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互联网公司们做过的那些弊

爆料汇 2015-05-06 09:03 阅读:5967
摘要:不论是为了评分、排名还是刷数据,任何作弊行为从来都是不可取的。互联网公司选择走作弊的邪路,也许可以实现抄近道并获得眼前的成功,却失掉了人与人之间最宝贵的信任。

春夏之交的五月,360再度成为了互联网行业瞩目的焦点。可这并不是如周鸿祎所愿因为即将发布的新品牌手机,却是因为自家的杀毒产品因“作弊”被国外三大测评机构撤销了排名。

此事曝光之后,舆论顿时哗然。毕竟360不久前还在把AV-C等机构给出的排名当作自家产品国际化之背书,马上他们就被打脸了。而更有意思的是,360很快就表示这是海外传统厂商的狙击并将主动退出这些“落后测评”;与此同时,他们却又发布了一篇英文道歉声明,左右开弓把脸打得啪啪作响。

这么多年以来,关于作弊的荒诞闹剧在互联网圈内可谓数不胜数。各家公司为了一个数字、一个排名总是处心积虑,到最后却往往都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高度中毒"的杀毒软件们

咱们先接着说360的事儿,早在去年10月份,他们的手机杀毒软件就因为“作弊”被AV-C除名,具体情况是:“360提供测试产品的版本在市面上无法下载,且谷歌商店也没有相同的产品”。根据小内的打听,事情是因内部的沟通不畅造成的,当时市场部门将“测试专用版”的评分用在了海外版的宣传上,从而导致了问题。

而这回的情况,竟然基本如出一辙,还是因为“送检版本”并非市面发布版本。只不过,这次是由360杀毒的PC版捅了娄子。值得注意的是,360在吸取去年的教训后,将这个“送检版本”上传到了官网以彰显其“实际存在”,但该版本的链接却是在中文官网并且除了一个Enligsh再无任何介绍,而在真正的英文主页上却根本无从下载。总之,虽然360的伪装手法再次升级,可监考老师AV-C们还是将他作弊的行为一把揪出。

就在舆论的目光聚集在360杀毒的“作弊疑云”中时,和360曾相杀相爱过的腾讯也被AV-Test指出其电脑管家也有作弊的问题。可正当网友们打算进一步了解详情时,AV-Test却删去了相关报告的PDF文件并表示“调查尚未完成,此前是第三方未经许可进行了传播”。至于这个第三方到底是谁,联想到最近的情况,不禁令人充满好奇。

尽管腾讯很可能是差点被人拖下水了,但国内的杀毒领域的诸强们却从未停止过在作弊上的尝试。在2011年,金山就曾给我们上演了一出里应外合的好戏。当时,有一个叫“灰帽子安全实验室”的网站发布了款“杀软宪兵”测试工具,并不断抬高金山毒霸还贬低其他杀毒产品。网友发现,这个“杀软宪兵”源代码中作者机器名称为YANGXIAODONG,而该网站备案人为宋海波,与金山内部员工竟完全重名。

就在该乌龙事件被揭穿不久,某专业杀毒论坛又表示有金山员工涉嫌混入测试组,蓄意在软件测试期间破坏成绩的公正性。由于证据确凿,金山最后承认了该测试人员确系自家员工。金山这两路纵队明暗线结合的战略方针简直不要太绝,可惜的是,他们选择了一条邪路。

而早就在惨烈竞争中掉队的瑞星,当年也曾搏过一把。那还是2008年的315之际,瑞星在“最值得信赖的IT产品评选”中勇夺了杀毒软件的票数第一名。但不少网友却发现了其中的猫腻,因为瑞星在截止前一天花了短短4个小时便从第三名飙升至第一名,此后他们的票数竟又保持基本不动,明眼人一看便知瑞星这是在刷票。

为了排名、为了评分,原本就竞争到刺刀见红的杀软们就跟中毒了一般,作弊行为根本停不下来。那些杀软的确是杀了计算机和手机里的毒,可他们自己身上的毒又有谁来解呢?

