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韩国乐天作的恶!

爆料汇 2017-03-03 19:27 阅读:405
摘要:乐天,曾经以品质闻名,在华年赚191亿,跻身世界500强企业,如今却多“喜”临门!

乐天,曾经以品质闻名,在华年赚191亿,跻身世界500强企业,如今却多“喜”临门!

去年末,乐天被爆卷入朴槿惠闺蜜干政门;8月,因涉嫌受贿和挪用公款,乐天创始人辛格浩之女辛英子被捕,乐天集团副会长李仁源自杀,乐天创始人之子、现任会长辛东彬也在接受调查。

乐天当年也曾声名显赫,享誉全球,如今却遭到韩国调查,中国抵制,当真是乐天,乐天,乐极升天!

辛格浩:来自朝鲜的你!

乐天创始人辛格浩出生于1922年,那时的朝鲜半岛,尚处于日占时期。

1942年,20岁的辛格浩离开故土,来到日本,1948年,在他发现由驻日美军带来的口香糖商机后,成立了乐天集团的雏形——日本制果,主要生产口香糖。

辛格浩主张“企业是艺术”,追求企业经营的完美性,如果一个产品未得到好评而没能全面支配市场,就决不考虑其他,被评为完美经营的企业家。

1965年,战后韩国和日本邦交正常化,辛格浩随即返回故土进行投资,成立了乐天制果,以食品起家并迅速将生意延伸至了旅游、零售、化工等多个领域。

重光武雄:甲级战犯的外甥女婿

辛格浩虽然是旅日韩侨,但也称得上是日本官二代,辛格浩在日本政界和经济界都吃得开,因为辛格浩在日本期间,抛弃糟糠之妻,娶了第二任妻子重光初子,并将自己日文名改为重光武雄。

而重光初子是日本甲级战犯重光葵的外甥女。

1932年,一·二八”事件后,日军为天皇诞辰举行“庆功”会,号称民国第一杀手,斧头帮帮主的王亚樵联络韩国流亡人士安昌浩等,共同策划虹口公园爆炸案,时任日本公使的重光葵,被炸掉一条腿。

重光葵:前排左一

1946年,重光葵作为甲级战犯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关押,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在活下来的25个战犯中获刑最轻。

1949年,重光葵获假释出狱,1952年,重光葵获特赦减刑,并重返政界,当选为众议院议员及改进党总裁,任日本外务大臣。

重光葵的继任者是号称“满洲之妖”的甲级战犯岸信介(之后战犯罪名被撤销),岸信介外孙即为日本现任首相安倍晋三!

1998年出版的《辛格浩的秘密》一书中指出,辛格浩小儿子辛东彬的夫人,出身日本贵族,是曾经的日本皇太子妃人选,嫁给辛东彬是由日本前首相福田赳夫做媒。

辛东彬因家族内斗被撤职时,母亲重光初子找来当时日本第二大首富,优衣库会长柳井正祝其翻盘!

由于与日本政界,商界上层关系密切,加上辛格浩传位时的豪门内斗,乐天因“日韩双色”国籍门遭到韩国全国抵制。

张紫妍:花样男子?“花”样父子!

2009年,因韩剧《花样男子》(即韩版《流星花园》)走红韩国女星张紫妍自缢身亡。据韩国媒体SBS报道,她死前留下了长篇遗书,直指生前被迫为30多人提供性服务。

辛格浩和小儿子辛东彬也出现在了陪睡名单中,因张紫妍正是拍摄乐天旗下零食出道,消息曝光后,引发了大量关注和质疑。

有人认为张紫妍陪睡案若要深究,必然会生成爆炸性影响,甚至“动摇国本”,因此法院在审理张紫妍一案时,以当事人已经身故无法求证为由,没有对性服务一事过多追究!

但此事之后,乐天的形象开始出现严重下滑。

现实的“继承者们”比偶像剧口味重多了!

辛格浩有大儿子辛东主,小儿子辛东彬。辛东主掌管日本乐天,辛东彬掌管韩国乐天。日本是乐天起家的地方,这样的安排,原本是为了给大儿子“上位”提供便利。

然而,辛东彬更多地遗传到了辛格浩的经营头脑和管理天赋,韩国乐天的经营业绩很快超越日本本部。

单就2013年来讲,韩国乐天销售额747亿美元,日本乐天销售额只有51.3亿美元。二皇子的业绩领先太子13倍,两兄弟的经营才能高下立判!

在中日韩文化中,嫡长子历来是默认要继承家业的,但嫡子不争气,庶子不服气的剧情轮回了几百年!

“太子爷”辛东主感觉情况不妙,于是在辛格浩正式放权后,悄悄开始增持韩国乐天的股份,意图为未来争权预置资本。可惜,这招玩砸了……

2014年,辛东主突然被解除了在日本乐天的“二把手”职位,据说,这是辛格浩被人告了密,得知大儿子私底下耍手段想要“搅局”乐天在韩国的业务,一气之下就把大儿子给贬谪了……

立贤还是立嫡?=任贤还是任亲?

辛辛东主在被贬出“东宫”后不甘失败,一边积极和辛格浩修复关系,一边告状称二弟接管日本乐天后,在清洗辛格浩与辛东主的旧部。

这一切源于管理风格的差异,小儿子排斥家族化经营,韩国乐天的高管很少姓辛的,都是职业经理人。而大哥比较传统老派,喜欢用家族势力进行强权管理。

因此,辛氏家族所有人都站在大哥这边。小儿子上位后,就有很多人在老爷子旁边吹耳边风,说二弟联合外人对付家族,对家族不忠,还是姓辛的才靠得住!

财阀经济历来以亲戚纽带维系,因为在任人唯贤还是任人唯亲这个问题上,辛格浩选择了后者,调转枪头,全面打压小儿子辛东彬!

辛东彬:妈,我亲爸是不是隔壁柳叔叔?

2015年7月,辛东主带着辛格浩来到日本,宣布解除辛东彬职务。

辛东彬立刻对外称解职令未经董事会表决,属无效。

同时,重光初子找来一群隔壁老王:优衣库会长柳井正,瑞穗银行、三井住友银行等,鼎力支持辛东彬!

在亲爸们的支持下,辛东彬召集乐天日本的董事,召开紧急会议,直接解除了辛格浩会长职务,只留“名誉会长”的虚名。这下老爷子彻底栽在了自己儿子手里,直接被逼宫出局……

这场旷日持久又万众瞩目的家族内斗引来了韩国检方的关注。

2016年11月19日,韩国首尔检察厅结束对韩国乐天集团持续4个月的调查,以挪用公款、逃税等罪名,起诉辛格浩、辛东彬、辛东主等辛氏家族成员以及19名乐天集团前任或现任高管。涉案金额约10亿人民币。

结语

韩国政府还没稳住,如今又招惹了中国政府与中国消费者,多喜临门的乐天,面对中国的全面抵制,心里想的估计是:如果可以时光倒流,打死我,我也不买那块地!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