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松筹“大病求助”0手续费,被行业恶性竞争逼的?

罗超频道 2017-05-18 22:31 阅读:206
摘要:要让这个行业不断壮大发挥社会价值而不是胎死腹中,行业监管更是燃眉之急。

最近短途出行经常要骑共享单车,然而我发现几乎每一次骑行费用都是零元,我甚至还抢到过红包,滴滴当年给用户带来的“用户即大爷”的感觉又回来了。虽然这有违商业规律,然而为了抢占市场,共享单车玩家们还是被彼此拖入恶性竞争之中。对于这一结局共享单车巨头早有准备,比如摩拜单车胡玮炜就曾公开表示“如果失败了,就当做公益”。无独有偶,共享充电宝被王思聪质疑一定不能成功之后,街电投资方聚美优品陈欧也站出来说,“做不成可以做公益”。

互联网创业抱着做公益的心态,让人感觉不大对劲——毕竟创业公司烧的是投资人的钱,都是有商业目标的。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互联网就不能做公益了,事实上互联网与公益确实在加速结合,互联网公益平台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巧合的是,最近知名的公益众筹平台也不得不学习ofo们打起补贴大战,这一领域的佼佼者轻松筹在上周五宣布,大病求助从此0手续费。

轻松筹0手续费

轻松筹在官方声明中对此解释是:

“随着大病家庭的不断增加,也是秉持着企业先为人善的理念,轻松筹各方面综合决定,免除微爱通道个人求助类项目2%的提现手续费,筹款提现所需手续费由轻松筹和爱心企业进行补贴,所筹金额全部拨付给患者用于救治。”

在我看来,轻松筹0手续费的举措是“有苦说不出”,这是被恶性竞争给逼的。

轻松筹免手续费是被逼的?

公益众筹相信大家已不陌生,它让每个需要帮助的人能随时通过互联网求助,平台负责信息发布、资质认证、支付提现等事宜。最为典型的场景是大病求助,对于身患重病却无钱就医的人来说,现在第一时间想到的可能不是公益救助机构,而是先上轻松筹等平台发起项目,然后分享到朋友圈、亲戚群、校友群、同事群进行求助。相对于传统的救助流程来说,依靠公益众筹平台求助,不只是便捷高效,也比寻求传统公益机构帮助更能救急。

互联网大病求助已成为政府和慈善救助的重要补充。相关数据显示,腾讯乐捐2月成功筹资额达到1521.03万元;国内首家社交众筹平台轻松筹,2016年其个人救助板块共帮助了13.8万个家庭度过难关,仅上半年平台上便发起个人救助项目多达4.5万余个,总支持1087万余人次,筹款总额超过4.5亿元。由于这一模式确实能一定程度解决病患者的问题,因此备受用户青睐,还在高速发展,项目数、支持人次和筹款金额都在高速增长。

民政部在去年8月就公示了首批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遴选结果,腾讯公益、蚂蚁金服、京东公益、轻松筹等十三家平台入围,这些平台在项目审核、信息透明、资金用途等环节相对而言更有保障。

然而,正是看中公益众筹爆发的趋势,越来越多的玩家混了进来。大小平台鱼贯而入,更多平台则是打着别的旗号在做类似的事,有数据显示,这一行业至少还有30家玩家,可谓鱼龙混杂。在轻松筹等平台取得先发优势的情况下,后来者不得不采取疯狂补贴模式快速圈用户,通过免手续费等方式打开市场,轻松筹如果不跟进就会处于不利位置,这样看来,其免手续费或是无奈之举。

轻松筹创始人兼CEO杨胤

轻松筹免手续费能坚持多久?

