辱母案背后银行救不了中小民企 法律又管不了高利贷!

爆料汇 2017-03-28 16:58 阅读:539
摘要:近日,《南方周末》发表《刺死辱母者》一文后,舆论哗然,于欢和母亲苏银霞被多名“催债人”辱骂、抽打,民警到场后,说了一句:“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

山东出孔孟,也出水浒!

近日,《南方周末》发表《刺死辱母者》一文后,舆论哗然,于欢和母亲苏银霞被多名“催债人”辱骂、抽打,民警到场后,说了一句:“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随即离开,绝望的于欢用一把水果刀,致“催债人”1死3伤!

于欢被判无期,可即便是外行人,也看出了法院这是顶格判刑:不考虑事发原因,不考虑自首情节,尤其不考虑出警警察的渎职行为,直接无期。

在质疑聊城中院判决失当背后,事发地山东聊城冠县高利贷与黑社会之猖獗,也掀开了冰山一角。没有当地警方与ZF的纵容,当地不可能有年息120%的高利贷,催债者亦不可能如此明目张胆!

中小企业贷款难如登天?

苏银霞,山东源大工贸法人代表,向地产老板吴学占借款135万元,年息120%(年息超36%为高利贷)。苏银霞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还欠下的17万,并被逼债至此。

如今,我国正处在一个漫长的下行周期,民间资金紧缺,为了维持原有的生活水平或生产运营,借贷需求就急速增大。同时,因为经济状况不好,借款人很难按时还钱,导致坏账率持续走高。

27日,人民网在《人民网评:“于欢案”,亦揭开中小民企融资之殇》一文中指出:

银行钟情的信贷对象,要么是国企,亏损都不怕贷不到款;要么是房地产。而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要从银行借贷,比登天还难。

于是,地下钱庄这个毒瘤,在中小民企旺盛而无奈的需求下,越长越大。在惊人的厚利驱动下,涉黑性质的暴力催债此起彼伏。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网络借贷行业交易规模突破8000亿人民币,至2019年前后,网络借贷行业交易规模有望突破达到3.7万亿人民币。

但其实,苏银霞并不是从银行等正规渠道贷款无门,才转而去借高利贷!

产品低端,产能过剩!

据虎嗅网报道,苏银霞2014年从招商银行拿到1000余万,2016年初从浦发银行拿到近800万贷款,并因未及时偿还,先后被这两家银行告上法庭!

苏银霞不仅身负高利贷,同时还另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被警方带走。虽然从大银行拿到了近两千万资金,但为何企业依旧经营不善?

冠县素有“中国轴承之乡”之称,2014年7月,冠县县领导在县工业经济运行分析会议上称:

“我县今年的工业经济运行呈现增幅放缓、下行趋势明显的态势!”

并特别指出轴承行业存在的问题:

“产品低端,被大型轴承企业挤兑,生存困难。”

源大公司所在钢铁贸易圈长期不景气,2015年,中国钢铁企业的“僵尸率”达到50%以上,在所有行业属最高。而钢贸企业中除了有一半已经退场外,其余公司中的空壳公司占20%,真正能够按此前正常经营水平的不到40%。

部分实体制造业存在产品低端,产能过剩等问题,如果不忍痛进行产业升级,即使真有不怕死的银行贷款给他们,最终也是以逾期告终!

除了死路,还有高利贷这条邪路!

在如今经济不景气的背景下,低端制造业要么壮士断腕进行产业升级,要么坐等被淘汰,对企业而言,这是一条死路,也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出路!

然而,当制造业在垂死挣扎时,房地产业却风光无限,并成为冠县高利贷猖獗的重要诱因!

2011年,为引进开发商,冠县开始大范围拆迁,诞生了一些“拆二代”,拿了拆迁款没地方花,又因利率太低,不想把钱放银行!

2012年前后,冠县大大小小的投资公司像恶性肿瘤一样,蔓延到冠县的大街小巷。冠县当地流传一句话,把钱放投资公司是缩小贫富差距的唯一手段!

一部分人靠着拆迁补偿富了起来,但大部分冠县人,却因强制拆迁流离失所,同时,为了进行强制拆迁,ZF与黑社会形成了紧密的互利共生关系,在ZF的纵容下,黑社会日渐猖獗!

高利贷泛滥,又缔造了催债刚需,靠强拆起家的黑社会又摇身一变,成了催债先遣队!

《济南时报》曾以“暴富梦破碎后的放贷村”为题,报道了冠县东边不远的邹平,当时民间借贷达到1000亿元规模,最终以崩盘收场的悲剧。当时,有30多人因为民间借贷纠纷而身亡。

2016年末,山东电视台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山东地区的催债行业早已形成一个庞大的产业链。

要么倾家荡产,要么家破人亡

“暴力催债”对于地处冀、鲁、豫之交的山东冠县,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26日,第一财经记者报道,聊城一位法律工作者表示:“几乎所有的高利贷都涉黑,不涉黑怎么收回钱。经常会发生命案,但这次闹得动静特别大!” 

冠县当地催债方式更是触目惊心,“有在企业门口泼红漆的,还有的拿家里老人小孩来威胁的,再不就是把人弄到一个地方关几天的!”最恨的是,“放高利贷的人让对方脱光拍裸照,如果不还钱就把裸照贴当地电线杆。”

据齐鲁晚报报道,2013年,聊城一男子欠下600万元高利贷跑路,妻子被债主抓住,“5个人一起往我手指缝里塞牙签,还用锤子把指甲敲黑”,“被扒光衣服冻了一晚上”。

聊城冠县一家投资公司的经理对媒体表示:

“类似这种事(辱母案)这几年早发生太多了,只是说这件事外人听起来比较新鲜,加上判的太重,所以才有这么高的关注度。”

法律不健全,甚至是空白

《大清律例》规定:"凡私放钱债,每月取利,并不得过三分。违者笞四十,以余利计赃。重者,坐赃论罪,止杖一百。“

在清朝,超过法律规定的高利贷,不仅仅是法律不支持的问题,而是要没收违法所得,承担刑事责任。但我国当下对高利贷的法律规定非常不健全!

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对高利贷给出两条红线:民间借贷利率高于24%低于36%,超过部分追息法院不予支持,高于36%的部分利息无效。

但这一规定并未宣布“高利贷”本金和24%以下利息同样无效,也未规定如何处罚“高利贷”!

结语

在如今的房地产经济下,如果制造业融资难,低端产业升级难,高利贷监管不健全等问题不解决,或许,还会有更多走投无路的企业只能去借高利贷,区饮鸩止渴,自取灭亡!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