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漫创始人桂震宇:创业疯狂又疯魔,希望时间慢一点

音乐财经 2017-05-11 07:54 阅读:16
摘要:我想建立安全的、真正的生态体系,产出高品质的内容,让它达到良性发展的商业状态,并不是盲目不停地去损耗二次元圈子里的内涵。

文 | 安西西

校对 | 李禾子

以下文字整理自音乐财经与米漫传媒创始人桂震宇的专访资料:

我一开始完全是因为兴趣爱好去做事,我特别喜欢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也很希望会做一些开辟性的事出来。从2011年到2015年,我们举办了将近百场活动,“动漫音乐节”最高参与人数达到了5万人,大家都看到了我们的潜力。

2014年年中创新工场陈悦天找我,一开始跟我说投资,其实我对投资一点都不懂,我说不要。在我的概念中,投资是有风险的,然后悦天就跟我们讲:不是的,我们反而有风险,你们反而没风险,也不跟你签对赌协议。

后来因为对悦天和李开复老师的信任,创新工场投资了天使轮投资,其实我当时还真不知道钱拿来干嘛。对于我们团队来说,现金流一直都还不错,团队几个人玩得也挺开心。我们以前常常都是做完活动第二天就出国玩去了,很自由很开心。现在绝对不可能,已经完全把自己给锁住了,其实现在压力就会大好多。因为你拿了投资人的钱,要做一些事情出来,不可能把钱乱花掉。我接了创新工场的投资以后,2015年5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做了第一场国风音乐盛典《结绳纪》演唱会,现场爆满,当时真的很激动。

其实在人民大会堂那场演唱会,是在投资之前我们团队就已经定好了要做的。在麻雀瓦舍做第一场演唱会的时候,我就站在台上跟大家说了——有一天我一定要把古风音乐带到北京人民大会堂、国家大剧院、鸟巢,甚至维也纳金色大厅去。当时我就这么说了,也计划这么去做。

我们今年会做更多更好玩的事儿。越有新感觉的事情,大家才会有兴趣,真正的把古风音乐带到一个新高度。因为古风音乐圈粉丝是一直陪着他们成长的,也很希望看到发展得好。

确实,我们在一步步完成我们的愿望。当初我们只是喜欢很多人在一起的感觉,喜欢做这样的音乐,喜欢去体现自身的价值。但做了公司以后,就要对公司去负责,公司注册建立以后,所有的运营模式和体系就全部都变了,商业就完全要真的就变成商业了。我们开始建立自己公司的壁垒,建立整体业务流程,包括如何整合古风音乐圈甚至二次元很多产业,再如何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到二次元这个人群中来,把好的作品扩散到泛二次元人群去,我们在一点点地规划未来的路。

我现在真的快变成一个彻底的商人了,我其实是一个很爱音乐的人,也特别爱写歌,或者弹弹琴,但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去做,我非常期望我自己能够停下来,有时间去创作。当然现在根本不太现实。公司建立的时间不长,我没当过老板,也没做过管理者。2015年我们做的活动还不如以前多,主要精力都花在了公司的体系建设,到了2016年我们团队才算相对好一点,公司的制度和管理层的分工才做好,磨了一件件事情后才知道该怎么去做得更好。

我每天一大早到公司就不停地有事情,因为已经是一家综合性的公司,你拿了投资人的钱,那么多人看着你,你要接洽所有的项目,无论是独立的项目,还是合作的项目,要去建立公司业务体系推进合作。然后2016年又有了宝宝,每天回家要花点时间陪她。好多事情要做,每天都忙不停,我有时想,时间过得再慢一点吧,实在忙不过来。

我们公司建立以后,制定了一个生态战略体系,当然这个体系一直还在不停地改。我们一开始很希望建立一个真正的二次元音乐平台,很多二次元歌手闲散在外面,并没有一个平台完全整合了这些资源,我们想试试看,能不能用圈内人的角度做一个真正有初心的整合。在艺人经纪这一块,我们把大家线上线下全都整合在一起,线上歌曲在我们平台发,线下在我们推出去的活动以及公司自有的活动里面去参与,这样艺人的推广也会更加方便。音乐制作的话,我们建立了专门的部门,目前是30个人左右的团队,在行业内,这些人都是自己领域里的大神。

这样的话我们公司就建立了“三件套”——平台、歌手和内容制作,是一个小型的三角生态链,非常稳固,再衍生下来是线下的演唱会、音乐会、动漫音乐节或者二次元音乐节。在另外一条直线上,我们在拿到天使投资后,花了不少钱收了很多歌曲版权,其中有很多优质版权的IP,会延伸到文学、影视、游戏领域,当然影视我们现在还没有进入,这些是接下来要去发展的方向。

现在中国的二次元还很年轻,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我希望建立行业规则,引导一个生态体系做这个体系的引领者。现在我们已经在做这个事的过程当中了,如果真的建立起来的话,那中国的整个二次元应该会有更好的前景,也算是我们为整个行业做贡献了(笑)。