拼硬件不如赛跑分,赛跑分不如改销量

比起前面这些杀软们的刺刀见红,手机厂商的明争暗斗也丝毫不逊色。近几年来,随着产品同质化程度的增强,他们已经不再满足于硬件的比拼,跑分就成为了PK的终极形态。于是,大家都开始“为发烧而生”了,“不hu跑个hun”甚至成为了友商们的问候语。

这场令人发烧令人窒息的跑分比拼,在2014年进入了白热化阶段。6月份,华为荣耀6发布以跑分首破40000的隆重姿态登场。可由于安兔兔随后版本的更新,荣耀6的排名一举被其他机型超越,其中就包括了即将发布的小米4。联想到雷军投资了安兔兔,人们不禁疑惑这其中是否有猫腻存在。因此,荣耀和安兔兔方面还因此爆发了一场口水大战,人称“荣耀6安兔兔跑分门”。

而就在“跑分门”喧嚣落地后不久,新的风暴随着锤子手机的发布悄然刮起。罗永浩在发布会上一句“除谷歌Nexus和摩托罗拉外,几乎所有的Android手机都在跑分上作弊”点破了行业的玄机,而他声称锤子手机将会进行“跑分劣化”更是令人瞠目结舌。可真相却在知情人的透露下很快浮出了水面,受硬件限制及系统成熟度问题,T1就是跑不过“作弊”的友商们,所以也只好声称“跑分劣化”。

到9月份,横空出世的魅族MX4向我们有力证明了硬件不行跑分也能上去,堪称“心有多高,分就有多高”。MX4凭借自己MTK平台和2G运存的小身板,硬是在跑分上“活虐”了小米4、荣耀6等更高价的竞争对手。正是按照这样的“大力出奇迹”的思路,后来的魅蓝Note更是成为了网友们口中“吊打”自家旗舰的不可思议存在。

面对一浪高过一浪的跑分狂潮,坚持“跑分劣化”锤子手机灵机一动想出了个妙计。10月份,他们登陆天猫平台开卖现货手机,可就在短短几天后,他们遭遇了重大危机。当时有细心网友发现,锤子手机在天猫上的销量居然一直都以3倍数字递增。

随后,更是有高手出面把相关代码贴了出来,根据代码中的数据显示,只要有人预约订购,数量就会自动乘以3。网友们顿时吐槽3是“情怀系数,这代表着锤子手机的3倍情怀”。对此,锤子方面马上回应“这是天猫的错”,而天猫方面也很快认错并处理了相关责任人。这一来一去,双方不要配合太默契,简直就是一出双簧好戏。

电商就是“刷刷刷”?

其实,除了锤子手机去年在天猫上闹出过“3倍门”,美团当年在“千团大战”中也深陷于“3倍刷单”的泥潭之中。接下来,小内就再和大家聊聊那些电商作弊的“刷刷刷”。

每年的双十一,除了是场全民的购物狂欢,实际上也是一场卖家们的刷单大作战,因为“刷可能死,但不刷一定死”。从今年开始,天猫方面为了严打刷单行为全新设立了反作弊机制,旨在天猫发动用户的力量。据了解,甚至同行之间也可以相互举报,这势必将给刷单人员带来严厉打击。可知情人士却表示“力度其实还是不够,因为某些商家注册有几百几千个ID,靠逐一举报无法完全屏蔽刷单”。

在前段时间,京东的POP平台也爆发了严重的“刷单门”。根据爆料,当时内外勾结的现象十分严重,涉事人员甚至声称这是无风险的“官刷”。此事很快便引发了极大的震动,京东方面也立即着手进行了内部调查,并处理掉了相关人员。

其实,京东官方对于刷单的态度一直是坚决抵制的,他们的反作弊系统甚至一天可以识别13万个违规订单。可在有内贼的情况下,刷单就仿佛加了“隐身特技”一样轻松逃过了反作弊系统的侦察,这说明加强队伍建设才是杜绝刷单的真谛。

除了电商领域的龙头两强,号称国内第三大电商平台的小米网其实也曾搞过不少幺蛾子。自从他们对于小米手机推出在线分批限量直售的模式起,就备受大众的质疑,被扣了不少什么“饥饿营销”、“期货”的帽子。虽然每次开售的秒杀情况是非常不可思议,但小米手机的出货量也的确摆在那里,让人找不到什么作弊的蛛丝马迹。

