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喜剧人》扑街早有预兆,德云社成不了赵家班?

娱乐硬糖 2017-03-26 23:58 阅读:2.4万
摘要:郭德纲比之赵本山,一个还是手艺人,另一个早已进阶为生意人。

作者|一  一

编辑|李春晖

截止上映首日晚十点,《欢乐喜剧人》在豆瓣都因评论人数不足无法显示分数。

硬糖君等啊等,终于,豆瓣出现了2.8分的超低评价。随后持续处于下滑通道,目前豆瓣评分2.5。截止3月26日22点,评价人数仅4623人,84.4%的影迷打出一星。上映3天,票房4761万。

比被砸臭鸡蛋更可怕的是被彻底无视,就像老师骂学生不可怕,可怕的是放弃你。

《欢乐喜剧人》的仆街早有预兆。虽然有综艺IP,有《欢乐喜剧人》综艺人马的全巢出动,甚至邀请到了憨豆先生和拳王霍利菲尔德,但综艺电影的“素行不良”早已吓坏观众。

不过,预测《欢乐喜剧人》表现不佳是一回事,这堪称灾难级的表现还是令硬糖君震惊。因为其出品方里有德云社的名字。

在一个月前,为德云社与搜狐视频合作的网剧《林子大了》,郭德纲接受硬糖君采访时,还表示今年德云社的重点就在影视上。为此甚至专门成立了负责影视项目的“郭德纲工作室”。

“2017年大概有六七部戏,电影还有网剧。有几部戏投资挺大,在两亿左右。”郭德纲当时这样说。

《欢乐喜剧人》或许是迄今为止德云社最具知名度的一部电影,也是其2017年向影视转型计划的头一炮。如此扑街结局,德云社转型又将走向何方?

德云社的影视之路

别的相声团体还处于如何盈利的剧场奋斗阶段,一骑绝尘的德云社则已经看到了剧场相声的上限,开始摸索转型之路。

其实路也很明确。上一任喜剧之王赵本山,已经为郭德纲树立标杆——影视化。

几年前,德云社就曾宣布成立电影公司进入电影行业。当时郭德纲给出的解释是,为了“消化”德云社的演员,给他们创造更广的职业空间。

如今的德云社,虽然在全国开办数家分社,但仍然人满为患。人员无法内部消化,大多数人又没有达到上台演出的资历,如何安置就变得非常头疼。再加上近两年影视产业发展凶猛,德云社也寄希望于多栖发展,增加其整体收入。

其实,德云社触及影视圈还要更早。官方资料显示,以郭德纲担任导演的共有2部电影和3部电视剧。

其中《窦天宝传奇》是德云社进军电视界的处女作,德云社也是几乎“全巢出动”,郭德纲自编自导自演。而《我是大侦探》则是由辽宁广播电视台与德云社共同打造,是一部集电视、相声、评书“三合一”的全新幽默影视剧。

在电影领域,《三笑之才子佳人》是德云社主控项目,《我要幸福》则牵出了德云社新成立的也行电影公司。

但总体而言,德云社的影视转型并不成功。无论热度还是口碑,远远达不到德云社相声的高度。

相比之下,本山传媒的影视发展就顺风顺水,除经久不衰的《乡村爱情》外,《刘老根》、《马大帅》等电视剧也是火爆一时。2010年首次涉足电影《大笑江湖》,也获得了1.5亿票房。

同样剧场出身的开心麻花,自投入影视圈怀抱后,连续两部电影都被成为中小成本佳作。《夏洛特烦恼》不光取得了破10亿的超高票房,还一举让开心麻花成功登陆新三板。

虽然相声这门艺术形式也非常复杂,无论是段子编写还是口头节奏的把控,甚至是表演的技巧都非常考究。但相声的表演和影视表演有着天然差别,相声演员转型后仍然无法摆脱束缚,耍贱逗笑的笑料堆积,这种方式可能在面对面的表演中有极强的感染力,但放在大银幕上,就容易过度。

“德云一哥”

《欢乐喜剧人》退出春节档的时候,片方曾解释:怕岳云鹏被过度消费。

毕竟在春节档,岳云鹏还主演了《大闹天竺》。事实证明,这个调档决定绝对是正确的。暂且不说这部影片体量级不足,没有绝对的互联网宣发资源。

单从演员来说,如果这部电影在春节档开画。《大闹天竺》的糟糕口碑很可能牵连这部影片,情况只会比现在更坏。

岳云鹏迄今为止参演了5部电影。2015年参演由董成鹏导演的《煎饼侠》,这部成本仅为5000万的喜剧片却拿下了11.59亿的超高票房。岳云鹏改编的《五环之歌》不仅成为了《煎饼侠》的推广曲,也成为了人人皆唱的“名曲”。岳云鹏在这部电影中友情客串,戏份不多但也很少有针对他的批评之声。

