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已过气?曾羡煞人的明星项目怎样了?

王冠雄 2017-04-09 22:02 阅读:175
摘要:未来将有更多的互联网创业者拥抱“互联网+”,改变自身的命运,也为了探索人类社会更好的未来。

2015年,总理到3W咖啡小坐了一下,随即“互联网+”便成为全国性经济转型升级战略。世事难料,从过热到寒冬仅仅只有一个春秋。这两年来,“互联网+”已成明日黄花,和“雄安新区”“人民的名义”这类新晋网红相比凄凉了不少,没底气和大众及资本玩“亲亲抱抱举高高”了!

作为互联网观察者,我始终认为,“雄安新区”是政治新区,“人民的名义”是政治话题,除了琢磨炒房和发发表情包,既没有雄安户口又没有麻袋装现金的普通人参与性很低。而“互联网+”,才真正调动了全民热情。创业者们有的折戟沉沙,有的时来运转,但都怀抱着和当年去深圳下海一般的创造力和热情。

今天我们就来探寻一下那些当初羡煞旁人的网红互联网创业项目究竟是何下落?(扫描文末二维码关注可获取更多内幕,每日一深度!)

【O2O:成也资本败也资本】

O2O是2015年吸金最多的领域,互联网巨头投融购杀入,传统生活企业转型杀入,个人创业者凭勇气杀入,涌出了非常多明星创业项目。资本给了O2O领域无数神话,资本退潮之后,却是一片哀鸿。

e袋洗:

2014年7月,2000万人民币天使投资,腾讯领投;

2014年10月,2000万美元A轮投资,经纬中国、SIG投资;

2015年8月,1亿美元B轮融资。百度领投,经纬中国、SIG投资跟投。(实际到账金额不足)

2016年11月,数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立白集团领投、润都集团等机构跟投。

荣昌洗衣2013年开始实践互联网转型,创立e袋洗。客户下单后1小时内专人上门收衣,送洗后三天内送回。衣服只要能全塞进他提供的袋子就能以99元的价格享受市场价超过200元的送洗服务,使e袋洗备受都市白领欢迎,风头一时无两,成为了传统企业转型互联网的教科书案例,CEO张荣耀更成为互联网和传统企业双双争抢的座上宾。

洗衣业务正常发展的同时,e袋洗试图打造涵盖上门私厨、洗涤、维修、产后护理的社区共享平台,这一宏伟规划令人惊愕,却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仅凭洗衣无法支撑“独角兽”概念。个人生意无可厚非。资本介入后,需要的就是指数级增长和漂亮的故事了。

然而,除了洗衣这个刚需业务,e袋洗其他服务项目均没有引起较大的市场反响,2016年3月由于食品药监局的监管,私厨项目“小e饭馆”停业,e袋洗打造社区共享平台的宏伟版图无疾而终。 这场试错消耗了e袋洗不少精力及支出,仅仅上万名大妈管家的工资支出就达到数百万。2016年7月,e袋洗决心回归线下,宣布亿元入股台湾智能洗衣工厂品牌衣贝洁,并启动“城市合伙人”模式推动洗衣工厂建设。但要求城市合伙人具有一定的经济基础、看重长期价值汇报(潜台词:短时期内可能回不了本),同时具备互联网资源、用户拓展资源、洗衣行业资源。随着e袋洗品牌力的衰减和用户增量见顶,对这些潜在合伙人的吸引力自然不够,线下加盟业务至今未见燎原。

由于没有启动C轮融资,e袋洗2016年下半年就开始“开源节流”,取消了大部分补贴,进行大规模的所谓“人员结构优化调整”,袋洗也涨至最低158元,相比其鼎盛时期99元/袋的价格,用户流失或转移到线下其他门店是必然出现的现象。

凭借荣昌洗衣多年的积累,e袋洗应该可以挺过严寒,回归传统无所谓,活着才是硬道理。寒冬之后能否重现当日的盛况,毕竟这个巨大的市场空间,总会孵化出一两个领头品牌,e袋洗只要能等到回暖,重振往日辉煌还是指日可待。

爱鲜蜂:

2014年6月,1000万人民币天使投资,清流资本 ;

2014年10月,2000万美金A轮融资,红杉资本领投,清流资本跟投 ;

2015年3月,2000万美金B轮融资,高瓴资本领投、红杉资本跟投 ;

2015年9月,7000万美金的C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高瓴资本、钟鼎创投、天图资本、红杉资本;

