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掌控大阿里,逍遥子终于完成CEO管理大考

信海光 2017-01-13 23:06 阅读:169
摘要:如何真正把一家2200亿美元的公司掌控在手中?逍遥子终于完成CEO管理大考

自从马云在去年10月14日的杭州云栖大会上提出互联网社会面临未来的“五新”(新零售、新金融、新制造、新技术和新能源)观点之后,经过整整三个月的内外部舆论准备,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终于在今天(1月13日)下午以一封全员公开信的方式宣布,阿里巴巴集团已开启组织结构全面升级,全面拥抱“五新”,张勇在信中表示,2017年是阿里巴巴集团“五新”战略开始的一年。激动人心的战略,必须有强大的阿里巴巴文化,不断升级的高效组织和强大的执行力,才能一步步变成现实。

在全员公开信中张勇宣布,任命刚卸任菜鸟网络CEO的童文红为阿里巴巴集团CPO(首席人力官)兼任菜鸟网络董事长,万霖出任菜鸟网络总裁;任命蒋芳担任张勇的国际业务特别助理兼阿里巴巴集团副首席人力官;吴敏芝和戴珊工作轮岗,吴敏芝任阿里巴巴集团CCO(首席客户官),戴珊任B2B事业群业务总裁;阿里巴巴集团CTO(首席技术官)张建锋兼任阿里云CTO,同时云OS事业群进入阿里云事业群,由胡晓明负责;王帅作为阿里巴巴集团公关市场委员会主席,同时担任集团公共关系团队负责人。

张勇对阿里人事进行大刀阔斧的变动引外界关注,然而,这对于正在启动的或将成为阿里未来转折点的重大变革来说,反而只是表面问题。在这次继2015年5月逍遥子担任阿里CEO之后所推动的阿里最为完整的组织升级背后,叠加有数层逻辑。首先,它的大背景是马云所预言的以“五新”为特征的下一次技术革命正在席卷全世界,各行各业都将受到冲击,也包括阿里自身。所以马云提出,未来“电子商务”这一概念将很快被时代所淘汰,传统电商将被彻底改变,而阿里也将获得重生,但为了重生,阿里就必须进行组织结构重构,以使组织变得更高效、执行力更强大;其次,对于张勇个人来说,这次因执行“五新”战略而进行的全面组织升级,标志着其职业生涯已经迈上一个新的台阶,接印一年半之后,张勇终于完成了CEO管理大考,除了在业绩上实现突破之外,也在组织架构的掌控上游刃有余,足以担当起阿里这家总市值2223.07亿美元的巨型公司的掌舵人,当然,这种掌控也包含阿里文化的传承在内。

对于张勇来说,这其实相当之不容易,因为阿里并不是一家普通的公司,甚至也不能以其规模--比如总市值数千亿美元--来一语而涵盖之。14年来,阿里兴起于互联网,依靠科技在互联网和商业的不断结合中持续进化,到今天已经成为一个网上新经济体,其经济规模堪比一个中型国家,其管理之复杂化,甚至还要难于一般的中型国家,至少在一般的小政府国家中,国家领导还能实行无为而治,但张勇却必须对阿里的发展与变革负责。

张勇通过管理大考的时刻,也是阿里面对新未来的时刻。马云的“五新”概念未必能够在短期内获得行业一致的认同,但经济界正在掀起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事实却已是共识,比如平台经济体的崛起。按去年12月23日的价格计算,十大平台经济体(苹果、谷歌、微软、亚马逊、Facebook、阿里巴巴、腾讯、Priceline.com、百度、Netfix)市值已经超过十大传统跨国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埃克森美孚、强生、摩根大通、通用电气、富国银行、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宝洁、雀巢、沃尔玛),这是历史性的拐点。其中,10大平台经济体里面有3家中国企业,7家美国企业,而在传统10大跨国公司里面没有一家中国公司。这表明,数字经济时代,中国有机会可以跟美国一起创造未来。而在今后,将驾驶阿里这艘“五新”巨轮驶向未来的,是张勇。如果最终张勇的变革能够获得成功,其声誉将不会阿里创始人马云,当然,其中隐藏的挑战也将极其惊人。

张勇于2007年8月加入阿里巴巴集团,担任淘宝网首席财务官,参与设计淘宝商业模式,帮助淘宝在09年年底实现盈利。之后,作为双十一购物狂欢节的创立者,张勇持续数年主导阿里双十一活动,将其打造成全球最大的网购狂欢节,张勇自2013年9月起担任阿里巴巴集团首席运营官,全面负责阿里国内和国际业务的运营,带领公司成功向移动转型,建立全球物流平台菜鸟网络,并推出了天猫国际。同时张勇还主导了阿里巴巴集团多项重要战略投资,包括苏宁云商、海尔电器、银泰商业集团、新加坡邮政等。

与马云相比,张勇多年以来向外界展现更多的是一个优秀执行者的形象。然而,在担当阿里CEO之后,通过一力促成的多次组织结构升级,外界又认识到张勇自有一套管理哲学,令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对组织结构运营方式升级的高度重视,他认为,未来企业要适应市场的变化,一定是从组织结构的根本上进行自我改革和升级。重构自己,带来业务的重构和市场的重构。向组织升级要执行力,以组织升级为战略变革的先导,可以说是张勇的组织哲学。

在张勇看来,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越来越深,导致新经济和平台经济体崛起,同时企业之间的竞争也随之发生变化。一切商业竞争,到最后都会变成组织的竞争,新经济体的出现也要求建设一个一个适应新生产力的组织生产关系。未来的组织方式需要从树状向网状结构转变。工业时代延续下来的管理哲学,企业内部通过树状架构实现职能分工,通过KPI实现执行,用流程实现控制,这种管理哲学天然就和“网状连接”相对立。如果能够把组织从控制型转变为赋能型管理,就能够真正为创新创造更多空间。在网状结构下,公司内不同团队之间,很快会形成基于共同认知在工作上相互交融,以“满足客户需求为中心”自我驱动的工作。不仅在企业内部,未来企业间的关系也会相互结成网状。边界消失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将成为未来企业间关系主流,这些网络交织起来就是生态。

张勇的组织哲学对新经济体特点的认识非常时刻,或许将来随着实践的增多,其组织哲学甚至真的有可能升级为独树一帜的管理哲学派系,然而,外界需要知道的是,张勇的组织哲学并不是他自己闭门造车琢磨出来的,而是内生于阿里文化上的,阿里巴巴核心价值观中本来就有一条“拥抱变化”,在组织文化上,这家公司每一次架构变化,实则都是阿里感受到机遇和挑战后的自我变革,而每次组织升级,带来的往往是业务的爆炸式增长,以及更为重要的,商业形态的全面变革。作为生态圈的开放平台,阿里巴巴的组织升级也影响着合作伙伴,包括品牌商和零售商的关系,品牌商和渠道商的关系,品牌商和物流商的关系,都在重构协作,从而完成商业进一步更新和演变。当这种推进和演变聚集到一个临界点时,结果就是能量的巨大爆发。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