阶层平均了。

笔者认为,人均年收入56360元是比较接近真实情况的统计。由此看来,这个标准距离并没有达到联合国定义的中等收入标准。中国接近8亿的在职人群中,不但平均收入没有达到中等收入水平,并且还有超过一半的农村人口收入远远没有达到这个水平。

话句话说,中国的工薪阶层普遍属于“低收入阶层”。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和这些辛苦打工的工薪族们没有半毛钱关系。这些起早贪黑赶地铁上班的城市打工者,不仅没办法达到“中等收入”的水准,而且他们的收入还在不断的下降、缩水。财富的增值,对于中国的低收入者来说,将会越来越困难。

作者:孙骁骥。更多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骥观天下”(jiguantx)

根据统计局的官方资料,中国中间阶层收入的增速自2014年以来,逐年下跌。爱2014年的第一季度,中国的中间收入者的收入增长为约14%,此后逐年下降,到2017年第一季度,收入增长已经下降到6.7%,而同时的GDP增速是6.9%。这是近几年中间收入增速第一次低于GDP的增长率。

这就是“低等收入陷阱”。在人们从低收入向着中等收入者奋斗的进程中,越接近中等收入的时候,收入提升越困难,并且整个社会的收入增长率不断下降。这种收入增速的乏力,收入赶不上开销的情况,造成了整个社会的压力和郁闷情绪。

根据《财经研究》上的一篇研究报告:中国农村人口中,有63%的人认为收入过低是造成他们不幸福的原因,在城市人口中,有53%的人认为收入太低是造成不幸福的原因。在暂住人口当中,有超过68%的人持有相同的观点。

由此可见,虽然收入不能决定个人生活的一切,但是中国目前工薪族收入增长的后继无力,已经带来了社会普遍的不幸福感,收入过低的事实带来了人们的压力和沮丧。根据彭博社的统计,中国的中间收入阶层,有高达95%的人认为自己很焦虑,有33%的人每天都感到“非常焦虑”。当这种焦虑成为常态,当这种收入难以增长到中等水平成为普遍事实时,也就意味着,社会陷入了“低等收入陷阱”。

在一个“低等收入陷阱”的社会中,最典型的一个特征是由于焦虑而产生非理性的投资狂热。为何中国人现在要疯狂的买房,明知房地产风险很大也要拼命买?这就是因为缺乏收入增加的渠道,缺乏长效的投资渠道造成的。对于收入增长停滞的恐惧,也便造成了市场的各类恐慌性投资和投机行为。

媒体上常说的“人傻,钱多,速来”,并不能真实反映中国社会的状况。真实的情况是“人焦虑,钱不多,非理性”。根据前几年的一个调查,超过81%的人都认为整个社会收入的情况已经是“富人更富,穷人更穷”。你想想,当整个社会大多数人都这么想的时候,必然会产生一种焦虑的情绪,以及盲目和非理性的投资。

股市,早已是被富人操纵的穷人的赌场,楼市,也是被富人操纵的穷人的赌场。但明明知道是赌场,很可能输光光,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低收入者要拼命进入股市楼市呢?因为他们认为,比起薪资收入半死不活的增长,财富被通胀一点点蚕食,还不如此刻把钱拿出去搏一把。这就是他们朴素的投资思想。穷人有个特点,只看得见贼吃肉,没看见贼挨打。都以为依靠一个什么捷径就能发财致富,实现财务自由

这种选择性的盲视,造就了股市一波波的韭菜,以及楼市一波波的接盘侠。在常规性收入增长乏力的同时,投资市场对于低收入者隔三差五来一波“收割”,让他们更加跌落入底层的陷阱中,难以翻身。

在我们当中,谁会陷入“低等收入陷阱”,谁会逃离这个陷阱,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个人的知识结构和财商智慧。在即将到来的资本寒冬中,最理性的、最稳扎稳打的人,才是最有可能逃离“低等收入陷阱”的人,这一部分人,只可能是总数中的一小部分人。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7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