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信条 | 从足协官网被黑说开去

百略网 2015-11-20 10:02 阅读:1.7万
摘要:简单地讲,黑帽就像哈利波特里的伏地魔,白帽就像魔戒里的甘道夫。他们都具备超强的魔法,但是使用能力的目的不同,所以就有了邪恶和正义的区分,关键在于做的事情是否符合道德规范。

就在前天,中国队在世预赛客场0-0战平中国香港队,出线形势一片黯淡。然而祸不单行,赛后中国足球协会官方网站即被自称为“一个踢乒乓球的球迷”的愤怒球迷“黑”掉。打开中国足协官方网站后,网站标签上显示为“寒心的中国球迷”,页面内容则是这名球迷留下的一段炮轰国足主帅佩兰和足协主席蔡振华的话。带着一颗八卦的心,写稿的时候小内多次前去窥探,发现目前足协网站已恢复正常。

要说网站被黑,其实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被黑了至少说明还有人关注。这年头,没被黑过你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的。

早在2000年,一位自称为“黑手党男孩”的黑客就在情人节当天对雅虎、亚马逊、CNN等各大媒体网站展开了猛烈攻击。据说这哥们儿是一边在聊天室里跟人聊天一边计划下一步的攻击目标的,大家纷纷献上膝盖之余也纷纷出谋划策。想想真是感动,为了自由和正义,为了拯救地球,一帮过不了情人节的单身狗凑在一起,想方设法地阻止了几十家大型媒体网站发送虐狗信息。不过这哥们后来在网上大肆宣扬自己的事迹,被警察第一时间揪了出来… …以前看一个报道说,单身时间太久会让人智商下降,你看看这可不是么,真心疼。

“黑手党男孩”唯一一张流传的照片

话说前些年,度娘也曾被人黑过,黑得百度CEO李彦宏在其百度i贴吧里发帖称:此事“史无前例,史无前例呀!”。袭击者则自称为“Iranian Cyber Army(伊朗网军)”,真实身份不明。不过管你是谁,反正中国红客们是把伊朗各官方网站黑了个遍,想来伊朗人的内心是崩溃的。对于此次被黑事件,各媒体的报道均称“原因不明”或伊朗的“政治抗议”。多年后的今天,小内决定来爆个猛料,其实伊朗人为什么要黑百度,真相是——由于当年米国的军事打击威胁,伊朗人准备订购大批火箭筒,于是使用百度搜索,结果遭遇百度竞价排名,伊朗人萌萌哒,遂按搜索结果进行了采购,快递到手之后才发现排名第一的火箭筒都是假货,连烧火棍都不如,就这还不包邮!上当的伊朗人气不过,于是怒黑百度!好吧,其实小内只是扯个蛋,我不是黑百度,毕竟我不是伊朗网军。

这种事情当然少不了“被黑大户”——索尼,2011年的时候,就被“匿名者”狠狠黑过一次。对,就是最近你们都知道的那个黑客组织,他们针对索尼公司发起过“拒绝服务”攻击,使索尼的计算机系统出现中断,在索尼在线游戏服务平台上玩在线视频游戏的约1亿用户的个人资料稀里糊涂就被盗了。此举迫使索尼将PlayStation在线网络关闭了近一个月。据索尼估计,包括安全强化费用在内,这次攻击造成了1.71亿美元的损失。这次事件之后不久,中二病发作的匿名者再次扬言要摧毁索尼的网络,这次除了一封匿名信外还附赠了一段语音。而且除索尼之外,JB(就是Justin Bieber,我不是故意用这个缩写滴,相信我)、 Lady Gaga、金·卡戴珊、泰勒·斯威夫特也被拉来垫背。说实在的,匿名者的战书看着还挺带感的,热血而中二,嗯,真的。

你以为这就完了么?就在去年,索尼旗下索尼影业又被一个自称和平卫士(GOP)的黑客组织盯上了,他们盗取并曝光了大量秘密数据,其中就包括地球人都知道的《刺杀金三胖》和今年上映的《007:幽灵党》(所以剧本重写了,不然你以为为啥它今年才上映)。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索尼影业都因为该组织而倍感头疼,虽然因为此项事件使得索尼影业突然曝光率大增,攻占了无数的新闻版面,但相比想上头条而不得的头条哥,这种不得不上头条的滋味恐怕也不会更好受吧。

接下来则是喜闻乐见的约炮网站——Adult Friend Finder(寻找性伙伴)和婚外情网站——Ashley Madison(阿什利·麦迪逊)被黑。这两者在今年年中相继被黑,曝光了无数用户资料,在欧美澳各国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 …最好玩的是,数据公布没多久,就有几国政府宣布正式介入此事,原因是:防止有人用这些数据敲诈政府官员… …

你问为什么?

