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交易:一个BI的黑产创业纪实

游侠安全 2016-07-29 12:30 阅读:416
摘要:Frank是一个月薪14000的数据挖掘分析师,主要负责在线账户风险分析。这个收入,已经足以让父母在老家的县城里炫耀了。每月去掉房租和日常开销,剩不下多少钱,想要靠这点钱在上海买房,是越来越没有希望了。

本文为“坏牙崩克”给“游侠安全网(www.youxia.org)”的投稿,转载请注明。

深夜,上海陆家嘴。Frank站在写字楼上,抽着烟,俯视着脚下车水马龙的繁华夜景。是要做一个决断了,frank眯起眼睛,竭力的想从袅袅烟圈中看清楚未来。

Frank毕业后加入陆家嘴这家500强的世界级金融公司,已经4年了。从一个毛毛糙糙的小伙子,变成了表面衣着光鲜、满口中英文混杂的白领。现在的Frank,是一个月薪14000的数据挖掘分析师,主要负责在线账户风险分析。这个收入,已经足以让父母在老家的县城里炫耀了。每月去掉房租和日常开销,剩不下多少钱,想要靠这点钱在上海这个城市里买房,是越来越没有希望了。

Frank今天要做一个决定。是继续留在这里,一个层级一个层级往上爬?还是回去老家,经营一门独特的数据生意?

去年,Frank接到老大分配的一个任务。由于互联网存在大量撞库行为(撞库:撞库是黑客通过收集互联网已泄露的用户和密码信息,尝试批量登陆其他网站),所以需要对这些已经泄露的账户进行特别的保护。问题是如何才能知道哪些账户泄露呢?frank搜了一堆QQ群,从一个人手里花了1000块买了一批账户。Frank尝试了一下这些账户,账户里涉及金钱的都被洗劫一空,但存在大量个人信息,而这些个人信息用来做个人画像,信息校验,对风险数据是一个极为强大的补充。比如网购账户,可以得到一个人的住址、公司地址、手机号、姓名,可以从品类中分析出一个人的兴趣爱好,甚至胸围。

做完老大要求的事情之后不久,有一天Frank随手打开QQ群,发现有人在求购撞库数据。于是把手上的数据卖掉了,500块。后来又有人找他买,又卖了500块。就这样,1000块吃进的数据,Frank来回卖了几遍,变成了2500块。

几轮卖下来,经过在QQ群里的观察,Frank觉得这是一门生意。从上游拿数据,然后拿出来卖,一份数据可以卖多次。另外,各种不同的数据还可以做拼接,比如同一个人,在开房数据里出现,同时又在驾驶证信息里出现,就可以拼起来,如果手上的数据多了,就能做到一张宽表,从多个维度掌握一个人的信息。而这些数据的买家则五花八门,有做诈骗的,有做推销的,有做私家侦探的。本来也就是倒个数据,赚点零花钱的事,直到Frank碰上了老钱。

Frank从老钱手上买了几次公务员考试数据,就是那种报考公务员名单,有很多公务员考试培训班收这种数据。每次交易都是老钱给FrankQQ远程视频看数据,然后Frank支付宝转账,对方把数据放在云盘上给Frank。Frank为人直爽,很少讨价还价磨磨唧唧。老钱在交易了几次以后问Frank,有没有兴趣做代理,Frank问什么意思。老钱说:代理就是我给你最便宜的价格,但是数据量比较大,因为我是做上游数据的,懒得三万五万条的卖数据,费事。你做代理,我有数据就一把出给你。Frank问目前所有的数据是个什么情况?老钱说有四千万条,20万,1分钱两条。

Frank这几年存了有快十万,还不够。但Frank觉得这件事情很有利可图。市场上每条公务员的数据在七八分的样子,这一翻下来接近20倍的利润。唯一需要担心的是,Frank能不能把这些数据卖的出去。最后Frank和老钱谈妥,先买10万块的,后面赚了钱再来拿剩下的,老钱答应了。

拿下数据以后,Frank加了很多数据交易群,用了些工具,每天不停的在各个群里撒广告。生意也还不错,一个多月下来,不但10万成本收回来,还赚了有1万多。这样下去,比上班赚的多多了。很累,每天QQ不停地响,要给客户看数据,要跟客户讨价还价,甚至还要想办法给客户开发票。

但Frank的老大很不满意最近Frank的表现,上班经常迟到,工作任务不再向以前那样及时高质量的交付,每天都在聊QQ。老大上午找Frank谈了话,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公司就要请他离开。

Frank扔掉烟头,下定了决心。离开这里,离开上海,回家,开一个小公司,就做数据生意。生意要是真的做不下去,大不了重新杀回来,凭着自己的学历和500强背景,再找一份工作也不是难事。

一年后,安徽北方一个小县城。Frank开着自己新买的奔驰,拉着几个手下,去当地一间酒店吃饭。几个人说说笑笑进了包间,菜上来之后,Frank端起酒杯站起来说:兄弟们,马上就要春节了,请大家聚个餐,感谢一年来大家的辛苦工作,我们先干了这杯,然后重点是—-发红包!大家纷纷站起来,忙不迭的干了酒,从Frank手上领了一个沉甸甸的大红包。

二强偷偷的在桌子下拆开红包,约莫估计了下,大概有两万块钱!二强是个穷人家的孩子,以前就是在网吧天天瞎混,连上网费都付不起。直到有一天,一个T恤牛仔裤的人进了网吧,跟老板说闲话,牛仔裤拿出烟,却没有打火机的样子,二强凑上前去,帮牛仔裤点着香烟。二强本想牛仔裤会给他一根,但是没有,牛仔裤只是看了他一眼,说了句谢谢。然后就拉着老板去门口说话了。

