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文”的泛滥

方舟子 2017-03-20 21:51 阅读:835
摘要:读诗也要有悟性,要理会其言外之意,不要拿着教参当标准,拿着常识乱套,那是误人子弟。

近日一名著名“网络作家”宣布与一名著名红歌歌手结婚了,据说他向歌手表白“身许家国,心许你”,歌手听了激动得扑进他的怀里。“网络作家”显然对这句表白很得意,将它作为婚讯的标题,让人不注意不议论都不行:无心许家国,不是真心爱国吗?无身给婚姻,有爱无性吗?也有洗地的说:你们的不懂,这叫互文,要理解成“身心都许家国和你”才对。那好,我们就来说说什么是互文。

所谓互文,是古诗文的一种修辞方法,指两个对偶的句子(或一个句子前后两个结构相同部分)用词互有省略,不能从字面上理解,要根据上下文把省略的词语补足了才能说得通。例如“战城南,死郭北”(汉乐府),意思不是说在城南作战,却死在郭北,而是“战、死城南,战、死郭北”。又如“秦时明月汉时关”,意思不是明月和关分属不同朝代,而是“秦汉时明月秦汉时关”。可见互文有两个特点:一、字面上说不通,要补足省略部分才说得通。反过来,如果字面上说得通,就不要以互文理解,以免歧义。二、为了对偶而省略词语。互文都是对偶,但不能倒过来见到对偶就认为是互文。

再来看“身许家国,心许你”,搜索可知,这句的出处是某个军人写给妻子的话,被“网络作家”借用。军人为了国家利益被迫与配偶两地分居,这句话表现了国与家、身与心的对立,类似于“身在曹营心在汉”,不是互文。只不过“网络作家”既非军人,也未因国家利益分居,却学着以此表白,就难免让人觉得奇怪。

互文是罕见的修辞,即使在古诗文里也不常用,一般人不能理解,甚至听都没听说过。有的人知道了古诗文有这种修辞,以为奇货可居,见到对偶就当互文解释,故作高深。百度百科所举的互文例子,就几乎都是把普通对偶错当成互文。这些例子有的来自中学语文课本,从网上反映看,现在的语文似乎就是这么教的。百度百科的有关条目也许就是来自某个教参。我们就再来看一下百度百科举的“互文”例子。

白居易《琵琶行》:“主人下马客在船”,字面上很好理解很通顺,就是说主人下马的时候,客人已经在船上等着了,暗示送别的匆忙,后面的“主人忘归客不发”与之呼应。然而“互文党”却说这句是互文,应该理解成是主人、客人一起下马、上船。如果是“主人下马客上船”,那当然只能按互文理解,然而原诗明明是“主人下马客在船”,如果是互文,就成了“主人下马在船,客人下马在船”,说不通了,因为“在船”应该是发生在“下马”之前或同时的状态。

被“互文党”乱解得最厉害的是《木兰诗》,因为该诗用了大量的对偶,在“互文党”看来就处处都是互文。“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为了突出“市鞍马”的麻烦,同一件事略做变换反复吟咏,极尽铺张,这是民歌的特点。“互文党”说这是互文,那么把互文省略部分补足,就成了:“东市买骏马、鞍鞯、辔头、长鞭,西市买骏马、鞍鞯、辔头、长鞭,南市买骏马、鞍鞯、辔头、长鞭,北市买骏马、鞍鞯、辔头、长鞭。”在一个集市已经把鞍马买足了,还跑别的集市不停地再买,究竟要买多少鞍马啊?难道木兰还带了一大批人从军,把当地鞍马都买空了?

“开我东阁门,坐我西阁床。”“互文党”说这是互文,因为要坐西阁床也要先开门。但这句如果是互文,就成了:“开我东阁、西阁门,坐我东阁、西阁床。”上句说得通,下句就奇怪了,难道木兰在两个房间都有床,轮着睡?

“互文党”说“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也是互文,那么把省略部分补足,就成了:“将军百战死、十年归,壮士百战死、十年归。”这就莫名其妙了,都战死了,还怎么归?有人说要理解成有的将军战死有的归,有的壮士战死有的归,但原诗中哪有这么多“有的”?这是先把它当成了互文,然后为了说得通,就又添加意思。其实这两句诗很容易理解。“将军百战死”,将军本来不容易死的,身经百战打到最后也死了,突出战争的残酷。如果是“壮士百战死”,要突出普通士兵不容易战死,这战争就是儿戏。“壮士十年归”,普通士兵是征夫,多年从军不归是悲哀,突出战争时间的漫长。如果是“将军十年归”,将军本来就是职业军人,就没什么可悲的。“将军百战死”可能还蕴含木兰在将军死后成了领军人领导军队立功的意思,“壮士十年归”是指木兰载誉归来,紧接着:“归来见天子,天子坐明堂,策勋十二转,赏赐百千强。可汗问所欲,木兰不用尚书郎。愿驰千里足,送儿还故乡。”都是说木兰受到的欢迎和奖赏。如果不是立下大功的领军人物,一个普通征夫根本不可能上明堂见天子,得到丰厚奖赏,还要许以高官。

《木兰诗》中还有一处:“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因为被余冠英《乐府诗选》注释为互文,很多人也跟着这么解释,我在近20年前写的《〈木兰诗〉种种》一文中已批驳过这种解释,在此不赘。

写诗要有灵性,否则就像网上那些“古体诗人”,即使对格律、典故了如指掌,写出来的东西仍然味如嚼蜡。同样,读诗也要有悟性,要理会其言外之意,不要拿着教参当标准,拿着常识乱套,那是误人子弟。

2017.3.18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