众筹平台做公益的事情,这让许多人将之与公益机构混淆,然而,公益众筹平台是商业机构——理论上来说,只有商业化运作的公益才是可持续的,才能更好地为用户提供服务。正是因为此,公益众筹平台在筹集资金上收取合理的手续费,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每一个公益众筹项目,平台都需要付出可观的成本。

第一,是支付费用。公益众筹平台帮助求助者通过第三方支付通道筹集资金,本身就需要付出高额的支付费率——深层次原因是银行对第三方支付平台收取了费率。轻松筹联合创始人兼副总裁于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轻松筹需要向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0.6%的费率。

第二,是过程费用。公益众筹平台最大价值是确保公益众筹项目的真实性,为捐助者负责,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通过公安部等征信机构的通道对项目信息进行认证,这会产生对应的费用。如果算上公益众筹项目申请和运转过程中的运营商验证码、服务器IT成本,过程费用就更加高了。

第三,是管理成本。刨除上述两类费用之后,公益众筹平台实际的手续费不到1%。但平台需要客服、产品、技术等人员配置,轻松筹仅客服人员就有150个人,年人力成本就已高达数千万。如果按照轻松筹2016年上半年筹款4.5亿的金额来算,其拿到手的手续费才450万不到,杯水车薪。

2%的手续费并不能cover公益众筹平台的成本。公益众筹平台大都处于烧钱阶段,靠投资人的钱养活,同时,它们希望通过获取用户之后,再给用户提供类似于农产品电商、健康体检这类服务来盈利。

以轻松筹为例,其并不是定位为公益众筹平台,而是定位为社交众筹平台,一切基于社交的众筹场景都可以切入,比如从农产品实物类众筹切入到农产品电商,再比如切入到保险和健康领域,其能顺利拿到A、B轮融资,也是因为投资方看中其“社交众筹”的特性。不过,这些模式还在探索之中,轻松筹眼下免去手续费,等于砍掉了一大收入来源的同时,还要拿出钱来补贴第三方支付费率等成本,求助项目越多、求助金额越高,这部分支出就越高。这让人惋惜,也绝非长久之计,投资人的钱能撑多久?如果类似轻松筹这样的平台因此而难以维系,将会影响大病求助本身的正常开展。

如何防止公益众筹恶性竞争?

免费之后,往往会是补贴。事实上,确实已有一些玩家将公益众筹当纯互联网的商业模式来玩,用免费、补贴拉客的方式去做市场。如果再这样下去,公益众筹平台会不会给求助者发红包鼓励大家去求助?如果真这样就滑天下之大稽了。还有,一些平台为了吸引求助者,可能会降低审核门槛,甚至帮助求助者伪造材料,这是恶性竞争之后很可能会上演的现象——就像滴滴们当初为了获得司机降低门槛导致平台上的司机鱼龙混杂一样。

要结束野蛮竞争,还是得靠行业监管,提高行业准入门槛、制定游戏规则并落实。

第一,政府监管需要进一步加强。

去年8月民政部公布了轻松筹等首批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遴选结果,但更像是“官方认证”,而不是准入资格。去年一些小平台被关闭之后又死灰复燃再次入场,还有一些平台则变着花样做着个人救助的事情。因此,对于公益众筹平台必须采取牌照准入的方式,制定量化明确的准入标准,对于不符合要求的坚决取缔,才能有效规范公益众筹行业。

第二,政府需要制定完善游戏规则。

不只是要确保只有符合条件的才能进来玩,还要对场内玩家的游戏规则进行明确。比如手续费最高多少、最低多少,再比如在求助项目审核流程上、在用户风险提示上,都要有更明确的规范,要求平台执行,规避恶性竞争,让公益众筹进一步发挥社会价值。

第三,第三方机构要更多参与进来。

如果百度能够切断不合规平台的流量入口,如果微信能够屏蔽不合规平台的链接,如果支付宝不给不合规平台开通接口,完全能有效地避免“谁都可以做公益众筹”进而导致野蛮竞争的现状。同时第三方支付机构、银行还可降低公益众筹费率,就像银行对于公益捐款转账免除手续费的做法一样。注重社会责任感的企业不只是要自身投入到公益之中,更多地支持专业的公益众筹平台本身也是一种公益。

总结一下:

共享单车们都说要做公益,于是都在投资人的撑腰之下拼命补贴去获取市场,然而在我看来他们更多是打着公益的幌子在做商业的事情,正常的企业只有做好商业本身才有能力去做公益,不能本末倒置。公益众筹平台真正具有公益属性,是在用专业的方法和模式去做好公益,然而现在看来,一些蜂拥而来想着瓜分蛋糕的后来者们让这个行业陷入了互联网行业司空见惯的恶性补贴竞争之中。要让这个行业不断壮大发挥社会价值而不是胎死腹中,行业监管更是燃眉之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