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解甄子丹:我对MMA的探索已终结

法兰西胶片 2015-01-31 21:09 阅读:2874
摘要:回想起来,内地与香港电影的合拍步伐已走过十年,真正催生的香港本土巨星却只有甄子丹一位,他的片酬和广告费曾一度超越所有非好莱坞级的华语影人,只要和动作元素沾边的作品,都能上亿保底。在香港电影工作者在内地市场上的功效有所减退的当下,恐怕也很难再出现第二个甄子丹。本次采访时间在《特殊身份》上映前期,采访时长超过90分钟,是一次有关甄子丹格斗、武术与动作电影的高纯度探讨,他与笔者透露了一个重大信息,即他对综合格斗(MMA)电影的探索已告一段落。今后甄子丹拍摄的动作片会更纯粹,旨在为动作片的写实性寻找新的出口,计划中的《九龙城寨》就将是这样一部电影。

导语:

回想起来,内地与香港电影的合拍步伐已走过十年,真正催生的香港本土巨星却只有甄子丹一位,他的片酬和广告费曾一度超越所有非好莱坞级的华语影人,只要和动作元素沾边的作品,都能上亿保底。在香港电影工作者在内地市场上的功效有所减退的当下,恐怕也很难再出现第二个甄子丹。本次采访时间在《特殊身份》上映前期,采访时长超过90分钟,是一次有关甄子丹格斗、武术与动作电影的高纯度探讨,他与笔者透露了一个重大信息,即他对综合格斗(MMA)电影的探索已告一段落。今后甄子丹拍摄的动作片会更纯粹,旨在为动作片的写实性寻找新的出口,计划中的《九龙城寨》就将是这样一部电影。

其实对于内地观众而言,比那句“我要打十个”更早火热的“子丹口语录”是“双节棍是我们中国人的武术”(电视剧《精武门》),同样的角色,甄子丹凌空三脚的视觉冲击力远超过李小龙站立连环八脚(当然,年代不同,影视制作水准也不同)。随后,他自创电影公司,借高利贷拍戏,最终获得东京电影节新锐导演奖,这些故事广为普及。直到他放下个人动作理想,决定尝试角色形象上的改变,要知道《叶问》的动作核心不是甄子丹,而是洪金宝。

《叶问》之后辗转六年,甄子丹一直处于事业巅峰期,同时也受到不少非议。因为“照顾”朋友的关系,在与制片层面的对接中受到种种限制,一直苦心研究并积累 MMA经验,让他在不太专业的项目中,做着极度专业的事,功与过完全混淆在一起。公众对他的关注,也再没有回到他苦心经营的动作风格上来,反倒是各种新闻 事件层出不穷……在本期的大写人物中,你将阅读到一些甄子丹对动作理念的真知真见。“打太极又慢又没力,一点快感都没有,”这是甄子丹1984年电影处女 作《笑太极》里的台词,台词中传达的那份对传统的颠覆与反叛,至今没有从他身上拿下。

1、初识MMA:全香港只影响到了我

法兰西胶片:UFC大赛是从1993年开始的,你最早开始看UFC是什么时候?

甄子丹:是1995年、1997年那个时候。

法兰西胶片:当时是不是还没有影响到香港电影?

甄子丹:没有,只影响到我。因为我一直在动作片里寻找一些世界流行的方向,作为武术家也好,拍电影也好,我都不断在想,究竟现在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我一开始关注UFC比赛,各种门派都有,知道格雷西他的家族打败了所有的门派(注:霍伊斯·格雷西,巴西柔术武术家,1993年首届UFC大赛无差别级冠军,并在第二年连贯,从此巴西柔术成为当前最流行的武术运动之一),很神奇的一件事,我开始研究他怎么可以做到这一点,无论磅数还是门派。

现在的UFC跟拳击一样,所有格斗家都是按体重来划分比赛的,从蝇量级到重量级。但是一开始UFC不是这样的,它要搞一个世界武术格斗比赛,无论你代表哪个门派,无论你体重多少,你都可以参加,那当然越重的选手越比较占便宜喽,很多身材小的选手都被那些大个打得一塌糊涂。

法兰西胶片:当时你看的第一场比赛是谁对谁?

