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卫,别再让吴亦凡们耽误你了

Sir电影 2017-04-21 12:58 阅读:1539
摘要:它应该也只该是,王家卫作品

一种喜忧参半的感觉又来了。

王家卫筹备多年的《繁花》,终于有了实质性进展,确定了第一个演员——

嗯,TA是……吴亦凡。

前两天,吴亦凡经纪人微博贴出小说《繁花》图片,比心,并在评论区确认:

吴亦凡将出演《繁花》

据目测统计,除了吴亦凡粉丝,围观群众纷纷表示——

必须承认,Sir在这件事上,随大流。

《繁花》之于王家卫的意义,不可谓不大。

形式上,这是王家卫自《一代宗师》后,又一部亲自执导的作品,尽管外界传言,监制《摆渡人》其实干了导演的活,但当事人不认,你猜得再真,也不是真的。

但《繁花》不是,王家卫导演,板上钉钉。

《繁花》与之前王家卫一系列作品,“臭味相投”。

《繁花》太王家卫了。

自筹备当日,《繁花》就坚定地走在王家卫任性的跑道:

,编剧只认原著作者金宇澄;抠,一直打听还能做上海旧时代场面的美工师傅;,2014年开始琢磨这事鹅,今年不会开机,预计2020年杀青。

内容更不必提。

作为2015茅盾文学奖得主,金宇澄的长篇小说《繁花》的每一寸肌理都呼应王家卫氤氲的上海情结。

授奖词是这么说的:

以沪语的软和韧,抵抗话语潮流中的陈词滥调……

一衣一饭的琐屑,皆有情致;市井和俗世的庸常,隐含意义;对日常世界的从容还原,更是曲处能直、密处能疏。

当初,王家卫谈《繁花》的吸引力,用了两个词,“上海”“私密”

上海电影要做的是面对上海,拍摄关于上海的、有上海特点的故事。私密的城市生活只在上海……

——请问,拍一段有上海味道的私密故事,谁能比墨镜王更对、更骚?

但就在我们以为一切都稳了的时候,吴亦凡将出演这则消息,无疑将我们落了地的心又抛到半空。

摇摇欲坠啊我的王家卫。

恐怕再没眼力的影迷都看得出,吴亦凡,不怎么适合《繁花》

怎么不合适,我们心平气和地说——

首先,气质

与鸡汤流的《摆渡人》不同,《繁花》是一部很大的作品

它讲了普通上海市民从文革前到新世纪,历史洪流里的命运沉浮。

文学评论人周景雷甚至把它一刀分为老上海、新上海两部分。周老师认为,“上部属于成长小说,市民生活虽粗鄙,却处处闪耀着高雅的光芒。下部属于都市小说,城市生活逐渐渗析出新腐的恶味”。

王家卫也承认,“我看完这本书,像经历了一生一世。”

在小说《繁花》中,没有绝对的主角,它的行文不由人物带动,是由故事带动,笔触游走于每一个人,男男女女,穿插在自己的故事中。

但,要说《繁花》最大的特点,Sir以为是——“不响”。

据不完全统计,吴语“不响”二字,在全书中出现了1300多次

原著作者金宇澄是这么理解“不响”的——上海人的聪明:“很多事可以大声疾呼,但也可以一声不响。什么事情都看得明白,但不一定非要点破。”

王家卫也认可这就是上海味道:“‘不响’代表我不讲话,而是上海人的一种态度,他不说出来,只用‘不响’作回应”。

这是《繁花》最让人心惊肉跳的地方。

万种风情,皆在勾引。

来看这一段。

二楼房门半开、银凤扶门掩襟,静看小毛上来,小灯微亮……看到银凤发光的脚踝、膝盖、大腿、腰身,再是浑圆的肩膀。经过二楼,银凤前胸完全变暗,散发特别的气味。

小毛转过眼睛,转向三楼阶梯。感觉银凤房门逐渐关闭,锁舌哒的一响,扣进小毛的脚步声里。

你,是不是想到无数个王家卫电影里,那些由远而近,钻到你心里的脚步。

还有这一段。

阿宝明显看见香港男的肉手,落到李李后腰一搭,搭紧,滑到腰下三寸……眼镜蛇一样划过草地,灵活游动、停留、保持清醒,静静一搭的滋味。

两个人,究竟是几年里一直有默契,还是今夜发出询问与暗示,外人无可知晓。

你,是不是想起无数个王家卫电影里,那些你来我往,你进我退,如同探戈般的情感角力。

《阿飞正传》里,旭仔离开生母的住处,明知母亲在看他,没有回头:

我只不过想见见她,看看她的样子,既然她不给我机会,我也一定不会给她机会。

《东邪西毒》,张曼玉饰演的女人和欧阳锋相爱,却非在感情争个胜负:

他太自信了,以为我一定会嫁给他……既然如此,我不会让他得到。

《花样年华》,片头字幕开门见山:

男女相对,她等他,他不敢,于是她走掉了。

男女之情,谁压倒谁,恐怕除了当事人,谁也说不清。

赢不是得到,输也不代表失去,最可怕是,即使后悔,下一次,你可能还会这么选。

王家卫总有这样的耐心,抽丝剥茧地、细致地呈现男女之间的纠结、暧昧,与绵密。

他在手法上无比铺张,一个动作都可以凝滞半天;但情感又克制到极点,始终“不响”。

因为不响就是不破,不破,就是饱满。

那,吴亦凡的气质,是这种“不响”、“不破”的精神状态吗?

