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如何回应技术进步

俞振华 2016-04-04 08:09 阅读:7
摘要:法律如何回应技术进步

网络技术的高速发展,对政治、经济、文化仍至人们的生活习惯带来了诸多的变化,这种变化本身也滋生了诸多的社会问题,比如运用网络技术破坏公序良俗,利用网络技术涉嫌违法犯罪,近年来诸多的互联网企业涉嫌违法犯罪,把网络技术进步带来的科技成果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一方面时代需要技术进步;另一方面社会需要法律来维持基本秩序;在争议中,许多人认为法律已经跟不上技术进步,法律的改变迫在眉睫,这里必须明确一点,技术进步需要法律改变什么?是立法呢?还是司法审判的形式?回答了这二个问题,自然明白法律和技术进步的关系。

从历史上来看,技术进步往往最为直接带动了司法审判的形式,比如法院利用微博进行庭审直播,利用网络技术进行合法取证,法律从技术进步中获得了“进步”,因为有了“进步”就会出现,“法律跟随技术和法律应用技术进步手段,无法可依”的观点,从庭审直播来看,技术进步带给司法审判形式的改变是否合法呢?合法的前提是有无违法,法律规定,除涉及国家机密和涉及当事人隐私,法庭认定有必要不公开庭审之外,应当公开庭审。那么法庭利用微博进行庭审直播只是形式的变化,并不涉及技术进步而法律滞后的判断,显然这一观点并不成立。

另一种观点是技术进步而立法滞后了,在这一点上必须区分认识,由于立法程序周期导致技术进步所涉领域的立法真空;但并不代表涉及技术进步领域的案件法院就不能审判或者放弃审判;甚而在诸多互联网案件中抛出“法律过时论”,以他国法律和国际惯例来“要挟”司法公正,最典型的就是抛出网络技术领域的“避风港原则”:技术提供者只要非主观恶意侵权并及时删除侵权信息即可免责,在《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出台前确实给法庭的审判造成了难度,而仅从有无故意犯罪的主观性上无法认证网络技术领域的行为是否涉嫌违法,所以“避风港原则”并不能涵盖全部情形,所以出现了“避风港原则”例外适用的“红旗原则”:如果侵权事实像红旗一样显而易见,技术提供者就不能及时删除侵权信息,或以不知道侵权为理由推脱责任应当认定有罪。我国的法庭审判早期正是基于这两个原则实现了司法的公正,2006年7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实施后,明确了明知或应当知道技术行为可能带来的侵权而放任之,应当认定有罪。所以技术进步不仅从形式上给法律带来了改变,在一定的程度上促进了立法的完善,故技术进步和法律是相互相成的关系,没有“先后论”,也不存在“法律过时论”;而从法律的角度,不管你技术进步是否存在,法律都会保障所有技术领域的合法权益免受侵害。

法律必须要主动去发声,告诉人们社会主义法制是由人民所创造的,符合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不管在任何时候,技术进步都不会成为法律前进的包袱,同样法律会最大限度的保护技术进步所带来的新的领域,并促进立法和司法实践思考;首先,法律承认,从法律应用的角度立法是“滞后”了,但法律从未也不会放弃任何技术进步领域的“责任”;其次,在技术进步的不同阶段,立法比较缓慢,但司法解释和行政法规是及时制定的,对技术进步的依法保障和司法救济,是积极的,救济途径也是丰富的,所以,回到前面的“滞后”问题,法律必须明确一点,法律意识形态并不滞后,是法律的表现形式滞后,所以在表现形式不足的前提下,司法实践应当考虑到社会的普遍道德诉求,考虑到公序良俗,考虑到公平正义的社会价值,考虑到社会主义的世界观、价值观;最后,法律仍然会强调公平正义和司法审判程序和已然形成的社会主义法制体系保护着、维系着每一位公民的权益,作为网络技术进步而言,不能紧咬“滞后”不放,罪与非罪,并不是法在与不在,而是基于你对社会的普遍认知和职业道德,从司法实践来说,我国法律重证据讲原则。

可见,技术进步是有法可依,法不仅是衡量罪与非罪的准绳,也丈量着每一个人的内心。

[易写发出品 版权所有]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