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族架构调整,能应对手机剧变时代的重重挑战吗?

罗超频道 2017-05-09 18:10 阅读:173
摘要:专注于一亩三分地的魅族很少调整架构,这次算2003年成立以来的重大变化之一。为什么?

今天手机圈很热闹,美图和锤子手机发布会撞车召开,锤子步魅族之后尘与阿里YunOS结盟已是板上钉钉,魅族架构调整也尘埃落定。事实上,魅族要调整架构的传言早已甚嚣尘上,只不过传言只对了一半:魅蓝确实独立了,但并不是成立子公司,而是成立魅蓝事业部,李楠升任魅族科技高级副总裁兼魅蓝事业部总裁。这次调整中,魅族、魅蓝和Flyme分别成立了事业部。更重磅的消息是,煤油们翘首以盼的魅族董事长兼CEO黄章终于回来了。

组织架构是为了业务服务,公司在不同阶段调整很正常。有的公司调整更频繁一些,马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对阿里巴巴来一番乾坤大挪移,求变心切的百度也加快了架构调整的步伐从两年一次到一年三次。有的公司调整得次数少一些,比如战略聚焦业务稳定的腾讯就很少调整架构,几年来一直是五大事业群+微信独步天下;专注于一亩三分地的魅族很少调整架构,这次算2003年成立以来的重大变化之一。

魅蓝魅族兄弟分家

2014年魅蓝以“青年良品”的身份面世,魅族+魅蓝的品牌划分也形成了类似于小米+红米,华为+荣耀的犄角之势:一个品牌从中往中高端打,一个品牌从低端往中低端打,高的强调品质和设计抓利润,低的强调性价比和互联网模式冲销量。联想、中兴、酷派都有类似的双品牌甚至多品牌策略,但奏效的却只有魅族、小米和华为。

此前,魅族与魅蓝更多是品牌区隔,其外在产品、渠道、营销、供应链等环节还是吃一锅饭,并没有像华为和荣耀一样独立运作。在去年的魅蓝Note 5发布时,李楠曾表示魅族和魅蓝“可能会在销售渠道和终端的建设上分得更开一点。”白永祥则补充“魅族和魅蓝在团队、销售和设计人员也会逐渐分开”,这一次虽然没有各自成立子公司,但却可以堪称是魅族和魅蓝真正分开的分水岭,我称之为兄弟分家:各自立门户,但还是一家人,好处显而易见。

魅族公司

成立独立事业部,负责人李楠从副总裁晋升为高级副总裁,魅蓝的重量级得到提升。这个事业部不只是要负责魅蓝的品牌、市场、销售,还将负责产品规划职能。换句话说,魅蓝不只是在品牌层面独立,而是全面独立。灵活性和自由度更大,可以自主规划产品和进行灵活的市场运作。

如果不是2014年底模仿小米推出魅蓝,魅族很可能像中酷联一样在中国市场被边缘化。2014年魅族手机一共只卖出400多万台,2015年却卖出了2000万台,虽然距离“华OV米”还有距离,但也是仅次于“华VO米”的第五大品牌,魅蓝功不可没。甚至可以说,魅蓝之于魅族比荣耀之于华为更重要:因为魅族Pro和MX系列主打中高端,都未能上量。现在,魅蓝已经可以独当一面,斩获了一批年轻用户群实现了打造“青年良品”的目标。对于魅族而言,魅蓝将继续扮演冲量,以及获取用户价值的角色。

黄章带魅族冲高端

魅族事业部则迎来了“老领导”黄章。今年2月,黄章就在魅族社区公布将会重新出山,目的是为了打造“梦想机”,以迎接魅族15周年——2018年,魅族将满15岁。现在黄章亲自掌管魅族事业部,主导魅族及魅族高端品牌的相关业务,据传今年上半年就要发布的魅族Pro 7,可能与黄章关系不大,2018年的魅族旗舰机将会是地道的“黄章款魅族手机”。

黄章回归对于魅族高端化很重要,因为高端化的关键是产品。国产手机都在向中高端市场进军,过去国产机等于千元机,现在国产手机已经可以摸到5000元价位的手机了。苹果和三星垄断高端手机的时代过去了,在IDC的一季度报告中,华为、OPPO和vivo是超20%的增长,三星和苹果的增长是0。不过,之前魅族在中高端市场表现并不好,魅族Pro和MX系列远远无法与华为Mate+P系列相提并论。原因很多,关键原因却只有两点:“万年联发科”的魔咒、产品不行。

IDC第一季度报告

去年魅族赔了一大笔钱,与高通达成和解,万年联发科的魔咒解除了。产品要做起来,就得靠魅族灵魂人物黄章。与做中低端市场的产品不同,高端市场的产品品质比价格重要,性价比模式在手机行业正在失效,但在高端市场却从未生效过。性能、功能卖点、设计、品牌……对于高端手机都很重要。小米为了高端化,做了一个很难买到的MIX手机;华为为了高端化,与徕卡、保时捷等品牌合作,这都是套路。魅族高端化的答案是什么?黄章的梦想机。

