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的“转型正义”要看医疗和三农

寇向涛 2017-05-12 15:35 阅读:151
摘要: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曾在2014年称,他的梦想是让中国的医院更好,药物更便宜,人民更健康。而腾讯马化腾、百度李彦宏、平安马明哲同样日益看好医疗保健行业

互联网金融从2012年的快速崛起,到2013、2014年的元年和繁荣,2015年的震荡和2016年的平稳,2017年的互联网金融该怎么走,行业洗牌后留下了 迷茫和疑问,在经历了与传统金融紧张的“对峙时光”之后,传统金融的焦虑和互联网金融的野蛮已慢慢淡去。现在传统金融已经在变革路上,虽然效率迟缓但资源和业务层级还是庞大,在寻求“金融互联网化”上已经各有所修为,而互联网金融开始变得沉稳礼貌,向“类金融服务机构”发展。

央行与银监会从2015年至今下发多份文件整肃互联网金融领域,互联网金融逐步进入集中规范期,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整体合规门槛提升,成为加速行业分化的催化剂,政策与红海竞争下让很多中小机构出局,提升了进入门槛,也间接净化的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同时让投资者们的理财观更加理性,重塑理财信心的同时不再只追求高利率的收益,而是开始分析平台的模式是否具备潜力,这些因素关乎投资人来衡量一个网贷平台的稳定性和持久性。

互联网金融已经红海?下一步方向在哪

互联网金融虽然趋于稳定,但还是要面临四个挑战:一是市场饱和,根据数据显示,国内网贷平台从起步到2015年的高峰期达到4868家,由于模式雷同营收有限,在大浪淘沙后,目前已经锐减到2105家左右,但业务模式还是几近雷同,红海竞争依然显现。

二是获客越来越难,自2014年以来,网民数量增速已经从10%左右大幅下降至6%左右,网民数量红利已呈现明显的逐年下降态势,不足以支撑行业的高速增长。结果是互联网金融行业陷入到明显的获客困局。

三是业务场景高度重合,互联网金融具有易于复制和快速传播的特征,经过两年的快速发展,优质的金融场景已经趋于高度重合。

其实,传统的金融机构和主流网贷机构,虽然吞食了大量的需求领域的经济蛋糕,但还有诸多行业空白,例如,医疗、农村、小微企业等最需要资金的核心领域,这些很多金融机构的触须无法触达。而农民、蓝领、学生等用户群体,很多金融机构和城市型网贷公司也很难提供金融服务。而有些互联网金融一边干着这些传统金融机构和主流网贷公司不愿干的、觉得不够高大上的,一边试图用技术和效率,逐步开始布局。

医疗行业的科技风口来临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曾在2014年称,他的梦想是让中国的医院更好,药物更便宜,人民更健康。而腾讯马化腾、百度李彦宏、平安马明哲同样日益看好医疗保健行业,仅仅是当年,对互联网健康产业的投资就增长了七倍达数十亿美元。自此之后,百度为内科医生开发了一款移动应用,向消费者提供在线咨询服务;腾讯投资了多家医疗创业公司,其中挂号网计划通过与传统医院合作,在三年内开设100家实体医院;马云则通过阿里健康推进他的计划,试图将医疗服务带到网上,并且打造一个网上药店中心。

近年来,医药行业政策法规频发,医改已经进入深水区,整个行业面临挑战,但也存在机遇。医药行业是一个庞大的行业,医药产业链上游可以追溯到药材的种值、原材料加工,到中间医药的商业流通,再到医疗保健服务,中间涉及了无数的中小企业,除了大家熟知的药品生产制造企业,还有医用器械企业、医疗服务机构等等。目前涉及医药领域的P2P网贷平台数量并不是很多,除了BAT布局外还其中包括医界贷、医疗贷、中业兴融等。作为最早在医疗理财领域布局的中业兴融,深度支持国家医疗改革,推动社区医疗健康建设,让有需求的社区卫生服务站得以扩建康复中心。通过资金注入社区门诊、卫生服务站,帮助他们建设和升级,从而切入这个万亿级的市场。由于三甲医院病患压力较大,社区卫生服务站市场趋于蓝海,其盈利模式简单,有一定的行业壁垒,未来可预见的社区卫生服务站是承担民间小微病症的主要治疗平台,将产生高频的人员入口流量和现金流量。

