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霖传媒武卿:我不是央视创业帮先锋

i黑马 2017-03-20 20:53 阅读:21
摘要:这个世界不能只有一个声音,需要改变一下。

2016年9月8日,《硅谷大佬》第一集播出;2017年2月24日,《硅谷大佬》全6集在香港卫视首播;3月20日,节目在大陆地区的首轮播出正式开始:乐视,视频网站独家合作,几家卫视同日播出;广东经视等知名财经频道,紧随其后播出;7月1 日起,<硅谷大佬>在全国、全球范围内的发行,正式展开。网络收看《硅谷大佬》全六集,请移步乐视网。

2016年9月8日,武卿的“冷门”长视频《硅谷大佬》系列第一集《神秘的天使名单》一经推出,就惊艳了国内创投界和科技互联网圈。关于这部片子的话题,在微信朋友圈持续刷屏两天,还引起了许多媒体人扎堆的微信群的广泛讨论。

有记者同行转述了这样一个段子:假如你到传媒类、艺术类院校的大食堂随便吃个饭,或者去孵化器之类的地方喝个咖啡,大概就能听到邻桌有人在谈论《硅谷大佬》和它的缔造者武卿。

《硅谷大佬》海报

虽然国内不少人言必称“硅谷”,但此前还没有媒体人像武卿团队一样,带着十几箱专业设备长时间地扎根在硅谷,不慌不忙地拍摄、补拍,一弄一年半。《硅谷大佬》这部耗时18个月、花费300多万元的纪录片,填补了中国媒体和科技界的双重空白。武卿的努力,填补了太多“硅谷”仰望者、追随者的期待。

《硅谷大佬》一共有6集,选择了硅谷科技、互联网界不同行业的六个代表性人物。这些人物的共同特点就是:试图去影响世界、改变社会。武卿说,她对研究人物一直兴趣浓厚,但是最关注那类真心想服务他人、改变社会的人,这样的人在她心目中就是“大佬”:“大使命,大视野,大事业,大胸怀。”

在2017年3月20日前,这部6集系列片在中国大陆只播出过一集,但是却未播先红给奇霖传媒带来不少奖项、新人才和新的资本等。人都是环境的产物,时势造英雄,在内容创业大热的今天,许多围观者已经把武卿和马东、罗振宇、王凯等人一起视为“央视创业帮”的领军人物。虽然武卿并不这么认为,但是确实有越来越多的目光在锁定她。这一次,为什么会是武卿?

《硅谷大佬》海报

奇霖诞生

2014年6月6号,一个中国人眼中很吉利的日子。但是连日在家看书、写作的武卿,在从书桌前起来伸了个懒腰后,忽然向后昏倒。不知过了多久醒来,她发现自己枕着左胳膊,眼镜摔在一丈之外。又过了大概十几分钟,她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挣扎着爬起来给先生打了个电话。先生从父母家赶回来带她去了医院,几个小时后,朝阳医院出了检查报告:尾椎骨折。

彼时,武卿还在央视《焦点访谈》担任调查记者。

武卿:“据说我的很多前同事当时都认为我是以生病为借口,在为自己的创业暗中做准备。这是一种误解。很多人因为我的职业经历和资历,本能地把我想成一个复杂的、有心机的人,真是错了。我做人奉行“简单真实”原则。简单更难,更需要勇气吧。”武卿低着头,有些无奈。

尾椎摔断,这事儿颇为尴尬。刚开始她只能侧着、趴着睡,走路时还哆嗦,某次孩子从柜子上摔下来,她急着去扶,结果尾椎骨疼得差点背过气。后来头不晕了,武卿就开始看书,人物传记是她的兴趣。彼时,她研究了三个人物:邓紫棋、李娜、徐志摩发妻张幼仪。邓紫棋是个新锐歌手,现成的资料非常少,武卿就花了一个礼拜时间翻遍了对方在百度、微博的资料,又花了两个礼拜写作。

占据诸多独家资料,又有独家观点,武卿以13年央视调查记者的专业素质所写的关于这三个人物的深度报道,收获了巨大的关注度和影响力,这些文章现在都在微信、微博上被转来转去;其中写邓紫棋的文章《起底邓紫棋》在微信、微博一共获得了近500万的阅读量。

武卿和邓紫棋

武卿说,调查记者的思维方式深入骨髓,无论做什么内容她都使用调查思维,写人物、做人物纪录片,甚至创业本身,都是这样。 “我自问的最多的问题通常是,这准确吗?客观吗?符合逻辑吗?还有别的可能?”她最早运营的微信公号“卿谈”,基本上都是以写人物为主,偶尔也会有一些谈互联网的深度文章:互联网人物的访谈,谈互联网产品和趋势等等。

因移动互联网兴起而到来的碎片化阅读时代,快速消费品式的文章似乎更受欢迎,但武卿坚持认为:“大家不是不爱长篇阅读,而是没有好的长篇。”武卿接受采访时,多次说到《大兴安岭杀人案》:“这是一篇得用30分钟读完的深度报道,但是我认认真真看完后,还转了二三十个群。”她觉得那样的东西大家,一定是大家需要的。

记者:长篇内容,如何得到大的关注?

