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淫自嗨的“公认世界三大表演体系”

空间戏剧 2017-01-11 18:28 阅读:70
摘要:鲁迅笔下的“十景病”一直存在。几大,几强,为了壮国威就各种意淫自嗨~

文\杨申

写在前面:

我对京剧以及戏曲艺术所懂所知颇为皮毛,借此内容仅为揭开真相,若有关于京剧或者戏曲被人贻笑大方的外行话出现,敬请见谅,当然该笑还笑。

本文不评价各种剧种、流派、艺术之间的高低优劣,仅以“世界公认三大”为靶子,揭开这层自欺欺人的面纱。

另外,近日牙疾,状态颇差,如有错别字病句以及不严谨之处,还请见谅!

正文:

世界上从来没有所谓"三大表演体系"(或"三大表演流派")的"公认说法"。(大在哪?另外,要说有“三大”,就得有其他“N小”吧?那是N们是什么?纯粹十景病!)

谈起 "三大"的源头,最早的出处应该是中国著名导演黄佐临先生在1962年时对于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布莱希特、梅兰芳的风格比较,主要用于借与京剧的比较来介绍他国戏剧风格样式。据悉在佐临先生晚年,又曾丰富了其内容。

但是,佐临先生从未在任何文字里表明这就是"世界三大表演体系(或流派)"!

黄佐临先生

作为一个戏剧工作者,将各种风格、流派、体系,甚至不同剧种、不同门类的艺术拿来进行比较是很正常的事情,为的就是找出各自的优点缺点,取长补短以完善创作。就像你可以比较相声和二人转,也可以比较芭蕾和现代舞,也可以比较诗和词。上述这些都不是一个东西,只是有异同存在而已,那么为了自身进步,可以借鉴学习。

所谓"谎言说一千遍就是真理",自佐临先生后,戏剧人愈发理直气壮,觉得"三大"已经是不变的真理,并都以"世界公认"而自居。一旦有人提出异议或者疑问,那么所谓的"梅与斯、布的苏联交流"以及佐临先生就会被拿出来当作说辞与挡箭牌,并生怕自己被戳穿一样,玩命写著作和夸大以便求得个人地位的安全。

说说所谓的"梅与斯、布的苏联交流"吧,按说艺术家之间见面交流是非常正常的,不过但凡用正常人的脑子就应该清楚:就见个面聊个天,语言交流还费劲呢,就深入探讨艺术?探讨完然后就"世界三大"了?谁给封的呢?是媒体?是政府?是某个评论家?就算真有人,算他是斯大林希特勒,能代表苏联德国也不能代表全世界吧?(梅耶荷德对梅兰芳的艺术大加赞赏,那时候正是他与老师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分庭抗礼阶段,难免没有借梅老板的写意打击老师的写实之嫌。)

那就是大师们自封?更不可能啊!首先布莱希特根本就没和梅兰芳会上面,仅是看了梅的演出。就算此后布莱希特多次写文字提到戏曲艺术,也和“三大”无关。另外,说句好玩的,就算大师之间再投缘再友好,斯与梅交流后也不能自己说"从今往后,咱哥们儿就是世界两大还是三大戏剧体系了啊!"或者布崇拜梅,于是自己决定自己和梅,再找个有名的斯,共算“世界三大”……

(这类不要脸的话和事一般会出现在中国戏剧界,没事给自己封个几大几强,领军领袖的,最多加个"被誉为"一一一被谁誉为?丫凭什么有那么权威?别人凭什么被丫代表?)就像前两天挺岳云鹏的相声里说的:"星二代有自己说的吗?你走大街上跟人说大哥,我星二代……"既然小岳的相声可乐,那戏剧人自己把上述这种大帽子称呼写进自己的title和宣传里就不可乐吗?!

布莱希特(1898—1956)

略有跑题,"三大"这事儿不是大师们自己吹的,也不是佐临先生说的,就是一批批戏剧人不求甚解、盲目自信、不敢怀疑、听之任之、以讹传讹、虚荣自负的产物。人家梅兰芳先生当然是大师,但是那是京剧大师,不是戏剧(也就是中国俗称的话剧)!说焦菊隐先生借鉴戏曲并与戏剧相结合走出中国话剧的民族之路,没错,但前提是"中国、民族"几个字的界定,其风格与方法并不代表在世界戏剧范畴共通。至少在他的成熟期作品中,没有一台外国作品的戏剧演出运用了戏曲手段吧?(早年间将戏剧改成戏曲演出不算,那是戏曲形式)当然,可以说也许是因为焦先生过早去世没有机会,但不得不承认,"唱念做打"对于戏剧的表演,只有在"中国戏曲"或者"中国式戏剧""中国民族风格化戏剧"的情景中才有最大的发挥空间,而并非适用于所有表演,包括镜头前的电影表演(除非你演的是京剧演员或者是京剧电影样板戏之类)。这也正是为什么国外戏剧艺术家承认京剧是伟大艺术,却没有什么人将其程式元素运用到实际戏剧演出中一样。更多的借鉴仅是一种形式探索以及一种表演风格。

另外,中国京剧和日本能剧从本质上讲都是民族艺术,也都有很大成就和各自特点。那凭什么京剧表演能"三大",而能剧表演就不能"三大"呢?就算一个国家的,昆曲远比京剧悠久得多,越剧也不是没有名角儿粉丝也不少,为啥必须由京剧的表演做为戏曲表演的代表呢?中国政府当年确实封了梅兰芳先生为官方认定的艺术家,但却并未封过"表演体系"一词。(就算哪天真封了,也是只能代表中国,代表不了世界啊)