因为,有一大帮蠢官,是用自己的工作邮箱来注册的,哈哈哈哈!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了这个:《骚年,告诉你们一个坏消息… …》

被曝的数据库里有超过一万个以.gov(美国政府)和.mil( 美国军队)为结尾的邮箱,哈佛大学,耶鲁大学,波音公司,摩根大通,美国银行,索尼公司(又是你!)的员工邮箱也都出现在了数据库里,人数还不少。有美国,当然少不了英国,数据库中有120万人被发现是英国人,其中有124个政府官员,92个国防部官员,56个NHS工作人员,还有其他各行各业的精英们。这些腐国的绅士们啊… …

哦,顺便说一句,联合国邮箱也被找到好些个呢。

一时间:

爱家爱妻爱子的著名暖男被挖出来了,原来是外遇网站的资深付费用户;

前自由党主席也被挖出来了,原来公款都被挪去干这个了?老婆孩子二话不说就跟他断交;

一对在视频网站秀恩爱秀得飞起的网红夫妻也被扒出来了,玩得挺嗨啊小伙,再让你们秀… …

一个BBC的小哥甚至吓到直接出柜:“我是gay啊!怎么可能去网站上找女人!”好吧… …等等,那个网站不是还可以帮男人找男人嘛,想欺负我们没上过是么(哎,亲爱的,你别走,你听我解释啊)!

一时间,欧美各国网上鸡飞狗跳,还涌出了各种查询网站,只要输入手机号和邮箱地址就能一键查询的那种,你懂的。然而,大部分这样的网站都早早关闭了,因为,需求量太大。来查自己伴侣的人数太多… …硬是把网站给刷崩溃了,囧。也许此时此刻,只有律师界才能跟过节一样充满欢乐吧。

一张图告诉你哪些地区是“重灾区”

话说,只有我特别好奇中国和朝鲜半岛尤其是北部的亮点吗 ?

当然了,能被黑的肯定不止网站,个人也会被黑,马化腾的QQ号都丢过你知道么,哈哈哈哈。

法国前总统尼古拉·萨科齐的Facebook帐号曾被一名黑客篡改,并发表了:“2012年任期结束后,将不再谋求竞选连任”的消息,在短时间内被35万的Fackbook粉丝所阅读,引起了轩然大波,让人着实尴尬。

同样泰国美女总理英拉的帐号也被盗过,并且还发送了针对其本人的嘲讽推文,其中一条推文说道:“如果她连自己的推特账号都保不住,如何能保卫国家?想想吧… …”我只想请问一下这特么有什么关联性么,连美女都黑,这位同学你一定单身吧?

和政要们一样,商界巨头们的账号也不能幸免。

去年4月26日凌晨,免费送特斯拉的消息在Twitter上炸开了锅。特斯拉官方Twitter账号被更名为#RIPPRGANG,并且连发数条莫名其妙的推文,表示要免费送特斯拉。而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的Twitter账户也被更名为OneTrueMusk,同时也发布了同样内容。同遭厄运的还有特斯拉官方网站,其主页被po上了一幅粗制滥造的拼贴画。不过这名黑客最想整蛊的应该不是马斯克,因为他在发布免费送特斯拉的消息时留了一个账户名为rootworx 的用户的电话号码,额… …想象一下吧,当这个用户就像被一万个流氓淘宝卖家追着改差评一样电话都接不过来的时候,该是怎样一种日了狗的心情啊… …

有人想象过从比尔·盖茨的银行账户取钱的感觉吗(我知道你肯定想过),下面这几位黑客可以告诉你。

来自英国的19岁少年黑客Raphael Gray曾利用自己编制的程序,通过互联网盗用了微软公司老板比尔·盖茨的信用卡,并用此信用卡为比尔·盖茨在网上订购了一些伟哥,然后将药直接寄到位于西雅图的微软公司总部。很有想法啊小伙子!

来自保加利亚的黑客Konstantin Simeonov Kavrakov则使用伪造的银行卡侵入了ATM机,盗走了比尔盖茨账户里的数千美元… …你真的不是在逗我么?几百亿美元你就拿几千,对于你这种“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的精神,我只想由衷地说一声:“能帮我也取点么?”