武卿:“长篇内容要引爆或者得到大的这种关注,有一定的规律。一定要提供与众不同的新鲜信息,一定有价值、思想,一定得有深度。要在质量上和平庸之作拉开层次,你得舍得下本儿。怎么说呢?你必须得生产出社交及媒体平台上从来没有过的东西,像是忽然冒出的一个外星人,大家觉得新奇而有用,看完他就爽了,爽了他就转了,于是自发传播。产品还是核心。比如说我的深度报道《索命麻醉》,它如何获得那么大的影响力?因为在人们的概念当中,麻醉医生就是打一针拿点红包,谁都想不到他们会过得那么苦,会有性命之忧。这对大家来说是完全陌生的新鲜信息,违背常识对吧?他肯定想知道。偏偏你在这时还狠狠地给了它一个万字深度报道,一定会有大的响动。”

“一定、必须、务必”,这是武卿谈话时常常冒出的词。我从来没有见她躲避过任何眼神,永远都是坦然而又直接地看着你,平静而又有力地一字一句说话。创业后,在奇霖传媒的某次招聘启示上她写了这么句话:“创业后我决定,要和遇到的每个人以坦白眼神对视,以恳切言辞沟通。”

回到2014年末、骨伤渐好的那段日子,武卿虽然也朦朦胧胧感觉到自己应该创业,但还是很谨慎,没有迈出那一步。她原本想先做媒体高管,一边实践一遍学习管理知识,等孩子上了幼儿园再创业时机刚刚好。可是2015年4月29日,投资人在看到她的人物报道《起底邓紫棋》后及时约了她,并在见面半小时后提出投资。

考虑了一周,看完投资人推荐的《标杆人生》《人生下半场》两本书,武卿接受了投资人的建议。武卿:“我永远不会忘记投资人约我聊天的那一天,有的时候想起来想哭——我如今的劳累过度就拜那一天所赐,嘿嘿。但是感谢那一天扭转我的人生,让我终于过上想过的生活。因为只有创业,我才能变得更好,接近自己想要的高度;也只有创业,会让我实现精神、视野登顶和利人的梦想。所以,永远感谢我的第一个投资人和他的所谓忽悠。”

决定创业后,武卿和先生商量,把只有两岁半的儿子小远送到了幼儿园。从小跟着妈妈长大的孩子,刚入园时有各种不习惯,哭得声嘶力竭。每一天清早,孩子在幼儿园哇哇大哭,武卿在墙外头一边偷偷张望,一边无声地流泪,然后担心怕被孩子发现迅速跑掉。

武卿和孩子

拿到投资后武卿马上向央视提出辞职,但是辞职手续办得极慢,她不得不一边办理一边筹备公司。投资款到位后的两个月里,武卿圈定核心用户群为中国科技互联网领域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把住内容、视频、科技三个风口,并且把第一“战场”定在了硅谷。她说,“我的用户们需要深度、完整、准确的针对硅谷的报道,既然国内没有人做针对硅谷科技互联网创投圈第一矩阵人物的深度报道,我干嘛不去做一个?”

《硅谷大佬》宣传片

“士兵”突击

“《硅谷大佬》这个项目,耗人啊。我就是个厨子,不过做的不是家常菜,是满汉全席。知道当厨子的不容易了。”谈到节目制作全流程,武卿的脸上有种说不出的疲惫。

“这个项目有很多第一次:第一次既当总导演又当总制片人,第一次去硅谷,第一次带领前后期共30多号人马,第一次以如此长的周期做大片儿。特别是,第一次调动如此多的国内国外资源来帮助我——这一年我是个吃百家饭的,不懂的事情随时请教朋友,今天问这个,明天找那个。到节目后期,琐事太多忙不过来,就抓朋友帮忙,有朋友是从硅谷回来扔下两个孩子和学业不管,来管我。”

一般情况下在电视台,总制片人和总导演一定得是两个人,总制片人做项目管理,总导演负责创作、生产,一个人兼任会特别累,也影响效率。但是奇霖传媒人最多时才12个人,为了节省开支,武卿必须一个人兼任两个角色,一手抓管理,一首抓创作。此外,她还得做公司管理。项目是项目的事,公司有公司的事。武卿:“我就是在这个过程中,知道了创业之味,体验了初创企业之艰辛和劳苦。我暗暗发愿,要帮助更多正在创业的人。”

记者:“常听身边创业的朋友说创业之苦,没钱没人没时间,还没经验;那么,你一创业就跨界做科技,还选择了跨国。其实,一般人创业多是从自己熟悉的事情开始,不熟悉肯定意味着困难,你为什么要冒这个险?”

