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变前的雄安,一切才刚刚开始

接招 2017-04-14 10:14 阅读:1018
摘要:雄安新区三县出租车极少,看不到一辆共享单车。街上随处可见的红色电动三轮车取代了的士,当地人称之为「板儿的」。

雄安新区三县出租车极少,看不到一辆共享单车。街上随处可见的红色电动三轮车取代了的士,当地人称之为「板儿的」。

40岁的板儿的司机杨师傅平时不怎么关注新闻,雄安新区的成立也是在他4月2日上街出车后才知道的。那两天雄县原本通畅的马路上塞满了从外地开来的汽车,这些车以北京和天津两地为主。那两天各售楼处以及房屋中介的门面前都挤满了想要来投资买房的人。

△当地的板儿的

4月1日晚新区成立的消息公布后,4月2日凌晨当地政府就连夜在各售楼处贴上了封条,其中也不乏躺枪的,雄县有一家婚姻中介所也被贴上了封条。房屋过户也被紧急叫停。

「不让卖房以后就有很多转到地下做私下交易的。」3月中旬刚刚在雄县县城开了一家饭店的老板告诉接招记者。

私下交易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买卖双方谈好价钱后,由买家支付一定的订金给卖家,然后等到过户流程开放之后再去办理过户。另一种则更为激进,谈好价钱后,买房人直接全款给卖方,拿到钱后再去公证处公证,公证房屋赠予协议。

很快,到了4月3日,当地的公证处也被紧急叫停。

在新区成立后的24小时以内,房价一下升到了3万/平米。而在新区成立前,容城在售的小产权新房只有3000多/平米。雄安新区房价翻了十倍,只用了24小时,而北京房价翻十倍,用了大约10年时间。

不过据当地人称,那几天完成的交易其实非常少,一方面是私下交易的风险极大,另一方面当地的房屋大部分都为没有房产证的「小产权房」。「风险本来就高,而且未来的政策还不知道,其实买房的人也不傻。」

「如果当时我有闲置的房子,我会毫不犹豫地卖掉。」在容城做建材以及定制家居生意的周宇告诉接招记者。几年以前,周宇以每平米2000多元的价格在容城县城买了两套房。「但是涨不起来,放那里不住一直交物业费也觉得浪费。后来就卖掉了。」

在新区成立之前,当地的房产市场一直低迷。当地人买房的目的基本上就是自住,也没有投资的概念,人们买房时也会倾向于选择小产权房。同样的楼盘,小产权房比大产权房便宜25%左右。

或许在这场短暂的抢房热潮中,真正吃到螃蟹的是属于那些提前囤好房的人。周宇由于工作的关系,有资源拿到业主的联系方式,他在去年就发现,容城某楼盘有人囤积了大量的房子。

「有个楼盘,那边有一整个单元的房子,从下到上,全是一个人的。」周宇说。

杨师傅除了在县城开板儿的以外,还在家里经营着一个加工皮革的小作坊。清明假期期间,有很多外地来的买房客乘坐了杨师傅的板儿的,让他载着他们逛县城,并向他了解当地的情况。

其中还有乘客在车上就向他表达了想要购房的愿望,开价3万/平,想要全款购买他在乡下的房子。「当时已经过不了户了,而且我不敢卖,卖了房就没法在这生活了。」

谈到新区成立后自己对未来的展望,杨师傅希望自己以后还能有工作可做。「如果让我做那些高级的工作,我也做不了。有个房子、有个院子还能干点活,如果住进小区那就没法干活了。」

「这里除了投资房子,还能投资什么?」

第一批购房热潮过去之后,雄县的街道上又重新变得空旷,甚至有些冷清。但是在街上还是能够看到有些外地人在此闲逛,他们不像买房客那样目标明确,也不像买房客那样声势浩大。

他们是来新区寻找商机的外地人。

△雄县被封的鑫诚售楼处成为了外地人的必经之处

来自河南郑州的曹甲天从事联想大客户渠道工作。「这次来雄安就是想看看这边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真正的情况再怎么看新闻也不会知道。」曹甲天把自己比作弄潮儿,在这片被赋予了千年大计规划的土地上,他希望能够在这里寻找到更大的商业机会。