从2005年左右互联网国风音乐开始萌芽的时候,整个二次元经历了三次变革阶段。第一个是最原始阶段,大家都聚在互联网上,基于兴趣爱好一起发歌,一起玩,是非商业的模式。从我们商业化开始,第一次做线下活动,就开始走第二个形态,当时没有人去做线下,只有我们一家去做各种线下演出,但我们还没有做二次元的资源整合,只是做古风圈体系的音乐会等,这时候圈子还是比较纯净的。其实我们这个阶段做得也很痛苦,有一些活动也是亏钱在做。到了第三个阶段,资本开始介入,很多人仿照我们去做同样的事情,已经完全是资本的角力和行业内资源深度的比拼了。

创业以来,我都蛮开心、也挺顺利的,如果说感受的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我现在看得也挺透的,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最重要,其他的也不强求。反正我尽力对每一个人都好一点吧,我一直觉得对人好是很有用的,他们是基于对我个人的认可和信任,这很重要。

这两年我一直是在疯狂和疯魔的状态下工作,在这个行业内如果不是初心和感情,那么创业者多半是疯狂的疯子,所以,我经常三个月时间就干完了一年的工作量。

大家都觉得我确实是挺疯狂,做事情属于真的拼命去玩,我们定好一个目标真的是拼命去干,所以大家或多或少都沾染上了一点疯的气质。

2015年公司创立以后,最难的应该是下半年,当时花钱收版权,是相当烧钱的,而且我们接下来有那么多规划,要做鸟巢演唱会,大家讨论预算如果不够怎么办?我就自掏腰包往里垫钱,拿了资本的钱,还要自己垫钱,这样的也很少见吧,哈哈。那时我们只有20多个人,大家的不安全感来自于对未来的恐惧。因为资本的事情说不清楚,所以会觉得恐惧,会对公司未来有个问号。当然,其实这只是我对大家的感觉,一种猜测而已,因为无论多艰难,公司的小伙伴们也都没明确说过,心照不宣,反而更是对企业凝聚力的锻炼,而我也一直是一个会考虑别人感受的人,考虑自己的,反倒很少。

从内部来说,我们公司体系真的不太一样,我们公司里员工是网红,高管也是网红,大家除了自己的工作,在互联网上也还有另外的角色,不过大家都还是认我,这很关键。从外部来看,在资本、公司规模、团队创建时长方面,我们都是最强的,再加上圈子里的感情体系,我认为只有大家好,才是真的好,所以大家也认我们。我希望米漫在二次元里面,第一,它会是一家元老级公司;第二,是最有初心和感恩的一家公司;第三,我希望它是所有二次元的兄弟姐妹们最贴心的家。

我以前做的是传统文化,但因为这些年对圈子的接触思想也比较开放,现在公司整个发展下来的话,整体比以前要稳很多,有些事情大家一起去决策,一起去讨论,一起去想。我们团队成长得也很快,现在万人级的演出我都可以不在现场,大家做得一样出色。当然,我们经常争论,到底更偏向于情怀多一些还是商业上多一些。我也有情怀,可是,商业化才能做得更多,我必须逼自己,要商业化。

我们公司现在每个部门目标都很明确,比如漫展,以前我们可能自己做,当然,票房收入都归我们,现在是我们在各地去帮大家做,票房我们再分成。可是圈子做大了,资源整合了,收入反而更多,音乐制作也是,现在我们对接很多商业的活,我们帮很多游戏做歌。其实现在游戏对音乐很重视,都要出纪念专辑什么的,我们和腾讯集团一直都是深度战略合作,他们的《天涯明月刀》大专题和音乐都是我们合作出品,网易也是一样,《阴阳师》里面有些推广歌也是我们团队做的。

对于初创型公司来讲,大家都比较支持我们。在二次元领域里,我们要如何建立自己的生态圈?这是很重要的事情。

在整个行业的发展这一块,我其实还会有一些担忧。因为现在资本进入太快了,很多人在里面烧钱砸钱,我是不愿意烧钱砸钱的人,我相信好的品质和优秀的内容是大的趋势和优势,我特别希望公司是一个良性循环的状态。我们其实和很多新的初创公司是不一样的,我们在二次元领域有一定地位,是有十年时间积累的团队,有自己的内容,在圈子里有自己的体系。很多人进来以后想吃圈子只能烧钱,那对我们肯定会有影响,毕竟这个社会还挺现实的,不是吗?

我想建立安全的、真正的生态体系,产出高品质的内容,让它达到良性发展的商业状态,并不是盲目不停地去损耗圈子里的内涵。当有人说进入二次元就是捞钱的时候,我会特别反感,因为这个圈子的底很薄,刚刚才萌芽,需要大家去养护。你可以在里面赚钱,但赚钱方式不应该是竭泽而渔,你要赚一点、养一养、赚一点、再养养,坚持可持续发展一种模式,我觉得才是合理的状态。

我觉得2016年是一个文化元年的开始,中国慢慢开始建立了本土的ACGN文化体系,中国也完全可以打造国风二次元体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