武卿:“我不熟悉科技,但是熟悉视频;我过去做视频,不是普通的视频生产者,我还做节目模式研发。特别地,我的主要身份是调查记者——在这个行当训练多年,对哪个领域都不会发怵。因为我们有一套快速进入新领域,并作研究、分析、整合的办法。可能今天是个门外汉,一个节目做完就成了行家里手。我过去不跑口,什么领域都得迅速熟悉。现在对科技,我不敢说多资深,做一个好的科技媒体人、生产好的科技类内容,完全没有问题。”

论到创业和去硅谷拍节目《硅谷大佬》,武卿坦承其实自己是无知无畏,如果当初知道难度大,也许没胆量做了。“不过,因为没干过,才有了好奇心好胜心要走出心理舒适区。如果老是重复过去的事情,恐怕是提不起劲头来。创业这事,你没做时未必会选择做;做了,一定不会后悔。这个时代,对于天性爱折腾的人来说,不创业有点可惜”。

《硅谷大佬》剧照

记者:从央视到高科技圈,你对跨界是个什么感受?一个文科生,调查记者,和硅谷科技界的大佬们对话,有压力么?

武卿:还是因为无知者无畏吧。科技我不懂,所以就很虔诚很认真,下大量苦功夫,就跟过去面对每一个新的领域的调查报道一样,不敢有一点马虎,我怕专业上出问题贻笑大方。尤其我这一套节目,面对的可是6个不同领域:互联网金融,交通,新能源,高科技投资,大数据——在每一个领域,我的知识结构一定不会像专业人士那么完善,这是一个挑战,一定会有专业上的不足。我不怕被笑,也不怕被骂,请大家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慢慢熬炼。采访大佬,我没有压力。我采访和主持时从来没有压力,因为年头长了,心如止水。采访一位农村老伯,和采访国家总统,心态心情应该是一样的

跨国项目的滋味一点都不美妙。首先是沟通协调障碍,中国跟美国有很大不同。武卿在国内小有影响力,但是在国外不知名,人家不知道她刚开始也不够信任她。,她在硅谷采访了三十多个人,这些人中相当一部分人都有专门的公关公司、律师来管理外宣,要挤出时间接受武卿的正式采访,还有持续好几个月的无休止的前期采访,对方真的有点受不了。武卿:“我理解他们的忙碌,但是也必须把该做的前期调研等做踏实。那么,双方这个磨合过程感觉有些痛苦,我跟他们沟通的成本是跟中国人沟通成本的七八倍。”

除了沟通成本外,拍摄时间紧张也是个问题。为了节省开支,她们的拍摄团队只有 5个人,大家天天3点睡觉7点起床,从心理到生理都处于极限。武卿:“我是一个讨厌琐碎的人,我的心智不接受复杂,喜欢简单。但是这一年过得太复杂了,处理各种或熟悉或不熟悉的事务,我经常觉得受够了。但是第二天太阳升起,休息好,会觉得又可以战斗了。”

武卿在美国采访

记者:“你何必如此呢?”

武卿:“是的,有人问过,武卿你何必如此?必须如此啊。我们是手艺人,有难得的好手艺,在这个时代,必须发光发热。我不追求完美,但是追求极致和卓越,没这个劲头,真的没意思,也没意义。”

经过长达七八个月的后期打磨,2016年7月,《硅谷大佬》开始第一次封闭测试。看过样片的不超一百人,竟然有三个人表示要为下一季《硅谷大佬》节目找广告赞助商,还有一个明确表示要投资;而笔者,正是最早受邀看片的那拨人之一,从那个时候我开始关注《硅谷大佬》。

2016年8月,《硅谷大佬》开始第二次封闭测试,这次看片的只有50来人,但是其中有三十几个人表示,愿意为此片的推广、发行义务帮忙。这为《硅谷大佬》第一集播出时的火爆,埋下了伏笔。