但是就我所接触到的几位「弄潮儿」来看,他们考察之后并没有实质性的收获。

来自山西朔州的巩永强在老家开了一家酒店,因为「老家现在生意不太好做,正准备把老家的酒店转让出去。」看到雄安新区的火爆之后,他决定来此地寻找创业的机会。两天时间内,他开着车走遍了新区的三个县城。

「说实话现在看起来没有什么创业的机会,再加上现在政策也不明朗,明年或者后年肯定是会有机会的。」巩永强说。

「这里的发展肯定是和政策紧密相关的,现在能肯定的是会以白洋淀为中心来发展,但是现在具体规划还不清楚。还是应该时刻关注、抓住这个城市的脉络的话应该是能够找到机会的。现在看来在这边做服务相关的事情可能是比较现实的。」曹甲天告诉我。

很快,我就被拉进了两个名为「雄安新区创业考察」的微信群,但是群内几乎没有交流。

在上海开服装厂的刘志豪来雄安新区的目的则更为纯粹,「我就是想来发财的」。刘志豪为了来雄安新区看一看,专程从上海乘飞机前往北京,落地后又起了个大早坐车来到了雄县。站在被查封的鑫诚售楼处前,刘志豪显得有些失望。他望着雄县的街道,感叹了一句:「这里除了投资房子,还能投资什么呢?」

江湖骗子

在雄县县政府的广场上,我看到有一位穿西装的中年男子正在向三位南方人介绍当地的情况,还提到了上海自贸区。他们从我身边走过时,我大概听到了些谈话内容。起初我以为该男子是雄县县政府内的工作人员,就想找他询问些当地的情况。

待他将三位南方人送上车后,我主动过去找他搭话,得知了我的来意以后,他显得有些警惕,并拒绝和我交换联系方式。但他还是很愿意和我交谈,讲述他在雄安新区的野心。该男子不是政府工作人员,据他说他从上海自贸区过来,从事招商引资工作。

当天是他来到雄县的第二天。比起那些寻找商机的外地人,他对于当地的投资环境显得格外乐观,「这边的机会肯定有很多,你看到对面那些封条了吗?这就能看出这里的不一样,上面对这里是有决心的。」

据该男子介绍,他曾在北京海淀工作过三年,过去的四年时间在上海自贸区工作。他直言上海自贸区做得不是很成功,理由有两个,一是上海那些大学生都不以国家利益为重,都不去那边工作;第二个理由是那边的房东太黑心,「天天没事就涨房租」。

看到雄安新区大把机会的他已经决定在此地长期扎根。「家人也会一起带过来吗?」我问他,「家人算什么?现在国家需要我们过来,没有国哪有家啊。」

「我准备在这边建立一家比美国兰德公司还要大的咨询公司。为雄安新区招商引资,我现在就是每天在这边盯着政策,只要政策有变化了,我就通知我的客户,再给他们做一些咨询策划。」他向我描述着自己在雄安新区的事业规划。

「现在具体的政策还没有出台,那新区未来的发展有一个方向吗?」

「当然有了,未来这里肯定是一个世界级的城市,这是毫无疑问的,而且要防止出现下一个马云。」「为什么呢?」「马云赚的钱80%都被日本鬼子给拿去了,结果他还成了中国首富。」

「这里现在和互联网还有些遥远,你觉得这里适合互联网创业吗?」「当然适合了,从前我们说人和人交流就是天人合一,其实互联网也是天人合一的一种,现在技术已经没问题了。」

看着他认真讲话的样子,我想起了杨德昌电影《麻将》中的「小活佛」牙膏,心里也想再听他多说几句。这时他接了个电话,想必也是一个客户打来的。他刚说完「你马上到了是吧?好,我马上就过来。」挂掉电话转头就和我说,「那边已经等不及了,我要先走了。」

说完,就扬长而去。

带有警惕的雄县人

目前被划入雄安新区的三个县城都有各自独特的产业,特点是相对集中,但是也比较单一。

雄县是当地公认经济最好的一个县,主要产业为塑料产业和旅游产业,其中塑料产业为当地的支柱产业,主要生产PVC管道、气球、避孕套和包装袋。据当地人提供的数据,整个雄县,包括小作坊在内大大小小的塑料厂加起来有超过4000家。

