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航和乐视的13亿之争

蓝鲸TMT网 2017-04-18 01:57 阅读:52
摘要:昨日晚间,周航打破了以往的沉默,郑重地发了一则声明,而这篇声明中关乎易到,同时也关乎乐视。

文/蓝鲸TMT 杨博丞

“尽管我自认为不是一个懦弱的人,但对失败有一种若即若离的恐惧感。成功真的有点无迹可寻,运气可能是最大的变数。”

这是2013年,易到用车创始人、CEO周航在《四十的彷徨》一文中写下的一段话。

是的,或许人只有在面对失败与挫折时才会越发恐惧,但现在的周航看起来已经并非存有恐惧。

昨日晚间,周航打破了以往的沉默,郑重地发了一则声明,而这篇声明中关乎易到,同时也关乎乐视。“据我所知,易到当前确实存在着资金问题。而这个问题最直接的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

同时,在声明中,周航说,希望乐视和贾跃亭先生,能够妥善处理好易到的问题。而针对周航发表的这篇声明,易到用车官方和乐视官方均在4月17日晚间进行了说明。

其实,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周航目前不在掌管易到,而这则声明似乎更像是给贾跃亭的致信。

不久后,易到和乐视联合发布声明称,周航在诽谤易到和乐视,目前乐视已向易到投资40亿元。而易到方面则表示,将紧急召开董事会讨论对于周航的处理。

从周航的声明中,我们能够总结出5点信息:1.2015年10月,乐视对易到并购投资,易到董事会进行改组;2.周航及原管理团队配合乐视方面进行交接后自己逐步推出管理层;3.周航知道易到资金出现问题,但并非那么严重;4.易到面临的并非普通债务纠纷;5.周航急于撇清自己和易到&乐视的关系。

从易到&乐视的回复中,我们能够总结出4点信息:1.“挪用13亿”是以乐视汽车生态内的易到为主体取得的一笔14亿联合贷款中的一部分;2. 乐视肯定了易到所面临的资金困难;3.易到在进行上市融资;4. 易到即将召开董事会,讨论对于周航的处理。

易到是乐视“儿”,用钱又何妨?

在对于周航声明的回复中,乐视称,乐视从未挪用过包括用户充值在内的易到任何资金,而且已投入近40亿元资金及大量生态资源,支持易到发展。

而“挪用13亿”,事实上是2016年11月,在易到单独贷款困难的情况下,乐视控股以名下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以乐视汽车生态内的易到为主体取得的一笔14亿联合贷款中的一部分。其中,1亿用于易到,13亿用于乐视汽车生态。

在这段回复中,乐视提到,以乐视汽车生态内的易到为主体取得联合贷款。据蓝鲸TMT了解,虽然易到在乐视汽车生态内,但是易到用车CEO周航却从未出现过在乐视汽车的股东名单中。同时,周航也没有参与过乐视汽车的相关业务。另外,乐视在声明中并未提及12亿究竟是通过何种途径被借走的。

并且,在声明中,乐视肯定了易到所面临的资金困难,同时在推进上市融资进程。 “当下,易到确实面临一些资金困难,乐视作为大股东一直在积极帮助易到融资渡过难关,已经与战略合作伙伴拿出解决易到问题的方案,并已启动易到的上市融资进程。”

据已离职的易到员工讲述,“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易到一直在寻找新的融资机会,但是到现在也没有实现,而乐视对易到也没有起帮助作用。”这再次让雪上加霜的易到孤立无援。同时,有业内人士透露称,乐视或放弃易到,并出让一部分股权。

早在今年2月,蓝鲸TMT就曾陆续接到多名易到车主的爆料,称他们近期多次遭遇“提现难”的问题,并控诉易到用车平台恶意拖欠车主款项。 

来自深圳的郭师傅表示,他从去年开始注册成为易到的合作司机,之前使用易到平台接单和提现都正常,但是从春节期间开始,他留在司机端的资金开始不能正常提现。

“大概从年初开始,我在后台进行提现操作的时候就不正常了。”郭师傅回忆道,以前只要在规定的时间里点击提现,他就很快能收到银行的到账短信;但最近他在客户端发出提现申请,却总是提示“系统故障,请稍后再试”。 

处理周航只不过是逢场作戏

因此,很显然,即便乐视挪用了易到13亿元的储备金也不可能救得了乐视,但是,这或许是贾跃亭的缓兵之计。在贾跃亭心里很明白,周航迟早会离开易到用车,而乐视总有一天会全盘掌控易到用车。这在乐视收购易到的那天起就已被定型。

周航在声明的开头用四个字——据我所知来描述易到存在的资金问题,而他没有用更加确定的词语。可以确定的是,即便他还是易到CEO,但对于易到早已经失去了掌控。而易到和乐视的问题,也被这份声明曝光到了台面上。

