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章伦:做PE要考虑中国有什么事没发生

投中网 2017-04-21 16:15 阅读:64
摘要:无论是美国华平这样一个老牌的国际背景PE,还是程章伦个人的海外学习经历,他们都经历着美国与中国两个完全不同的文化和资本市场,同时也体验到了两个市场截然不同的投资玩法。

来源 | 投中网

文 |  Emma

将近20年前,程章伦还在哈佛读书时,中国乡镇企业是他一篇论文研究的主题。巧合的是,2000年,作为中国私募行业进入PE市场最早的一拨人之一,在当时国企上市最辉煌的年代,程章伦在美国华平投出的第一个项目鹰牌陶瓷,正是位于广东佛山的一家乡镇企业。“当时的私募行业在中国刚刚起步,还非常小不像现在有那么多光环,更像是一个开创性的工作,当时,中国开始有一批优秀的民营企业家在崛起,这些聪明的企业家需要真正市场化的力量去帮助,这其中包括资本。”回忆自己当年为何踏入私募投资行业的程章伦说道。

程章伦

无论是美国华平这样一个老牌的国际背景PE,还是程章伦个人的海外学习经历,他们都经历着美国与中国两个完全不同的文化和资本市场,同时也体验到了两个市场截然不同的投资玩法。

中国PE投资进程:从模仿进入开创时代

在程章伦看来,中国的很多新行业,尤其是早期科技和互联网行业,都是进口模式,“从我们的投资经验上来说,有的拷贝是成功的,有的完全失败,成与败就在于他们是否能适应中国的市场,完全复制发达国家的经验是行不通的。”

2004年,华平投资了一家半导体设计公司锐迪科,程章伦回忆,如果当时是抱着再造一个高通的想法,肯定“必死无疑”,了解了中国山寨机市场灵活分散的现实,锐迪科制定了与此相适应的策略而大获成功。因此,这样的案例带给程章伦带来很大感触,拿发达国家的模型在中国市场寻找商机是过去20年一个成功的投资套路。但随着中国产业积累和深化,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中国独有的商业模型,这些公司也是世界领先的商业模型。

“例如摩拜就是完全中国的模式,跟中国的交通体系、马路地铁设计以及人口密度都密切相关。再比如,传统汽车原来的竞争核心在发动机上,谁的车跑得快跑得远,中国汽车企业在此不占优势,因此很难进入中高端市场。但在电动汽车时代,发动机是越来越全球同质化的技术,全部的竞争会上移,用户体验和车联网是核心差异点,中国公司在这些领域是可以占优势,再加上一个足够大的市场,像蔚来汽车这样的公司在中国完全有可能开创一个属于自己的时代。”程章伦说。

2016年12月,美国华平完成首支中国基金20亿美元募集,并表示未来将有40亿美元投入中国市场,在众多国际私募中,华平是配置中国内地资产比例最大的机构之一,在章伦眼中,中国真的不一样吗?

程章伦说,目前,全球大型基金对中国的投资配置不超过5%,而华平在中国的投资占全球配置的25%。在过去20多年历史中,华平中国已经经历了6期资金,投了超过500亿人民币,被投企业的年均总产值到2000亿人民币,在国内有这样长时间运作经历过不同经济周期的平台非常少。

中国创业项目的规模和资金用量是全世界最高的,而且企业间的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华平刚进入中国时,创业公司的资金用量是非常有限的,但现在企业家花小钱做大事的方式已经完全改变了,“我们看到的项目,小的几十亿,大的上百亿,说明创业市场跟资本市场已经完全结合起来了。”

中国创投市场的泡沫:有,但无需担心

尽管近年,O2O、专车大战、共享单车等领域,大规模的资金投入似乎从未停止,但在程章伦看来,宏观层面,中国的贸易顺差很多年,积累了大量外汇储备,没有足够的投资选择,钱没地方去,行业泡沫就逐渐形成,“被大家诟病的市场竞争激烈、高估值、烧钱,其实都是供给端创造出来的,美元私募市场将这些放大了十倍,人民币私募市场则就放大了100倍。”因此这样的资本环境下,市场一定有坏的泡沫,但这并不影响市场上还有好的泡沫。

“在中国资本被浪费的比例很高,但无需担心,一个新经济市场,没有泡沫就不会有那么多尝试,新的东西根本出不来,像摩拜、神州、58、优信、猎聘这样的公司,看现在有多少它们的广告,就知道它们烧钱多厉害,但要看它们对这个市场有没有颠覆的作用。对投资人而言,我们要做的就是让自己投的项目不要成为泡沫,而是成为沉淀下来的那部分。”程章伦说。

做PE要深思 中国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发生

目前,美国华平在中国市场的投资,主要聚焦于消费和服务、医疗保健、高科技、房地产、能源工业以及金融服务六大行业,如何从众多机会中选择可以沉淀下来的部分,就显得极富挑战力。

