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说公交卡押金与ofo、摩拜等共享单车押金不相同

李俊慧 2017-03-15 08:36 阅读:9818
摘要:公交卡押金与共享单车押金到底有何不同?为何公交卡押金不具有归集资金作用,而共享单车押金具备了归集资金的作用?

写在前面:

技术进步如果没有带来管理创新,那么,技术进步的意义何在?

ofo、摩拜等名曰“共享单车”但实为“互联网+租赁单车”平台或公司,虽然依托“互联网+”解决了“用车还车”的便捷性问题。

但是,对于传统单车租赁中“押金”模式不但未能废止,反而演变成一种变相资金归集模式。

如果“共享单车们”的持续运营靠的就是资本输血和押金增值,那么,这种单车租赁模式还不如传统公共自行车用的放心。

对于共享单车平台可不收取而收取的、可收取较低而收取较高的押金,很多人都拿公交卡押金来说事,试图证明共享单车收取押金的合理性和正当性。

但是,公交卡押金与共享单车押金实则性质完全不同。

文/李俊慧(微信公号:lijunhui0507)

不论是小黄(ofo)、小蓝(bluegogo),抑或是小橙(摩拜)、小绿(智享),这些市面上扎堆的名曰“共享单车”实为“互联网+租赁单车”的厂商或平台,用户使用单车都要收取押金。

其中,ofo、bluegogo的押金收取标准为:99元/人或账户,而摩拜、智享的押金收取标准为299元/人或账户、200元/人或账户。

当谈及共享单车收取押金时,很多人都会举公交卡收押金的例子,以证明共享单车收押金的正当性或合理性。

而谈及共享单车收取押金有归集资金嫌疑或风险时,很多人又会混淆视听的说,难道押金只允许国有企业收,民营企业收就不合法?

那么,公交卡押金与共享单车押金到底有何不同?为何公交卡押金不具有归集资金作用,而共享单车押金具备了归集资金的作用?

同叫“押金”:但公交卡的押金收取依据来自规章授权

备受争议的公交卡押金到底是从何而来的呢?

2001年9月28日,由国家计委、国家金卡工程协调领导小组、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制定的《集成电路卡应用和收费管理办法》正式施行。

对于公交IC卡的制卡费或工本费,当时已明确规定不得单独收费

《集成电路卡应用和收费管理办法》第八条规定,“事业单位提供经营性服务,公交、供水、供气、供电、铁路、邮电、交通等公用性服务的行业或具有行业垄断性质的企业提供生产经营服务,推广使用IC卡所需费用,通过对用户的服务价格补偿,不得向用户单独收取费用。”

与此同时,该办法又规定公交IC卡等可以收取押金。《集成电路卡应用和收费管理办法》第八条第二款规定,“为控制发行费用,对不单独收费的IC卡,可以按照一定的标准向用户收取押金,押金的具体管理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制定。”

此外,对于包括公交IC卡在内的各种IC卡丢失、损坏补办时,该办法规定可以收取工本费。

《集成电路卡应用和收费管理办法》第八条第三款规定,“不单独收费的IC卡,因丢失、损坏等原因要求补发的,可按照工本费向用户收取费用,收费标准根据应用范围和价格管理权限,由国务院价格主管部门或省级价格主管部门审批。由省级价格主管部门审批的,应报国务院价格主管部门备案。”

显然,《集成电路卡应用和收费管理办法》第八条是此前包括公交IC卡、电卡等在内的各类事业单位、公用性服务企业收取押金以及工本费依据所在。

而当时之所以规定允许收取押金,说到底是因为当时国内IC卡产业刚刚起步,国家既有扶持鼓励推广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考量,也有适当减轻或控制相关行业采用此类技术方案成本的考虑。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这部制定于2001年的部门规章,迄今已有15年之久。

此外,2016年,工商总局对外发布的《关于公用企业限制竞争和垄断行为突出问题的公告》指出,“目前,供水、供电、供气、公共交通、殡葬等行业的强制交易、滥收费用、搭售商品、附加不合理交易条件等限制竞争和垄断行为十分突出,社会反映强烈。工商总局决定自2016年4月-10月在全国范围内开展集中整治公用企业限制竞争和垄断行为专项执法行动。”

