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答停摆,知乎警钟已响起

maomaobear 2016-08-23 10:16 阅读:265
摘要:分答的教训,知乎需要引以为戒。

8月10日下午两点多,不少分答答主突然发现登录不了分答账户。数小时之后分答所有渠道均无法登录,所有功能处于空白,页面显示系统处于升级中。

在分答突然停摆的3个小时之前,分答官方微博正借着奥运会的热度,力推新晋网红段子手白岩松入驻分答的消息。所以,这次停摆令人措施不及。

本来,大家都以为这是一次技术意外,服务会很快恢复,而事实是,分答停摆后多日,至今都没有回复,而其运营者果壳网的姬十三也保持沉默。

8月17日,互联网分析师葛甲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分答这次突如其来的停摆应该不是来自微信平台封杀,更大的可能是因为内容存在违规现象而受到有关监管部门的处理。分答采用的是60秒语音回答模式,而语音内容比文字内容的监控难度要大很多。

种种迹象表明,分答可能正在遭遇监管审查,这种审查细致到平台产生的所有内容,但内容违规的理由或许还不是通常所见的涉黄那么简单。分答创始人姬十三对此表示:不方便谈论。

分答出现的历史很短,而且与知乎Live有天生的竞争关系。分答的问题,让人们对一向言语无忌的知乎忧心忡忡。

知乎Live的模式与分答非常类似,而且知乎的内容也一向以大胆著称,在雷洋案当夜,几乎所有媒体、自媒体都没有消息,是知乎的海外党揭开了盖子,进而引发微信朋友圈的传播,最终让北京公安系统面对媒体大众的质疑。

分答的停摆让知乎er忧心忡忡,知乎距离被查还有多远?

一、为何有害信息屡禁不止?

分答的历史远比知乎晚,但是短短运行了几个月就涉及敏感信息,这是为什么呢?

原因很简单,知乎运营了几年,才开始逐步商业化,而分答一上来就是商业化的。

其实,商业化与敏感信息的问题早在微博时代就暴露过。一个微博号从兴趣到盈利,其价码决定于粉丝数,而非微博的内容。

粉丝数的来源有两个,一个是现实中的明星会把现实中的粉丝拉过来,在一个就是通过发布的内容把粉丝拉进来。而最能拉粉丝的内容并不是才华横溢的文章,而是黄赌毒和挑动社会矛盾的有害信息。

所以,黄色擦边球信息一直遭遇到比较严格的审查,因为涉黄从互联网初期就是红线之一,现在大量的文章靠黄色擦边球的标题拉关注,但是不太敢直接在内容中放黄色内容。

而挑动社会矛盾这类东西在互联网自媒体出现的初期是没有监管的。

于是各种公知号的谣言开始充斥互联网,各种抹黑政府,歪曲历史,编造事实的内容开始在微博泛滥,甚至一些群体事件也由这些营销号推波助澜。

而这些营销号的目的在于吸粉,回头向公关公司报一个高价钱牟取暴利。

于是互联网上一度黑云压城城欲摧,直到立二拆四入狱,这个势头才得以终止。

而微信兴起后,这个趋势又开始在微信复制,但是微信动手早,发现苗头立即制止,主动封号。结果是微信公共号虽然也有一些营销和反智的内容,但是红线基本没有碰。

所以,只要涉及利益,任何平台都可能出现有害信息吸粉的问题,而监管如何决定有害信息是否持续出现。

二、分答的教训与知乎的危险

分答出现的很晚,但是分答从一开始就是商业化的,分答的内容直接决定答主的收益。而分答的语音内容是很难监管的。

文字内容的关键字控制还屡屡被绕过,语音有方言,有变通说话,说点有害信息非人工鉴别难以区分。

而分答偏偏又是牟利平台,说有害的信息可以牟利,营销号就会选择说有害的信息。

于是,分答上线短短几个月就出了大问题,被停摆。何时恢复尚不清楚。

知乎在成立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不盈利的,是一个分享知识的大社区,知乎粉丝多了也没有什么用处。

但是,随着知乎的开放注册和用户数增长,知乎开始有了商业价值,一个公关公司开始做知乎的公关,虽然知乎对软文的辨识度比较高,但是大V们依然乐此不疲。

在非商业的年代,大V是由内容决定的,内容好容易成大V,而商业时代等不及内容的日积月累,于是知乎也有了淘宝买粉。有了公关公司的小号。

而更快的吸粉办法还是回到微博的老路,发布黄赌毒信息,发虚假鸡汤,发有害信息。

于是,我们看到了童瑶案,一个技校生伪装名校留学女的爱情小说经历,骗取了几十万元。

我们看到贴美女头像,贴胸贴大腿,就换来数千数万粉丝关注。

我们看到了各种小黄文,特别是女性视角的小黄文招粉,配合几张美女照片,效果尤佳,尽管这个ID背后是一个抠脚大汉。

而更严重的是,一些敏感政治信息的回答也频频出现,不仅仅有历史问题,一些回答明目张胆的攻击现任领导人来哗众取宠。而用户往往点赞,然后在评论里面回复一句“吃点好的”,但是内容却堂而皇之的存在。知乎官方对此没有监管。

而且知乎也开通了同样难以监管知乎Live,同样是利益导向,发展下去,分答的教训就在前方。

也许不久后的一天,知乎er就会发现知乎与分答一样无法访问了。

三、告别幻觉,规避风险

互联网媒体或者平台往往有一个幻觉,在互联网世界,在自己的平台拥有绝对的,不受监管的权力,在现实世界也是如此。

而我们把目光放进现实,就会发现除了BAT这些大公司以外,大多数互联网创业公司是一家随着可以关闭,可以封杀,可以断网的小公司。

快播的王欣从创业者到阶下囚是一个悲剧性的例子,合法性与监管是1,发展传播是0,1后面可以有无数个0,但是一旦1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快播当年的估值也很高,但最终都下场令人唏嘘,这是分答,知乎这些平台要引以为戒的。利益导向没有什么不对,但是有利益就要配套的监管,否则利益化必然导致混乱,进而影响平台自身的安全。

分答说到底只是果壳的一个新兴业务,即使从此消失,对姬十三影响也不太大。而知乎则是黄继新、周源的全部。分答的教训,知乎需要引以为戒。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