2016年11月,千万美元D轮融资,美团点评 。

爱鲜蜂是最早一批进入O2O领域的社区电商,通过与传统便利店合作解决最后一公里配送问题,一小时送货上门。积累的用户量达数千万。曾经创下一年半时间四轮融资搞定7亿傲人成绩,一度备受追捧。

寒冬初露凛冽,2015年10月爱鲜蜂内部开始拼命反思商业模式,卸下明星创业公司的光环“趴在地上”探索前路。2016年,爱鲜蜂彻底陷入困局。员工缩减了一半,办公楼也进行了调整,CEO张赢称公司的桌椅都从皮质换成了木的,“节流”到了周末加班不开空调暖气的“变态”程度。尽管管理层说着“以人为本”,但对需要养家糊口的员工来讲,口头关怀不抵按时出粮。2016年3月开始,爱鲜蜂欠薪、倒闭、拖欠货款的新闻不绝于耳。随后爱鲜蜂几乎停掉了对用户的所有补贴,而传说中的D轮融资也迟迟没有到位。爱鲜蜂App目前品类极具减少,已经失去了“便利店”满足用户生活所需的基本功能,导致用户大量流失,情况不容乐观。据悉,爱鲜蜂目前已被中商惠民收购,原有员工所剩无几,整体业务确实已经“趴在地上”。

O2O市场运营成本相对很高,真正的竞争是大众用户的消费习惯。爱鲜蜂的出现确实改变了一批人的消费习惯,让O2O融入了用户生活,居功不可谓不伟。但爱鲜蜂能否重焕生机,还是个问号。毕竟,天猫超市、京东到家、58到家这些不差钱的巨头还在场内。 如果说e袋洗是想做生态却囿于现实,那么爱鲜蜂是能做生态却折戟沉沙。

这一杯加了资本泡沫的酒,味道浓烈,却凉人肺腑。

【互联网校园:笑完场听我诉衷肠】

超级课程表:

2012年,天使投资,投资人为朱波、周鸿祎;

2013年6月,千万元级别A轮投资。红杉资本领投,真格基金跟投;

2014年8月,数千万美元B轮投资。阿里巴巴领投,红杉资本、策源创投跟投。

从“小而美”的课程表工具+校园社交起步,超级课程表创始人余佳文一路顺风顺水,拿到朱波、周鸿祎等知名互联网投资人的天使投资,甚至曾被称为“中国扎克伯格”。直到2014年底,他在CCTV《青年中国说》大放豪言“拿一个亿利润分给员工”,霸道90后总裁和超级课程表一起火遍全国。中老年人拿他教育子女“瞧瞧别人家的孩子”,无数年轻人怀揣着总裁梦嗷嗷扑进创业大坑。媒体质疑之声铺天盖地,认为他“投资额夸大、用户量夸大、利润夸大”。

搞了个大新闻的余佳文和媒体口诛笔伐的超级课程表,这两年沉寂不少。超级课程表到底发展如何? 据了解,2016年超级课程表是年度在线教育平台风云榜第一名。同时获选了95后最喜爱应用TOP30。除掉了光环和偏见的超级课程表,由于用户基础大和工具属性,毫无疑问仍是学生的必备产品,校园推广效果和用户增长增势并不差。工具性作为基础属性自不必提,用户基数大才有做社交的前提。在整个校园市场,超级课程表的数据依然保有较大的优势。

尽管盈利模式模糊,至今没有任何收费功能,如果不限于资本游戏,超级课程表作为一款工具产品,未必不能获得良好商业回报自给自足。

作为一个需要资金慢慢培育、回报周期长的领域,校园产品的日子都不太好过。超级课程表作为头部产品都尚且融资困难,其他项目的日子可想而知,已有多个公司宣布裁撤或者取消校园计划。但在“得年轻人得天下”的大规律下,校园市场依旧是必争之地。留给超级课程表的机会仍在,只要不再犯大的错误。

【互联网健康:轻重缓急各有其道】

大姨吗:

2012年6月,数百万人民币天使投资,真格基金、天使湾投资 ;

2013年4月,数百万美元A轮融资,真格基金、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投资;

2013年7月,数百万人民币A++轮融资,蔡文胜投资;

2013年9月,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红杉资本中国投资 ;

2014年6月,3000万美元C轮融资,联创策源、红杉资本中国、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投资 ;