此处笑而不语。

好,再说第二个,演技。

一个常见的误区是,很多时候,我们评价一个演员的演技,只看他(她)的表情,而忽视了他(她)的动作。

殊不知,动作,可能是更“高级”的手段。

《花样年华》这一幕,从头到尾,没台词,没特写,却分分钟写着,演技二字。

这是一场分别戏。

周慕云(梁朝伟 饰)要走了,但苏丽珍(张曼玉 饰)不会离开老公,跟他一起走,在那条“偶遇”过无数次的巷子里,两人“不动声色”地告别。

从头到尾苏都在哭,周则不发一语。

但,看看这只手。

一开始,两人抱着,周的手,是轻轻地在苏背后游走,是拍拍肩膀式的抚慰。

走着走着,周越发舍不得了,他的手,慢慢退到苏肩膀处,细细地触碰她裸露在外的皮肤。

这多少有了点情色的意味——这个动作,也许彼此都念想了无数次。

两人之间的感情,是精神的依恋,还是肉体的觊觎,或者兼具。

反正,没有纯粹。

因为不舍所以想得到,因为得不到所以更不舍,周那双进退不由的手,那根不甘心摩挲的大拇指,就是一切。

王家卫的高明就在这里,演员演技的高明,也就在这里。

再看吴亦凡,你能找到“无声处听惊雷”的演技瞬间吗?

恕Sir眼拙,Sir在他过去作品,多看到的是——

无声(面瘫):

惊雷(咆哮):

或者是无声+惊雷简单除于2,约等于,尴尬:

最后 ,Sir想说的是,决定这次合作最难(也是最容易)的一个选项——态度

如果你熟悉王家卫的作风,你就知道,他挑演员的一大原则,就是爱大明星,而且是长得好看的大明星。

拍《阿飞正传》,刘德华被封为“花瓶之王”,王家卫敢用。

除了敢用,他还敢不用。

《阿飞正传》的主角原定刘德华,为了这部戏,刘德华在恶臭的街,和他最怕的动物(老鼠)交朋友,但最后因为张国荣更合适,戏越加越多,刘德华越剪越少,成了配角。

其实王家卫非常吃演员。

许多演员因为王家卫的电影走出来,但前提是,他们除了天赋,还肯下功夫。

即使是被王家卫更看重的张国荣,也经历过脱皮换骨。

一场床头缠绵戏一口气拍了四十七遍,拍到两个人(张国荣与张曼玉)都忍不住问王家卫到底哪里出问题。王家卫每次都从嘴里憋出几个字“再来一遍”,等拍到第四十七遍,两人已经连说话的气都快没有了。

“后来王家卫选了这个有气无力的版本,因为两位主演的每一丝疲倦、每一处汗水都是真的。

不止王家卫。

拍《甜蜜蜜》时,黎明同样被当作面瘫偶像,陈可辛是怎么改造他的——不停聊,第一次见面,就从凌晨1点聊到了早上6点,黎明甚至把经纪人请出去。

陈可辛后来谈到黎明角色成功秘诀——导演是否肯花大把时间亲身与演员共事……过去人们没有带出黎明的这种表演,与导演或其他什么方面无关,是因为缺乏沟通,就是要花时间与他在一起,连续几天待在他身旁。

Sir的感觉是,过去的娱乐圈同样在意名利,同样制造着绯闻与撕逼,但喧嚣之后,他们至少还有作品。

换句话说,即使是由利益驱动的合作关系,偶像也不能凌驾作品。

而今天,当可量化的粉丝经济成为万能的挡箭牌;当替身抠图就能轻轻松松拿下千万上亿;当鲜肉小花成为一个剧组举足轻重的话事人——

又有多少人肯为一个镜头来上几十遍,又有多少导演敢要求几十遍。

偶像,就是最大的作品?

请别误会,Sir并不针对鲜肉小花,或者某一个鲜肉小花。

Sir也支持任何人迷恋一个人的权利。

但迷恋不该是非不分,一部分人的权利和看法,不是事实。

鹿就是鹿,马就是马,你不能指鹿为马。

就像这种话——

其实我合作的演员里面,我认为最拼的一个演员、最努力的一个演员,是刘德华。我碰到AB之后,发现他比刘德华还拼。

通过《摆渡人》这部电影,大家对AB的看法不再是偶像,而是一个演员。

你喜欢、你们喜欢、他们喜欢,不代表,我们应该喜欢。

去年最好的华语电影之一,同样来自上海的《罗曼蒂克消亡史》导演程耳,他有句自白说得好——欲望无休无止,但我们要注意吃相……强大过后更应该克制贪婪,否则只会越拍越差。

《繁花》最好到底怎么样,现在,谁也不好说。

反正Sir买票不是因为某一个明星。

Sir敢百分百笃定——

《繁花》最后要想好,绝不因为它有某一个偶像,它该也只该是,王家卫作品。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请叫我的全名达闻西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