而其中“用户初次申领公交IC卡时,公交公司收取或变相收取明显高于成本价的工本费或押金”是当初提出的针对公共交通企业经营中突出问题之一。

简单说,公交卡收取押金虽然有规章授权,但是,依旧备受社会诟病。

如今,打着“共享单车”旗号的“互联网+租赁单车”,原本应该用技术进步取代落后管理中存在的问题,但是,对于“押金的收取”,它们显然比公交卡公司更为着迷。

押金模式:相较公交卡,共享单车押金模式金融化且标准畸高

在公交卡服务模式中,涉及三重法律关系,1)公交IC卡在公交、地铁等公司与乘客之间是车票结算工具,2)而类似市政交通一卡通公司与公交、地铁等公司之间是支付结算服务关系

3)而市政交通一卡通公司与乘客之间的法律关系,一般认为属于“IC卡租赁关系”,即乘客租了市政交通一卡通公司发放的公交IC卡,预存一定的费用,用于其支付乘坐公交时支付车票或车费。

而因为公交IC卡发放机构将它们与乘客之间的法律关系定位为“IC卡租赁关系”,因此,为了确保乘客能合理使用IC卡并确保IC卡不被毁损,才建立了押金制度,这与租房时缴纳一定的押金有相似之处。

因此,从法律角度来看,乘客办理公交IC卡需缴纳一定金额的押金,在退卡时予以返还,本身没有问题。

更重要的是,公交卡的押金收取是以“一张卡对应一份押金”或“一个租赁物对应一份押金”收取的

反观共享单车的押金收取模式,明显打破了“一个租赁物对应一份押金”正常押金模式,而形成了“一个人对应一份押金”或“一个账户对应一份押金”的模式,使得押金与租赁物之间的一一对应关系被打破,突破了传统押金担保属性,而具有不当募集或占有资金的嫌疑。

简单说,目前大多数共享单车借助民众对公交卡押金以及传统景区单车租赁模式的认知,故意混淆了“押金的收取限于租赁期间”、“押金必须有对应的反担保物”。

因此,共享单车平台以收取押金为名归集沉淀资金,使得共享单车平台或服务具备了金融服务功能,增加了民众的资金安全风险。

事实上,租房是否一定缴纳押金以及金额大小,是出租人与承租人协商一致的结果,并非一定要收取。

而从押金金额看,公交IC卡押金大多从十几元到几十元不等,而共享单车押金少则近100元多则近300元

如果公交IC卡的押金标准是按照用户无偿租赁的IC卡的工本费确定,那么,共享单车的动辄100元或300元的押金标准又是如何形成的?

众所周知,在传统租房服务中,“押一付三”的模式,押金标准也不过是一个月房租费用。

而在共享单车服务中,单车租赁费用大多为1元/小时,如果参照传统租房模式中的押金标准“押一付三”,那么,各单车平台按照全天租赁费用约为24元的标准收取押金也已显得过高。

如今,各个单车平台收取100元至300元的押金,明显过高。

事实上,共享单车既没有足量的“可用于反担保的车辆”,又收取过高标准的押金金额,明显不公平、不合理,增加了用户的资金安全风险。

显然,在摩拜单车或ofo单车模式之下,按照人头非车辆收取的“押金”,具有了一定“滑向”非法集资可能或风险,它们不同于传统非法集资的承诺是“投资回报”,而是暗示承诺可以较低甚至免费的价格获得“持续服务”或“便捷服务”。

因此,相关部门应尽早对单车平台收取的“押金”标准规模、用途及退还予以引导或干预,既要避免共享单车收取过高的押金,也要避免共享单车平台将押金挪作他用,以期保障用户的合法权益和降低其资金安全风险。

此外,如果不能在单车租赁服务中实现“用完系统自动退还押金”设置,也应提醒民众每次用完记得手动申请退还押金。

否则,待到部分平台因行业竞争激烈或运营不善,服务难以为继时,势必可能出现押金无法退还而引发群体性问题。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长期关注互联网、知识产权及电子商务等相关政策、法律及监管问题。邮箱:lijunhui0602#163.com,微信号:lijunhui0602,微信公号:lijunhui0507)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9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