黄章是“再次出山”,上一次出山的2014年,给魅族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引入阿里巴巴5.9亿美元融资、魅蓝品牌从0到1、还有在魅族内部实现了员工持股计划,当差不多走上正轨之后,黄章又回去了。现在,黄章回来了,给魅族带来的最大可能性是产品能力的回归。煤油们知道,热爱做木工的黄章对于产品有很好的感觉和很强的偏执,他的企业管理能力可能不如雷军,说相声能力可能不如罗永浩,但做产品的能力却是在一众手机公司掌门人之上的,一切在2018年的旗舰机上可见分晓。

Flyme强化互联网特性

一切公司都在利用互联网,但不能说一切公司都是互联网公司,只有通过互联网模式盈利的公司才能算是,Flyme对于魅族的意义就是让它具备互联网公司的特性。

作为中国最早的手机ROM,Flyme可谓命途多舛,从最初投身Windows阵营,到之后站队Android,再到2014年为了阿里巴巴的钱而与YunOS结盟,一路走来,不容易,但也已成为手机ROM的重要一员。截止2017年3月Flyme已拥有5400万的用户量,按照用户数来看,魅族在中国不能进入第一阵营,也能进入第二阵营了。

FlyMe的AI引擎

手机ROM是捆绑互联网用户的终极手段,因为手机ROM可以把应用分发、浏览器、手机安全诸多第三方在做的事情给做了,比如Flyme应用商店下载量就已超过250亿次。手机厂商流量入口的能力正在越来越明显,OPPO有流量成为一点资讯的股东,小米有流量做起了百货商场,苹果有了用户也不再只靠卖硬件赚钱,服务收入比重越来越高。甚至可以认为,在人口红利消失之后,智能手机已经进入存量用户经营时代,挖掘用户价值日益重要,互联网业务对于手机公司的价值与日俱增,而ROM系统则是手机公司经营用户的核心平台。

现在,魅族成立Flyme事业部,晋升魅族原研发副总裁杨颜为魅族科技高级副总裁兼Flyme事业部总裁,继续统筹操作系统体验和商业化业务。有消息称魅族Flyme之前就已自负盈亏,并实现盈利。最近Flyme 6发布时就引入了人工智能技术推出OneMind功能,可对用户行为习惯进行深度学习并智能优化和分配资源,保证系统体验,此举在手机ROM中走在了前面。未来Flyme事业部或将拓展到更多魅族之外的设备,并强化内容、支付、电商这些上层服务,帮助魅族和魅蓝挖掘用户价值。

应对手机市场大变局

2017年是智能手机剧变之年。

一方面,IDC数据显示中国国产手机品牌正在强势崛起。三星和苹果雄风不再,三星爆炸门和中国反韩潮,苹果创新乏力,都给中国手机厂商留下了绝佳的时间窗口。华OV三强惨烈厮杀,去年三四季度OPPO、vivo超越华为,一季度华为又夺回了王座,他们三家都在从三星和苹果手里分食蛋糕。华OV之后,小米正在大力布局线下渠道和积极进攻高端市场,想要重振雄风。另一方面,锤子、乐视、奇酷、美图等玩家在寻找自己的一席之地,金立、联想等老牌玩家也希望能够重返中心舞台。

手机市场

智能手机竞争很是激烈,微软、ZUK等品牌却已纷纷被逼退出市场,在这样的市场剧变大环境之下,魅族压力不小。

在智能手机最关键的指标即销量上,魅族2014年只卖出400多万台,2015年迎来腾飞卖出2000万台,2016年虽然开了13场演唱发布会却只卖出2200万台,未能实现2500万台的年度目标,并且被华为OPPO和vivo拉开距离。因此,魅族还得继续冲量,以求不沦为第二阵营。

在决定智能手机销量的渠道上,曾经风生水起的互联网模式已经不再奏效,线上线下两头热的新零售才是未来,魅族线下专卖店扩展到了2300家,去年引入国内移动通信产品分销商之一天音控股投资,强化线下渠道布局。不过,在OPPO、vivo触角已经到乡镇、门店数量20万级的对比之下,魅族线下布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影响智能手机长期竞争力的底层技术上,魅族软件能力在Flyme上得到了证明,但硬件底层技术的布局还有所欠缺。过去几年受联发科牵制步履维艰,也表明拥有自主技术的重要性。华为、小米都在做自己的芯片,魅族什么时候开始布局底层核心技术?

魅族已经定下IPO的目标,2016年公司的策略是 “稳增长,创利润,挺进 IPO”,最终魅族在上半年亏损3个亿,下半年支付高通巨额赔偿金的情况下还实现了全年盈利。2017年乃至未来魅族要继续盈利,就必须在“抓利润”的高端市场上有所突破,卖一台手机赚一笔钱的同时,加大魅蓝的出货量获取更多用户,再通过Flyme的商业化策略创造更多的利润。这样看来,每个事业部都有压力。

总之,组建三大事业部,史无前例的大调整,对魅族来说是好事,是新的开始,期待黄章的梦想机早日问世,给国产机再争一口气。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