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忘记林奕含,她是发生在我们每个女性身上的悲剧

花吃了那女孩 2017-05-17 01:05 阅读:1121
摘要:到底是谁杀死了林奕含?

林奕含,台湾作家,2017年4月27日在家里上吊自杀,去世时仅26岁。林奕含长期受抑郁症和精神病困扰,在生命的最后一年,她写下了《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用细腻的文字讲了一个“少女爱上诱奸犯”的故事,并且表示,她写的都是“真人真事”。

离台湾作家林奕含自杀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我还是没有办法忘记这件事。

这两天,我把她的书《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反复看了几遍,每一遍都觉得好沉重。

△在书里,林奕含写了一个13岁的小女孩房思琪,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被一个50岁的中文补习老师李国华性侵最后导致发疯的故事。

朋友问,你为什么要去看呢,明知道里面写的东西是残忍的,还要去研究,这不是自虐吗?

是啊,这样的痛苦,能不去看当然是最好的,这样,我们就能像林奕含在书里写的那样:

“假装世界上没有人以强奸小女孩为乐,假装世界上没有精神上的癌,假装世界上只有马卡龙、手冲咖啡和进口文具。”

可问题是,我们真的就能这样骗过自己吗?

我们不去看不去听,就可以当林奕含所经历的痛苦没有发生过,又或者以后不会再发生吗?

这样麻木的我们,又和施暴者有什么分别呢?

所以,作为一个女性,我只能选择记住,记住林奕含的一切。

然后,像个传递者一样,把我在她文字里感受到的痛苦、悲伤、绝望,都忠实地记录下来。

记录,不是为了还原真相(除了林奕含本人,没有人会知道她自杀的全部真相),而是为了面对现实:

我希望知道,到底造成林奕含/房思琪悲剧的,是什么?

首先,它绝对不是由施暴者一个人完成的。

在书里,推了李国华的禽兽行为一把的,是房思琪屈辱性的“爱”

无论李国华怎么侵犯她,羞辱她,房思琪都默默地接受了,她没想过要去反抗,反而在日记里,不停地告诉自己,这是爱。

“你爱的人对你做什么都可以,不是吗?我要爱老师,否则我太痛苦了。”

△在采访里,林奕含一再强调,这是一个关于“女孩爱上诱奸犯”的故事,这里面是有爱的。

为什么?

为什么房思琪要这样做?

这是斯德哥摩候症候群?

不,这只是她给自己活下去找到的唯一一个理由。

因为除了爱,房思琪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啊。

房思琪只有13岁。

她的教育,基本上都来自学校和家庭。

可是,在这两个地方,性都是禁忌

她的父母,只要求她好好读书,做个温顺、乖巧的女儿,以后找个好归宿,却从来没有告诉过她,如果被侵犯了,要怎么办?

刚刚在饭桌上,思琪用面包涂奶油的口气对妈妈说:“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沒有性教育。”妈妈诧异地看着她,回答:“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谓教育不就是这样吗?”思琪一时间明白了,在这个故事中父母将永远缺席,他们旷课了,却自以为是还没开学。

别说性不能提了,就连谈恋爱,妈妈都会说,那是不要脸的。

思琪在家一面整理行李,一面用一种天真的口吻对妈妈说:“听说学校有个同学跟老师在一起。”“谁?”“不认识。”“这么小年纪就这么骚。”思琪不说话了。她一瞬间决定从此一辈子不说话了。

△其实故事里说的父母关系,和真实生活是有对照的,林奕含也说,父母就是说她看太多文艺的电影,才会变成“这个样子”,跟书里父母嫌弃女儿的话一模一样。

于是,在没有渠道可以宣泄的情况下,自尊心极强的房思琪,唯一找到的解决途径,就是自我消化,然后把一切,当作爱。

爱很伟大,是没有错。

可问题是,李国华给她的,又怎么可能是爱呢?

那是侵犯、是侮辱、是暴力,无论怎么骗自己,这种丑陋的情感不可能成为支撑生命的东西啊。

所以,到最后李国华抛弃房思琪的时候,她就疯掉了。

房思琪的毁灭,表面上是因为性侵,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她的价值观,太脆弱了。

她的世界里,只有古典小说里的“温良恭俭让”,只有对男性和爱不切实际的幻想,没有反抗。

而在书里,其他女性的命运,几乎就和房思琪一模一样。

她们是美丽的,精致的,聪明的,但面对男性侵犯,同样是软弱的,无力的。

晓奇,是另外一位被李国华侵犯的少女。

她被李国华抛弃以后,觉得自己坏掉了。她开始玩交友网站,不停地约炮:

“她不知道她花了大半辈子才接受了一个恶魔而恶魔竟能抛下她。她才知道最肮脏的不是肮脏,是连肮脏都嫌弃她。”

为了报复,她把她和李国华的事情发上社交网站,结果,得到不是同情、声援,而是一片辱骂:

“第三者去死”“还不是被插的爽歪歪”

就连父母,也觉得错的是她。

“你做了这样子的事才怎样嫁得出去?”

