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狗直播,能否通过“歌手养成”颠覆传统造星模式

娱乐资本论 2017-01-08 10:22 阅读:255
摘要:自去年7月份新音乐集团成立之后,酷狗又有大动作。

作者/阿宝 编辑/李忻融

本文首发:娱乐资本论(yulezibenlun)

自去年7月份新音乐集团成立之后,酷狗又有大动作。这次吸引广大舆论的聚焦点是其旗下直播平台的新身份,立足“即点即唱,真唱直播”定位的酷狗直播。

1月5日晚上,酷狗举办了2016酷狗直播音乐盛典,与刚刚过去的几大卫视跨年晚会上的假唱风波相比,此次主打“真唱”的直播可谓是一股清流。另外,与各类盛典不遗余力打造天王天后阵容不同的是,酷狗表演嘉宾名单里除了张柏芝、蔡依林、薛之谦、王祖蓝等大卡司外,还多出了一些优秀的素人歌手,而他们的另一层身份则为酷狗直播上的音乐主播。

至此,酷狗直播被推到台前。

酷狗直播与酷狗音乐在做同一件事情,就是挖掘新的音乐、新的歌手。可是,2016年,300家直播平台贴身肉搏之下的格局已暂时落定,其中的热闹与残烈无需赘言。在这个节点上,亮出“直播”的酷狗该如何攻城占地呢?

从繁星到酷狗直播:更强调音乐性

其实,酷狗直播并非新生物,它是由原来的繁星直播改名而来。

2012年在推出酷狗直播(原名繁星直播)的时候,将其定位于“在线视频互动演艺平台”,称得上直播行业的先行者,且很早实现了盈利。据酷狗直播负责人介绍说“我们觉得繁星时代已经来临,互联网时代的明星就属于点点繁星,你有一万个粉丝支持的话就可以很好地生活。”于是便有了“繁星直播”的名字,不过后来发现,四年过去,用户和媒体对自家平台有点模糊。

这也难怪,红海汹涌的玩家里,不时产生一些“造人”、“砸车”等猎奇、打擦边球的直播内容挑逗着人们的注意力,酷狗直播确是规规矩矩专注音乐。

酷狗直播之所以更名,可以说是品牌战略上的一次升级,这样定位更清晰,回归初心,就只做音乐直播,踏踏实实地深耕这个细分领域。

自直播身处风口浪尖以后,“主播”这一词汇便被涂抹上了一层特殊含义:色情、低俗。为了扭转舆论偏见,酷狗直播专门为其平台上的主播歌手拍摄了一部《原来你是这样的主播》纪录片,其中,你可以看到收入微薄的乡村教师、身患小儿麻痹症的轮椅女孩,在求职屡屡受挫的情况下,最后通过酷狗直播平台获得了大众的尊重和喜爱,同时也改善了自己的生活。其实并不是像某些舆论偏见所讲的那样,还是有很多活跃在直播平台的正能量主播,他们的努力和坚持是需要被大众所理解和尊重的。

之前,小娱还担心酷狗直播会不会因为改名而造成品牌认知降低,事实恰恰相反,因为更加强调了音乐性,用户接受度反而大大提升,仅过去一年,平台上十五万名表演者直播时长高达三千万小时,累计唱歌5000万次,相当于百万场个人在线演唱会。

聚焦音乐直播,打通酷狗产业链

在酷狗直播上,所有入驻歌手都要经过人工面试审核、实名认证方可进行直播,判断标准分为互动性、形象健康、会唱歌三方面。对于初进入的歌手,平台开辟了专门的新人专区,通过大数据算法,保证新人与大主播之间的榜单排名维持动态平衡。粉丝则可以对喜欢的表演或歌手进行打赏、打榜以表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酷狗直播一直提倡真唱,并为此开发了专门的真唱识别技术,并成为全国首个在大型演唱会盛典活动中使用此项创新技术的公司。在此次酷狗直播繁星音乐盛典歌手演唱过程中,用户便可以通过屏幕上的声波确切看到声音的精准匹配,从而判断是否是真唱。

不过,由于素人歌手势单力薄,不管在推广资源、还是曝光机会上皆不知所措。此时,酷狗音乐与旗下5SING的作用就显山露水了。

当你打开酷狗音乐APP听某首歌曲时,页面上会弹出内置的直播功能,提醒用户有一个人正在翻唱你所听的曲目,点击进去便能看到歌手实时表演。据介绍,酷狗直播70%的流量都是凭借此种方式从酷狗音乐上导入进来。这也保证了酷狗直播音乐基因的纯正。

如果歌手需要原创音乐,汇集大量原创资源的5SING会为他们推荐合适的作品供他们演唱,然后将录制完毕的歌曲放到酷狗音乐上宣传,再到酷狗的演唱会、livehouse提供大量演出机会,以及签约一些与酷狗有合作关系的唱片公司。

也就是说,酷狗直播在中间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使得酷狗音乐产业链完整地从头铺到尾。

主播“歌手养成”会颠覆传统造星模式吗?

回看十年前的超女、快男,再看近几年的《中国好声音》冠军歌手,活跃在舞台中央的身影寥寥。唱片公司也对这些新人敬而远之,他们宁可投入一百万去给成熟歌手做一张专辑、拍MV,却不愿花10万在新人身上,因为担心赚不回成本。令人感慨的是,这就是中国的现状,所以你听到的新歌也越来越少。

但话说回来,情况越糟糕,也就意味着酷狗直播的机会越大。

酷狗直播希望能够在酷狗的数亿用户中筛选出具备音乐表演能力的人,成为自家平台上的直播歌手,并依靠粉丝经济来供养。当粉丝量达到一定程度时,就可以与唱片公司合作推新人,因为这个时候出专辑的话,会有粉丝支持,这就相当于度过了新人冷启动期。一边是酷狗音乐推广平台;一边是酷狗直播沉淀的海量数据分布,粉丝喜欢什么歌,听谁的歌较多,一目了然;对于唱片公司而言,也大大降低了签约新人所面临的风险。像庄心妍,唐古,李佑晨,童可可全是由直播歌手最后签约公司成为真正艺人。

事实上,此类造星模式在韩国、日本已然十分成熟,国内尚处于探索阶段。即使单打独斗,酷狗依然满怀信心。酷狗直播的负责人预测,3-5年时间里,中国也会建立起相似的偶像工业化生产模式。

据悉,酷狗直播接下来一年的计划,将会继续坚持做直播歌手,并为其后续发布数字专辑提供支持。凭借酷狗完整的音乐生态圈,重建商业模式,发掘出更多被埋没的好声音和新歌手。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