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为何把“实体+互联网”的担子都压给了飞凡

信海光 2017-01-15 15:59 阅读:295
摘要:王健林做万字年度报告,为何把“实体+互联网”的担子都压给了飞凡

一年一度的万达年会昨天再次召开。每年的万达年会,王健林都要做满100分钟演讲,总结万达前一年做了什么以及下一年要做什么。这100分钟演讲不但在万达内部疯狂传播,在整个中国经济界也相当受关注,因为以万达的影响力和步伐,万达的一举一动已经不仅代表万达自身,同时还具备了某种象征性和风向标的作用,外界各取所需,有的借以对明年经济形势做出预测和预判,有的从中吸取经验和教训,而与互联网相关的行业,则格外关注王健林演讲中有关互联网转型的部分。

王健林年会宣布万达转型基本成功

自从政府报告提到“互联网+”以来,传统企业向互联网转型或者通过互联网实现转型既已成大趋势,而其中最受关注者当属王健林的万达。这不但是因为万达规模大、体量大,更因为万达是传统企业中最早认真对待互联网转型的之一,观察王健林的产业布局,至少从2012年12月CCTV经济年度人物颁奖盛典上跟马云打那个赌开始,万达的转型进程既已酝酿,至2014年1月万达年会上,王健林正式宣布万达启动以服务业、互联网、国际化、轻资产为特色的第四次转型......到昨天万达再次召开年会,万达第四次转型至今已推进整整三年,现在已经进展到什么程度?其中万达的互联网转型又进展到什么程度?

梳理王健林整篇万字演讲,在转型部分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有两点:其一,王健林正式对外宣布万达转型基本成功。他明确提出,不仅万达集团不是地产企业,万达商业也不再是地产企业了。在去年的年会上,王健林曾经宣称,一个世纪以来,全球的大型房地产企业没有一家转型成功,万达可能就要改写世界经济历史,要成为全球第一个大型房地产企业成功转型的样板。万达转型决不是口头说说,样子做做,而是说到做到。看来,一年之后,万达是真的说到做到了。而证据之一则是营收数字,万达集团的报告显示,万达服务业收入占比55%,历史上首次超过地产,未经审计的净利润也大于地产,万达提前一年实现了转型阶段目标;特别是作为转型核心企业的万达商业,虽然地产收入仍大于租金等其它业务,但预计租赁业务净利占比已经超过50%。同时王健林还宣布,万达商业向轻资产转型成功。

万达建成中国唯一的实体商业+互联网模式企业

其二,万达的转型成功是有代价的,网络、文化等新兴产业贡献巨大。王健林称,为了转型,在地产火热的2016年,万达大胆调减600亿元地产收入目标,坚决实施企业转型,“在中国除了万达,没有别的企业能做到”。最终地产收入下降了25%,但是万达集团总的收入还实现增长,就是因为文化、网络这些新兴产业增速大大高于地产。王健林除了预测2018年文化集团将会成为万达又一个千亿级企业之外,还宣布万达网络科技已经成为中国唯一的实体商业+互联网模式企业。

何谓“中国唯一的实体商业+互联网模式企业”?对于万达来说,其标志是去年10月份万达网络科技集团的成立。之前,万达集团被分为商业、文化、金融三个板块,万达网络科技集团之后,使网络一举跃升为万达四足之一,其专注线上线下融合,旗下包括飞凡信息公司、快钱支付公司、征信公司、网络数据中心、海鼎公司、网络信贷公司等等。

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是万达商业+互联网模式确立的开始,同时也是万达互联网战略近年来层层推进的结果与集大成者。从2012年5月,万达进军电商领域,发布万人招聘计划,重点引进O2O电商领域的人才开始,到2013年成立万汇网,主打线上线下融为一体的电商模式,再到2014年与腾讯、百度联手成立俗称“腾百万”的万达电商,再到2015年万达金融集团成立,纳入飞凡、快钱、万达网络信贷等业务,再到最后万达网络科技集团单成万达一足,整个过程有进步也有试错,但最终,万达还是找到了自己的互联网转型路径。

