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常态下如何放权争权拉动经济

王杰原 2016-08-25 00:21 阅读:53
摘要:新常态下的企业发展,上层早已经给了“放权”,谁能抓住机遇,灵活掌握“争权”技巧,也许不仅能更好的存活下去,还能创造出更多新的经济奇迹。

新常态下如何放权争权拉动经济

王杰原

两年前,当新一届领导人提出“经济新常态”理念时,很多人不免想到经济进入了衰退新常态。但,为了讲清这一问题,领导人又连说了三个“不是”,指出新常态不是不干事,不是不要发展,不是不要国内生产总值增长,而是要更好发挥主观能动性、更有创造精神地推动发展。那么,问题来了,到底如何“发挥”并“再发展”呢?身为一名跨界多行业经验的业余杂家,笔者认为政府需要适时适当“放权”,企业需要抓住机遇“争权”。

如何放权?想必大家也早已看到,从2014年到去年总理力推进一步的“简政放权”,并且也具体落实了不少。鉴于本文不是为吹捧而来,具体政府层面的改变,各位可自行查询。另外,百家主要探讨的是互联网话题,希望接下来的互联网“如何争权”,能给各位带来一定的帮助。

首先,“争权”听起来似乎不是一个好词,甚至于在某些平台还是敏感词。有个成语“争权夺利”,暗喻着争取到了权力就可以夺取一定的利益。

事实上,我们会发现,目前中国多数发展得不错且长期获利的互联网企业,深谙从上层争权的窍门。近一点,前段时间的“网约车新政”,其实质就是企业争取到了打车软件合法化。而在过往的几十年间,一个人想要从事出租车行业,获取经营权、资料审核权、背景调查权等几乎全部通过政府部门来实现。短短三四年,中国有了“滴滴和UBER”软件后,一个人可更加自由和快捷,甚至是更低成本地加入到了出租车行业;一个人也可更加方便地叫到满意的出租车服务。同时,因为这些软件,还激发了各类闲置资源,创造了更多的就业,带动了更多汽车配套相关行业的进一步发展。另外,在大量用户使用企业软件后,原本这些属于政府部门的权力,在未得许可和未被否决的迷糊状态下,“降临”到了互联网企业,并最终由非法营运,转正成了合法叫车服务。

其次,来看看近十年来互联网龙头BAT们的发展,也正是争取到了上层一定的公权力,才得以蓬勃壮大。

百度公司,传统的新闻和信息检索,原来掌握在公权力完全控制的纸媒和档案库里,但是有了百度互联网后,在多年来“没有选择”和“信息单一”的情况下,用户们迅速选择信任了百度,虽然该公司仍存在一些问题,但至少百度的出现,让信息来源不再大一统,用户获取想要的东西更加地自由和多元化。而后,逐步累计了大量用户,公权力背后的公信力就自然让渡给了这家互联网公司。试想,如果没有互联网的引进和适当放开,笔者今天想要将“一知半解”的信息,传达给电脑前的读者您,恐怕得要先考上记者证,再等明天的报纸印刷出来,后天派送到您家才能看到。

阿里巴巴,传统的经商,离不开工商、税务、质检等部门,原来这些公权力完全掌握在各地政府,但是有了淘宝后,人们开店费用少了、纸质的执照不需要了、相对的税收也下降了很多(甚至还可偷漏税),逐步连对真假货物的判罚都由阿里巴巴集团来做了。一个人可以在不接触任何上述公权力部门,就可实现自己创业经商的梦想,试想:如果公权力部门第一天就限制淘宝,那么今天估计就不会有阿里巴巴这家所谓的伟大公司存在了。

腾讯公司,最早做聊天通讯工具起家,现在已经辐射到:新闻、公益、慈善、创业、视频、游戏等众多领域。在它起家时,中国人聊天通讯靠的大都是电话和短信,通信行业基本被国有企业垄断,价格高昂。但腾讯借鉴从国外学来的技术,透过互联网实现了中国人更加便捷和相对廉价的交流沟通。然后,瞬间积累了大量用户,以至于现在免费的微信,更是将国有通信行业的电话和短信业务冲击得体无完肤。试想:如果公权力部门开始就限制腾讯,以影响国有通信企业发展,或破坏社会主义经济利益罪名,打压封杀它。那么,今天中国的经济和人民生活状态会是怎样,可能我们需要去朝鲜看一看才知道。

