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档,未来全宇宙最大的电影档期

法兰西胶片 2015-02-26 20:36 阅读:2372
摘要:在羊年春节七天长假里,不少中国人get了两个全新的年俗技能,一是找个wifi好的地方抢红包,二是继续呆在那个wifi好的地方,用抢来的红包抢一张便宜的网票,看场电影。羊年春节档17.7亿人民币票房,同比去年增长近30%,全国放映了95.6万场,观影人次4490万,分别增长13.8%和14.3%,所有数字拼命向上爬,这是GDP算法。倘若折合成美金,这将近3亿美金票房正向去年北美圣诞档3.48亿美金票房发起冲刺,这是“中国梦”的算法。

在羊年春节七天长假里,不少中国人get了两个全新的年俗技能,一是找个wifi好的地方抢红包,二是继续呆在那个wifi好的地方,用抢来的红包抢一张便宜的网票,看场电影。羊年春节档17.7亿人民币票房,同比去年增长近30%,全国放映了95.6万场,观影人次4490万,分别增长13.8%和14.3%,所有数字拼命向上爬,这是GDP算法。倘若折合成美金,这将近3亿美金票房正向去年北美圣诞档3.48亿美金票房发起冲刺,这是“中国梦”的算法。

在未来,或许就是明年,春节档不仅是中国本土最大的电影档期,也极可能以“世界同期票房产出值最大的国家节假日电影档期”而闻名天下,字数和数字越长,傲娇的时间越久。

在北美,最常规的电影档期有圣诞档、烈士纪念日档、感恩节档等国家法定节假日创造的电影档期,自2009年《阿凡达》领衔圣诞档4.85亿美金票房巅峰后,目前北美各大档期的票房产值都在三亿美金左右,就说去年北美圣诞档,总值3.48亿美金,三部新片(《坚不可摧》、《魔法黑森林》、《赌徒》)和四部老片(《霍比特人3》、《博物馆奇妙夜3》、《安妮:纽约奇缘》、《饥饿游戏3:上集》)占到一周总票房的90%,这大致上就是全世界除中国春节档外最大的国家法定节假日电影档期了。

而在刚刚结束的羊年春节档,九部新片上映,六部电影过亿(人民币),五部电影打进当周除北美外的海外票房榜,仅两部动画片沦为炮灰(《兔侠2》、《新年来啦》),有人会为此震惊,也有人只不过抿了抿嘴,似乎这还构不成奇迹,它只是把当前市场饱和度(将近26000块银幕)调动到一个本应达到的水平,正常发挥而非超常发挥。只要还能维持30%的增长率,那明年春节档可以产出24亿人民币(约4亿美金)左右的票房,在《阿凡达2》下凡之前,坐拥世界第一大电影档期轻轻松松。

这么多煽动性的、亚健康感的数字,量化到群雄逐鹿的细节,羊年春节档其实多少还渗透着一种健康的苗头。

春节前夕,大地院线市场总监邹晓武曾在公开场合显露过他对春节档电影排片难的困扰,在他的专业市场判断中,《天将雄师》、《钟馗伏魔》和《澳门风云2》有可能成为票房前三甲,而《狼图腾》这部电影几乎没有进入他的揣测范畴。但真实情况是,六天当中(这些电影均在大年初一开始上映),《澳门风云2》从15%的排片一路追加到20%,票房逆增长,并且在初四当天反超一直霸居榜首的《天将雄师》,而《狼图腾》也以同样的节奏反超《钟馗伏魔》,升至季军。虽然能排上的片,都是能挣钱的货,可谁是真正赢家,这在大年三十的晚上是猜不到的——恐怕还是取得1.67亿人民币票房的《爸爸去哪儿2》,至少在性价比上,它没有丢掉“综艺电影”小钱圈大钱的节操。但胜负还可以继续再量化,再多维度化,整个春节档期间,这些电影在观众反复搓牌洗牌的时间下做着与正常审美规律一致的变化,《澳门2》反超《天将》,说明它在娱乐性上的认同与影评人之前的口碑预测相同,而《狼图腾》反超《钟馗》,这本就是电影品质的公平体现,能不能像某些电影记者不过脑地高喊拿下奥斯卡的境界,不太好说,但也足以说明《狼图腾》的素质与档期内所有电影都不在一个审视维度上。春节档的特殊在于,他是以全年龄层观众为基础,对电影评论进行了一次揉捏,整个春节档,没有任何意见领袖的出现,没有某人喊了一句看不懂,后面两排人不敢买票的多米诺现象,对于一部电影的好坏,你除了和同辈讨论,可能比以往更多了与长辈及晚辈讨论的机会。大城市知识分子支撑着《狼图腾》,中等城市力捧“录像厅情怀”的《澳门2》,而逐渐丧失观影驱动力的《天将》、《钟馗》和《爸爸2》所带来的教训是:谈家国不要喊台词,谈特效不要夸海口,谈亲民不要五缺一。春节档不仅可以成为票房“平均主义”的秤杆,也可以成为践行全民口碑真实性的过滤器,这种健康的特征有望延续至明年。

