忐忑尝试到销量破650万,李宇春野蛮生长背后的领悟

娱乐资本论 2017-01-07 12:22 阅读:1086
摘要:1月4日,QQ音乐为李宇春办了一场数字专辑销量破650万的庆功会。

作者/李静玉 编辑/李忻融

本文首发:娱乐资本论(yulezibenlun)

1月4日,QQ音乐为李宇春办了一场数字专辑销量破650万的庆功会。当天,李宇春一袭白裙出现在舞台上,引得粉丝尖叫,淑女得不像是那个又酷又帅的李宇春。

庆功会后她换了一套舒服、日常的衣服接受记者采访,走的时候她挥挥手说“我走啦”,真诚、有礼貌,这可能就是粉丝不得不爱李宇春的理由了。

她的最新专辑,《野》《蛮》《生》《长》四张EP在QQ音乐上一共卖了6563317张,销售额3000多万,创造了QQ音乐数字专辑销售新记录,大家都说这是粉丝经济的功劳,但是作为主人公,李宇春说“我去参加一些平台的活动,总是有一些领导来跟我说,希望可以做一些粉丝经济的合作,其实我内心还会有一点小不屑,因为我十年前就没做过这种事情,我十年之后肯定不会做这件事情。”

让她用三个词总结这四张EP,她说“我概括不出来,因为刚刚大家说了很多词,但是我觉得那个是外部,大家都是从外面来看,但是我是一个在里面的人,其实对于我来说就一个词,就是领悟”,她依旧是那个特立独行的李宇春,保持思考,坚持自我,对于粉丝经济、音乐行业、独立音乐,她有自己的看法。

“我始终叫他们‘歌迷’”,而不是粉丝

2014年QQ音乐正式开办了正式数字专辑的发行模式,在2015年QQ音乐数字专辑的发行就达到了4500万,2016年销售额已经突破了1.1亿,同比增长150%,这次李宇春《野》《蛮》《生》《长》四张EP更是为QQ音乐带来巨大的人气,但李宇春对粉丝经济有着自己不同的理解,她认为最终粉丝经济发挥效用还是依靠音乐内容本身。

“这个问题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也是我成长中思考得非常多的一个问题,粉丝这个词,十年的时间,人们对它的定义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我记得十年前大家对这个词还是妖魔化的,那时候好像都不愿意提起这个词,到今天大家都可以畅所欲言,并且去拥抱,完全拥抱的一种姿态”。

她更愿意将喜欢自己的人叫做“歌迷”,而不是“粉丝”,她说,“音乐上面,我会有自己的坚持,会认为它不是所谓的粉丝经济,我会更加去思考,做的音乐究竟什么是你的突破,什么是你的根基,什么样的音乐是能体现出自己文化背景、文化素养的音乐,这个是我反复思考的,尤其是近一年来。”

她更在意自我表达,她说,“我在做这张专辑的时候,比如像《无花果》这样的歌曲,我觉得大家一定不会喜欢,尤其是年龄更小一点的人,因为它完全不是一个正常流行歌,歌词的修辞太多,很难去品位,需要到达一定的年龄阶段,包括那些出现的画面,每个人是不一样的,但是我觉得我仍然想去尝试和挑战,因为一味地停留在那里,不是我想要的。”

谈音乐行业:“今年感觉最明显的还是复苏”

“作为第一个数字专辑破六百多万张,你觉得这个对行业意味着什么?”

她说,“我觉得是鼓励,我觉得是一个挺不错的鼓励”。

“你觉得音乐行业现在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是说野蛮生长、复苏还是长久会处于一个上升阶段?”

“我今年感觉最明显的还是复苏”。

除了数字专辑,李宇春今年还参加了很多音乐节,“我对今年整个音乐行业的感受,我觉得其实是有复苏的迹象,所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关于实体专辑和数字专辑,她也有过纠结,“去年我们在做这个专辑的时候,我们先做的是数字的,我记得当时大家也是比较忐忑,我们内部开过好多次关于发行模式、包括歌曲方面的一些会议,大家也是有一点摸着石头过河的感觉。”

但是最终证明时代恰好发展至此。

“数字专辑的发展是因为互联网的崛起,我觉得这是一种思维上的转变,需要时间去培养。但是我觉得现在已经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去习惯这样的一种消费,就像我们购买游戏,可能大家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可是为什么不能购买音乐呢?”