2013年盖茨的社保号码、家庭住址、信用卡报告以及其它财务信息都被曝光在一个名为“机密文档”的网站上,另外包括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副总统拜登、FBI局长穆勒以及娱乐界巨星Jay-Z和碧昂斯夫妇等十余位政要和体育娱乐明星的个人财务信息同样被曝光。曝光者至今仍然深藏功与名。

作为Facebook的创始人,扎克伯格在哈佛读书期间就曾黑入学校的一个数据库,将学生们的照片拿来用在自己设计的网站上。而如今,他也逃不过被黑的命运,而且不止一次。完美诠释了那句不老的老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2013年8月,巴勒斯坦一位名叫哈里尔•西瑞特(Khalil Shreateh)的黑客侵入Facebook创始人的Facebook帐户,并在主页上发表状态:“首先,对侵犯你的隐私和在你的主页上留言表示抱歉。不过,我别无选择,在向Facebook安全团队提交多次漏洞报告无果后,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解决。我的名字是Khalil ,来自巴勒斯坦。”这下,Facebook安全团队终于注意到Khalil 所提交的漏洞了,不过他自己的Facebook账号却遭到封杀,当然,是暂时的。

去年2月,扎克伯格的主页再次遭到黑客入侵,其主页头像被删除。这名黑客不久就自己站了出来,其网名为Dr.FarFar,来自埃及。而至于为什么删除扎克伯格头像,他的回答是“I don't like this photo of me(我不喜欢这张照片)”,你这么任性,你家里人知道么?和前面那哥们一样,Dr.FarFar一样被Facebook封号了。

当当当当,终于到了喜闻乐见的小马哥QQ号被盗环节了。2007年,一名16岁少年侵入腾讯公司的计算机信息系统,本着“贼不走空”的原则,他篡改了一些数据并盗走两个QQ号码。这两个QQ号中包括一个五位数靓号——“10001”,该号的主人后来被证实正是腾讯老总马化腾。

QQ被盗,微信号当然也就不能幸免了。2012年10月,有网友声称某黑客已经发现微信的漏洞,并成功破解了多位名人的微信账号,其中包括柳岩和马化腾等人。

这名黑客是漏洞平台乌云网的一名成员,在发现微信该漏洞后,此人修改了两个人的微信账户号密码,一个是女明星柳岩的经纪人,一个是腾讯的某位高管。在控制了这两个微信号后,随即获取了柳岩与马化腾的微信号。随后,他还用这个高管的号码和马化腾开了个玩笑说:“马哥,我QQ号码被盗了,能帮我找回来吗?”

遗憾的是,大忙人马先生并未回复他。真尴尬啊,让小内先笑一会儿。

回头看看,絮絮叨叨说了好多啊。既然已经说了这么多,不妨就再多扯几句吧。

最近身边的小伙伴们都对匿名者这个黑客组织很感兴趣,纷纷问小内他们到底是些什么人,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组织。

要具体说清他们是些什么人,这个很难,其实只要认同他们的理念,你也可以自称匿名者。但其成员主要是由两类志愿者组成的:一种是技术黑客,这部分由几个熟练技术的成员组成,有专业的编程和网络技术,他们是真正的核心黑客;还有一种就是认同匿名者理念的外行人了,这一类成员人数众多,由来自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的志愿者组成,他们的主要作用是进行DDoS攻击,通过下载和使用傻瓜式的攻击软件或同时访问网站阻塞网络通信,技术难度那是相当低。

说到这里,小内来插播一条新闻,自“匿名者”在网上向ISIS进行宣战,号称将发动“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网络攻击”之后,目前ISIS已对此做出了“反击”。

相关报道显示,ISIS这次通过通讯软件Telegram公开发表回骂,称这个黑客组织都是“白痴”,并指出“你们现在也仅仅是能入侵Twitter和电邮而已,然并卵”,同时教导支持者要如何防范遭黑客入侵。

至于这位同学你问我黑客究竟是什么样的人,那我只能说:黑客是一个中性词,指对安全技术有热情、有能力的技术极客。

媒体报道、影视作品通常把黑客描绘成攻击破坏计算机系统,窃取机密信息的人。其实,黑客是有白帽和黑帽的区别的。白帽就是指一些利用黑客技术帮助完善和改进计算机系统安全的人,像寻找计算机漏洞,帮助厂商修补漏洞,改善计算机系统安全性的都属于白帽的范畴,这种人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安全专家。而黑帽就是利用自己的技术来攻击别人的系统为自己牟利,这种人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黑客“。简单地讲,黑帽就像哈利波特里的伏地魔,白帽就像魔戒里的甘道夫。他们都具备超强的魔法,但是使用能力的目的不同,所以就有了邪恶和正义的区分,关键在于做的事情是否符合道德规范。好了,收工。

愿你们永远走在追寻数据真理的路上。

本文系互联网圈内事(微信ID:quanneishi)原创,首发于百略网(www.ibailve.com),转载请注明出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7万