程章伦说,事实上并没有哪个投资团队是通才,每个行业都看是绝对不行的,“每个行业都很专业,如果投资人本身不专业,跟企业家根本聊不来,你完全不懂行情,也不可能有什么行业资源帮到他。”因此,投资机构基本都对行业做了细分,并进入自己擅长的行业。

而关于赛道,程章伦认为,这与投资团队在行业中的研究时间相关,研究深的团队可以做到的是,行业有什么新机会,他都能第一时间反馈,而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团队至少在一个行业的关注时间是六七年甚至十年,也只有这样的团队才有行业发言权。

在投资行业浸染多年,程章伦最喜欢思考的一个问题是,中国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发生?他认为,对一个优秀的PE机构而言,只看到眼前是不够的,更需要有更宽的视野和更长的时间轴去考量一个产业的未来,这样才有机会去创造增长。“在中国如果没有呆个十几二十年,很多机会根本看不懂。对于中国即将发生的事情,可以参照发达国家经验,但在很多行业,中国企业发展的程度都已经非常高,比对参照更要考虑到本土实际。其实这也是华平的投资理念,背后需要很多研究和分析的工作,华平每年要在这上面进行大量的投入,如果没有这个基础你只能拍脑袋。”

把握领投机会 深度参与将商业机会变成现实

如何判断什么事还没发生但可能即将发生?

程章伦认为有几块需要考虑的因素,首先一定要知道会发生的,这一块,华平的全球经验可以提供有效帮助,例如参照全球发达国家的经验,中国市场一定不可能没有百货、分类广告、电动汽车,因此针对这些领域要搞清楚先行的区域是如何做的。“很多人搞这样的分析,但很少去深究为何这个东西美国有,中国也要有,不了解前因后果,很难推算这个东西是否会在中国发生,因为水土完全不同。”

目前,市面上还有一种常见的情况是,很多机构对项目和赛道判断趋,一个好项目会有几个顶级的投资公司都在看,对企业家来说,他不可能都选,而只能从中择其一二深入合作,“这就是领投和跟投的关系,华平非常看重领投。”

程章伦说,华平投资的35家公司中30家都是领投,“要么我们是最大股东,要么和创始人的股份一样,这样我们在董事会肯定是声音最大的。我们通过资金平台一开始就深度参与到企业的经营决策中,调动我们所有的资源为这个企业的成长创造条件,让商业计划变成现实。这对整个团队的要求和锻炼都是不一样的,也并非每一家PE都可以做到这一点。”

对创业公司而言,程章伦认为,好的创业公司必须适应资本市场的周期。在资金膨胀时要敢冒风险,积极融资、抢占份额;在资金萎缩时,则要修炼内功,降低亏损,关注现金流。“一个好公司不是在真空环境中运行。在中国,资本在创业公司的发展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关键要看创业公司能否在资本运行的各个阶段抓住机会。”

坚持做成长型投资 会挑“初中学霸”更多寻找“大学生”

中国互联网公司大潮的兴起,除了兴起了一批改变中国的大公司,也给私募股权行业带来了大量有BAT资源的产业资本,对行业中新加入备受关注的血液,程章伦认为,无论市场参与者如何,华平一直坚持做成长型投资,这从工作本质上并没有太大变化。大量产业资本的进入让整个股权投资市场变得更大更细分,更考研机构要根据专长选择自己的道路。程章伦说,华平700亿人民币规模的盘子,被投企业的产值大概是2000亿人民币左右,全组合年度增长超过30%,比美国平均高三到五倍,互联网企业更是翻倍增长。

程章伦认为,这是一个高速成长建立王国的时代,一个企业建立王国有不同风险阶段,需要不同的资本,市场本身是这么构成的,不同投资机构都有机会参与其中。对创业企业来说,选择不同的投资,其实就是选择不同的人生道路,而这种选择有时候并没有好与坏之分。“很多创业公司才露个头就被BAT给收了,就像初中没读完就找到工作;但对华平来说,虽然偶尔也会挑些初中的学霸,但更多的还是寻找相对成熟的‘大学生’。我们的核心定位是成长,成长是需要冒风险的,需要投后非常认真地帮助企业。作为投资者,我们要考虑的是怎么帮企业家把未来的路打得更开,例如通过企业并购整合,选择战略伙伴,利用不同的资本市场去降低资金成本,提高管理水平等,这是我们的价值,也是华平的生存之本。而当中国经济比较多元化,会有越来越多不同的赛道变得无序时,华平这样经验丰富的投资机构可以帮助整个行业理清思绪。”程章伦说。

投中网每日分享PE/VC圈重磅新闻,内容涵盖PE/VC行业热点、突发新闻、投融资事件、前沿人物心路、创业圈动态等业内最新信息。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搜索【ID:China-Venture】,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