后来,网吧老板就让二强去牛仔裤的公司上班,牛仔裤叫山哥,是公司老板,公司在一个临街的二楼。每月给3000块工资,还有提成。午饭晚饭都是从门口小饭馆里送过来,主要工作就是在网上卖数据。二强很知足,3000块在当地就是一个好单位公务员的工资了,吃得好,上班就是上网,除了卖卖数据,还可以勾搭网友。二强甚至连家都不回,就在公司里睡。公司里除了山哥,连自己还有8个人,每个人的分工不太一样,二强负责公司里最值钱的数据:四大件。四大件是指银行账户的开户名、身份证号、卡号、密码,山哥会不定期给他这些数据,二强需要把这些数据卖掉,每笔的价格根据卡里的额度不等,假设这张银行卡有4万块余额,那这条数据的价格就不会低于2万,来买数据的人大概什么路数,二强也心里有数,都是一些搞盗卡的。二强问过山哥,为什么要把这些数据卖给别人,我们自己把钱洗掉岂不是赚更多钱。山哥说,想坐牢吗。二强不想坐牢,也深知洗钱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但二强觉得,再过几年,自己也可以做这个生意,到时候就可以像山哥一样,买自己的大房子,开豪车,不停的换女人。

山哥在公司里挂了个牌子,上面分别是8个人的代号,每个人的销售数字都会写在上面,二强的数字是最高的。比二强差一点的是永子,永子主要搞订单数据,你昨天在网上买了什么东西,金额多少,电话号码和家庭住址,订单上都有。很多人要这些数据,这些人是搞电话诈骗的。根据不同的电商平台价格也不等,最贵的卖到七八块钱一条。永子的数据卖出去之后,电话诈骗会打到购物人那里,一般是声称交易卡单,需要退款,然后给购物人一个链接,让购物人去填写资料退款,购物人上当之后,会在链接里填上自己的账户信息。这些信息转手就成了二强的四大件再收回来。永子又要买又要卖,但排名第一的是二强,永子也一直有点不爽。

除了二强、永子,其他人分工也各不同,二强只是大概知道他们做个人隐私数据、房屋数据,还有杂七杂八的公务员、豪车、征信报告等等。他们那个,没有技术含量,导来导去的数据,二强觉得自己才是山哥最看重的人,不过三儿看起来最近势头很猛。三儿是刚来的,山哥交给他一个数据库,这个数据库很牛逼,能查到很多人的信息。二强让三儿帮忙,查过自己一个女网友的资料,数据库里有这个女网友的姓名、身份证、QQ曾用密码,邮箱密码,还有开房记录,手机号码银行卡号,网购记录等一大堆信息,二强掌握这些信息,把女网友吓的不轻,以为二强是个警察。三儿每天就帮人查信息,每条根据数据量不等,几块到几十块都有,由于市场上很少有人能做,三儿生意极好,每天都加班到半夜。二强知道,这是山哥把经手倒腾的数据都汇总以后,按照每个人把数据拼起来,这可是个技术活,也只有山哥能搞定。

二强很佩服自己当时在网吧里的举动,没有当时那个点烟,山哥不会注意到他。二强更佩服山哥,能够开发这样一门生意。还给自己发了一个从没见过的巨大红包。想到这里,二强赶紧给山哥又敬了一根烟。

山哥,就是当年的Frank。一年前回来之后,Frank开始经营这门数据生意,做着做着,觉得路越做越宽,经常的交易,让Frank结识了很多掌握重要数据的人,这些人有的是某个公司或政府机构的内鬼,往外贩数据。有的是黑客,攻破网站偷数据。Frank心里知道,倒也不说出来,大家维持一个默契。这一年下来,Frank在当地买了一个180平的大房子,比起当年在上海滩打拼时候合租的老公房,不可同时而语。又刚买了一辆奔驰。除此之外,手里还有接近100万的现金,更不要说那些数据资产的价值了。

Frank最担心的事情是公安会不会找上门来,Frank的银行账户是从黑市上买来的,对外只称自己山哥。但这并不能保证没事,还记得老钱吧,那个卖20万公务员数据的老钱。Frank后来再去QQ找他的时候,就觉得QQ上不是老钱了,说话风格不大一样,而且对方一直在套话,幸亏Frank警惕性强,说了句随便问问,就把对方拉黑了。后来老钱就再也没出现过,大概是被抓了,网上报道的那个江西贩卖个人数据的案件,很可能就是老钱。

Frank觉得,这个生意最大的风险,是二强和永子搞的这些数据,这些数据直接给后果就是当事人的钱被骗走,很可能去报案。而那些所谓公民数据,也就是个骚扰电话,没人会去报案。Frank考虑,再弄够100万,二强和永子这些事情就不做了,毕竟还是安全要紧。

Frank偶尔会想起来当年自己在上海打拼的情形,老同事们如何了,自己暗暗喜欢的女神嫁给谁了,当年学校里那几个屌丝都在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也偶尔会想起来自己刚毕业发的愿,要做全中国最厉害的分析师,要去各大沙龙论坛演讲,要出书,有一群女粉丝。

Frank经常会想起蓝莲花这首歌: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你对自由的向往,

天马行空的生涯,

你的心了无牵挂,

穿过幽暗的岁月,

也曾感到彷徨,

当你低头的瞬间,

才发觉脚下的路。

心中那自由的世界,

如此的清澈高远,

盛开着永不凋零。

蓝莲花。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