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生蚝或丹麦吃货?不能光用胃来思考

陶短房 2017-05-16 07:49 阅读:4123
摘要:丹麦人不是不吃生蚝,是只吃“生"蚝而已

北欧国家丹麦不幸惨遭太平洋生蚝入侵,不得不让驻亚洲各使馆出面求援于前,首相拉斯穆森(Lars Løkke Rasmussen)借访华良机亲自呼吁于后,终于感动了亚洲、尤其中国各路吃货,一时间“申请生蚝签证、拯救丹麦人民”的口号响彻云霄。

生蚝签证一时半会儿远水不解近渴,不过丹麦虽远,却早已活跃着为数不少的华侨、留学生,他们中不乏愿在吃货界冲头阵的勇士,近日便有一位川籍女将一马当先杀奔滩涂,4小时功夫刨回150公斤生蚝,连吃带拿之余,据说还“征服”了为数不少的丹麦“吃货”。

说实话这位女将的新浪微博我第一时间便看见,“征服生蚝”毫不夸张,“征服丹麦吃货”便未免有些一厢情愿了:正如许多身临其境的中国吃货“战友”所坦言的,丹麦“围观群众”敢于闻味尝鲜的固然有之,笑而旁观、敬谢不敏的只怕要更多一些。

说实话,这些年“吃货大国征服世界”的段子略多了些,以至于一些国人不免有些一厢情愿,觉得只要自己觉得好吃的东西,天下吃货都该竖起俩大拇指,用几十国英文大赞OK才合乎情理。

殊不知正如一位不知名哲人所言,“肠胃是最赤裸裸的民族和地域主义者”:韩国人认为“天下第一”的泡菜,并不算远的中国吃货就觉得不过尔尔;中国河南省奉为最佳实用鱼的鲤鱼,到了江浙便乏人问津,在北美更近乎被视作水怪。中国内陆吃货对付生蚝的百般调味、十分火候,对于世代饱尝海风的丹麦人而言,恐怕好奇的成分远大于惊艳——他们吃生蚝是真的要吃“生”蚝的。

作为维京海盗的直系后裔,丹麦人对“生猛海鲜”毫不陌生,对生蚝也并不怯场。资深一点的吃货不会不知道,维京海盗还是许多“数量型吃货”趋之若鹜的自助餐的发明者,从来就不乏“七把叉”式的大胃王。相较于离任何一条海岸线都至少有千里之遥的中国四川盆地吃货,到底谁更熟悉生蚝,恐怕但凡不用胃去思考,都能一下想到答案。

既不陌生于海鲜、又不缺乏吃货的丹麦人之所以被生蚝弄得手忙脚乱,一方面是因为这次“成灾”的生蚝并非“土著”,而是入侵物种——太平洋生蚝,不合喜好“生”蚝的本地吃货口味,另一方面,丹麦是个高福利、高劳动成本的国家,本国人口少、市场小,国际市场又尚待开发,这才弄到要万里呼援的地步。

天下吃货是一家,何况中国正倡导“一带一路”,强调的正是为各国商品互通有无、各国市场扫清障碍,北欧民族的习惯不适应太平洋生蚝“最适宜烹饪法”,丹麦的国情一时难以消化突如其来的“蚝灾”,而中华民族最擅长的,正是集中人力打攻坚战,何况作为太平洋沿岸的国家,中国吃货的煎炒烹炸十八般武艺,又特别适合“扫荡”跑到北欧欺生的太平洋生蚝,“能吃是福”,此时此刻发扬国际主义精神顺便饱一下口福便已是赚到,倘能从中挖掘商机,利人利己则更是锦上添花,别的就不一定要想太多了。

认真说,中国吃货可能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战斗力:在战友如汪洋大海般汇聚的“主场”,我们几十年都没能将外来入侵物种小龙虾、非洲鲫鱼和褐云玛瑙螺吃成珍惜或濒危,对在需要路费和签证的“客场”征服生蚝乃至丹麦“战友”的胃,还是不要过于乐观为妙。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4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