1958年《茶馆》彩排时,编剧老舍(右二)与导演、演员座谈,前排右一为焦菊隐。

说回来,梅兰芳先生和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不同,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之所以能被称为"体系"二字,乃是他独创了诸多表演的训练方法、导演的技法理论以及影响了一批诸如梅耶荷德、瓦赫坦戈夫等人在其理论基础上的拓宽与衍生,可以促进一代代人的艺术革新,包括对于戏剧美学、导表演艺术、舞台样式的探索。

而京剧如果说体系,那也是京剧作为体系,因为这是多少代人的传承,而非某人独创。至于是否以梅兰芳先生命名可以讨论,毕竟梅兰芳先生对于这门艺术的推动发展有着巨大的贡献,且开创了最适合自己表演的京剧流派。但需要明确一点,如果京剧表演被算是体系,那它的前提也是"京剧表演",而非"戏剧表演"(包括电影表演)。戏剧(电影)的表演是不需要建立在程式的基础上的,可以是完全生活化的也可以是具有风格特色的,而京剧的表演则必须建立在固定的程式之上。

那么是不是说不同剧种就不能借鉴表演了呢,当然不是。这个可以根据各人不同的需求,在形式上、方法上、风格上进行学习、领悟与拓展。但是,以此用不同剧种来统一讨论表演方法甚至上升至体系,不论是否称为"三大"都很属于勉强为之。

1963年,梅兰芳、欧阳予倩与苏联专家波波夫等人观看北京人艺上演的《关汉卿》后,与田汉、焦菊隐等主创人员的合影。

至于布莱希特,个人感觉他在中国的知名度快比在德国都高了。仿佛一说"表现""实验""先锋"就必谈他了,且不断被神化。须知他的风格虽然独特,但尚成为不了体系。据悉德国对他的定位也从未有明确的"体系"之称。当然,他是一位伟大的导演,也是一位艺术风格强烈的戏剧大师,但是在德国导演中,他的地位并不比莱因哈特高。他的艺术风格也并非所有德国剧院都接受应用,这也是为什么德国的戏剧并非所有都采用间离手法的原因所在。(另外,关于间离手法,并不是说你"演着演着戏和观众交流几句或者人物与角色跳进跳出"这么简单,但它今天不是重点,未来有机会再写。)

在俄罗斯和德国,他们都会推崇自己的戏剧大师,也会尊重或者说客气一下中国的京剧艺术,但是绝不可能将他们放在一起称为"三大"并传授给戏剧人与观众。这也就是除了中国之外,没有任何国家的正式戏剧教材或者百科全书里会称"斯、布、梅"为"世界三大表演体系或流派"!那么,除中国外,全世界都不承认,何来"公认"一说?

从"三大"的名头下,其实中国戏剧得不到任何好处,除了自我虚荣心的满足。在任何其他国家,你说京剧是戏剧,都不会有人认可,因为京剧对于外国人就是"Beijing opera",既不是drama也不是theater更不是spectacle。而你跟人家说"世界三大表演体系或流派",恐怕就算不被嘲笑,也会被觉得莫名其妙。

我在十几年前留学俄罗斯时,曾和导师与同学谈起"世界三大体系"。我印象非常深:大家都是一副"你说什么?我怎么不知道"的样子。而后我又这样白痴过几次,和其他国家的戏剧人交流,得到的态度是一样的。我又各种看书翻资料,没找到,最后终于确定这个"世界公认三大表演体系"是误国误人误戏剧的臭傻逼的理论!我忘了当年是谁教我的这个理论(应该不是正式上课吧)但要让我想起来或者确定了是谁,我一定当面骂你八辈儿祖宗!

呵呵,说笑了,其实跟我说这个理论的人也是受害者。中国的"唯大师论""唯权威论""唯名人论"已经成为了顽疾。没有人敢去质疑,没有人愿意揭露。碍于面子、碍于名利、碍于"不得罪人",于是事不关己、听之任之、纵容这种意淫理论一代又一代地愚弄中国,就像是中国戏剧明明长了一块赖皮癣,却非要告诉别人这是如何的美观。因为割掉会疼,何必自己出头?

那我就当这个动刀的人吧,相信还有很多人与我同道。请不要再让"三大表演体系或者流派"蒙蔽世人荼毒艺术了!

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左)和符·涅·丹钦科的合影

ps:我相信会有很多业内人看了这篇文字后可能暴跳如雷,因为我触犯了你们的名利。我放话在这儿,你们只要能从世界上除中国以外任何一个国家的正式戏剧教科书或者某国际戏剧大师著作或官方百科全书里找到关于"世界公认斯、布、梅是世界三大表演体系"的文字定语,我永远离开戏剧圈,终生不以戏剧吃饭。但如果你们找不到,就请以后闭上嘴巴别再误国误人误戏剧!

最后一句:艺术欢迎比较与借鉴,但拒绝借大帽子意淫和忽悠。如果你认为这三个人所代表的就是"世界三大",请标明这是自己的观点,不要为了给自己壮胆儿就动辄代表世界代表所有人。

你,没有这样的权力。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