甄子丹:哇,很多,第一场就有很多不同门派的选手,有的人鼻子都被打凹进脸里去了。有几场记得很清楚,一个日本相扑,好大的,和一个练KWON(跆拳道)还是空手道的黑人打,然后相扑两下就被打失了平衡,那黑人接着一脚踢到相扑鼻子,鼻子塌进去了,非常暴力血腥。裁判也不专业,他肯定没有这个经验,没有防止伤人程度的经验,一开始大家谁也不懂,不知道出现这种情况怎么办。而且当时没有拳套的,很原始,就是民间的所有武术高手,你认为你自己能打,你就进去和大家拼,拼到最后就是冠军,结果跑出个格雷西出来。

法兰西胶片:你当时是看的电视转播?

甄子丹:看碟,看DVD,网络那时候还没有。我有一个助手,是我甄家班的,学柔术学了好几年,他就告诉我学了那个柔术怎么怎么厉害,当时我刚开始研究巴西柔术,知道原来在地下是这样锁(注:巴西柔术大多是地面战,靠骨关节锁技压制对手)。

法兰西胶片:这些比赛对香港电影武行完全没有刺激吗?

甄子丹:没有,没有人知道,那个时候大家只保存着泰拳跟KWON的认识,但不知道什么叫柔术,是UFC的比赛轰动了全世界的武术界。

法兰西胶片:综合格斗演变到现在,在你看来其实门派是不是越来越少了?因为大家一出来全是柔术和泰拳。

甄子丹:现在其实已经达到UFC最终目的,MMA(综合格斗)什么意思?是混合格斗、混合武术,把所有的武术混在一起,一开始的时候你说你是混合武术,其实混合的元素最多只有一个,比如说你是打拳击,打泰拳或者打跆拳道的,你参加的时候就说自己是MMA拳手,其实你最厉害还是跆拳道,其它都不太专业。现在所有的比赛都全面提升了,已经没有分打跆拳道还是什么,所有上去打的都是striking(立技,综合格斗术语),striking包含了很多东西,拳击、泰拳,基本上是这两类,也包含了泰拳的踢腿,还有跆拳道。然后是ground assault,意思是地面战,有柔道啊,摔跤啊,柔术啊。你有没有发现在UFC一开始最厉害的人出来之后,大家都去接触柔术了,你擅长拳脚没有那么有用,而且很多striking都输给那些能摔跤的,因为摔跤选手无论在体能还是缠身搏斗都很厉害。我还记得当初参加比赛的有很多是在奥运比赛上摔跤很厉害的人(可参考美国电影《狐狸猎手》),他们比较占优势,打赢很多其他门派,然后慢慢其他门派在摔跤这些方面也开始提升了。慢慢的打泰拳的也能赢了,因为这个打泰拳的也学会了摔跤。现在报名的时候,我的门派是中国武术,Kongfu Fighter,我的门派是拳击,我的门派是班卡西拉,你肯定要报名自己的门派跟长项,其实,UFC所有人都已经全面提升。

法兰西胶片:中国练散打的是不是也都开始接触柔术?

甄子丹:我有一个粉丝,杨建平(中国国家级运动员,世界自由搏击锦标赛65公斤级冠军,中国综合格斗65公斤级金腰带持有者),他在《冰封2》里有一个角色,我有看过他打的比赛,蛮厉害的,打赢了好几个日本选手,能翻一个跟头过去(注:2011年4月23日,在“龙行天下国际职业博击中国冠军赛”上,杨建平用145秒打败“鬼肘”阪野希,其中一个翻跟斗绝技震惊全场),他现在在北京训练,教练都是巴西的,全是地战啊柔术啊。他跟我说,大哥,我为什么打MMA?就是我看了你以前所有的综合格斗电影,我就把你的招式用在了比赛上;还有吴静钰(2008年、2012年奥运会女子跆拳道49公斤以下级冠军),她随中国奥运冠军队来香港参观访问,就找到我跟我说,大哥我在比赛的时候是从你的电影里面学的那脚法,赢的金牌回来的。

法兰西胶片:那是哪一招?转身侧踢?

甄子丹:哪一招她没和我说(笑),我也不知道,她就说她比赛的时候想着我电影里面的招数,听完之后我非常非常自豪,原来我的电影还影响到我们国家金牌运动员!

2、搏击源起:15岁跟黑人学拳 情节像洛奇

法兰西胶片:2007年,UFC总裁达纳-怀特宣布李小龙是“MMA之父”,而当年你正好拍了部《导火线》,你当时怎么看这种观点?

