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汉子漫画家牛轰轰:我的过去和我已迎来的新生

创业最前线 2017-05-18 11:30 阅读:682
摘要:刘泠汐,80后,金牛座,嗨翻科技创始人兼CEO | 创业项目:NHH FACTORY | 类型:自媒体、影视、动漫及相关衍生品的开发和运营。

刘泠汐

80后,金牛座,嗨翻科技创始人兼CEO | 创业项目:NHH FACTORY | 类型:自媒体、影视、动漫及相关衍生品的开发和运营。

“汐汐,怎么在这画画呢,作业做完了吗?” “早就做完啦! ”

“好,记得要做完功课再去做自己的事,不要耽误学习。”

“爸爸你看,那里好像有个少年绘画班正在招生呐! ”

“哦(飞速骑车中)......哎呀!好了别闹了,爸爸带你去瞧瞧看再说,行了吧。”

童年

刘泠汐来自陕西咸阳,一座位于八百里秦川腹地里的古城。与许多寻常家里的孩子一样,刘泠汐自小也有一个想爱却又爱不起的爱好:画漫画。

由于家乡位置偏远,信息闭塞画材欠缺,再加上家庭条件又非常困难,年幼的她只能拿着手边仅有的一点素材临摹自学。

那时,陪伴她最多的就是水冰月和《漫友》。

“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你! ”这句美少女战士里的经典台词总能抓住小冷汐的内心。而动画里的水冰月除了惩奸除恶外,还是一名成绩普通,经常迟到的初中生,这与她产生了强烈的共鸣,二人之间仿佛只有一纸之隔。

而在《漫友》上,泠汐第一次接触到了真正意义上的短篇漫画,《夏日里没有的花》这部没有什么对白的作品甚至差点将她看哭。

“其实我自己很想接受专业的培训。”为了让正在骑车的父亲能在少年绘画班前停留片刻,她毫不犹豫的把脚伸进了自行车的后轮里。“本来我爸一听到有绘画班立马骑快了,但没想到我这个小丫头更猛,最后终于答应去那个美术班看看。”

刘泠汐的童年,就这样一直与画画忽远忽近。

大学

开往重庆的绿皮火车在不断提速,那座充满了刘泠汐童年记忆的古城,随着一排排的绿树,向她身后飞速退去。那儿是她的家,那还有她心里最重要的那个人。

她靠着车厢座椅,一边听着《好久不见》,一边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短信一边泪流不止: “如果相遇是天注定,那么分开也一定是天注定”,这是他们曾经一起看过的电影——《心动》里的台词。

即便从上火车就开始后悔,即便知道自己以后可能和他再也无缘,但她心里还是明白,自己是一个留不住的人,也是留不得的人。

虽然成绩不算优秀,但是对于轰轰来说,高考上个二本一点压力也没有。可上完大学之后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子心里却一点谱也没有。无论是做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还是伏案审计的财务,都显得那么生硬。

不顾班主任的极力反对和家人的百般劝说,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四川美术学院的动漫产品设计专业。既为了自己,也为了家人。

当时的动漫产品设计,是一个既年轻又超前的专业,说年轻,是因为它是在刘泠汐入学那年才开始面向全国进行第二届招生;说超前,是因为它不光是一项美术领域的研究,还涉及到市场与产品的运营。

在这,她需要学习如何将设计与产品结合在一起。“当时我们研究比较多的有韩国的HelloKitty还有日本的SUNRISE动漫公司(旗下有著名的动漫形象奥特曼,机动战士高达,犬夜叉,银魂等),研究他们是如何围绕形象来进行品牌运作。”

虽然理念超前,可市场却没有跟上他们的步伐。刘泠汐与她的同学们,承受着巨大的工作压力,“当时快毕业时我们有很多人都没办法找工作,画的好点的只能考虑去游戏公司或者当老师。”即便现在,NHH Factory的设计部门也只有两人,就业形势依旧严峻。

在毕业前夕,她不再甘心做一个成绩“差不多”,课程一学期去几次签到就“差不多”的差不多小姐,决心在大四的最后一年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自己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她选择的是一个理想化的动漫形象——鬼,小青白娘子这样狭义的妖怪和胆小鬼,色鬼这样广义上的鬼,制作相应的服饰,Flash,QQ表情,毛绒玩具与印刷品等各种周边,甚至还打上了自己的条形码,显得更加专业和商业化。同时还利用众筹,来进行募资和生产。

最后,她的毕业作品《Ghost Babies》接连获得了四川美术学院优秀毕业作品及全国第六届大学生原创动画铜奖等多项荣誉,一举成功。

“做完以后老师说,诶,你这回去以后都可以自己开公司了。但我开公司干嘛呢,怎么去做呢?我一点也没头绪。”

混杂着成功的喜悦与就业的迷茫,她毕业了。

初在人间

带着自己的作品,刘泠汐回到了陕西西安,但那里却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好不容易有公司联系上她面试,到了之后才发现她之前的作品在他们眼里根本就不值一提,只让她去做动画里的中间帧与播放按钮,不得已将工资一再压低直到1300都没人要。

无奈之下,她只得回到家中,但没想到,就是这段回家待业的日子,反而成就了她。事后回想,都不是巧合。

“我很感激那段时间没有找到工作,如果工作起来了,可能就陷入了那种麻木之中。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我就在想,没有工作的我是什么样子的,我未来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我觉得未来无论我做什么,我都要每一天都会有成就感,这是我给自己定的最低标准。”

