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文化回应东方梦工厂定位:重点聚焦动画创意

数娱梦工厂 2017-03-20 23:42 阅读:46
摘要:华人文化回应东方梦工厂“目前运行正常”,不过这家合资公司将越来越像一家本土动画公司

数娱梦工厂在3月16日发表了《康卡斯特或将放弃东方梦工厂45%股权,中美联姻背后的五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一文(点击回顾),由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联手梦工场动画成立的合资企业东方梦工厂或将遭遇巨变,梦工场动画的母公司康卡斯特正计划放弃所持有的东方梦工厂45%股份。如果该计划最终成型,中国和好莱坞联系最紧密的纽带之一也将被斩断。

3月20日,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对此传闻做出回应:东方梦工厂目前运行正常,制作、衍生产品等各项业务按计划推进中,稍后将如期发布新片计划。

同时,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还表示,自去年以来,东方梦工厂进一步调整和优化发展路径,确立了“Creative Hub”战略定位,将重点聚焦到动画的创意编剧开发及相关制作的核心环节。对部分非核心制作工序在全球范围内实行外包生产,同时,引进了多位好莱坞动画创意制作的顶尖人才,并加大本土团队核心人才的比重,全公司将继续稳定保持百人以上的规模。

该声明没有直接回应康卡斯特放弃股权的传闻,但传递出的信号却很明显。此前东方梦工厂员工一度超过200多人,但很多是为美国做外包代工业务的,其前期创意在美国完成,后期才拿到中国开发的合作模式也造成了时间与资金成本的浪费。

“将重点聚焦到动画的创意编剧开发及相关制作的核心环节,加大本土团队核心人才的比重,稳定保持百人以上的规模”,东梦正在试图争取在创意与设定方面更大的自主权,这家合资公司将越来越像一家本土的动画公司。

其实从去年7月东方梦工厂首次委任本土高管担任CEO要职,由原衍生品副总裁朱承华在一个多月前接替James Fong(方淦)的职位,低调地履新为公司新CEO,变化已经开始。数娱梦工厂此前了解到,东方梦工厂一直想推出自行开发的新IP,宣传期预计四月开始。

(华人文化产业基金公告全文)

1梦工场动画寄曾希望“中国伙伴”补齐衍生品短板

近两年,美国的梦工场动画日子并不好过。

跟其它动画工作室不一样,从梦工场独立后,作为更单纯的内容制作商,梦工场动画一直在单打独斗,收入来源大部分来自于电影票房本身。而动画制作本身时间长、成本高,单部电影对梦工场动画的影响就比较大,多部电影票房收入不及预期,已经让梦工场动画的财务状况捉襟见肘。

在好莱坞,电影的票房收入往往只是“小头“,衍生品在总收入中占比要超过70%,而梦工场动画本身缺乏对衍生品相应的运作能力,寻找外部合作伙伴,增加更多的变现途径,无疑是个好选择。有着强大资本支持和巨大的市场容量的中国就此进入梦工场动画的视线。

2012年2月,由华人文化牵头,梦工场动画与中方成立东方梦工厂,后者在中国本土衍生品策略也略有成效。

一位动画行业的资深观察者曾告诉数娱梦工厂,作为梦工场动画在中国的落地公司,东方梦工厂承载的不仅仅是争取更多的中国票房,还需要在这个不断成长与壮大的衍生品市场中开拓出一条新的商业道路。

双方曾制作和发行了首部中美合拍动画电影《功夫熊猫3》,通过与阿里鱼等多方合作,取得了和票房等量的成绩,这是在中国十亿体量的电影,首次达到的成绩。

期间,东方梦工厂与阿里巴巴旗下的阿里鱼首次合作,在 “阿里年货节”期间,合作开展功夫熊猫IP衍生品推广,总计天猫累计零售销售额达到1.6亿人民币,单品超过500个,这是天猫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衍生品售卖。由于东方梦工厂掌握《功夫熊猫3》IP,和阿里鱼提前布局,在动画热映期间顺势推出衍生品,这种同步的开发模式在中国也是第一次。

数娱梦工厂曾报道《东方梦工厂高层换帅 原衍生品副总裁朱承华出任CEO》(点击回顾),东方梦工厂从第一任CEO开始,就青睐于那些能提升公司衍生品业务能力的人选,其第一任CEO Guenther Hake(中文名“韩刚”)就曾担任迪士尼大中华区消费品部高级副总裁。足以证明,衍生品策略在东方梦工厂的重要性。

不过,即便在中国的衍生品生意还能带来不错的回报,但毕竟中美双方团队存在短时间内难以解决的磨合问题,梦工场动画也已经今非昔比。2016年4月,环球影业母公司康卡斯特宣布,以每股41美元、总价38亿美元收购梦工场动画,对上市公司而言,实实在在的业绩才是最重要的,远在东方的一家合资公司并不能带来立杆见影的效果。

东方梦工厂CEO朱承华曾在 “娱乐无界·2017中国泛娱乐产业高峰论坛”上表示,中国的衍生品开发刚刚起步,回顾好莱坞这样的成熟市场,衍生品市场一定比票房本身更大。电影公司如果把收入都寄托在票房上,就会很脆弱。也不幸说中了曾经与之亲密合作的梦工场动画。

2东方梦工厂的业务调整能否适应合作伙伴离去?

尽管“分手”尘埃未定,但东方梦工厂调整的方向已经越来越“中国化”了。

华人文化公告表明,美国好莱坞出现一系列结构重组,中国包括动画在内的电影产业也在积极调整。东方梦工厂此番业务调整,着重聚焦的是原本由美方负责的业务部分,同时吸纳更多本土核心人才的加入。

在巅峰时期,位于上海的东方梦工厂员工超过250人,而在多次裁员消息中,这个数量已经低于100。但对于东方梦工厂来说,裁撤掉没有订单的外包技术团队,既是缩减成本,也是聚焦新业务。

在今年2月的一次论坛上,东方梦工厂朱承华就表示:“我们短期内依然集中精力在院线电影产品上下功夫,我们觉得电影院线观看,仍然是当前付费行为最成熟的形态。但是在不远的未来,网剧、网络电影可能是一个趋势,东方梦工厂也会把这部分作品纳入长期战略。”

目前的中国市场,用漫画、动画打造一个IP,再通过影视、游戏与衍生品变现收割成为泛二次元产业的共识,也是几乎是唯一一条能变现的通路。但这对梦工场动画与环球影视来说,却未必能适应这种向小屏幕迁徙的变化。

一名东方梦工厂前高管认为:“此前东梦就是对拍电影的效率太乐观了,动画电影孵化IP的性价比实在不高,其他艺术表现形式的制作团队可以几十个人,但梦工场这样拍动画电影,少则四五百人,多则上千人。更关键的是,东梦成立后,中国市场的观影习惯却发生了改变,观众开始看小屏幕了,看动画电影的人自然少了。”

朱承华在演讲中也指出了这种挑战,他表示:“我们也要净化和颠覆自己的内容创作过程,因为电影已经形成了固定的创作模式,90-120分钟时长,三大段剧情跌宕起伏,我们的创意团队,特别好莱坞资深创意团队,已经很习惯于他们的创作模式。如何适应中国市场快速发展网络观看,这是我们需要学习的领域。”

目前,东方梦工厂已经公布的新片《珠穆朗玛》要到2019年9月才上映,新片能取得怎么样的成绩还不得而知。不过这家公司当下最需要解决的或许是人才问题——虽然从美国梦工场动画手里取回更多创意权力可以避免剧本的水土不服,但中国业内缺乏优质的编剧、导演、高级技术人才也是不争的事实。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