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中的聪明人为何反而升不上高位?

金融八卦女 2017-04-24 11:45 阅读:534
摘要:在其位不谋其政。

在其位不谋其政。

全文3429字,读完大概5分钟,供你参考。

ps:八妹最近拉了一些有趣的群,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加微信号:

【jinronbaguanv2017 】优先邀请已下载"金融八卦女"APP的真爱喔~

金融八卦女特约作者:麒鉴

张进是春秋银行东方省分行的副行长,主管授信业务和风险管理的副行长,半年前,他不顾行长再延长一年任期的挽留,坚决按照规定退了休。

今天早上刚吃完饭,张进的夫人就听见他哼起京剧《空城计》中的唱段:

“我正在城楼观山景

耳听得城外乱纷纷”

张进一直喜欢唱几句京剧,那城头看的风景仿佛是张进内心的独白。张进的夫人不知道今天看的风景是福是祸,不知道是张副行长自己又遇到了什么风景?还是分行又有了什么风景可看?

因为张进每次唱《空城计》里的这个唱段,都是分行发生了大事情。

1、跳出旋涡,让行长背锅

第一次是省分行行长李伟由于省分行一笔大额贷款出现逾期,被问责降级调回总行的那一天。

本来风险管理是总行对省分行风险管理副行长直接授权,分行行长在风险系统中仅仅是可以一票否决权的角色。换句话说,行长说行不一定行,行长如果说不行肯定不行。

因此出现贷款风险,分管授信业务的副行长肯定是责无旁贷的承担直接责任,分行行长一般也就承担领导责任,是第二责任。

这笔出事的贷款业务是当地一家房地产公司贷款。但这次的业务却与众不同。

不同之处在于授信审批委员会讨论过,张进也觉得这笔业务风险不大,企业财务状况和现金流非常好,收益也不错,只是张进觉得行长李伟太关心这笔业务,所以心里就有了一些疑虑,当时就没有做出决议,说下次再议。

也是巧合,张进正好去外地参加总行安排的两周学习,按照规定将授信审批权限转给授信审批处处长林小林。如果业务较急,处长可以根据授权召开审批委员会,行长李伟就要求在张进副行长外出时召开授信审批委员会会议。

本来嘛,行长可以不参加的,但他的出现无疑让人多了一些遐想。会议审批通过了这笔贷款,并及时发放了贷款。谁也没有想到,由于房地产政策发生了变化,项目没有达到预期销售,这笔贷款的还款就出了问题。

总行在对这笔逾期业务问责时,认为行长李伟这是有意规避主管行长的风险管理,况且还参加了审批委员会会议,对这笔业务的风险承担主要领导责任,被总行降级调回总行工作;授信审批处处长林小林承担直接责任,被降级留在分行安排工作并调离风险条线。

而张进因没有参加会议、没有在决议上签字而不承担任何责任。

总行来分行宣布决定的那一天,张进夫人就听见副行长大人唱起:“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

2、装病住院,请同事担责

第二次是分行主管营销的副行长被免职的那天。

主管营销的副行长叫东方景,他被免职的原因是因为一笔重组贷款。说是贷款,其实是一笔8亿元的信托计划,而且是前任行长和前任主管信贷业务风险的副行长任上所为。

这笔业务说简单也简单,因为分行对企业有授信的批复,只是因为没有贷款规模而从贷款变通为信托计划;

说复杂也复杂,从操作方式上看,天津的一家信托成立信托计划、对应北京的一家证券公司的资产管理计划、再对应北京的一家信托公司的信托计划、再对应一家银行的理财资金,最后由分行出具所有的风险兜底。

如此复杂没有一个人能说清楚为什么,因为多一个机构的介入就增加了融资企业的成本或者减少银行端的收益。

新的行长和张副行长到位后,发现了这笔业务,最简单的办法当然是上报总行,由总行出面解决。

但总行的相关部门和主管领导不希望分行上报,因为只要上报,总行就不得不对这笔业务启动问责程序,就不知道会牵涉多少人了,而且总行的人员也难免受处理。

再说许多分行都这么做,一旦这笔业务暴露,其它业务都要进行检查,一旦全部检查出来,要么是全部转入表内变成贷款,处理手续复杂不说,总行也没有这么大的消化能力;同时要上报监管部门,有可能会受到处罚。

因此,总行希望分行妥善处理。好在业务是两年期,还有时间进行处理或者到时再延期处理。

但到期之前,监管部门出台了政策要求:

银监会将继续秉承“实质重于形式原则”,审慎推进金融产品创新,银行推动理财业务主要赚取管理费,严禁利润分成,严禁风险兜底,严禁“脱实向虚”。

这对影子银行业务特别是信托业务和证券资产管理计划中银行承担的兜底条款进行了明确的禁止。

那么,这笔业务到期如果转入表内没有那么大的规模,如果续期则必须继续出兜底函,这就是明确的违规了。到期前,分行行长一再要求提前安排措施,东方景也是积极地推动这笔业务续期以争取化解时间。

