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习惯的3个小故事:理发师、烧烤、油条豆腐脑

刘兴亮 2017-01-12 17:32 阅读:61
摘要:在成都读大学,收获之一就是把我变成了一个吃货。在那个吃货的季节,火锅、麻辣烫、串串香、烧烤、冷啖杯等等纷至沓来,一起丰富了一个吃货的人生。

(照片拍摄于峨眉山,那年我大四)

1、烧烤

在成都读大学,收获之一就是把我变成了一个吃货。在那个吃货的季节,火锅、麻辣烫、串串香、烧烤、冷啖杯等等纷至沓来,一起丰富了一个吃货的人生。

这也导致了两个后果:一个挺严重的,把自己的肚子搞大了;另一个更严重,导致我每个月都有30来天不能吃凉的。

其中,烧烤更是我的爱。颠峰时期,夜夜光顾。

学校的东门外,是密密麻麻一家挨一家的烧烤摊。我经常去的那家,摊主是来自资阳的一对中年夫妇。夫妇俩老实厚道,靠这个烧烤摊供着4个孩子读书,我刚认识他们时,最大的孩子14岁,最小的只有5岁。

东门,是学生们的主要活动场所,除了各个小吃店,还遍布着录像厅、台球室、麻将馆等等。每次出东门路过那家烧烤摊,男摊主总是冲我憨憨一笑,然后问一句:“今天吃不?”若那天没有吃烧烤的打算,就冲他摇摇头,或者随便回应两句。

奇妙的是,久而久之,当他问我“今天吃不”的时候,我却有一种歉疚的感觉。怎么今天就没吃他的烧烤呢?感觉挺对不起他的。

不吃他家的烧烤竟然会有对不起的感觉?真是奇妙。

2、理发师

我有个御用理发师,叫车里木格,是个蒙古人。虽然蒙古大夫是个贬义的称呼,但这个蒙古理发师却很靠谱,于是,这个理发师,我一用就是八年。

人其实是很懒惰的,也是很专一的。像理发这样的事情,一般来说,认准了就不愿意去改变,用户的迁移成本是很高的。特别是像理发这样涉及“面子”的事情,用户更是不愿意去尝试,迁移成本更高。当然,也有个原因是办卡把会员们都卡住了。

后来搬家了,虽然还在北京,但却搬到了15公里之外。一开始,由于多年养成的习惯,还总是驱车15公里去找车里木格理发。但我的发型很特殊,通常半个月就需要理一次。这样长途奔波几次以后就不得不放弃,遂决定在新家附近再开发一家理发店。

没有想到的是,自此便拉开了长达几个月的痛苦折磨,理发店换了一家又一家,理发师换了一个又一个,总感觉都差了那么一点。

长达8年的习惯,别说超越,赶上都难之又难。

3、油条豆腐脑

油条豆腐脑,是我的爱。这个爱,从高中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小区门口,有一家陕西人开的饭馆。小店虽然不大,但很干净,而且老板又特能侃。于是,每天早上,一边吃着油条豆腐脑,一边和老板侃着各种市井趣事,成为了我每天生活的开始。这家饭馆,也就成了我的定点早餐单位。

某天早上,我和往常一样,驾车从地库驶出,右转,路边停好车,一边翻看着手机,一边走上台阶。通常,老板这时就会冲我喊,“还是老三样?”但那天,却没听到。一抬头,惊呆了,小店大门紧闭,吊着长长的链子锁。

有急事回家了?还是关门了?怅然若失中,也没有了吃早餐的心情,空着肚子上班去了。

过后的几天里,每天路过那个小店时,总是幻想着能看到开门的场景,能听到老板的吆喝。却总是失望,看到的总是那长长的链子锁。那些天,总是莫名地空落落的。

起初,还总想着可能是老板回老家之类的,每天路过时都睁大眼睛盯着看一会,直到有一天,那儿挂出了“过桥米线”的招牌。

此后几年,再也那种油条豆腐脑的味儿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