从商业模式上看,医界贷、医疗贷、中业兴融等各家平台产品是围绕着医院、社区门诊、卫生服务站、药房、药商和医生开展,以医疗产业链借贷为主,辅以医疗机构员工的个人借款。产品类型有医疗机构、药房、药商的应收账款的保理贷款、医院的员工的个人贷款、补充流动资金和医疗设备的担保贷款等等,是深度切入医疗市场的贷款类型。现在医疗类P2P网贷平台只是专注于医疗上下游企业和医疗,领域新颖性和市场潜力方面比其他网络贷款的平台在风口上位置更好。

马云、马化腾、李彦宏等行业领袖有理由看好中国医疗保健行业的潜力,通过互联网连接患者、药店和医生似乎是一种非常有利可图的模式。科技行业面临的这些挑战给其他行业带来了启示,中国政府已经采取措施支持在线医疗市场,以帮助减少公共医疗系统的负担。中业兴融已完成基层投放,与全国最大的社区卫生服务站的集团建立合作,从而帮助各子卫生服务中心更先进的运营,由于行业壁垒和封闭性,回报周期和回报率非常可观。

农村金融是蓝海

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再次聚焦农业领域,其中对农村金融一如既往地秉持鼓励的政策态度,更着重强调了金融创新在农业领域的应用。三农问题一直是国家关注的焦点,然而农民融资难的问题一直未能解决。据中国社科院2016年8月份发布的《“三农”互联网金融蓝皮书》显示,自2014年起,我国三农金融缺口超过3万亿元,这一数字已将2016年京、沪两地的全年GDP甩在了身后。截至2015年末,我国三农互联网金融的规模为125亿元。

谈及金融创新,在互联网金融发展的大势之下,新型金融机构对农村市场的深耕已经成为不可忽视的一支力量。从蚂蚁金服、京东金融这一类电商起家的综合金融平台,再到新希望这类根植于农业拓展金融业务的产业金融项目,还包括以翼龙贷、中业兴融的“惠农宝”为代表的专注农村金融服务的垂直细分平台,越来越多的金融新势力正在广袤的农村大地谋划金融新版图。

与传统金融机构不同,中业兴融的“惠农宝”更多地依靠信息化手段、围绕产业链模式,为“三农”产业提供更便捷、灵活和及时的资金支持。助力解决三农难题,帮助山区农民脱贫致富,优化其务农采购或生产需求,在缓解农户资金借贷难题的同时,也改善了生产商和经销商的现金流和资金占用问题,因而有越来越多的农产品销售、供应商主动参与到合作当中。足以看出,“惠农宝”等新金融理财产品打造的新农村金融生态,正在有温度的提高整个农业产业的效率和市场价值。

互联网金融转型和突破是必然

在社会融资领域,还有很多没有被满足的潜在需求,同时也有很多用户大量资金的闲置供给盈余,机会便产生于这种需求与供给侧的连接和资源整合上,而这种资源的重新整合,不仅体现在C端,在B端也很明显。虽然互联网金融依然是红海,但只要找到新的驱动因素,行业依旧可以迎来快速增长的新风口。在政策与社会市场来看,至少“医疗”和“三农”这两张好牌还是可以打的。

截至2017年整个互联网金融监管趋严,在清退劣币机构的同时,每家平台都在努力建立着自己的护城河,医疗和三农是普惠金融的一个亮点,尤其是相关的政策红利逐渐显现,阿里、腾讯、平安以及中业兴融等服务机构已经在布局卡位,毕竟,风口只会留给有准备的企业。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