甄子丹:没有人能肯定说谁去把这个MMA门派建立出来,但是应该是李小龙最早,因为他的截拳道概念就是MMA的意思,就是把所有的门派都集合在一起了。

法兰西胶片:都知道你儿时是受李小龙影响很深的,那对他不是很感冒的人,对MMA是不是也不会有太多兴趣?

甄子丹:不知道,反正我就受到他的影响,为什么受到他影响那么大,两个原因,首先可能我从小在美国生活了一段日子,跟他有点像,从香港移民去美国,是一个少数民族,作为一个小孩,你肯定要找一个本土偶像,李小龙是我们华人,所以就受他的影响;同时我的性格是比较叛逆的,从小我妈开武馆,然后我最喜欢跑到人家武馆去学习。

法兰西胶片:是学习还是去踢馆?

甄子丹:没有踢馆(笑),我12岁的时候,比如说我朋友学咏春的,那我就去看咏春怎么玩,大家逃学去公园画一个圈,立打。其实我从小接触很多不同的门派,咏春、太极肯定的,北少林,还有南方的一些派系,因为广东人在美国很多,特别是美国那些华侨基本上都是广东人、台汕人,好多都是学南派的一些功夫,洪拳、白眉,白眉是南方拳术很有名的一个门派,传说是白眉道人传下来的,我也不知道啊(笑)。

法兰西胶片:所以你小时候去武馆学艺都是中国人的武馆?

甄子丹:没有,我15岁就去拳击馆,以前是只有很穷治安很不好的地方才有拳击馆的,因为拳击是一种只在电视看,不是每个人能接触的运动,一般黑人或者很穷的地方才有。我家住在波士顿,然后我故意找一个黑人区的拳击馆,一个华人都没见过的那种地方去学拳击。那个拳击馆很臭,好像你看很多电影里面很脏很破败的情景,全部都是那种皮的味道,发霉、汗的味道,大家在跳绳,黑人很壮,在啪啪啪啪(打拳声),那个时候我才14、15岁。

法兰西胶片:不慌吗?

甄子丹:现在回头想我当然觉得危险,但是当时小孩自己背着包就去了,而且坐地铁,很可能给人家打劫。那时候我小小的,也没有练肌肉,那个武馆里的教练以前打重量级的,退休了,60几岁,我很清楚记得,我一个中国小孩,他基本上就是“你来干吗”那种态度,完全就是《洛奇》情节,洛奇见到他的老教练,如果你不是比赛的材料,你就别来了,因为只有这样子才可以赚钱,他们打拳肯定是赌钱的嘛。上一个世纪就是泰森的世纪,然后我就开始练,每天就是“one two one two”跳绳,每天都是人家骂我,叫我肉球。

法兰西胶片:可是你不是很瘦吗,为什么叫你肉球?

甄子丹:一个中国小孩,在一个全部是黑人的地方,有没有觉得很奇怪?他也觉得很奇怪。我现在回头想,觉得当时我胆蛮大的,练到晚上八九点自己坐地铁回家,想起来真的越想越危险。

法兰西胶片:母亲不会训斥你吗?

甄子丹:她不知道啊(大笑)。

法兰西胶片:跆拳道是从几岁开始熟悉的?

甄子丹:跆拳道其实是从后期才去练的,我从小因为迷李小龙,就模仿李小龙。因为我可能从小有我母亲的功底,我的腿就是很快,很伶俐,李小龙是李三脚嘛,我自己说我是甄三脚,其实很简单,我以前可以踢五脚的。

3、反哺电影:从概念到技术的MMA三部曲

法兰西胶片:你第一部加入MMA元素的电影是《千机变》,当时怎么做了这个决定?

甄子丹:随机应变,完全是靠一些灵感,觉得这个动作可以加进主人公就加,结果我就加了一两个动作,给阿娇用,柔术的地面压制击打,但是当时我对柔术也不太精通,就是从形态上去模仿,还很概念化。