距离这笔业务到期还有两个星期时,在行长的要求下曾经召开过一次专题会议,希望对这笔业务做出决策。

在会议上张进以有些情况还需要了解为由没有决策。一周以后,张进以牙齿治疗需要住院为由休假两周。

而这笔业务马上到期不能再拖,在东方景的主持下,这笔业务续期一年,而兜底函及所有文本由东方景签字并加盖分行公章。一年以后,这笔业务出现逾期,相关信托、证券、出资银行要求分行兑付,并对总行出具了催款律师函。

总行高度重视,迅速成立工作组对这笔业务进行调查。

结论是:

在监管部门已经明确不能再出具兜底函的情况下,分行仍然出具兜底函,且违反银行对企业授信的条件,改变授信用途,在风险部门已经提示风险的情况下,仍然续期这笔业务,属于严重违规、规避风险条线的业务风险管理。

东方景应该承担主要责任,免去副行长职务,等待进一步处理。

而张进明确提示了风险,况且在最后决策时没有参加会议,不承担责任。

在宣布处罚决定后,张副行长回到家,就在阳台上一边浇花一边反复唱起: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

3、装聋作哑,一问三不知

第三次是现任行长周磊违反财经纪律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李进行长受处理调回总行,总行把西河省分行行长周磊调回东方省任行长。周磊是原东方省分行副行长,受到原行长的排挤被调到西河省,也是运气来了挡不住,半年以后西河省分行行长离职,周磊意外被提拔为行长。

这个周磊是信贷员出身,做项目是一把好手,但管理上就有些忽左忽右,其最喜欢的事情是给员工发现金奖励,会场上一大包一大包的现金让人想起过去分田分地分牛羊的时代。

本来发现金刺激员工的积极性也无可厚非。但周磊通常是先建立“小金库”,再从里面拿钱发现金。

而“小金库”是违反财经纪律的。

以前分行主管财务的副行长是钱子青。钱副行长是一位特别谨慎、胆小怕事、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人,在所有行领导中资历最老,陪伴了四任行长。当周磊提出建“小金库”时,钱子青坚决反对。周磊很不满意。

钱子青退休后,因为没有及时配备主管财务的副行长,周磊就决定让张进临时分管计划财务。

调整分工后的第一天,周磊就找张进商量关于“小金库”的事。张进就以各种借口打哈哈,拖着不办。后来,周磊就直接找计划财务处长、办公室主任直接办理了300万的“小金库”。

计划财务处长几次找张进签字,张进都推来拖去没有签字。这样一拖再拖居然拖了三个多月。直到有人向总行揭发了省分行的违规设立“小金库”的问题。

总行接到举报后派专门的工作来检查。

周磊一口咬定此事与张进商量过,张进则坚决否认;计划财务处长也说向周进汇报过,张进则一问三不知。

张进举证:

这件事情既没有上会研究过,也没有自己的签字。总行查来查去在所有的票据上都没有张进的签字,证明张进确实是不同意的,起码没有证据表明张进同意了此事。

但是张进也受到了连累。因为在300万的“小金库”里,给员工发放奖励200万,还有100万用于分行领导,其中行长20万、副行长15万、副等级工会主席10万。但张进回答确实没有拿,其它行级领导都承认了,只有张进坚决否认。

最后,总行决定:周磊因违反财经纪律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扣除一个季度奖金;计划财务处长受到严重警告处分。

而张进不了了之。在宣布决定后,张副行长回到家,就在阳台上反复唱起: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

4、给你升职,你能挑起担子吗?

银行进入多事之秋,而张进副行长面对出现的问题时,都能独善其身,每一次都能化险为夷,不知道是因为坚持了原则,还是因为老谋深算。总之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而《空城计》中的唱段每每回响在张进家的阳台上:

“我正在城楼观山景

耳听得城外乱纷纷”

于是有人说,在银行是看的给干的提意见,我在山上看风景,你在山下拼命干,看的长寿过百年,干的早早滚了蛋。

不敢、不想承担责任,虽然有时能规避风险,可最后就被抓了典型。而张副行长到最后也没能提正,不就是输在了他的“精明”上吗?

《人民的名义》中区长孙连成心怀宇宙,却连一个小小的服务窗口都硬拖着不改。这叫什么,懒政!最终被发配到培训班,连降三级,被逼得辞职。所以说,在其位就要谋其政。

做事的也好,看戏的也罢,能担起重的担子,才坐得稳高的位子。风景,在每个人的心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