于是,晓奇绝望了,她放弃了,她浑浑噩噩地留在家里,每天唯一的希望,就是找一个愿意接受她的男人……

△林奕含说,她的写作是很堕落的,写得东西太残忍了,太黑暗了,有一种屈辱感。

还有伊纹,一个放大版的思琪,在书里,其实是思琪长大以后的一个投影。

这是作者林奕含做出的一个拷问:

假如思琪没有被性侵,她长大以后会幸福吗?

她自己给出的答案是,不。

伊纹是文学博士,但是她嫁给了一个富二代以后,就不再工作和读书了。

她成为了一个全职主妇,在家里被婆婆歧视:

“肚子是拿来生孩子的,不是拿来装书的。”

老公有暴力倾向,喝醉酒就会暴打她。而伊纹,一个聪明又有学识的伊纹,却没有反抗,默默地容忍这一切。

直到最后,她被打到流产了,她才选择离婚……

也许这样的悲剧,是有一点戏剧性吧,但是再想想思琪的家庭教育,又好像觉得一切都合乎情理:

这些精致的女孩,从小就只知道要乖巧、顺从,做个好女儿、好老婆,好妈妈,她们有为自己的人生想过别的可能吗?

△林奕含在自己婚礼上说的誓词就是,她的父母只教会她是谁的女儿,谁的学生,但结婚以后,她想要平等,不想做谁的老婆。林奕含是有想过摆脱这种悲剧,只可惜,她最终还是没能走过。(图片来源:严肃八卦)

而书里最让我恶心和愤怒的,就是把这些女性逼向绝路的,也通通都是女性。

思琪的妈妈,一句“这么小的年纪就这么骚”就把思琪想倾诉的嘴堵上了。

晓奇第一次被侵犯,是补习班的班主任,一个女老师把她亲自送到李国华的别墅里的。

把伊纹介绍给富二代的,是一个说打死都不会把女儿嫁过去的张太太,她明知对方有暴力倾向,但却非常积极地帮人家张罗相亲。

这一个个残忍的女人,就像男权社会的捍卫者一样,亟不可待地,把渴望爱的少女们纷纷往火坑里推。

她们可不希望有什么独立自主的女性,她们只希望,自己感受到的痛苦,能在其他女人身上都来一遍。只有这样,她们痛苦才会变得轻松一些。

这样的价值观很扭曲、很恐怖吧。

但最可怕的是,这些事情不是文学修辞,而是真真实实地在发生。

在林奕含的脸书里,她曾经转过一条辅大性侵案:

当时,辅大社科院的院长夏林清为了不让事件影响学校名声,选择了低调处理,不让受害者报案。

这件事被揭发出来以后,夏林清被舆论攻击,在各种压力之下,首先出来道歉的,却是受害者。她说自己不该把事情闹大让夏老师难堪,毕竟夏老师不是性侵者……

而这个不让受害者报案的夏林清,就是女的。

还有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北电女生自爆被班主任父亲性侵的事件,班主任不也是女的吗?

虽然现在还没有证据说班主任是帮凶,但这件事曝光以后,人们的态度,也够恶心了。

他们就跟林奕含书里写得一模一样,不仅不安慰受害者,还跑出来踩一脚。

同班同学写了一篇声明,曝光受害者的样子,还balabala地说了班主任是多么的德艺双馨。

举了一些无关的证据混淆重点,还扒了受害者过去一些所谓的“黑历史”,却没有人提供任何一点跟性侵有关的信息。

真想跟这些站队的同学说,班主任“德艺双馨”又怎样?这和她父亲是否性侵,以她对这件事是不是知情,是两回事好吗?

到了最后,大家都只记得性侵的受害者闹了这么一件事,却没有关心过嫌疑人是谁了。

△在TED上,就有人说大家都是喜欢说XXX被性侵了,却不会说是XX性侵了XXX,这在一定程度上,给了不关注施暴者的一个理由。

这就是这个社会,也是林奕含书写背后的现实。

这一切看上去都很荒谬,可实际上很多事情归根到底,还是因为我们的价值观,依然有很大一部分,是被以前的男性社会固化了:

女性无论是什么性格,从小就要被教育顺从。

女性的身体权利,好像永远都是最不重要的,她从属于男性,从属于家长,从属于权威。

于是,在这种单一又传统的价值观规训下,一个又一个思琪诞生了,她们漂亮、聪明,可是却像一个个搪瓷娃娃一样,敏感脆弱,她们从来不知道要怎么去反抗。

她们不知道,当被男性侵犯的时候该怎么办?

她们不知道,当婚姻里面得不到幸福的时候该怎么办?

她们更加不知道,原来忍耐顺从,不是胜利,而是权力的帮凶。

当然,我们是没有办法斥责这些女性不够勇敢,不够强大的。

毕竟,错的不是她们,而是施暴的恶人,和那种“女性就该柔弱、顺从”的价值观。

要对抗这两者,都是非常难的,但我相信,希望还是有的。

这一种希望,就是我开始说的,女性知识传递的希望。

就像林奕含,虽然走了,但她还是用最后的生命,留下了文字,留下了希望:

“忍耐不是美德。

把忍耐当成美德,是这个伪善的世界维持它扭曲秩序的方式。

生气才是美德。”

花痴女王丨文

关注微信公众号:花吃了那女孩(ID:huachinvwang)收看更多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