事实上,我们可以再深入创作核心一点,谈谈港台导演这次能在春节档发力的原因。其实无外乎两个,一来他们三十多年前就是身经百战的贺岁片工匠,在片尾把所有主创聚在一起,对着银幕前的观众作揖拜年,这就是黄百鸣的主意,今年春节档里没有黄百鸣,但《冲上云霄》还是乖乖这么做了;其二呢,港台导演没有“内地80后青春记忆”,也没兴致体验内地人(多指男性)“中年危机的潜在心态”,那些充斥着内地中青年人生活节奏的电影风潮让他们一度搭不上话,五一档、国庆档乃至12月传统贺岁档里的香港导演都很难集体发威,唯独春节档电影是个例外,它不必与“现实主义解压”搀和在一起,它可以是超现实的,因为去年龄层化、去社会阶层化的合家欢,本身就不现实。说到这,所谓“港影已死,春节回光”,不过是个伪命题。成龙和王晶,应该是这次春节档紧紧纠缠在一起的两个香港电影人,可能对于他们自己早已司空见惯,早在1982年,两人就有过一次春节交锋(《龙少爷》VS《贼王之王》),最极端的一次莫过于1993年农历春节前一周,《逃学威龙3》和《城市猎人》两部都由王晶执导的电影相隔三天接连上映,而后者恰恰是他与成龙至今唯一一次以导演和演员身份的合作,两部电影分别取得当年春节档第四名和亚军的成绩(第一名正是黄百鸣的《花田喜事》)。其实回顾春节档过去的六七年,你还会发现,香港导演一直都在霸占着七天假期,内地导演只有在2009年《疯狂的赛车》和2011年电影版《武林外传》两次夺得春节档华语电影宝座,所以,今天以及未来,春节档都是香港导演最后的碉堡,直到有一天碉堡从里向外捅破。

至少近几年不会被捅破。春节档能宣称自己是中国第一大档期,在于它这次彰显了最稳定最安全的跌幅(今年除了大年初二跌幅6000万人民币外,其余四天跌幅均控制在千万左右,在整体大盘中可忽略不计),它还可以不再怀着包庇与求生的矛盾心态营造最后一天“救场”(为了给国产片保留份额,又不至于影院亏损太多,每年春节档最后一天,即大年初六,都会有一部进口分账大片上映,从2011年开始,依次是《青蜂侠》、《碟中谍4》、《侠探杰克》、《冰雪奇缘》)。春节档以“反垄断”的姿态落地生根,可能影响着未来中国全年的档期格局,制片方会想方设法为春节档制造干货亦或赝品,12月传统贺岁档会进一步遭到瓦解,元旦档前后可能加速转变成春节档前奏小高潮(因为有的时候大年初一在一月中下旬),成为每年岁末固定的首选档期,总之,一切将演变到中国人的节假日习惯上来。

春节档的电影,它们各自之间既是竞争者,也是整体的协作者,它们微妙的关系将会让每一年春天开同颜色的花,结不同味道的果。2016年猴年大年初一正好是个周一,那是在票房统计上无需跨周的好时节,届时的中国电影榜单,也是一份全球电影榜单。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2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