第二部电影则是去年国庆档上映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这部有着诸多明星的IP大作是阿里影业主控的首部。虽然该片口碑不佳,但岳云鹏饰演的猪头却成为了电影的一大亮点。甚至在很多影迷眼里,猪头是全片唯一的催泪点。

春节档上映的《大闹天竺》豆瓣3.9分,情人节开画的《疯岳撬佳人》豆瓣3.4分,虽然两部影片口碑不佳不能完全怪罪于岳云鹏表演不当,但岳云鹏的缺点却在两部电影中被无限放大。

很多观众批评岳云鹏仍然是耍贱卖萌说相声,以“屌丝”人设扮演“屌丝”角色,千篇一律过于乏味。

其实,将种种评价全部归于岳云鹏有些牵强。从角色设定来说,这并非岳云鹏决定,他是演“屌丝”,不是造“屌丝”。另外,相声绝大多数情况都是以一种社会底层的姿态来调侃社会,本就是一种屌丝心态和屌丝人设。因为只有这样,包袱才能抖的响,才能让观众最大程度的融入其中,这是相声所迅速创造情景的必然选择。

习惯了这种身份设定,让岳云鹏在短时间内彻底改变是不可能的。毕竟对于如今的岳云鹏来说,相声演员才是主业。除了岳云鹏,这部电影中绝大多数演员都是此类人设,虽然有憨豆先生的客串,但根本无法改变整体局势。而“嘴炮”电影看多了,观众早已烦了。

相声的瓶颈

曹金(曹云金)此前接受采访时,谈及拜师郭德纲的经历时,曹金表示:当时我不服,他看起来那么年轻,比我也就大十几岁,凭什么教我?但看完他演出,我服了,无论是舞台表现还是段子编写,绝对是大师水准。

其实论资历,郭德纲并非相声界最够格的,但德云社之所以能火,就在于郭德纲将相声商业化,重新带回人们的生活。郭德纲的出现,一度被外界认为是让相声晚灭亡五十年的“救世主”。

但实事求是的说,相声这一艺术形式在当今时代就是非常吃力的。在此前一段时间里,相声几乎成为春晚标本,有其必然性。

纵使德云社以剧场形式再次复苏相声,同样难以逾越剧场演出的局限性。德云社每年有大量商演,其票价也非常高昂,但这种艺术形式决定了有大量人力物力的投入。这和影视作品一个拷贝解决问题有着天壤之别。更何况德云社虽然看似庞大,但真正能摆在台面的“台柱”并不多。

德云社转型是必然之举,这是相声的瓶颈。

德云社此前几年被捧上“神坛”,无论是综艺节目还是春晚,都让德云社的名字响彻大江南北。暂且不说在相声界的绝对地位,喜剧界也成为了最著名的几大团体之一。

但不断向外探索的德云社,也难免碰壁的命运。

《欢乐喜剧人》第二季岳云鹏夺冠似乎是近期最得意的成绩。今年春晚,德云社无缘舞台。在《喜剧总动员》中,德云社则遭遇了集体失利。岳云鹏搭档李晨被淘汰,郭麒麟补位被“抛弃”,最有希望的于谦搭档李咏则选择了“自退”。刚刚结束的《欢乐喜剧人》第三季,郭麒麟也最终没有夺冠,反而因为种种表现被喷黑幕频出。

《跑男》、《爸爸去哪儿》都曾推出衍生电影,虽然口碑不佳,但商业回报不错。无论是德云社还是综艺节目《欢乐喜剧人》,推出电影版势在必行。只是相比其他综艺,《欢乐喜剧人》的电影版有些太晚。第三季无论是收视率还是话题热度都下滑严重,而综艺电影的差评纪录,也早已让观者失去耐心。

影视行业的商业想象力当然比相声要大得多,赵本山的身家更比郭德纲要大得多。郭德纲比之赵本山,一个还是手艺人,另一个早已进阶为生意人。要做好影视这门生意,老郭还要多向老赵请教才是。

电影《落叶归根》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2.4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