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火了一世纪的最美女人,终身未婚却有5万个孩子

金融八卦女 2017-05-15 10:48 阅读:74
摘要:有这样一个女人,她没有自己的子女,甚至终身未婚,作为女人,她从来没有过过母亲节,却将五万多小生命带到这个世界上,被称为“万婴之母”。就连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都是她带到这个世界上的。 她是谁?

有一位女性

在产房里度过了50多个春秋

曾为5万人接生

自己却终身未婚

无儿无女

被人们尊称为“万婴之母”

她从未过过母亲节

却让千千万万个女人沐浴在这个爱的节日里

她就是协和医院第一位中国籍妇产科主任

首届中国科学院唯一的女学部委员

林巧稚

1901年,林巧稚出生在厦门鼓浪屿的一个教师家庭,

在她5岁时,

母亲便不幸患宫颈癌去世,

父亲是个虔诚的基督徒,

将她送入英国传教士所办的幼儿园读书。

就像老师当时教给她的儿歌一样,

她从来就不只是属于厦门,而是更远的地方

“要想去厦门,或者更远些,

不能不去搭小船,否则去不到。

划呀,划小船,

一齐来划这条金小船,

一齐来划这条金小船,

咱们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

那时候,周末和节假日,

父亲常常带着她在金黄色的海滩上散步,

他教巧稚读英语

鼓励她好好学习,将来去西方国家看看,

将那些国家的好东西都学回来,

建设我们的国家。

10岁时,林巧稚进入由牧师创办的新式学堂——厦门女子学校,

在那里,她遇见了自己的偶像,

学校教务主任、英国圣公会传教士玛丽·卡琳。

卡琳年级轻轻,就一人来到他乡异地执教,

独立自主,为人谦和,办事严谨,

传授给学生“爱人如己”的精神,

对林巧稚影响很大,

于是她经常到教会去做义工。

毕业后,林巧稚本来可以留校任教,

却被卡琳鼓励去考中国办的最高医学学府

——协和医学院。

那时,世界还没有出现闻名的女性医生。

都说协和医学院是大家发憷的学坛;

没有敢闯地狱勇气的人,

就休想走进它的大门。

要背井离乡,

去考这所光听名字就让人望而却步的医科大学吗?

家人虽然不舍,

但都全力以赴支持她跨进这个最权威的学府。

还是父亲经常说的那句话:

“女孩子家,应当是自强自立,不依靠人!”

“不为良相,便为良医”!

而一想到自己还在幼年,

便因恶疾丧失了母爱,

如果当时有好医生及时为母亲行医进药,

或许母亲就不会那么早早离世,

她便更坚定了自己学医的决心。

为了实现自己的医生梦,

她在1921年赴上海报考协和医学院预科。

结果在最后一场英语考试时,

一位女生突然晕倒在地,

她便毅然放下未完成的试卷去照顾病人,

然而,当她回到考场时,考试时间已过,

结果她最有把握的英语没有考完。

她本来以为自己要落榜了,

完全丧失了信心,

但父亲却很支持她的决定:

“并不是每一个人在需要牺牲的时候,

都能够做得出来的。

你已经养成了这种善良的天性,

那就永远珍惜它吧!”

然而意想不到的是,

一个月后她却收到了录取通知书,

原来是她乐于救人的事迹感动了协和医院,

被破格录取!

要知道那一届的北京协和医学院,

在全国只招了25名学生!!

毕业于教会女子学校的林巧稚,

此前在医学上极为重要的一科化学上根本没有系统学过,

所以必须比别人加倍努力才能赶得上,

为此她把别人休息和娱乐的时间都拿来学习,

寒暑假也都没有回家,

都知道医学院毕业很难,

仅八年学制就足以把很多没有耐力的人给吓跑

8年后,最终只有18人毕业(2名女生),

但林巧稚凭着她的苦学和聪慧,

取得了第一名的成绩,

开创了协和医学院女生获“文海奖学金”的先例,

成为留院执医的第一位中国女医生。

也许是不屑于妇女不能持刀的陈腐观念,

为了那些苦难中的中国妇女,

和在无奈中死去的母亲,

她毅然选择了当时被许多人所鄙薄的妇产科。

可是留院执医的代价却是惊人的,

聘书上写着,

聘任期间不得结婚。

这对正值恋爱、婚假之龄的林巧稚是很痛苦的,

毕竟她和其他女性一样也曾向往一个幸福的家庭。

但出于对医学事业的热爱,

她还是选择了留院执医。

正如她说的,

“结婚就要准备做母亲,

身为母亲就好负责

就要拿出时间照顾好孩子,

可我现在不能好好照顾孩子

为了事业我决定不结婚。"

做过母亲的人都知道,

生孩子有多不容易,

而妇产科医生的压力更是不同寻常!

