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H48正在失去制定下一代偶像标准的机会

娱乐硬糖 2017-05-14 23:34 阅读:9504
摘要:惊醒死肥宅春梦的最后一根尖刺。

作者|司马裤腿

编辑|李春晖

C轮过后,丝芭传媒的估值已超50亿元。

这家掌握着超过300名小姐姐,分基地遍布北京、上海、广州、沈阳的偶像加工厂,已经悄然成为中国青春偶像养成领域真正的寡头。同时,在自己的成年礼上,正式告别初心。

5月9日,SNH48的运营方上海丝芭文化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正式宣布,公司已完成数亿元的C轮融资,本轮融资由招银国际资本领投,原有股东华人文化产业基金及君联资本跟投。

据悉,C轮融资完成后,丝芭传媒将计划以偶像团体养成为核心,拓展演艺经纪、影视剧和电影制作、综艺节目制作、动漫游戏开发等泛娱乐内容生产业务,整合并优化产业链资源,建设具备次时代特征的规模化偶像养成平台并全面打造综合性娱乐集团。

以上,是丝芭融资后的官方通稿。

或许,也将是惊醒死肥宅春梦的最后一根尖刺。

2013年1月12日,SNH48组合正式出道。

借助AKB48“可面对面成长的偶像”概念和AKB48中国姐妹团的号召力,SNH48在对舶来文化保持高度宽容性和接纳力的上海,快速发展了一大批钟情于二次元文化及AKB模式的铁粉。

正是凭借对这批粉丝的培养与维护,SNH48逐渐成为最成功的少女偶像团体。粉丝的支持,也成为了SNH48能够走到今天的核心动力。

相比于SNH48如今的光芒,同期的1931、ATF早已偃旗息鼓。尽管模式相同,套路类似,但在二次元的小众粉丝眼中,只有拿到了AKB授权的SNH48才是根正苗红的那一个。

2016年,snh48举办了第三届总选举。在最多可容纳1.8万人的上海梅塞尔斯奔驰中心,总选演唱会门票开卖后1分24秒即宣告售罄。据媒体估算,第三届总选收入毫无压力突破亿元大关。

审视SNH48走过的4年,它的成功并非偶然。这4年,同样是二次元文化及二次元群体在中国飞速扩张的4年。

特别是进入2016年,随着以bilibili弹幕视频网站、《阴阳师》手游为代表的二次元文化产品的大热,ACG领域迎来了全面爆发。特别是二次元群体显示出了惊人的创造性和传播性,他们制造了大量热词,捧出了一个个匪夷所思的“网红”,从亚文化日益走入主流视野,“二次元”几乎成为这两年的资本热词。

而在此期间,SNH48既是推动二次元文化传播的内容贡献者,也是二次元成为潮流文化后的主要受益者。

但现在,伴随着新一轮的资本运作,宣告了SNH48对于未来商业方向的选择已定。二次元终归不是梧桐树,留不住业已长成的凤凰。

2016年与AKB48的分道扬镳,也许已经隐晦反映出了丝芭对于未来经营的态度。剧场模式虽然能够让粉丝体验“面对面的偶像”,但并不是理想的商业变现途径。

在48系最初的定位中,剧场表演承担了内容输出、粉丝培养及产品渠道的功能。但随着线上直播顺利推广、粉丝群体快速膨胀,剧场表演的局限性被无限放大。剧场功能不断退化,最终演变成了只是培养新人基本演艺素质的舞台。

2015年总选第一名赵嘉敏早已因为影视相关的学业脱离了剧场,2016年总选的人气选手们也多是被商演、通告、剧务等原因束缚远离剧场。在上海的星梦剧院,培养出了SNH48诸多当家明星的N队,在公演时不得不依靠补充新人、抽调其它队的成员来维持正常演出。

死肥宅们曾经卖肾支持的小姐姐,在展翅高飞后离自己的梦想又近了一步。她们忙着拍戏、拍广告、跑综艺。而相对的,公演后的击掌环节消失了,曾经许诺的“一同前行”和“用心守护”的微笑,如今只能在电视上看到。

