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康书记兜售表情包:一个VR化的世界

王如晨 2017-04-18 09:50 阅读:1052
摘要:丁义珍坐着美联航的飞机跑了,到处都是达康书记的表情包。整个“人民的世界”已变成一种虚拟的诡谲的现实。这是一个“VR化”的现实世界。

文/王如晨

1、丁义珍坐着美联航的飞机跑了,到处都是达康书记的表情包。一种强烈的感受是:整个“人民的世界”已变成一种虚拟的诡谲的现实。这是一个“VR化”的现实世界。

2、VR化世界的背后,有太多假民众之手所做的互联网营销。不过,即便如此,我仍觉得,这剧火热不是偶然,它满足了大众的某种期待。

与过往影视主要侧重爱情、宫廷、古装、历史演绎、娱乐、玄幻不同,《以人民的名义》,题材涉入较深雷区;强烈的现实主义;基本与大众生活的世界同步,基本属于当下中国剧情的现实演进。它产生了巨大的共鸣,甚至这几天已经成为庸俗的轰鸣。

3、我更关注这种“VR化”世界的成因。它确实有与现实明显的同步性。很大程度上,它的情节演进,带有强烈的仿真性。这种题材从一开始就陷入了民众的高度期待。在一种集体无意识中,周梅森只是给了《以人民的名义》以躯壳,观众与大众给了它情节展开的生命力。大众的认知与想象,已经参与到艺术的世界中。

4、VR化世界确实能带来如此这般的沉浸体验。但也不要过度拔高一部反腐剧本的价值。大众不惜从真实的生活退却,让渡给剧本,如此的参与感,某种程度上,恰恰表明,观众失去自己的独立性,以剧本中的人物,以李达康们来代替自己的思考与生活。

5、VR化的艺术世界不是今日才有。艺术里的超写实主义就是其中之一。我们能在历史上绘画、音乐乃至小说中感受到类似的情境。

6、《山海经》是一种VR化的世界。它的摹本,是真实的地理。但它对时间、空间、山川草木、原始人与各种生物、飞禽走兽、各种爬虫的认知,几乎是一个完全扭曲的世界。

7、《桃花源记》就是一部微型VR化小说。“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这与其说是桃花源人的乐园迷朦,倒不如说是作者的理想沉浸,一切都是想象的地理学。“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这个入口就是梦想的入口,它也是一个虫洞,虚拟与现实的遥远边界,一个低维到高维的边界。

《西游记》也是一部VR化的小说。与现实交汇的历史,与真实交汇的地理,人神人鬼的杂糅等,只是这种想象的边界实在太过清晰、粗糙。

8、但有意识、且精确的VR化创作,则要发生在欧洲人地理大发现之后。当陆上探索完全绝大部分之后,地理的世界在无数人心中就开始快速祛魅。在前几天的一段文字中,我说,到了斯文赫定《我的探险生涯》时,大陆腹地的探索也告一段落。斯文赫定对中亚地理的精确描述,标志着人们的想象将发生新的转移。那就是从现实朝心理与想象层面延伸。

最典型的就是早期科幻小说的兴起。它既是科技力量的崛起,也是人们心灵认知的拓展,他们开始在心理层面完成精确的艺术描述。它也创造了一种VR化的世界。

法国作家儒勒.凡尔纳被称为“科幻小说之父”。人们只注意到他超凡的想象力,却忽视了一个有趣的细节。那就是,他的小说中的地理的细节,与现实吻合,非常准确。他的第一本小说是《气球上的五星期》,用热气球探险非洲,充满了科技与地理的想象。但地理部分几乎完全吻合当年的非洲现实。而他本人之前却从来没有出过国,所有有关非洲的地理知识全部来自书本。

这是一种典型的VR化世界。跟我们现在所使用的VR终端体验的内容没有什么本质区别:一边是科技与想象,一边是现实(地理)。

而另一种VR化的世界,则是他的《地心历险记》描述的世界。与《气球上的五星期》不同,儒勒.凡尔纳这本更有名的小说,是用非常严格的时间序列、空间序列,结合超强的想象中的万物描述展开的。一个人可以通过想象写出几处符合生化理念的植物,也可以通过严格的物理化学原理描绘周围想象中的矿石,按照严格的天文学描绘日月星辰的运动,但是整个小说全部用时间、空间与符合当时认知程度的知识想象构建而成,已经属于极为伟大的事件了。在我看来,儒勒.凡尔纳在人类心理层面的地理想象构建价值,不逊于哥伦布等人对现实地理的探索。