从小孩出生,到他的第一声啼哭,

可能最多有个四、五分钟的时间,

如果产科大夫做得不好,

小孩可能就去世,即使没有死,

留下也可能是脑瘫。

林巧稚对待病人极为温柔耐心,

所以很多妇女都千里迢迢赶到协和找林大夫。

她就像一位值得信赖的守护女神,

朝朝夕夕俯视在产妇的床前。

曾有一个产妇子宫破裂,

流血过多马上要死亡,

从未做过手术的林巧稚临危受命,

在一个风雪之夜完成了她的第一例手术,

把奄奄一息的产妇从死神的门槛里拉了出来。

原协和医院副院长黄人健回忆说,

她曾看到林大夫掏出几十块钱给一个流产的贫穷妇女,

让她买营养品。

“那时林大夫的工资是300块,

像这样资助病人的情况太常见了。”

对于孕妇,她一视同仁,不分贵贱,

曾有一次,一个贵妇找到她,

说:“你给我看病,不能像看别的人那样!”

林巧稚平静地回答说:

“请您原谅,在我眼里,

所有的病人都是贵妇。”

仅仅半年时间,

她就以出色的表现折服了众多同行和上司,

被破格聘为总住院医生,

走完了常人5年才能走完的路。

由于在协和医院的优秀表现,

林巧稚有好几次可以出国深造的机会,

林巧稚在美国进修时,

很多人都劝她留在那里,

因为美国的工作环境与待遇都要好很多,

并且还可能解决人生大事。

但是林巧稚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因为她觉得祖国更需要她。

林巧稚(二排中)与协和医学院同事合影老照片

也许是为了弥补自己不能组建家庭、

生儿育女的遗憾,

林巧稚把她接生的每一个孩子,

都看作自己的孩子。

好多孩子的出生证上都留有温暖的英文签名:

“Lin Qiaozhi’s Baby”。

比如冰心、林徽因,

而著名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也是她接生的。

袁隆平曾说:

“我是由林巧稚大夫参与接生的……

我很感谢林大夫,感谢协和医院。……”

也有很多父母以“林”字给孩子命名,

如“念林”、“敬林”等,

以表达他们对林巧稚的感激之情。

北平沦陷后,

冰心在《大后方》写了一组文章《关于女人》。

“L女士是闽南人,皮肤很黑,眼睛很大,

说话做事直截了当,

有着和男人一样的思路……

她敏捷的双手,

接下了成千上万的中华民族的孩童。”

这里的L女士,就是林巧稚。

右二 林巧稚出诊

晚年的林巧稚病魔缠身,

但她很少休息,

仍在家里修改、审订《妇科肿瘤》一书,

这是她一生的实践总结。

就在1983年4月21日,

她去世的前一天,还在医院的病房里,

一连接生了6个婴儿。

当秘书问她:

“主任,你这双手接了多少个孩子啊?”

她不假思索地回答:“千千万!”

她常对她的侄儿侄女们说:“

我的伴侣便是床头那部电话。”

而“生平最爱听的声音,

就是婴儿出生后的第一声啼哭”,

这生命的进行曲,胜过人间一切悦耳音乐。

在最后一刻,

弥留之际的林巧稚还喃喃道:

“快拿来,产钳,产钳……”

阅尽82载寒暑春秋,

她走得安静,走得安心。

她留下了自己的遗嘱:

三万元积蓄捐献给医院的托儿所。

遗体供医院作医学解剖用。

骨灰撒在故乡鼓浪屿的海上。

“只要我一息尚存,

我存在的场所便是病房,

存在的价值就是医治病人。”

这是林巧稚的墓志铭。

人的一生,

究竟是燃烧,还是腐朽,

全在自己的选择。

很多人说,

女人一辈子没有孩子,

是巨大的遗憾。

而像林巧稚这样,

为了纪念自己的母亲,

毅然从事医学事业,

选择了牺牲自己身为人母的权利,

把遗憾留给自己

她更带领医务人员深入城乡,

考察妇女和儿童的疾病,

主编《家庭卫生顾问》、《家庭育儿大全》等书

为了中国妇产科学的开拓和发展而努力

她从未过过一次母亲节,

却是今天最应该纪念的一位女性,

她让千千万万个母亲受益

无愧于“万婴之母”的称号!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