安新县同样处在白洋淀旁,除了旅游业外,也有许多大大小小制作羽绒服的工厂。而容城县主要是以生产服装以及羊绒玩具为主,产品主要供往临近的白沟镇,通过白沟将产品送往世界各地。白沟镇贸易发达,是中国北方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

安新县和容城人都公认雄县人是「最有钱的」,但是雄县人也是目前受影响最大的一个县。

新区的建设规划将围绕着白洋淀展开,规划中也已明确提到了要建设绿色生态宜居新城区,而白洋淀过去的污染问题一直是个老大难。当地的产业必将迎来转型,污染严重、拥有大量塑料厂的雄县也在第一时间受到了影响,从4月1日开始,当地4000多家塑料厂几乎都已停产。

据当地人介绍,从2月中旬开始,当地的塑料厂就全部停产过一个月。在新区成立的消息出来后,所有塑料厂又再一次无限期停产。

走到塑料厂集聚的村口,会发现路边几乎所有的塑料厂都大门紧锁。在附近向当地人询问塑料厂停产情况时,他们会先警惕地问我的身份,然后再回答出几个不知道。

人心惶惶

人心惶惶这个词是我在雄安新区期间听到过次数最多的一个词语,几乎和每一个人聊天都能听到他们说出这个词。

「现在公交车上每个人都在聊拆迁的问题,拆迁到底怎么赔,先拆哪儿,拆完搬到哪儿。这些话,每个人都在聊。」在容城开公交的司机段师傅告诉我。

当地人人心惶惶,心里不安稳的状态下,也对周宇的生意产生了直接的影响。周宇今年32岁,他从高中毕业开始就做建材生意。目前在容城开了一家定制家居门面,2002年,周宇父亲买下了他们家背后1951年建成的大礼堂,一家人又利用大礼堂开了一家家具城。

周宇父亲介绍,这个礼堂上的革命标语是目前中国现存最大的。由当时的宣传部长亲自题写。

据周宇介绍,从去年开始,他的生意就进入了亏损的状态,「大家都人心惶惶的,都在想拆迁的事情,现在想要装修的人特别少,家具现在也卖不动。」

不过在目前这一「国家战略」面前,当地居民也只能顺应着这场变革。在变革下,周宇也在寻找着自己的商业机会,「现在装修的需求少了,但是到时候一定会有大量的搬迁,现在我想把搬迁这块的业务给整合一下,到时候做一些搬迁上面的服务。或许这是个机会。」

这里和深圳不一样

算上最新成立的雄安新区,目前国家共有19个国家级新区。除了浦东新区和天津滨海新区以外,其余新区都是在过去十年以内建立的。

但是成功的案例寥寥无几,雄安新区从一出生就肩负了创新的使命,被定位为「继深圳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就现在的发展状况来看,的确是任重而道远。

△容城奥威大厦被雄安新区筹备工作委员会租用,作为工作地点

作为创新氛围的典范,深圳无疑是一个很好的范例,深圳有太多成功的经验可供雄安新区借鉴。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两地的情况似乎有本质上的区别。

深圳的成功更多地来自于自由的发展环境。从历史来看,在当时计划经济的体制下,深圳率先加入了全球贸易体系。

在「摸着石头过河」的宽松政策下,吸引到了来自全国各地渴望财富、渴望自由的人前往深圳,创造出了更多的价值。再加上临近先进的「自由港」香港,有成功的案例可以借鉴。

过去的十几年以来,深圳孕育出了腾讯、万科、华为以及顺丰这样具有世界影响力的超级公司,产业集群优势以及创业创新的氛围已经成功建立。大量敢于冒险、渴望财富的人才以及宽松的政策造就了今日深圳的繁荣。

通过几十年的发展,深圳已经成为了一个国际化的大城市。

而从雄安新区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是一个顶层设计下的产物。因为未知的政策,雄安新区的未来具有太多的不确定性。

春天的故事能否在雄安新区再现?

接招微信号:itakethat

新浪微博:@接招新媒体

本号唯一追求:把创业公司写成爆款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