最后,易到在这份中提及易到即将召开董事会,讨论对于周航的处理。其实,周航早已规划好自己的退路,这在他加盟雷军的顺为资本后便得以验证。是否处理或许只是易到对外界的一个说辞。

目前,周航仍是易到第二大股东,并与乐视签有竟业协议,同时,其还未彻底与易到和乐视解约。

另外,有业内知情人士称,周航一直有重回易到之心,近期联系了一家投资机构共同与乐视谈判,周航希望以极低的价格入股易到,但乐视拒绝了该提议,最终导致谈判破裂。但该消息尚未得到乐视或周航方面的确认。

或许在周航的心里,他想放弃易到,但又舍不得这个亲手带大的“孩子”。“我也会尽自己的一切努力,帮助易到重回正轨。”这是周航在声明中所写的一段话。

成也易到,败也易到

易到的衰败来自2015年,而彼时专车市场正式进入“厮杀”阶段。 

周航曾无数次问自己,为何一位先行者会被后来者居上的滴滴打得这么惨。他总结了3点:价格战、品质、公司文化。在打价格战时,易到没有参战,结果很惨痛。

1.2014年,红杉资本找到周航,但他拒绝了红杉的投资。后来这个行业融的钱越来越多,易到没跟上,错失了机会;2.共享经济光靠品质的提升是没用的,最重要的其实是便宜。当你聚焦在一个相对小的市场,光指望市场慢慢长大是不行的;3.易到团队没有形成真正的合伙人文化。公司真正需要的是背靠背的合伙人。一个团队需要相互激发、相互挑战,哪怕争执不下,也比一个人说了算好。

近期,有消息称,易到已有大批员工离职。一名离职的易到员工说,“基本都去了竞品,老员工已所剩无几。”

的确,周航太过于自信了,在滴滴和神州在专车市场疯狂烧钱时,滴滴和快的在专车市场的份额一直高速增长,尤其是在双方合并之后,双方占据了80%的市场。而彼时的易到却退了一步,但这一步退的太快了,导致在2年后,易到完全追不上竞争者的脚步了。

“我们跟滴滴已经不尽相同了,”去年底的周航说,“有时候这种交战就像我们十字路口上的相逢,打完了,大家其实各自往不同的方向走。”的确,目前专车行业的博弈并非周航想象般美好。

互联网的本质是扩张和垄断,而在互联网时代,唯一的商业模式就是垄断。可惜的是,易到没有做成自己所能垄断的壁垒。

吹出的骄傲放纵还能坚持多久?

乐视被媒体所“誉为”以PPT所驱动的公司,它很擅长吹一些新鲜事物。毕竟,贾跃亭的《野子》可不是白唱的。

虽然,乐视在外界饱受各种声音的评价,但在其内部,可谓精通各项“技能”。为何这么说,源来乐视即便在亏损之下,仍能保住上市公司盈利,使得其股票不被退市。

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就这样被乐视以现实版演绎着。但是,乐视最核心的要害就是他的上市公司——乐视网。因为上市公司屹立不倒,则意味着乐视还有盈利增长空间,能够维持自身运转。一旦乐视网倒掉,那么一切都将一无所有。可以这么比喻他们之间的关系,乐视的其他细分业务是树枝,而乐视网则是树干。

因此,子公司成为了母公司乐视网的“血库”,当母公司危在旦夕之际,紧急为其输血,子公司最终成为“垫背者”。

乐视的生态化反,其实就是不听的吹啊吹,直到吹出他的骄傲放纵。乐视的业务线开始逐渐大肆扩张,从视频网站,到手机,再到电视和汽车。而这一场危机直至去年11月才显露。

当时,因一则“乐视欠供应商款项”的消息在业内弥漫,乐视控股CEO贾跃亭发内部信坦承遇到资金问题,并承诺在3-4个月内解决这个问题。但不料此事日益发酵,逐渐到了不可控的地步,包括乐视网、乐视手机、汽车等在内的乐视系多个子生态均相继陷入了长期的资金链断裂风波。

为了缓解资金问题,乐视开始施展各项“筹钱技能”,包括找来贾跃亭在长江商学院的同学、引入战略投资者等。不过,这杯水车薪始终不足以解决乐视的资金缺口,整个乐视生态仍处于资金饥渴的状态,并在之后再接连曝出乐视体育裁员、贾跃亭质押危机等一系列问题。

有消息称,乐视体育融资80亿后,不到一年就烧光了,并有传闻称乐视网拿走了20亿到30亿,转移到其他业务里。乐视影业也没能幸免,去年乐视影业已经盈利,但不少钱却被乐视网拿走。

或许,周航这次戳破的只是一层窗户纸,究竟有多少层不为人知的窗户纸还不得而知。

当前,乐视的发展已入瓶颈期,创新问题似乎是一直阻碍乐视发展的绊脚石。但愿贾跃亭别总唱《野子》了,因为只靠吹,最后所有的骄傲放纵也会成为历史。

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能永远屹立不倒,易到就是最好的见证。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