《硅谷大佬》第一集 神秘的天使名单

2016年9月8日,苹果最新款手机上线当天,奇霖传媒勇敢地放出《硅谷大佬》第一集《神秘的天使名单》。此后,微信朋友圈一直在刷屏,一直持续到9月10日。此前团队一直担心:和苹果正面碰撞,是不是有点太自信了?但是武卿说:“没有退路,与其躲避,不如直击, 放!”事实证明,苹果发布会不仅没有成为《硅谷大佬》传播的障碍,反而帮了不少忙。在封闭测试阶段看过节目的媒体好友们,在义务帮助武卿传播片子时纷纷以这样的文字做标题:“比苹果还要硬的节目”、“一个崇拜乔布斯的中国女人在苹果发布会当天端出的作品”“苹果发布会当天,刷屏的为什么是她?”

《硅谷大佬》剧照

此时,许多媒体人扎堆的微信群,都在热烈讨论,好奇、赞叹者有,不以为然者也有。有些还在央视工作的人说:“最初我想,投资人敢投资给她,胆子真大!在央视最高职务也就是个破主编,还能做管理?但是现在我承认,她不声不响还挺厉害。”更了解她的人说:“武卿干活儿一向特别狠,很生猛,这我可知道。”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四姨说:“武卿想干成的事儿,都会干成”——对此武卿一点都不客气:“都收了,我觉得她们说的都是对的,嘿嘿。”

《硅谷大佬》第一集《神秘的天使名单》播出第3天后,奇霖传媒得到了第一份来自地方卫视的节目购买合同;播出后第10天,第一个国外播出计划谈妥;节目共吸引了十五、六家大型媒体的公开报道,并引发了包括传统媒体、新媒体在内的100多家媒体的自发报道;此外,还吸引了20多家出版结构,并在播出后一个月内敲定了同名书籍的出版计划;还吸引了五六家国内、外投资机构跃跃欲试对奇霖传媒做股权投资。

三个月后,在没有一页商业计划书的情况下,她凭着《硅谷大佬》这个敲门砖、真诚直爽的个性、清晰的思路、干练的作风,不动声色为奇霖陆续融到了第五、六、七笔总计数千万元人民币的投资;2017年春节前,在后续五集还未公开播出的情况下,《硅谷大佬》入围国内最具学术价值的专业奖项“中国纪录片学院奖”; 一个月后,因为节目对中国创业、投资群体的正面影响,奇霖传媒获得了来自官方的“新锐企业奖”;

2017年2月24日,《硅谷大佬》全6集在香港卫视播出,打响海外传播第一枪;2017年3月20日,《硅谷大佬》在大陆地区的传播拉开帷幕,乐视网独播,中国教育电视台、旅游卫视、广东经视——7月1日,《硅谷大佬》的全球、全国发行正式展开。

3.20日,乐视和地方卫视首播这天,武卿正好要去硅谷。她决定会会新老朋友,冷静冷静,给自己放个假,也让同事们歇歇。

奇霖传媒创始人武卿

“2017,奇霖要发力。”——武卿平静地说,语调不低也不高。

记者:你现在好像性格改变很大,人比较老练安静。

武卿:我只有在听到美好的音乐或者被人性的高贵、他人的苦难扎伤时,才会结结实实释放一通情绪。很多年前,我一直迷恋两句话:内不动心、外不着相,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但是始终做不到;我一直在努力修习知行合一,也做不到;我还想做一个对人只有爱没有恨的人,也做不到——但是创业后,我都做到了。创业和婚姻是最好的修行。

记者:修行-你修行的目的是什么呢?

武卿:我最大的野心就是,想知道自己这样一个普通的人因为善良和足够努力,到底可以走多远。我的身体永远都不会登上珠穆朗玛峰,但是精神和眼界可以,精神登顶,是我的所谓野心。创业,是必不可少的磨刀石。幸亏创业了,感谢创业,感谢命运。”

面对科技、视频、内容创业的创业风口,那么多懂运营、肯吃苦、会忍耐、有智慧的人——可是,穿“墙”而过,看似不动声色、不费吹灰之力融资做产品的人,为什么是这个女人武卿,而不是别人?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我也在努力从她种种与众不同的经历中探求答案。

武卿演讲《一事精致 可得丰盛》

从调查记者到新锐传媒企业掌舵者,她为什么成功?