2015年7月,6200万人民币D轮融资,汤臣倍健投资;

2015年10月,1.3亿人民币E轮融资,海通开元、汤臣倍健投资跟投。

大姨吗App可谓是2015年的明星产品,在移动互联网红利期席卷了数千万女性用户。热潮过去,从去年开始大姨吗就身陷与第一竞品美柚的公关大战,同时出现了融资不顺等传闻。大姨吗去年表示要着力在医疗健康发力,发布了女性健康读物《400次》。同时也开始开源节流,2016年缩减了人员规模和投放预算,同时取消了许多福利,但高管团队稳定,应该是有策略地重点投入到了宣传中的消费型医疗级智能硬件。此硬件至今未能得见,可能跟医疗对于互联网来说太重了有关。

大姨吗2015年开启的商业探索选择了自建物流的精品电商模式,同时希望重点在医疗方面取得突破。电商没有爆火,平稳运行中,销售的产品以中高端产品为主,客单价多均在100以上,同时与招商银行等有深度合作。 其中卫生、计生用品销量良好频繁更新新款,大概是因其私密性和高端女性垂直电商的品牌形象给了用户购买私密物品的信任感和安全感。

大姨吗在2016年取得了医疗器械资质,在资本寒冬进入医疗领域,无疑会给有限的现金流带来了极大压力,这一选择应该是希望将用户黏着在自有平台并通过医疗健康产品最大化挖掘用户价值,同时避开互联网流量消耗战。

我一直强调重度连接用户,以爆款做入口。大姨吗通过App占据了女性健康这一入口,如能挺过严冬活得足够久,自然能等来医疗健康消费风口。那么问题来了,大姨吗的现金流等得了多久。

【智能硬件:乍暖还寒时最难将息】

小牛电动:

2015年4月,天使轮,投资方包括梅花天使创投、创新工场、明势资本;

2015年5月,5000万美元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红杉资本中国、GGV纪源资本、IDG资本;

2016年3月,3000万美元A+轮融资,由凤凰祥瑞领投。

牛电科技过去几年风波重重,创始人胡依林曾多次表示过投资人认为他不适合担任CEO, 目前挂帅实属无奈之选。

近日牛电科技推出了电动车租赁平台小牛快租,公众猜测牛电科技或将入局共享出行大战。电动车由于活动半径更长、速度更快,更适合中长距离出行,但因国内路况复杂监管严格,电动车一直处于上牌难的困境,牛电科技入局共享出行,也许将是中长距离出行的最优选。

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传统汽车的技术壁垒依然掌握在“西方列强”手里,燃油+机械方面大陆始终无法赶上欧美水平,但电动汽车这一新技术却有可能使中国弯道超车,电动车在专利、技术、固定资产投资上的壁垒都比机动车小很多,加上电动车与智能自动驾驶的趋势融合性更强,电动车势必成为政府大力支持的行业,不玩是不可能的。

牛电科技已经率先起跑,拥有了电动车行业的品牌力、技术研发能力和忠实粉丝,新品如能有良好的性能表现和优秀性价比,死忠粉依然会重聚小牛身旁。自主研发的智造之路很长,希望这头小牛足够健壮!

【结束语】

细数了一些曾经红极一时的互联网创业项目,曾经这些前“网红”创始人和团队,凭借一颗“不能错过互联网浪潮”的心,借着“互联网+”的东风,乘着移动互联网的势能,扶摇直上九万里。当年羡煞旁人,如今艰难探索。只要一切安好,宁愿你下落不明。

比起雄安红红火火的一套房、比起屏幕里恍恍惚惚的反腐梦,拼搏与奋斗的机会才是时代给个人最珍贵的财富,才是普通人的希望所在。

万物之中,希望最美。至美之物,永不凋零。

尽管“互联网+”看似已成明日黄花,但这数载沉浮只是中国成为世界互联网中心这一恢弘乐章的序曲。势必将有更多的互联网创业者走上这条金光璀璨的大道,改变自身的命运,也为了探索人类社会更好的未来。

王冠雄,著名观察家,中国十大自媒体(见各大权威榜单)。主持和参与4次IPO,传统企业“互联网+”转型教练。每日一篇深度文章,发布于微信、微博、搜索引擎,各大门户、科技博客等近30个主流平台,覆盖400万中国核心商业、科技人群。为金融时报、福布斯等世界级媒体撰稿人,观点被媒体广泛转载引用,影响力极大,详情可百度。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