法兰西胶片:就是那场阿娇跟吸血鬼打,她爬上去之后转了几圈把吸血鬼翻倒在地,然后地面追打。

甄子丹:对对,因为是魔幻片,所以可以夸张一点,怎么做都无所谓,所以我就尝试把那种招式用了。后来这部片在金像奖金马奖都拿了动作设计奖,也是第一次得奖。

其实拍《千机变》的时候我只做武术指导,那几年都没做演员,想在武打方面重新再整理一下,然后拍《杀破狼》,知道我要重新回到时装动作片。之前在80年代末的时候,我拍《皇家师姐》、《洗黑钱》时已经把我在美国小时候练过的不同风格综合进去,比如说我的腿法就是阿里的蝴蝶步,我抡拳的动作是来自苏格-雷-伦纳德(注:苏格·雷·伦纳德,曾在五种不同的重量级别里分别获得世界冠军,击倒过四位入选国际拳击名人堂的拳击手,第一位获得拳击奖金超过1亿美金的选手),那时候我觉得这个蛮过瘾的。

法兰西胶片:抡拳头这个动作后来在《导火线》、《精武风云》里都有。

甄子丹:因为我那时候是模仿的,爱好不同的门派,也喜欢拳击,看到那个抡拳,如果用在电影里觉得很酷。因为当时80年末期好多时装动作还是保留功夫片的节奏,真的搏击打起来没有那么“一二三四”,你打,我挡,低头,我走,那个时候我就觉得不够真实,真正搏击的时候它有很多虚位的,就好像两个人去试探摸底。

法兰西胶片:所以《导火线》拍了大量的miss动作,就是打空了,都是特意要加的?

甄子丹:对的,特意的。我当年帮袁和平做武术指导,就觉得这种会不会太过真实了,因为我自己练过搏击,我清楚,不可能每一招都挡到,很多可能都是抡空了,你抡空之后对方怎么办?还有两个人大家摸底的空间呢?这时候我就开始影响袁和平,我经常在他旁边,当然他是我师傅,那个时候我年轻,很多时候也只能就是有限的去影响他,比如说在招式上的一些变化,我跟他说,他太套招,其实勾拳不是这样的,是这样的(现场比划起来)。

法兰西胶片:就是拳击才有的那种勾拳。

甄子丹:对,所以他们在套招的时候可能是那样,但突然间我是这样子(现场比划起来),他才知道,哦,原来勾拳是要甩一甩腰的,因为真正的拳击会甩腰的。说回来,《杀破狼》回归时装片我就跟我自己说,我一定要把真实搏击的感觉放进去。先说我跟吴京走廊大战那场戏,本来这场戏没有的,低成本的戏,叶伟信已经把钱花掉了,可是我跟吴京没有一场打戏不行的,我就直接找投资人,是我的好朋友,可否慷慨一下。他本来找我拍《三少爷的剑》,故事也给我了,结果《三少爷的剑》版权出问题,制作费没有,但我已经拿到他的定金,他说我们干脆拍时装片吧,就改了,他找了叶伟信做导演,是这样的,我跟叶伟信认识了。

那后来我说再拿多一点钱出来,可钱也不够,怎么办呢?我就跟制片人、导演说,我不需要很灿烂的场景,因为观众肯定要看我跟吴京打,这个最重要,我就找了一个小巷,这样子好像困斗那种感觉,我们谁也没办法躲,没办法跑,两个人打兵器。我拿警察棍,吴京是个反手刀。吴京就跟我说,大哥,你觉得这次打什么风格,来个太极还是什么?他还停留在传统武术上,我说这次我要你把以前练过的套路的影子全部删掉,过程中要有几个长镜头,是在套招跟没套招之间的,实拍搏击的一种进退,但是没招数。

法兰西胶片:吴京当时理解吗?

甄子丹:一开始不理解,慢慢就调教了,五天我们把那场戏定下来了。像我把吴京擒拿住后,他做了一个换手刀,很多时候都是灵感到了,我不喜欢太细的招,我只能给大家一个方向,比如说我设计出招五六下,但是打的过程我感觉越打越溜,出招可能就是会加,加了就可能变,再给我两下我可能又变,吴京那个换手刀就是这样来,觉得如果这边一放手,刀换手,很帅,我就马上在现场调整。之后和洪金宝大哥对打也是,那个时候他刚刚做了手术,一直没好,还有他年纪也开始大了,怎么拍呢?但是我知道观众要看我们两个人打,结果我想了很多的方法去表现洪大哥。

法兰西胶片:《杀破狼》之后你的凌空三脚就很少做了。

甄子丹:我有一些招牌动作,要照顾观众、照顾市场,看甄子丹,要看凌空三脚,因为内地观众对之前《精武门》电视剧太熟悉,所以观众想看我就摆进去了,完全是这样子。但不能每一部都是这样弄,不然自己没有提升,所以到了《特殊身份》我一脚都没做。