武卿:“我的使命,就是利益他人、为改善一部分人的处境奋斗终生。我的事业,绝对不可能偏离这个方向,如果不能利益他人,我完全没有创业的动力;如果不能替这个世界解决问题,我宁肯不做企业。因为信仰我心如磐石,不会再受到世俗包括名利的诱惑,曾经残留的哪怕一点虚浮之气都完全褪掉了。仰望星空但是踏实地贴地飞行——我因为这些选择去硅谷,因为那里有我的同类,我也是不由自主被吸引。”

去硅谷前,武卿带着好些问题:硅谷为何能不停地创新?是什么在掌控企业的命运?一年后,她得到了答案:“就如同幸运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一样,伟大的企业家也都是相似的。他们对这个世界怀有极大的善意和真诚。”顾问们开会时,大家对情怀很有争议,他们提醒:不要过多涉及人的梦想、情怀,显得很虚、很空。她的好朋友万青干脆给她取了个外号,“情怀派派主”。封闭测试时,一些权威媒体的大佬们,也这么提意见,“说情怀有点空”;去过硅谷的投资人们则说:“你只是看到硅谷的一些方面,还没看到另外一些,硅谷的人绝非情怀那么简单。”

武卿和丰元资本联合创始人吴军

但是武卿有完全不同的看法,她认为梦想、情怀,才是硅谷牛人们变得卓越的本质原因:“我不只是主持人、提问者。我更是个研究者、思考者,总导演,我相信自己深入研究、用理性过滤的东西。越是表面看似不重要的东西,其实越根本。根本就是嘛!”说这话时,她睁大眼睛,仿佛要穿透我的灵魂看透整个世界。

武卿是央视最早的公益纪录片导演之一,她专注做了四年公益节目,后转而去《新闻调查》《焦点访谈》等新闻深度栏目做揭黑报道。“阳光之下必有阴影。”她发现,需要“被公益”的那些区域往往都有或大或小的问题待解决,都有深层次的原因。简单的原因是贫穷,复杂的,则各有各的原因。仅仅扬善而不去惩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后来,调查报道、舆论监督节目越来越难做出来,她就开始郁闷。

武卿主持公益活动

当最后一个监督节目被宣布拿掉的那天上午,她在家哭了一场,泣不成声。执行制片人打电话安慰,哭一场。好姐妹打电话,又哭一场。“我哪里是心疼一个节目,我是心疼自己的生命被浪费。那时候我就想,是该跟央视说拜拜了,尽管在这里待了十三年,太舍不得。”

2015年9月15日,递交了半年的辞呈终于批复完毕,她终于可以离开央视。交记者证时的那个早晨,央视旧台址的方楼安安静静,绝大多数栏目都搬去新台址了。她看看四周没人就偷偷亲了那个证件一下,拍了个照,心里默默说:“永别了,我的13年职业记者生涯”;去羊坊店路附近办最后一道手续时,瞥见铁道大厦,她一怔,忽然湿了眼睛,然后躲进路边的树影里站了好一会儿。“但我是个决绝的人,一旦决定走,不会再回头。我的离开不是为了更好地回来,永远不会再回来了。只是因为爱过,曾经有过那么一段生命缠绕。”说到这里,武卿的眼神有点恍惚:“我这人吧,对自己慎重选定的人和事,用情太深。这是个优点还是缺点,也不好说,但是这已经成为我命运的一部分。”

走上创业路之前这两年,武卿利用业余时间主持了许多科技互联网圈、财经圈的活动,对互联网开始有了认知;后来她主持方兴东社群的线上活动,开始正式研究互联网、新媒体、科技。再后来,好几个科技互联网圈的朋友邀请她加盟其公司做合伙人,她见一个人,深入研究一个行业。《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鸟瞰图》、《俯瞰互联网》、《失血的中小微企业,疯狂的中国金融》、《用互联网思维自宫并领导颠覆》等文字,均出自其手。“想来,能推动世界进步的事情,无非教育、宗教、科技。作为一种独立的奔腾的力量,科技对社会的改变是立竿见影的。”

喧闹的馆子里,浓香四溢。从中午坐到下午,然后再坐到半夜,《硅谷大佬》总策划齐骥一瓶又一瓶啤酒,武卿则手捧一杯热水,二目放光,酣畅淋漓地聊——这样的场景,在《硅谷大佬》正式投拍前,经常出现。这个理工男和文科女组合,谈中国的消费互联网,他们说希望中国互联网圈不要再这么飞扬浮躁;他们谈科技创新,希望政府更多支持,中国不仅有模式创新,也有真正的科技创新。

“这个世界不能只有一个声音,需要改变一下。”齐骥说,武卿点点头。

她在微信朋友圈写下这样的话给员工和朋友:“你的心,是浮躁狂野的,还是寂静深沉的?你的气,是浮在嗓子眼,还是在丹田之下?创业是个长跑,调整好你的心态和呼吸,就像我的座右铭说的那样:澄怀观道,宁静致远”。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