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重阳的“活死人墓”|寰行中国@西安

周海滨 2016-06-26 09:50 阅读:8097
摘要:《寰行中国2:风从西边来》系列之一@西安

王重阳的“活死人墓”

在西安,我想起了王重阳——全真教创始人。这是一位出生于门阀世家的公子,陕西咸阳大魏村人。想起王重阳,不是因为他在丝绸之路上行走,那是他的弟子丘处机的盖世之举——在阿富汗与成吉思汗相遇,而是因为王重阳是个“异人”,如同金庸笔下的华山论剑天下第一,活死人墓里的爱恨情仇,都是这种异化的体现。

如果王重阳在大魏村里守着家业,也就没有这些传奇的故事和道教的中兴,但在金人统治之下,王重阳文武两进,皆无所成,一度贪食耽睡,酗酒度日。33岁时,王重阳又看到祖父享年82岁、伯父77岁、父亲73岁,自觉“古今百岁七旬少”,颇有点金庸笔下周伯通玩世不恭的形迹。

所以,古往今来,一场伟大的旅行,其实都是从“玩”开始的,有的“玩”出情怀,有的“玩”出不恭,而王重阳却“玩”出了千秋大业。

如果没有王重阳48岁时的一次偶然外出,全真教在历史上将不会有痕迹,更不会有终南山“活死人墓”和“全真七子”。

那一年是金海陵王完颜亮正隆四年(1159年)。是年6月15日,王重阳在终南甘河镇上饮酒,忽有二仙人披发而至,像所有的传说一样,说“此子可教”,便授以口诀,飘然而逝。

王重阳后来赋《遇真诗》一首:“四旬八上得遭逢,口诀传来便有功。一粒丹砂色愈好,玉华山上现殷红。”王重阳说,他遇到了钟离权和吕洞宾两位神仙。

这就是全真教著名的“甘河遇仙”。

第二年秋,王重阳路过礼泉县,自称又遇到了道者,他急忙迎拜,邀入酒店,在两人一番饮谈之后,便已入道。

自此,王害风、王重阳乃重阳子也。

重阳子的骇人之举发生在1161年,金世宗大定元年。他在南时村自凿一墓,树“王害风灵位”,独自穴居二年,这就是确有其事的“活死人墓”。重阳子还撰《活死人墓赠宁伯功》37首绝句,其中一首:

活死人兮活死人,火风地水要知因。

墓中日服真丹药,换了凡躯一点尘。

王重阳在“活死人墓”的四角各植海棠一株,他解释说:“吾将来使四海教风为一家耳。”大概在金世宗大定三年(1163年),王重阳填了墓坑,迁往距南时不远处的刘蒋村。当时与重阳同居者还有玉蟾和真人、灵阳李真人。

1167年,金世宗大定七年四月,佯狂癫走的重阳子放火烧了庵,3个多月后,抵达宁海。

这是重阳子更远的一次远行。这次远行,不仅让重阳子收齐七子,也让他与偶遇的仙人钟离权和吕洞宾一起,位列“北五祖”。

在丝绸之路上,像重阳子这样的东行者不计其数,他们不是来自西域就是来自天竺,不是来自身毒,就是来自狮子国。他们的行程遥远、凶险,他们前路漫漫却一意而行,他们比重阳子的行程更远,让遥远的佛教遍及华夏,而重阳子的全真教,由于不善远行传教,终不及佛教的长盛不衰。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8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