法兰西胶片:《导火线》里的凌空三脚就是一种变化,前面正踢两脚之后切进去一个侧踢。

甄子丹:怎么说呢,《导火线》还是比较保守,我的意思是,观众还是需要看一些招牌的脚法、腿法、凌空三脚,没办法,所以我还是要保留,因为《导火线》是我全面提升混合格斗的一部作品,那时候内地观众仍然不太知道MMA,还是个过渡期。《特殊身份》为什么我一脚都没有,因为大家这时候知道什么叫UFC了嘛,用什么风格还是针对那个阶段、那个潮流,那我就可以完全给你看我怎么拍混合格斗。《特殊身份》就是完全技术型的,一般老百姓看到的是你们两个人在地上滚来滚去,其实我在地上已经用了八种锁技的变化,很多奥妙的东西在里面,很难解释给观众听,只能在专业的格斗知识里看。

法兰西胶片:《特殊身份》断桥那场,你明明锁住了安志杰的脖子,后来拧着拧着却锁住他的胳膊了。

甄子丹:对,你还记得这场刚开始的时候,他是在地下,然后我拉住他的一只脚,他想踢我,你有没有发现有一个镜头里我拉着他的脚这样顶住(演练电影中的动作)。我这就是用了柔术的技术,用那个胯一顶,拉住一只脚,他另外那只脚就没法踢我,如果我不这样拉的话就会被踢到,同时,我在顶的时候,他要找位置打我,而我要找位置不让他打,这全部都是职业技术。我追求的就是这种专业点,你十年之后再看这场戏还是经典,我有这个野心。

总结来说把,《杀破狼》是介绍一些MMA给观众,然后《导火线》是把MMA拍出来,用电影的手法拍出来,而《特殊身份》是更高层次的技术。

法兰西胶片:要是我把这三部电影定义为“甄子丹MMA三部曲”,你能接受吗?

甄子丹:随便你啦(笑)。这是一种学问来的,很多观众就想看你打擂台,打擂台你找几个UFC冠军来打就可以了,干吗要拍电影?电影有电影的技巧,为什么这几年很多老外找UFC冠军去拍戏,好难看的,因为不懂镜头,镜头就是跟观众去沟通。

法兰西胶片:明白,其实就是捕捉细节与放大细节,《导火线》有个镜头是你躺在地面,邹兆龙站立攻击,然后你用一个特写镜头拍两个脚砥住邹正龙腰那个位置,这时候观众就很清楚,用这个姿势,邹兆龙就打不到你。

甄子丹:对对,这个就是这样,因为拍《导火线》的时候,我还要考虑观众到底能不能看懂,要让观众看明白,反而《特殊身份》在镜头上就不是太花俏。摄影机不能深入到你的身边,要在旁边待久一点,要很客观,这样才能真实,镜头不能故意推进去,好像有点故意要给你介绍这个动作似的。所以,你要是专业的,你懂得看就懂得看,你不懂得看也没关系。

法兰西胶片:今后想没想过拍一个更完美主义点的片子?

甄子丹:当然有了,留在《九龙城寨》了,郭子健导演。这是我自己电影公司第一部电影,超级英雄电影公司。

法兰西胶片:是一个更专业化的MMA电影?

甄子丹:不是,我今后可能不拍MMA了,所有时装动作片都不拍MMA。也不是说不拍,是变种的MMA。

法兰西胶片:怎么解释呢?

甄子丹:很简单,混合格斗的概念还是保留着,但是出招都更有杀伤力,速战速决。好像有点《谍影重重》,就是我跟你打,我不跟你纠缠,不会打很长时间,但是我每一招都是有它的用处在里面,我以后的时装动作片肯定往那个方向走。因为你看我从《杀破狼》到现在,我拍混合格斗已经有一定的高度了,我认为啊,那我接下来难道要为UFC工作吗?我不是帮他们做宣传的人。现在大家都在拍MMA,但我已经变了,你们在模仿,而我已经到了下一个阶段。

法兰西胶片:是不是也会创造点新招数出来?

甄子丹:其实新招数无所谓的,随时都可以创招数,不难,招数是一种很外表的东西,不是我最追求的。创造一个潮流,不是说一个元素、两个元素的事情,要是一招两招那就是简单的事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28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