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王欣“认罪”:剧情反转背后,对视频行业的启示

娱乐232 2016-09-09 20:58 阅读:3777
摘要:快播涉黄案今日开庭审理,最终王欣当庭认罪,快播涉黄案最终尘埃落定。快播的崛起和损落近乎“完美”的诠释了“快”字。

快播涉黄案今日开庭审理,最终王欣当庭认罪,快播涉黄案最终尘埃落定。快播的崛起和损落近乎“完美”的诠释了“快”字。

2007年在深圳不到10平米的房间里,王欣带着不足5人的团队开发出了快播。2011年,快播已经成为国内市场上占有量第一的播放器。2012年,快播总安装量突破3亿,当时的中国网民总数约为5.38亿,这代表着,当时每两个中国网民中至少有一个安装了快播。

快播凭借着P2P技术疯狂的举起,但损落对于快播而言同样很快。2013年开始,快播就先后因为侵权和涉黄案迅速的损落。即使时至今日,快播最多在网民心中存在了九年左右的时间,一场庭审最终结束了一切。

一审大打“技术中立”牌最终宣告失败

简单回顾一下快播涉黄案始末。

2013年11月18日,北京市公安局从查获的快播托管服务器中提取了29841个视频文件进行鉴定,认定其中属于淫秽视频的文件为21251个。

2014年4月,快播宣布将关闭qvod服务器,北京市公安部门对快播传播淫秽色情信息案进行立案调查,并抓捕多名犯罪嫌疑人,王欣出逃。

2014年5月,快播公司被吊销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深圳市场监管局送达对快播公司侵权行政处罚2.6亿元罚单。

2014年8月,王欣在韩国入关处被捕。

2014年12月 快播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深圳市场监管局的2.6亿元罚款并承担诉讼费。

2015年2月,快播公司王欣、吴铭等人因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被海淀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

2016年1月7日,海淀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并以视频形式在网上全程直播,引发激烈社会讨论。

2016年9月9日,休庭八个月后,海淀法院继续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官方微博提供图文直播。

在一月份的庭审当中,王欣等四名被告均称自己无罪。庭审质询环节,被告认为自己只从事技术研发,不构成犯罪。而这也引发了关于“技术中立”原则的一次社会讨论。王欣在庭审中那句“技术无罪”甚至博得了许多网友的同情和支持,也有许多网友整理了王欣在庭审中的惊人语录,让网友大开眼界。

在业内,这一原则来源于一起案件。早在1984年,美国最高法院审理的索尼案,就因为索尼公司生产的录像机带有录制电视节目并提供回看功能,引发作品权利人不满起诉侵权,美国大法官认为,索尼公司生产的这款录像机,不是专门用于侵权目的,而是具有“实质性非侵权用途”,因此不构成侵权,这项规则后被解读为“技术中立原则”或者称为“索尼原则。”

只是没有想到,时隔20度年,快播竟利用这一原则成为犯罪辩护的重要依据。在一审过程中,快播利用百度、QQ、淘宝等来为自己辩护。快播一方认为快播本身并不具有发布、上传和搜索功能,视频搜索是通过搜索引擎进行的,所以并不能怪罪在快播头上。

在今日的庭审过程中,王欣道出:“我曾偏执地认为我没有主观犯罪行为。”似乎已经说明:法律评判的是“犯罪行为”而不是“犯罪技术”本身。“技术中立”原则的评判对于整个行业都有着重大的意义,防止了未来仍然打着“技术中立”原则而出现的犯罪行为。

二审认罪道歉,望其成为行业警示牌

在庭前会议上,公诉人申请补充出示原已移交法院但开庭时没有宣读、出示的证据,辩方对此无异议。公诉人当庭补充出示证据,被告单位、被告人及辩护人发表意见。另经审判长询问,被告单位、被告人没有补充证据。

今日在庭审过程中,王欣等被告均表示认罪,不辩护。庭审中,王欣表示,“借这个机会我对受到伤害的网民表现道歉,如果我还有机会创业,我会把我所学到的技术专业服务于社会,希望快播的案例成为行业自律的警示。”

另外在法庭辩论的最后阶段,辩护人认为王欣有自首情节,建议对王欣在三年左右量刑。之后,法庭宣布休庭,合议庭进行评议,评议结果另行宣布。

值得注意的是,抛开快播涉黄案,快播在盗版侵权上仍然有着重大犯罪行为。国内目前对于打击盗版侵权和色情犯罪都有着很大的力度,但是盗版侵权案件和色情犯罪仍时有出现。正如王欣本人所言,但愿快播成为整个行业的警示牌。

两次公开庭审,司法正义不容质疑

快播涉黄案之所以具有特殊性,在于快播作为视频播放器,它的生存土壤是网络,它的受众群体是网民。快播从网络中崛起,从网络直播中结束或许对它是最好的“结局”。更为主要的是对于整个视频行业违法犯罪起到了最为直接有效的警示作用,也让许多网友更为直接的认识到这一行为的利弊关系,有利于法律意识深入人心。

2016年1月5日,北京海淀法院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布庭审预告,并称将进行视频、图文、微博播报,同时上传了视频直播的网页链接。

据了解,1月7日、8日的庭审,海淀法院先后发布27条长微博对庭审全程进行播报,案件的话题页显示累计阅读次数达3600余万次。同时,点击法院的微博,就能看到庭审的视频直播,直播随开庭、休庭同步进行,完整呈现了共五个阶段的庭审原貌,总时长达到20多个小时。直播期间累计有100余万人观看视频,最高时有4万人同时在线。

而在今天的二审中,北京海淀法院再次进行了图文直播。而快播案审理始末采用全程公开的方式获得了法律界一致认可。

作为受关注程度极高的案件,司法全程公开庭审,虽然一定程度上让所有相关人员承担了非常巨大的舆论压力,但却是司法公开透明非常重要的一项举措。目前司法公开透明成为了社会一致的呼声。

而全程公开庭审,也是应召司法公开透明一项非常重要的举措,极大可能避免了司法犯罪等众多弊端。对于这样一起社会关注度极高的案件,又是一起从网络中生发的违法犯罪行为,采用网络直播无疑在助力司法公开透明方面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也有利于整个网络行业的整顿。

快播案最终在喧嚣中终结,在一审和二审公开透明的庭审之下,似乎更像是对于整个网络环境“无形”的法律课,让人见识到了司法的魅力。而快播案始末,也能最大程度的起到对于行业的警示作用和对于网友的教育意义。

(本文为娱乐独角兽原创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3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