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都下乡了,微信在多大程度影响春节

李云辉 2016-02-10 00:53 阅读:687
摘要:如今的红包已不是那种所谓的“风雅颂”的品种,它已实实在在演变成一种平民文粹,为大众老百姓所接受,并融入至老百姓的拜年活动中去。

2013年,我曾写过一篇《同学聚会,因为微信而不同》(http://www.tmtpost.com/36362.html),提到

。。。。。。微信为代表移动互联网的社交工具却能渗透到真实的朋友关系及真实的朋友社交活动,与真实朋友社交活动形成互动,并作为真实的社交活动的一种延伸,并进而对真实朋友关系产生实质性影响。

当时真切的感受就是微信在改变同学聚会的方式。如今,从个人感受,微信却是真真切切的改变老百姓的过年方式。

一家人团圆看春晚节目是全国老百姓大年三十大年夜近三十年来最重要的曲目,但在这一次大年三十夜,春晚已确定不是唯一的选择。全民刷QQ朋友圈,摇微信,咻五福,只为抢红包。大年三十晚上的红包大战,有人说企鹅帝国干赢了阿里巴巴,也有人说支付宝背后拥了微信一刀。照我看,大年三十,没有输家,发红包的都获益了。

不过,在大年三十年夜,全民抢红包,发红包的主要是两个:企鹅与阿里。如果只是这样,似乎这代表不了什么,看起来只是企鹅与阿里帝国吸人气、树品牌以及圈流量的一种营销手段而已,谈不上改变什么。

在去年春节,我记得微信红包收发只是集中在有限定性朋友圈,红包只是一种大家问候的方式。感觉微信红包的受众群体还是有一定的阶级性,其群众的基础并不强,似乎红包还只是在职场或朋友圈才会常见,更添有附庸风雅之嫌。今年春节,令人惊讶的是,网络红包竟然成了亲戚朋友们之间拜年及发放压岁钱的主要方式。即使相隔两地,人不到,但礼数却一样也不会少,加个微信,或以红包形式,或转账形式,方便快捷。再就是亲戚朋友拜年问候的方式也变得很便捷,就是三个一伙,五个一群的拉个群,以发红包作为大家沟通交流的是引子,就好比常见大众老百姓打招呼要以发烟作为引子的,以发红包作为主题,也触动大家的灵感,或按抢红包最高者接龙,或是谁有糗事接龙,或如行酒令般,对答不如意者接龙,来活跃大家的气氛,增进大家的感情。如今的红包已不是那种所谓的“风雅颂”的品种,它已实实在在演变成一种平民文粹,为大众老百姓所接受,并融入至老百姓的拜年活动中去。

一年时间,微信红包从风雅颂品种转变为平民文粹,究其原因,个人认为(1)微信红包的活跃用户数已达6亿,其用户规模相当大,有如此大的规模用户,使用微信有较强的群众基础,用户基本已渗透到中国的农村与城填。微信的下乡,让红包文化普及有了广泛的基础;(2)中国没有很强的AA付款文化,但是有很强的红包文化及红包意识,如今线下拜年及压岁钱主要也是用红包的形式,从模式搬到网络,大众不会有抵触心理;(3)红包的随机性强,大众有时会有猎奇心理;(4)中国人看重礼数,人可以不到,但礼一定得到,红包在某定程度上解决了这种问题,因此也会受到亲睐。

年夜饭是中国春节节日最重要的曲目桥段,代表着一家人甚至是一个家族的团聚与彼此真正的问候。以前,过年之间的问候主要是短信与电话,如今微信视频让彼此的问候变得更加的真诚。吃年夜饭时,拨通远在他乡的兄弟的电话,一会儿又收到三叔的视频连接提示,不一会儿,微信视频屏幕出现四五个窗口,大家开心的笑,开心的掉泪,放声的高喊,还有小朋友的尖叫。这个的场面,不是一个电话或是一条短信诠释得了,那远在他乡的游子又怎么会觉得会是一个人在战斗?

抢微信红包、微信拜年、微信视频等正在潜移默化的影响与中国的春节文化。微信红包让过春节的子民增添更多的乐趣,也符合春节传统的红包文化,微信视频让过年的梦想照进现实。微信不会改变春节的本质,但是会改变春节的一些社会行为,让中国老百姓的春节过得更有意义,更能符合团聚与拜年的主题。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