做一个以自己为原型的漫画形象的想法,渐渐的浮现在她的脑海之中。如果按照过去毕业设计的思路继续做下去,需要大量的资金还要开设线下的店铺,想要做起来十分困难。

她意识到,首要的目标还是先占领市场,在得到认可之后再拔高。

首先,要先起个好名字。

猫是她的最爱,也是她长期的笔名,但是网上有关猫的ID实在太多。“那就干脆叫牛轰轰吧,反正自己的外号也叫“牛”,用牛的也不多”,“牛轰轰”就这样定下来了。最后再点缀上标志性的特征,让大家即便开始没记住名字,也能对这位红裙子,长牛角的小女孩印象深刻。

开始创作牛轰轰的日子十分艰难,为了养活自己,刘泠汐不得不在业余接些杂活来养活自己,比如50块一张的画画外包工作,或者教教小孩画画。

虽然今后怎么做牛轰轰在心里越来越清晰,可是能否赚到钱,刘泠汐却一点把握也没有。看着每天坐在电脑前不动身的她,父亲一度感到担忧,“这孩子不会是得了网瘾吧?”

她给自己定了5年的目标,但牛轰轰如此受欢迎,以至于三年就实现了。粉丝数量越来越多,有更多的人开始找她想进行商务合作(包括原先拒绝过她投稿的),也有人开高价钱来挖她,在当时外包能赚两千但对方开口就开价五千的情况下,她依然选择了继续坚持。

随后的《西游降魔篇》引起了星爷的关注,范冰冰更是用了她的作品作为微博头像,漫画事业蒸蒸日上。于是,她也很顺理成章的开起了自己的第一家工作室。

“一开始是自嗨,只有少部分人看得懂,积累了越来越多的经验后我就对内容有了新的理解。当你做些很苦涩的内容的时候看到别人也用苦涩来形容,就会发现,啊,原来创作真的是可以传递一些情感的。” 一般的故事到这里应该就要画上句号了。

在西安的这三年里,她上了报纸出了书,还可以开淘宝店。可她却又做出了一个让人大跌眼镜的选择:放弃工作室,北漂。

人生划分

“在西安的经历已经可以证明我自己了,包括出书,都让那些曾经嘲笑过我和我家人的外人很吃惊。可证明完我自己之后呢?我想寻找自己的意义。”

那段时间她曾经有个非常努力的员工,永远是最后一个下班,确保自己的工作细致不出错。正是她,让轰轰第一次对责任感有了如此深刻的感触:要为她负责到底,能一直和自己走下去,一起发财,还要顺便把她的鼻子也整的更好看点。

就这样,嗨翻科技正式在北京成立。对于轰轰来说,这是她重生的日子。

在北京重新开始的第一步,她想到的是做IP与娱乐接触,介于大众产品之上才能变成大众的东西——APP。

可到2015年10月,产品即将完成时,事情却突然出现了转机。她痛下决心,放弃了这款耗资三四十万,集大家数月心血的产品,“其实我就是希望能够把这些品牌做一个动漫文化品牌,你要做一个大众产品,但你却又要人都去安装,这就已经偏离初衷很远很远了。

相当于你想在火车上卖花,就建造了一个火车,逻辑是不通的。“为此,她一个人默默的哭了许久。

产品的流产同时还让大批的员工选择了离开,这让刘泠汐意识到,自己已不能像过去那样任性,开个工作室想怎么来就怎么来了。

现在的她是一名创业公司的老板,要担负起对员工的责任,不是什么事情说不做就不做,像一场儿戏。

“我也是从那一刻才开始理解坚持这个词,我以为坚持就是每天都做这件事情,后来发现根本不是,真正的坚持是在你已经绝望了的时候还选择继续走下去。”

走出APP失败的阴影坎并不容易,她甚至一度还想过回到西安。可每天进到公司看着自己的员工依然坚持在工作岗位上,轰轰告诉自己,不能回头。牛轰轰还要重新启程。

重新坐下来反思,她发现在过去的数年,自己一直都在以一个作者的身份思考,只在考虑画出什么样的漫画可能会受到读者喜欢。

而对于企业的老板来说,需要的却是矩阵式的基因,品牌和体量。牛轰轰也正式开始由独立的形象向NHH Factory(NHH 工厂)转型。

在内容形式转化飞快,产品不断交融的今天,她需要一个核心来不断输送价值观,这也正是NHH Factory的逻辑。

她为自己NHH Factory的未来之路划分了四个阶段:

A阶段是比较容易复制的内容,比如目前正在做的漫画;

B阶段是诸如短视频,VR等需要一定门槛才能进入;

C阶段是一个长线的内容或者某种模式,能带动前面几个阶段自我循环;

最终阶段就是形成品牌效应来自动带IP。

目前NHH Factory所处的阶段是B阶段的前半截,专注于短视频内容的爆发,这也是为什么在牛轰轰的新浪微博主页上,我们还能经常看到她本人作为一个IP亲自登场,“现在有些东西无法用牛轰轰来完全表达,我需要一个输出口,来让NHH Factory保持人格化。一个品牌需要有血有肉,而我则会跟着它一起前行。”

目前漫画行业知名的除了牛轰轰,还有安妮,郭斯特。NHH Factory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介于安妮这样的平台与郭斯特这样的内容创造者之间。可能会去购买郭斯特的部分版权进行变现,然后投放在安妮这样的平台,扮演着类似于动漫经济公司的角色。

未来的人生体验家

“以前我觉得自己是一片叶子,飘到哪里都不会有人管,对别人都不会有什么影响,对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影响,然后突然间你有了归属感,这些人就成了你需要对他们负责的这些人。其实有的时候为什么人与人之间不同,因为有的人觉得要对别人负责,他很享受这份责任感,他可能会觉得痛苦,但同时也会有幸福。”

现在刘泠汐依然会为了工作彻夜通宵,但她相信,自己仍会是那个幸福的人,在未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