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美大的上市长征路,正有更多人掉队

企鹅生态 2017-05-11 09:55 阅读:364
摘要:新美大的上市长征路不管会不会到达终点,越来越多的高管和底层员工离开,却已是必然结果。

时间来到美团创业的第八年,也是大众点评创始的第十五年,正有越来越多的知名从业者从两家公司合体后的新美大中“掉队”。

昨日,美团智能餐厅事业部总经理、华东区总经理,据说也是王兴的表弟的殷志华宣布去职。这是5月份以来,公开信息层面所能知晓的新美大流失的第二位高管。5月5日,新美大内部邮件宣布,集团高级副总裁、广告平台负责人陈烨因个人及家庭原因离职。

算上今年稍早前确认离开的干嘉伟、吕广渝等非常知名的从业者,在这个所谓资本寒冬、创业者步履维艰的时期,高管“花式”离职反而成为新美大独特的风景。尤为值得注意的是,这批高管离职不再是美团、大众点评合并后内部权力交接的结果,一批跟随王兴创业至今的老员工离职,是更为值得关注的现象。

在个人公众号中,殷志华回顾了在美团的六年时光,称自己当初是放弃20W年薪来美团拿5000元月薪的;而在去年,美团第十号员工,始终跟随美团的沈鹏去职;曾帮助美团拿到阿里融资、由阿里空降的干嘉伟也在今年宣布转战高瓴资本.....

在职场上,这些高管能跟随王兴五年、六年以上,说穿还是为了财富和个人职场荣誉。但就在外界认为美团终于吃掉大众点评、成为餐饮O2O领域真正的NO.1,并应该能够看见上市曙光时。这批跟随美团一起成长起来的原始高管的离开,堪称最危险的信号,这也将为美团的上市路蒙上一层阴影。

在所谓互联网下半场,新美大是首先显现疲态的

在去年,王兴提出“互联网”下半场论,以证明在BAT时代后,新美大、今日头条等公司正在迎来巨大机会。但谁也没想到的是,在下半场开球时,最先显现疲态的却是新美大。

相比一众快速崛起的新公司,有着15年创业史的新美大,其总体估值已经追不上很多创业公司了。今年3月份,公开报道显示美团外卖高级总监马宏彬离职并加盟快手,几乎在同一阶段,快手宣布获得腾讯3.5亿美元融资。

与两年前的今日头条一样,快手正在展现出惊人的成长性和爆发力。而且与今日头条一样,以内容为根基的快手,其本身天然有着商业模式和成长基础,通过直播、广告等方式,其很快可以进入正向盈利的良性状态。这与以团购起家,以烧钱融资人为制造所谓流量入口的美团,有着本质区别。

事实上,美团当年的效仿对象,美国的团购鼻祖Groupon最新市值已经不足22亿美元,股价从2011年团购概念盛行的30多美元下跌至3美元。在互联网下半场,不管是在中美,团购都正在成为被抛弃的模式。

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相比外界迟一步的判断,对新美大未来成长性,内部人自然有更准确的判断。在新美大依靠烧钱融资终于拿到市场垄断地位时,众多高管先后离开,其实是相当讽刺的。

新美大"长征"后半段,正有更多人掉队

在互联网下半场,王兴也在启动新美大后半段最重要的征程——赴美上市。由于新美大严重的亏损状况,其几乎不可能在国内完成上市,而港股对所谓烧钱、O2O之类的说法又从未体现出兴趣,只有曾接纳Groupon的美股才能是新美大可能前往的市场。

而新美大上市,不仅是资方的要求,也是新美大给还没有离开的高管、团队的交代。大众点评和美团的创业周期太长了,而随时在战争中的团购、外卖也让这批从业者付出了比其他领域更多的辛劳,这淬炼出一批线下铁军,也让团队理应有更多期待。

然而最坏的消息是,新美大即使能上市,其也很有可能不能回应资本市场的期待。自今年以来,外界对新美大估值缩水,投资方抛售股份的报道就不断,有公开报道称年初资方在抛售新美大股票时,给出的估值甚至低于70亿美元,相比新美大合并时的180亿美元已经不是腰斩那么简单。

一方面是,新美大的估值不再能回应团队的期待;另一方面是外部超级独角兽的不断涌现,今日头条、Bilibili、腾讯音乐集团等一批新超级独角兽,不管是商业模式还是成长性,面对新美大都有着明显的优势。

这种情况下,新美大的上市长征路不管会不会到达终点,越来越多的高管和底层员工离开,却已是必然结果。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