他冷静的描述让人觉得小说中的现实就是真实的地理。你看:

“6月19日,约有1英里,1冰岛英里,我们完全走在火山熔岩地面。这种地面在当地被称作’贺伦’(hraun)。熔岩上的邹折像绳索一样,有时舒展,有时卷曲,还有好大一片熔岩就垂挂在附近的山上,见证了这些熄火山昔日的猛烈。即使是现在,我们也还随处看得到地底热泉冒出的蒸汽。

我们没有时间检视这些地理现象,我们必须赶路。不久,我们骑下的牲口又再度踩入沼泽地汇总,四处散见大大小小的湖泊。我们向西”

还有:

“500码外,在陡峭的悬崖尽头,一片高大茂盛的树林出现了。树林长满中等高度的树木,树形呈规则伞形,有着清晰的几何轮廓。风势死户对树叶没有影响,尽管大风劲吹,那些树木仍然如坚硬的杉木一般,屹立不摇……”

这种精确、精确的描述手法,当然建立在人类对世界的科学认知基础上。一种VR化的情境里,有着科学、科技、工业文明对人类愿景、人格的提升。

9、再度贴上我前几天那段文字里的几句:“如今旅游热,更是让地理显得庸俗。人们开始带有猎奇地心理探寻地理。即便如此,可以带来新鲜刺激的地方越来越少了。南北极、珠峰的人都一波一波。人类面临地理空间的体验再造,形成新的地志学。互联网给了人类重塑全新历史地理学的机会。”

你能看到,旅游者开始以谁去的地方没有人烟为荣。你若去人多的地方旅游,你晒图的话,很容易被朋友圈的人内心耻笑。

继续贴我前几天的一段:“当然,实际的探索更可以向太空,spacex们无论真实的商业企图是什么(除了卫星发射,正在测试天空互联网),也是空间地理的探索途径。人类活着挺无聊的,探索越多,未知的区域越大,人类这样会陷入真正的内心VR状态。未来的人都是VRer。”

10、事实上,充斥在互联网业里的概念,比如AI、VR、AR,本质上都是VR化的世界。

人工智能是以人为摹本再造一个新的上帝,它能超越人类无法逾越的时间与空间束缚,重新唤起人类的敬畏,甚至恐惧。

AR本质上与VR交融。当虚拟与现实的边界消失,两个概念也会同时消失,从而生成不同于历史层面的心理现实。

11、多年前的畅销书福尔摩斯探案系列,之所以畅销,情节里的仿真性发挥了作用。后来的《达尔文密码》之类,引导人们对于现实地理与历史的真实探索,更是VR化的情境了。

12、你能发现,人们对世界的认知,是从现实地理走向半是想象半是现实的地理,然后走向纯心理层面的地理与体验。

体现在产业面,从第一产业到第二、三产业,从实体到金融到宗教浸润下的世界,再到现在无所不在的互联网世界,已经是非常清晰的脉络。

13、当一轮探索完成,会从自然地理上升到社会地理与社会现实层面。

14、过去宫廷、玄幻、古装、历史、抗日神剧,也有VR的形式,只是一种粗糙的、妥协的、逃避的、迎合的虚拟现实观念。《以人民的名义》题材,就像超写实主义,在无数大众的期待下,生成一幕VR的世界。

15、《以人民的名义》,本质上,就是VR化的世界,从想象的地理学转向超写实主义之下的“社会地理学”。种种要素吻合着我们当下的生活,毫无违和。

16、但我并不认为,它完全合乎我们的内心。它通过“人民”与“人民的名义”转换为一场精神狂欢,一种道德的裹挟(没有别的意思),一种可操控的话语体系,称得上一次成功的VR化再造。但这种再造,并没有跳出我们一直以来的内心期待。《以人民的名义》只是满足了我们的期待,甚至满足了我们的虚荣。每一个观众都在集体无意识中推动着剧情演变,周梅森的创作不是完全一己的世界,这类题材从头到尾都不可能真正违背这主流的价值观 。

17、所以,VR化的世界,既是大众内心创新精神的写照,也是创新不力到达一个临界周期的符号。我们在真正的现实社会已经撞到种种天花板,而在完全虚拟的世界里又没有了血色。这个周期甚至遥远的未来,我们只能通过一个融合的世界来安放我们的灵魂,自由、高亢、麻醉。在这个世界,我们常常以人民、以自由的名义来歌唱。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