在王健林所说的“实体商业+互联网”模式下,实际上是要以飞凡为基础,融合线下实体与线上互联网资源,为实体产业的经营者和消费者搭建的一个“实体+互联网”开放平台,使实体商业可以在这一平台上通过“实体+互联网”的方式实现快速发展--比如利用互联网大数据,实现场内与场外互动、远程与现场互动、线上与线下互动、虚拟与现实互动、快闪购与大折扣互动、传统营销与互联网营销的互动等。

这是在经过多次转折和摸索之后万达在互联网转型路上的最新选择,在“实体商业+互联网”模式下,飞凡的定位不再是以前的O2O运营,而变成“实体商业+互联网”场景服务运营商。它不但要协助万达自身的商圈物业进行“实体商业+互联网”运营,同时还向万达生态之外的整个实体商业赋能,包括提供全面嫁接互联网的整体解决方案、运用大数据、云计算等先进技术升级传统零售的运营模式、加强线下场景的丰富性、向实体商业输送包括会员、积分、营销在内的新型服务管理系统等。

通过王健林的工作报告可以看出,在2016年,飞凡的突破性进展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其一,飞凡用户爆发式增长。去年活跃用户达到1.5亿,飞凡通会员8284万。新增合作大型购物中心1799家、中小商家10万家、影城3600家、大型医院410家、高端酒店2200家;同时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30个城市开展了智慧城市、生活服务等业务合作,建设了苏州、西安两个城市的飞凡通示范项目,实现爆发式增长;其二,助力实体发展。2016年飞凡开展了11次大型活动,大大传播了飞凡品牌。特别是“6.18年中庆”和“双十一全民狂欢节”,联合近万家实体商业,打造了实体商业全国最大规模的营销活动,这是中国商业史上实体商业第一次举办如此大规模的全国性活动。活动实现销售额560亿元,90%以上的商家业绩增长,超过50%的商家业绩同比增长超过两位数。这说明飞凡有助于实体商业发展,实现双赢和多赢,不是打掉实业或者挤占实业。王健林并特别说明,“这560亿销售额虽然绝对数据看似不是特别高,但我们起码做到了两点:很少刷单,很少退货”。其三,举办了飞凡商业年会,去年9月万达商业年会改名飞凡商业年会,超过8000个品牌、3000多个加盟商、4.5万人次专业人士参会,这些都创造了中国商业博览会的记录,飞凡商业年会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行业盛会。

募资100亿小目标:王健林把“实体商业+互联网”的担子都压在了飞凡身上

万达网络科技集团已经是万达集团的四大支柱产业之一,其中飞凡主要承担了互联网的产品研发、设计、运营等业务。王健林的工作报告,在提到互联网的部分,谈到的也主要是飞凡,压担子的也主要是飞凡。

在去年的年会上,王健林给飞凡定下长短期发展目标,力争2018年实现整体赢利,2020年利润过百亿,实现飞凡的整体上市。这个目标可说定的相当之高,比如在整个中国互联网业中,目前利润过百亿的也没几个,按市盈率算,那意味着未来几千亿市值。

所以,王健林在今年年会上,才提出了计划A轮私募募资100亿元的小目标......上半年要完成示范项目和估值评估报告,三季度开始私募。要找好的投行和投资人,不是完全找“朋友圈”,不能完全找财务投资人。我年会上把飞凡的发展目标说了,明年要盈利,2020年要利润过百亿,飞凡私募估计不愁找投资人了。在募资之外,王健林还向飞凡提出落实今年的发展任务;扩大合作范围;从技术和资本两个方面开展合作等三大要求。

为什么要主要把担子压给飞凡?这是因为在万达网络科技这个板块中,飞凡承担的是“基础设施”的角色,是万达网络科技的核心,飞凡的营收未必最高,但万达正在营建的“实体商业+互联网”却是建立在飞凡之上,飞凡是其他所有业务的连接者和基础入口,甚至在超出板块之外的整个万达集团,飞凡也充当着连接者的角色,这从万达去年把万达商业年会改名飞凡商业年会可略窥一斑。

就像王健林所说万达的转型世界罕见一样,飞凡所正在探索的模式在世界范围内都还没有先例,也找不到模仿对象,从这个角度说,飞凡在未来的成功之路注定不会平坦,但这同时也从一个侧面显示出中国企业日益增强的探索精神,其背后则是中国互联网业无论在基础设施和商业模式领域都已经居于世界前列这一事实。没必要妄自菲薄,这是真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