除了距离的改变,更令老粉丝难以接受的还有信仰的变更。无论是color girls还是7 senses,都宣告了在丝芭和中国48系的未来里,二次元只是小小的一部分,更广阔的传统娱乐产业才是它的目标。

原本只会在公演特别环节出现的造型和演出风格将会变成常态,二次元宅男们守护的女神与“刘亦菲”、“angelababy”、“古力娜扎”、“唐嫣”看不出任何区别了。她们以各种迎合传统娱乐价值的姿态出现,而不再是那个唱着“虫之诗”的单纯少女了。

2016年3月推出的EP《源动力》,是SNH48推出的首张完全原创歌曲专辑,集合了朋克、摇滚、流行、舞曲等多种元素的曲风,海报也从原来的日系风格改为更符合中国大众审美的韩系风格。

今年3月,SNH48推出7senses组合,主打“青春潮流歌舞的国际化小分队”,其成员是在SNH48发展早期便已出道,并被不少二次元宅熟知的赵粤、戴萌、张语格等7位成员。清纯剪刀手的日式偶像,摇身一变成为性感露脐的韩国女团。

7senses的打造完全是韩国模式,包括在网上放出歌舞的练习室版本和伴随着出道的纪实综艺。

很难说,丝芭在商业上的选择是对是错。在不断地资本渗透中,中国的48系在尝试一条适应当下中国娱乐产业的路。

原本的纯粹的二次元形象被打破重建,新的组合看不出与主流娱乐文化里当红明星有丝毫的差异——也许这就是目标,融入到当下的主流娱乐文化中,凭借新的资本血液,开拓原本并不属于48文化的传统娱乐市场。

目前,包括《全员加速中》、《盖世音雄》等综艺节目,《九州天空城》、《热血长安》、《择天记》等电视剧,都出现了SNH48成员的身影。而《芸汐传》则是丝芭影视自己出品的剧集。

有一句话讲得好,“不要因为走的太远,忘记为什么出发”。我难以判断丝芭新的战略方向是否能够获得期望的成功。但显然,他们为了迎合当下的市场,放弃的是整个未来。

二次元文化深深影响着现在的年轻人。这些年轻人可能还是00后、10后,他们现在尚没有具备80后、90后那种付费能力和话语权,但当这些人成长为社会的砥柱之石的时候呢?

很难讲二次元文化会不会成为中国社会的一种主流文化,就像现在的日本一样。可以确定的是,丝芭决定进入传统娱乐产业,用自己擅长的偶像培养能力赢得更广阔的市场空间。而不确定的是,它可能也失去了制定下一代偶像标准的机会。

可以想见,随着商业化的渗透,会有越来越多的小姐姐们消失在剧场,死肥宅会陷入尴尬的西西弗斯怪圈中。每年卖肾卖血,在总选投票支持的小姐姐,终于实现了她的梦想。然而她的梦想,与这些支持者所想象的并不一样。

我想跟我一样,在2016年~2017年间弃坑的粉丝不在少数。

在这一年,丝芭宣布要搞男团;在这一年,丝芭开始进行残酷的末位淘汰制;在这一年,赵嘉敏邱心怡鞠婧祎林思意们慢慢远离剧场;在这一年,并不想再去Acfun或者BiliBili看公演的直播。

在最初,SNH48秉承着AKB48的精神,少女们为了梦想,赌上了自己宝贵的青春。她们的不放弃,在于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C位退团的时候仍然苦苦坚持;在于剧场上座萧条的时候,主动去微博、去B站创造内容;在于李艺彤脑洞大开的长微博、曾艳芬少女味道的心灵鸡汤、冯薪朵周刊少女的自娱自乐、莫寒退学的孤注一掷、戴萌的青春已逝不想回头看......

正是这种精神感染着粉丝,不遗余力的安利这个十八线组合。这种精神,是二次元文化所独有的,既是触手可及,又是理想主义。

当丝芭宣布C轮融资,并公布未来的发展愿景时,我的内心没有一丝波澜,甚至有一点点想笑。

死肥宅们一往无前守护的是什么?究竟是小姐姐们的梦想和笑容,还是商业巨兽的下一顿午餐。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9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