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的“数字经济指数”是怎样出炉的?

王云辉 2017-04-22 10:28 阅读:42
摘要:腾讯公布了最新的年度报告《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2017)》后,相关数据被媒体广泛引用。但这些数据,又是如何得出来的?

文 / 王云辉,作者微信公众号:科技杂谈(keji_zatan)

4月20日,腾讯公布了最新的年度报告《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2017)》。

这份报告详细列出了中国351个城市的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同时表示:在2016年,中国数字经济总体量已占到了GDP总量的30.61%,而且省级数字经济指数每上升1点,就会拉动GDP增长1406.02亿元,拉动新增就业人口1.73万人。

公布之后,相关数据被媒体广泛引用。

但这些数据,又是如何得出来的?

1

数据统计是精细活,尤其是涉及到指数和排名,更加出错不得。

比如百晓生排的《兵器谱》,就曾是一个惨痛教训。

这份“江湖战力指数”,曾经获得黑白两道的一致推崇,江湖里人人皆知。

但后来,大家逐渐发现,它的排名不靠谱。比如,它把天机棒排老大,子母龙凤环排第二,小李飞刀排老三,最后却是上官金虹干掉了天机第人,李寻欢又干掉了上官金虹。

于是,《兵器谱》也就没人看了,也再没有更新过。

去年这个时候,腾讯曾在正式发布《中国“互联网+”指数(2016)》报告前,邀请一些专家,专门开了一个内部的讨论会。

当时,就有专家在会上直接拍砖:“报告里的数据来源、分析模型甚至是统计分类,都跟传统的统计分析完全不一样,你们怎么保证指数的准确可靠?”

这是一个大问题。

“互联网+”和“数字经济”都是最几年才热起来的新概念,怎样才能对它们进行科学、严谨、准确的统计和分析?

放眼历史,放眼中外,皆无前例可循。

互联网与数字经济的经济评估,与实体经济完全不同。

按照腾讯研究院的定义,“互联网+”指数可理解为实体经济投射到数字中国的生产生活总值,简称数字GDP,它直观反映农业、工业、餐饮、旅游、交通运输、零售电商、金融等各个行业在移动端的数据产出和表现。

问题在于,数字经济并不像传统行业那样,可以用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这样的方式,既方便又清晰地进行分类、统计和分析。

其原因在于,伴随信息科技与社会经济各个领域的融合,所有行业、所有组织都正在信息化,正在互联网化,正在数据化。

这个过程,不断提升了各个行业的生产效率和服务能力,但数字经济在其中的价值,却并不容易量化。

比如,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举过几个案例:

广州妇女儿童医疗中心采用互联网+方案,让病人的挂号、看病、取药、付款到回诊的流程,都在手机上一站式搞定,节省时间超过40%。

北京邮政通过腾讯地址解析服务,邮政服务地址匹配率从90%提升到96%,当地人工干涉的包裹数量从5000单/日下降到1000单/日。包裹退转率也从8%降到6%。

三一重工和腾讯云合作搭建工业互联网平台,连接全球超过30万台重型机械设备,实时采集超过1万个参数,从而实现无论任何地点的设备出现故障,都可以立刻感知,2小时到现场、20小时解决问题。

那么,谁能做一个准确的评估,广州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北京邮政和三一重工各自创造了几个点的数字经济指数?

2

从2016年开始,腾讯开始着手制作互联网+指数报告。

摆在他们面前的首要问题,是现有的统计和分析方法,已经无法适用。

比如说,传统的GDP统计,最终只有产出这1个维度,而腾讯今年的报告,最终一共包括了点击量,阅读量,转发量、出行数等131个维度,其中涉及产出的维度只有1个,就是支付。如果按照传统方式,只对产出项进行统记,就会完全偏离数字经济的实际。

“我们和国家统计局、国务院发改研究中心,以及国务院的各个专家全部讨论过,大家的结论是,数字经济不能用传统的度量方式来度量。”孟昭莉说。

孟昭莉是这一项目的实际牵头人,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曾在人大、三星经济研究院、埃森哲、德勤等机构任职,现任腾讯研究院副院长兼首席经济学家。

除了她之外,这个报告研究团队的10多人,没有一个是学院派的专家,全部都来自于腾讯、京东、滴滴、新美大和携程这5家互联网公司。

这样的团队架构,从另一个侧面体现了他们的大方向:彻底跳出传统思路,用新的方法来完成这份报告。

他们的优势在于,依托各家公司的技术、业务与数据基础,他们从“小数据”变成了“大数据”。

过去,因为数据量过于庞杂,各种统计的数据搜集,都是通过抽样来完成的,因此保证不了数据的准确性。

但在2016年的报告中,则汇总了腾讯微信、QQ、支付、新闻、视频、云、城市服务、众创空间等核心业务平台的全样本数据,以及京东的电商数据,滴滴的出行数据,新美大的生活服务及餐饮住宿数据,和携程的旅游数据。

这个数据有多大呢?

阅读点击数据20万亿次、支付数据数百亿笔、视频点击数据约1300亿次,新闻点击数据超过70亿次……仅腾讯部分的数据量,就超过了73.5PB,相当于800个世界最大图书馆——美国国会图书馆的藏书总量。

然后,再进一步将这些涵盖社交、新闻、视频、云计算等19个主要子行业的数据进行汇总、标准化,按照14个一级指标、135个二级指标进行细分归纳,从而明确“互联网+”战略在全国351个城市的落地进展,以及“互联网+基础”、“互联网+产业”、“互联网+创新创业”、“互联网+智慧城市”4个分指数。

3

虽然用自己的方式拿出了指数,但在2016年的报告中,腾讯依然缺乏有效的手段,来证实指数的科学性和准确性。

这也是本文开始,专家提出质疑的原因所在。

所以,在2017年的报告中,腾讯拿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将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与传统统计结果进行对照分析。

具体的作法,是将GDP、新增就业人口等指标,与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进行回归分析,一方面验证其准确性,另一方面也将指数与传统经济指标的关联性进行了更直观的量化。

比如,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与城镇登记失业的回归分析结果显示,指数每增加1点,该省失业率就会下降0.0197%。

此外,孟昭莉还将回归分析的结果,与其他权威机构的报告数据进行交叉验证。

比如,按照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测算,2016年中国数字经济的总体量约为227704.9亿元,占当年度GDP的30.61%,而中国信息化百会会课题组的《2016中国数字经济报告》则测算,中国数字经济规模为22.4亿元,占GDP比重为30.10%,两者的结果基本一致。

在孟昭莉看来,经过不断完善后,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将体现出更大价值。

比如,在2018年的报告中,就会在现有的整体数据框架之外,加入更多的细分内容,比如区域产业规划,比如联网+医疗、互联网+教育等细分行业的规划等等,以帮助决策者制定相关的规划。

就目前而言,这个报告最大的问题,在于数据不足。

从2016年到2017年,两个报告的数据主体,都来自于腾讯、京东、滴滴、新美大和携程5家公司。主要区别在于,2017年更多地调用了《2016中国城市统计年鉴》等公开数据资料,以进行回归分析和交叉验证。

无论是百度、阿里,还是运营商,乃至一些政府、事业单位,都没有向腾讯开放自己的数据。

你懂的。

因此,在工业、农业等更多细分领域,它们还缺乏足够的数据。

就是不知道,在明年腾讯拿出新版本的报告时,这个问题会有所改观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