可到了小米电视登场的时候,问题就来了。2013年10月15日,首批小米电视正式在小米官网上开卖。在仅仅半个小时后,小米官微表示,首批3000台在2分钟内全部售罄。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有民间高人发现抢购页面上的“抢购”按钮形同虚设,因为该按钮并没有经过post请求,而直接生成了“售罄了”页面。尽管小米方面予以否认,但这样的情况,其实非常直观地解释了为什么小米电视在2014年的销量仅为乐视超级电视的1/5。

虽然电商们自打问世以来就号称要终结实体店,可至今为止多数传统实体销售依然顽强地存活着,很多商家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活法。这其中的奥秘,我们其实可以通过刷单的存在略见一二。

作弊从未远离我们

和考场作弊在严打之下仍然存在并且将长时间存在一样,互联网行业的作弊也肯定将长期持续,并且其涉及范围可谓是包括万象。

网站流量和投票便是自打互联网行业形成起就存在的老牌作弊行为。记得在2007年,Alexa面对已成毒瘤的流量作弊而启动了清零降级的措施,甚至不惜“错杀无辜”。可这并未能杜绝作弊现象,已经产业化的流量作弊甚至可以让一家专营与此的公司每月盈利数十万;而最根源的原因在于,从未枯竭过的市场需求。

同样长久存在的投票作弊则奉献了更多的黑色幽默。除了前面说到的瑞星自我吹捧的刷榜冠军,门户鼻祖新浪在2010年就闹出过一次“刷票门”。当时正逢“艺术权力榜颁奖典礼”,应邀前往的艺术家艾未未却赠送了一面写有“新浪作弊无耻”的锦旗。据悉,艾未未原本在评选中获网友最多票数,可由于新浪改动票数,甚至直接令他的名字消失,他就以赠锦旗的方式此对暗箱操作表示抗议。

在游戏领域,作弊同样也是顽疾。LOL可谓是时下最火热的对战网游之一,尽管反外挂反作弊的系统已经非常成熟,但腾讯依然备受玩家作弊的困扰。去年4月,腾讯就向利用游戏BUG来作弊的玩家开出了严厉的罚单。凡是利用BUG使用“系统默认禁用英雄”的玩家将被封号长达45天,而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涉及的玩家账号数量多达17万。这一计重拳无疑是严打了作弊行为,可“养肥了再宰”的手法难掩平日的不作为。

对于作弊,小内觉得最好的办法还是去防患于未然。从去年底开始,电竞领域就开始严打游戏作弊,甚至对于相关人员予以禁赛的处理。到今年3月份,反作弊手段更是大幅提升。在ESL联赛中,参赛选手的外设在开赛前一天需要经过安检方可使用,而比赛用机的网络连接也同样经过严格处理并被限制只能连接Steam服务器,并且选手也无法具备管理员权限,他们只能在裁判监督下才能安装必要的驱动程序。

说了这么多国内互联网圈的作弊黑历史,我们最后再来聊个经典的海外案例——谷歌和必应之间的死磕。话说微软一直对于搜索引擎领域贼心不死,于是他们便打造了必应卷土重来。在必应迅速成长瓜分份额的同时,谷歌其实一直在盯着这位新朋友。很快,他们就找到了破绽。

2011年2月,他们突然发难,表示必应复制了谷歌数周之前的搜索结果。为此谷歌还特地在某些关键词上搞了标记,结果发现必应大概会有7%至9%的结果与谷歌完全相同。当然,微软方面是不会承认的,他们最多也就会说“我们都想偷一个富邻居,但你们抢先下手了”。

不论是为了评分、排名还是刷数据,任何作弊行为从来都是不可取的。圈内公司选择走作弊的邪路,也许可以实现抄近道并获得眼前的成功,却失掉了人与人之间最宝贵的信任。俗话说“玩火者必自焚”,那些奉作弊为通行证的欺骗者,也最终会被书写上一个属于欺骗者的墓志铭。

文章系百略网(ibailve.com)旗下互联网圈内事(quanneishi)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扫描下方关注作者公众号。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5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