以上列举的是过往成功企业大致的“争权”获利经历,笔者认为其本质是一种“公权力的漠视或容忍”带来的一种权力让渡,然后企业争取到权力后通过生意模式转售给用户,用户人多势众后又倒逼公权力承认现状。除此,细心的人,不难发现,这些成功的企业背后总有一些“家族”人物或大企业的参与,这就是中国特色。比如打车软件,背后是中信集团、百度公司和柳传志家族为主要投资人。那么问题又来了,新常态下,中国的企业该如何“争权”并壮大呢?

一、创业者们要去争取自由平等的经商甚至生活环境;

一个良性持续获利的商业逻辑:交易需要自由和公平的环境;售后需要亲民到位的服务;信誉需要民众民主评价才能得以建立。一个以资本、以经济利益为主导的环境,需要的是西方以人为本的服务和私有制度。创业者们不能总抱怨被垄断没机会,不要轻易敌对富人和Red家族,包括那些官商二代三代们。他们掌握财富后,需要的正是西方私有制度,这样才能保护好自己家族多年来的财产,而非被X随时调遣,随意支配。同时,尝试着和他们接触交友,他们有很多事,自己不方便出面,需要创业者的你冲在前面帮着打理。

小琳曾是国有企业中电公司的总裁,去年被X从掌控多年的“自家企业”调遣去大唐集团;知名民营企业家黄光裕,在自家企业国美电器发展到顶峰时,被X强行要求入股和设立X组织,他未同意后沦为阶下囚。如果创业者的你能够传达这些信息,让这些人知道西方私有制度能保护好“李家的电力产业”和“黄家的国美电器”,那些各领域的大家族们,必然会在实际掌权时放出一些权力,支持创业者的你去呼吁和引进西方制度,支持你去争取一个更加符合彼此利益的生活环境。(太多民企老板和国企领导被搞惨事例,百度可查)

二、大企业或家族富人们要去投资和团结中小企业以便获得更多民众基础;

X是铁打的营盘,其中的每个人都是流水的兵。新常态下公司的发展,需要从上层X垄断的各行业那里争取空间,这样民众才会信任公司,并持续使用该公司的产品。比如BAT这些企业,它们仅仅从上层争取到了很小的权力,就将80%以上的中国人覆盖进去,虽然它们是为自己投资的私利而为民带来了一部分小利,但这些,又何尝不是一个开始,资本逐利可是永无止尽。大企业或家族富人们同样也只有持续“从上层争权夺利,用生意的方式还以人民”,才能保证你的企业或家族领域,在越来越多的皇亲国戚竞争中获取更多更远的“利”。当然,你的企业里没有自由、平等和尊重个体等民主社会的理念,自然就获取不到大量民众的信任和使用基础,然后,UBER和滴滴,百度和腾讯、阿里和京东,也就没有了倒逼公权力让渡的能力。

当支付宝争取到部分银行垄断的权力,提升了金融服务,大量用户蜂拥而至;当微信争取到部分通信垄断的权力,跨国电话视频电话免费,全世界华人广泛使用;当微博争取到个人很大言论自由权利时,它火爆得可以一个月内治愈脑残,而封杀大V后,旋即江河日下;当微信公众号争取到个人很大创作和传播自由权利的时候,它越来越受欢迎;当百度为个人争取到更大的言论空间,揭露更多真相时,将会发生什么?

新常态下的企业发展,上层早已经给出了“放权”,谁能抓住机遇,灵活掌握“争权”技巧,也许不仅能更好的存活下去,还能创造出更多新的经济奇迹。

Good Luck,Everybody!

更多福利和协助,请关注微信公众号“lvmeiyouji”(旅美游记)

个人可直接分享转发,平台转发请注明本公众号二维码和作者。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