“这是一个开始”,她说。

跟QQ音乐的合作也产生了很多与粉丝互动的新玩法,比如QQ音乐为她策划的百人乐评活动,以及单曲弹幕空降、QQ空间直播、专属来电,销量地图、QQ红包等等活动,都让粉丝能够更好的参与到互动中,“我们跟QQ音乐的合作非常顺畅,在这个过程当中有很多的脑力激荡,就是我们俗称的“脑暴”,这是我最喜欢的部分,我觉得没有事情是去挑战更过瘾、更爽的,我们一定要做有困难的事情,去挑战、去打破这些困难,才是我们的价值”,李宇春说。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副总裁吴伟林在现场也表示,腾讯音乐也期待未来除了数字音乐以外,会跟李宇春工作室有更多深入的合作。

而在演唱会方面,李宇春和她的团队也一直在尝试新的东西,“我们从去年开始尝试做演唱会直播,第一次做,我觉得压力也挺大的,因为不知道会怎么样,可能直播出来的效果跟自己想象的也不太一样,后来我自己又看整个播出的效果。”

“我觉得技术上面的革新也是一种新的革新”,去年,李宇春还尝试了VR制作MV,“我不是搞科技的,但是我觉得(科技)会帮助音乐去改变很多东西,在呈现方式上,镜头运用上,这些都可以帮助整个演唱会呈现得更加尽善尽美,使得歌手站在舞台上面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

“所以,其实每做一个这样的决定都需要巨大的勇气,因为其实都是在冒险,但是我觉得我还是一个挺喜欢冒险的人,因为我不想安于现状,包括专辑的一些音乐的选择,我不想安于传统流行歌的方向,我想走出舒适区”,她说。

谈独立音乐人:

买李志数字专辑,翻唱《春风十里》

好像李宇春总是喜欢去“推广”一些并不为大众熟知的歌曲,比如她在湖南卫视2016年跨年晚会上唱红《普通DISCO》,比如她在今年的野蛮生长巡回演唱会上唱鹿先森乐队的《春风十里》。

“我当时翻唱的时候,我记得我很多同事、周围的人不知道这首歌,翻唱以后,大家觉得挺不错的,我觉得这就是我感到挺开心的事情,就是把这个东西分享出去。”

她也回去买别人的数字专辑,“我去年也买了很多数字专辑,我买了Rihanna的数字专辑,买了李志专辑,对于我喜欢的艺人,我都会买。”

在她看来,音乐不分大众小众。

“早年间做音乐的时候,总是有人跟你说传唱度,什么大众小众,我觉得反而现在我没有这个包袱了,其实音乐最终不是大众、小众,也不是传唱度,都不是,而是你想说的话。我觉得这个思路是我在早年间做音乐没有的。我们现在看,很多小众已经变成了大众,我在小时候看到的那些辉煌的东西,其实已经变了,反而我们很多独立音乐人的崛起,不就是现在的大众吗?所以我觉得认知上面的改变挺大的,所以它没有成为我现在做音乐的束缚。”

她坦承,做《西门少年》这首歌,虽然听歌会的时候有很多人表示喜欢,但是她就会担心,它是第一主打吗?“它没有太多的音乐性,是一个自述性的东西,但是今天我就会觉得,这个东西是排在第一的,音乐跟你自己成长的土壤是很重要的,是息息相关的,我们不能用一个框架、一个模式不停地套它,因为不同的人是不一样的。”

在《西门少年》里面,她唱“因为我从来都不循规蹈矩服从压制的模子,野火烧不尽我们的野生野长,不畏流言,不惧流言,不停奋力奔跑下去”。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副总裁吴伟林

“野生野长”不只在李宇春的歌里,也在与QQ音乐合作的数字专辑宣发及互动新模式里,“在数字音乐领域里面,未来我们还會不断地跟春春创生更多新的玩法出来,分享给所有的歌迷们”,吴伟林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